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7

          

2  寻找魂魄

“你怀疑旭凤没有死?”是天帝润玉的声音,锦觅凑巧经过殿外听闻,“为何这么说?”

“陛下,我怀疑先天帝元神寂灭前,设法留住了火神一魄。”

……

多天日前锦觅就偷听到旭凤可能没有死,只是一直不敢有所动色,又因之前看到了润玉的所思梦,原来他想对旭凤赶尽杀绝,她更是惴惴不安,渐对润玉有了城府之见!这天她偷偷来到了忘川河边。幽冥渡口撑船的那位老翁,仍是当年她与旭凤来魔界捉拿凶兽穷奇时,渡他们过河的那一位。

“老人家……”

“姑娘可是要渡河?”

“我不渡河,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

“姑娘是不是要问当年和你一起渡河的那位公子?”

“正是,请问您有没有看见过他的元灵?”

“那位公子是一位尊贵之神,生来就超脱六界,不堕幽冥,元灵怎以会在此栖息呢?说句不中听的,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五行便相生相克,水火不容,姑娘之冰刃,刺入那位公子的火灵精元之中,公子的元神断无可能存下一丝一毫阿!”

“不可能,他是战神阿,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不可能的,他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听老朽一句劝,情之一路,崎岖险阻,乃是一条不归之路,迷途知返方是正道,你何不放下执着,怜取眼前人?”

“说来可笑,有时眼前人,未必是心上人。直到我亲手杀死了他以后才知道,原来我心里,一直爱着的,只有他!”

“姑娘如此执念,那老夫便说了吧,凤凰仍是不死之鸟,生就七魂八魄,多出一魄留作涅槃之用,姑娘若能找到他留存的那一魄,佐以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您说得可是真的?”

“只是那金丹万年才得其一,此事恐怕不会一帆顺遂。”

“没关系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断然不会放弃。谢谢您,老人家!”

说完,老翁就撑船离岸远去。

锦觅驻足渡口的木板桥上,忘川河水中的幽魂发着蓝绿的暗光,并时不时嘶嘶作响,连接着遥远之处曼妙多姿,神秘莫测的极光。锦觅蓦然想起她与旭凤在凡间历劫归来之后,赠送“春华秋实”时的情景。

……

 “那夜的事,是我冒犯了!”旭凤与锦觅十指紧扣站在留梓池边。

锦觅羞涩微笑道:“我们是共犯,我也有责任的,你现在已经是本仙的人了,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旭凤嘴角透出一丝甜蜜:“哪占来的匪气?”

“你不知道吗,我上辈子的男人阿,是一个叫鸦鸦的土匪,我可是他的压寨夫人呢!”

“那以后便是火神的夫人的?”

“我做了个小东西送给你,给……”

“这是什么?”

“这是春华秋实,你把它放在你的心口,用灵力催动,便可以化出整个春华秋实的美景,朝春暮秋,可以延续一日呢!”

“不能吃,不能打,着实没用阿?”

“你说的也是啊,好吧,那我拿回去变成兵器好了!”

“不!”旭凤握紧了春华秋实,“为什么只有春华秋实?我还想……要你的夏炽冬雪呢!”

“画蛇添足!你是火神,那便是夏日炽阳,而我呢,便是冬日霜雪了,如此正是四季都齐全了!”

“我的傻葡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好……”旭凤把春华秋实放入心口,“我把它放到我的一魄中,保证好好护着!”

……

锦觅想着想着,忽感胸膛内微微擅抖了一下,真身似乎感应到什么,是春华秋实!正是她的一瓣真身!锦觅的真身为六瓣霜花,当日她折下其中的一瓣,变幻成花瓣形状的玉佩,取名“春华秋实”赠予旭凤。“是凤凰的一魄!刚才有人用灵力催动过春华秋实,一定是凤凰!”锦觅抬脚毫不犹豫地蹈进忘川河中,任凭那些哭喊狰狞的幽魂缠绕攀附上来,瞬间汹涌而至将她半身浸没,她吃力地挣脱着那丝丝缕缕的魂水,向她所感觉到“春华秋实”的方向迈去……

锦觅来到一处岸边,她的那一瓣真身应该就在附近。她那被幽魂咬得鲜血淋漓的四肢,染红了早已碎裂到惨不忍睹的裙摆和衫袖,状况甚是狼狈,但是万分焦急想找到旭凤的心情让她感觉得不到一丝痛楚!岸上有泉水喷出,再是一个岩洞,洞里透着光,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话,锦觅念了个隐身咒,俏俏躲到一处。

“此番多谢卞城王提供此地,能让旭凤有处安身之所。”

 “火神于我有恩,穗禾公主不必客气!”

