禁止悲伤

《禁止悲伤》是许茹芸演唱的一首歌曲,收录于专辑《真爱无敌》 

由方文山填词
 

爱人的感觉可以很简单

如果你的关怀不要求还

只是在一个人面对回忆的夜晚

付出最多的人 最不勇敢

被爱的感觉总有些不安

怕给爱的人最后给难堪

说谎过后的天空怎么看都好脏

你的离开只有个答案 那就是 背叛

泪水被关进铁窗

禁止悲伤 我随寂寞流浪

对你的所有喜欢 全面瘫痪 剩遗憾

誓言在终点之前 开始转弯

你的谎被揭穿

写一篇关于我 失去你的文章

却怎么也写不出 给你的原谅

却怎么也写不出 给你的原谅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人都会经历很多事情,爱情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阶段。一个完美的爱情,需要两个人的一起坚持,一起拥抱才能天长地久。然而,天长地久有多长有多久,这个就得看两个人了。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3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其实,每个经历初恋并且开始的时候,估计每个人都会想过一个问题。我会和她或他终身到老,所有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忽略一个问题,你说的是会和另一半终身,而不是一定。会,和一定这两个词很大的区别。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1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不管怎么样,如果相遇便是缘分,相爱便是缘分的升级。相爱不易,走下去更加不易。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吵吵闹闹很正常,但是吵闹之后就应该相互谅解,相互包容,这个谅解和包容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其实很难。如果你不怎么爱着对方,或许,你这个谅解和包容的并不会存在你的心中。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7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常言道,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救不了一个执意要自杀的人。这些都可以说心意已决,不容更改,同样的,如果一段感情,将要走到尽头,一个人如果他想走,执意想走的那种,你的挽留是没用的,因为你留不住那个人。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7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忧伤逐渐得经历很多,大家都会明白,一段感情的开始或许容易,但是一起走下去的有几人。所以我们要明白包容,谅解对方。如果你能将对方真正的放进心里,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快乐着他或她的快乐,忧伤着他或她的忧伤。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1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相信对方,相信爱情,最后,依旧能相拥彼此走进结婚礼堂。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17

写作有奖活动

通过运营发现,行星故事写作的热情并没有达到预期。为了能够勾起大家大家写作的热情,现在启动一个写作有奖的活动。每位用户只要每个月写作超多3千字,而且完全为原创,我们将会从中选中十位优秀用户给以鼓励,鼓励为每位得到100-200元不等的奖励。也就是每个人,相当于至少30元一千字的稿费,也不个不错的收入,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参与。如果每个月能连更6千字以上的,等到的奖励将会翻倍。当然,如果有优秀的作者,喜爱写作的,可以向我们申请,签约作者,签约可以详谈。有意见的,可以下面留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746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和蕊亚是我的两个外国朋友。他们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对让人念念不忘的情人。念念不忘的原因中包括“麦卡蕊亚”放在一起读有天造地设的黏合感,叫久了再拆开单念,“麦卡”“蕊亚”,会觉得哪里不得劲,像洗头时缺了护发素,草莓蛋糕上的草莓掉了。最初还是2008年那会儿,我去阿德莱德看望我的先生,当时还是男朋友的J。他住在离唐人街不远的安格斯街244号,一栋湖绿房顶、蛋黄石墙、有三个壁炉的维多利亚式老房子。从他的屋子拉开木窗就可以跳到前院里的条绒杏黄沙发上看夕阳。麦卡当时在读人类学博士,刚带着读语言学的女朋友蕊亚从日本考察生活一年归来,搬进我们隔壁屋。我还没去阿德莱德之前就听J说过,在他的朋友圈里,麦卡蕊亚是一对偶像式的情侣。麦卡是个深褐色头发的混血美男子,个子不高,风度极好,身上除了英国,爱尔兰和犹太血统之外,还有一丝奇巧的画龙点睛:他的祖奶奶是位叛逆的上海闺秀,十九世纪末跟一个澳洲水手相爱,漂洋过海嫁到澳洲大陆,成为当时城里罕见的东方主妇。如果她会写作,自传的可读性未必输给《倾城之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8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从祖奶奶那里得到了烁光沉郁的黑眼睛和低颌凝视的神态,配上陡峭的轮廓,苍白皮肤,坚毅的下巴,让他的英俊符合旧时好莱坞电影的男主角形象,待一把火烧掉农场之后,孤独的背影走入滚滚落日。再由蒙太奇镜头交代他压抑的童年或在战争中失去初恋的往事,让女观众怅然若失。当然,这几年吸血鬼大热,他更喜欢被拿来与《真爱如血》的男主角相提并论。蕊亚比麦卡小两岁,从外表看不出来。她是纯血的瑞典人,宽肩长腿,个头一米七五往上,身材从我们的标准看偏于壮的一面。她不喜欢自己的本名维多利亚,自作主张缩短成清简的蕊亚,确实更适合她。蕊亚梳着乌黑的齐刘海鲍勃头,脸是北欧一派的方正典雅,有令“拜白教”女孩不惜杀人越货以得之的真正雪肌和我见过最蓝最浅的瞳孔。如果不化烟熏妆,几乎看不清她眼球与眼白的边界,一味蓝出去,像海上冰山的缩影。乍见蕊亚时,那面容有点儿说不上来的骇然,也许因为她的美在大众市面上流通不广。“女神”这词现在被轻浮的人们用坏了,我想来想去,认识的人里只有蕊亚真正离那皇冠不远。闭上眼,我能很容易想象出蕊亚手持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13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在麦卡蕊亚之前我不认识一个哥特。国内这种亚文化发展缓慢,苦难的历史记忆还离得太近,花团锦簇的新生里容不下反快乐的思想。周末的鼓楼东大街零星有涂黑嘴唇的小哥特青年去听死亡金属演出,但他们作为怪胎,尚且势单力薄。第二天还要卸妆洗白成正常人,挤地铁时默念励志金句。我曾一度期待发现麦卡蕊亚在生活里会暴露出什么真正异于常人的恐怖癖好,比如月圆之夜去墓地参加秘密集会,在地下室里养吸血蝙蝠,假装喝葡萄酒其实喝的是处女的脖子血之类。这当然是刻板印象导致的狂野想象力,结果一无所获。外表颓废的他们生活方式简直比一般主流同龄人还要健康。我每天起床时他们已经双双跑步归来,光脚踩在厨房黑白棋盘的地板上煮咖啡,做蛋白质奶昔。他们都不抽烟,也不怎么抽大麻,宿醉之后会做面膜,喝绿茶,走到哪里都带着书。麦卡边写博士论文边在大学做讲师,家里阔,每星期找半打不同的女人睡觉不成问题,但他只要和蕊亚睡觉。蕊亚性格不随和,但风趣,精致,写东西文笔清雅,私下里也和普通女孩一样对小奶猫打喷嚏的视频乐不可支。从表面上看,麦卡对蕊亚更巴结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