“对了,老君虽有金丹,但卞城王也该知道,座上的那位心有七窍,盯得紧,如今我连天界都难入,更遑论去向老君讨要?”

“那就只能靠穗禾的灵力来保火神形魄不散,真是难为了你这一片痴心!对了,公主,最近你频繁出入此地,可有留意周围异样?”

“穗禾惯来小心,但不知为何,今日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公主大可放心,此地旁边是虞渊,万鬼哭嚎,阴森恐怖,我魔界之人都避之不及。更何况如今还设了结界,一般人是不会靠近此地的。”

想必定是穗禾刚才给旭凤输灵力之时,无意中催动了一下“春华秋实”。锦觅待他们二人离去后,打开洞口结界走了进去,此时此刻心跳几乎要停止!正想迈向前方的步伐变得异常沉重,眼前的正是旭凤,他仅存一缕形魄,安静地躺在岩石台上,虚弱飘渺,唯有那清俊的脸宠宛如从前一样白晰。“真的是你!”锦觅喉头硬咽,泪水一下子湿润了双颊,明明心中有一万个强烈的奢望想要去靠近他,触碰他……,可就是抬不起手脚,只能怔在那儿。半晌,锦觅毅然转身头也不回地步出岩洞,重新施布好洞口的结界后,急忙用法力飞回了花界。

其一,她不能让润玉知道她已经找到旭凤的魂魄;其二,尽快请求太上老君赐赠九转还魂金丹。

“小淘淘,你怎么会事阿?”“锦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得这么严重?”老胡和连翘几千年来第一次看到锦觅如此狼狈可怜的样子,都被吓坏了。

“快帮我请长芳主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单独说!”锦觅的声音很虚弱。

长芳主看到锦觅时呆了眼:“锦觅!你发生了什么事?”

“长芳主,还请您先帮我疗伤,我不能被润玉看到我的伤痕!”

“这是为何?”长芳主马上施法开始替锦觅疗伤。

“我刚刚去了一趟忘川!我的伤是忘川河幽魂和幽冥火所致。”

“你何故去忘川?你跳进忘川河中了?”

锦觅语中带点兴奋:“我找到了旭凤的一缕魂魄,原来穗禾把他藏起来了!长芳主,我不能让润玉看到我的伤痕,不能让他知道我去过哪里,更不能让他找到旭凤,他一定会赶尽杀绝!”

“治疗你的伤倒是不难,论袪疤美容,六界之中,当数我花界第一。”不一会儿,锦觅的伤痕就痊愈了,长芳主再一挥手袖,锦觅立马换了一袭新衣裳。长芳主坐到床边让锦觅继续说下去。

 “日前,我得知旭凤并非杀我爹爹与临秀姨的凶手!我与月下仙人已翻查案件的卷宗,发现证据都是假的,明显是有人故意栽赃嫁锅于旭凤!”锦觅抬头看着长芳主,“长芳主,我怀疑是润玉,梦魇兽是他牵过来给我的!有可能,是润玉故意让我看到那个梦境,然后误会旭凤!”

“竟是这样?那真凶查出来了没?”长芳主很是意外。

“真凶尚无法考证,不过现在我确定是我冤枉了旭凤,是我错了,错得很离普!我错杀了他!”说着鼻子一酸,眼泪落下,“我现在终于弄明白自己的内心,我是爱旭凤的,我爱他!我要救他!大幸的是,现在旭凤尚存一缕魂魄,只要有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他定能浴火重生。”

“既然是你错杀了他,你当然应该弥补过失!但是旭凤与润玉之间选择谁,你可要再三思量。花界定然会帮你保守秘密。”

“谢谢长芳主!现在我已无碍了。我得赶紧回天界找太上老君!别的先不想,眼下复活旭凤要紧!”锦觅说完迅速回到天界。

 

兜率宫的仙童将锦觅领到炼丹房,太上老君正在炼丹炉傍张罗着,“水神仙上此番远道登门,不知有何赐教啊?”

“小神素闻老君炼就的仙丹,仍是天界一宝,小则可以使人化腐生肌,大则可以使人凝气聚魂,另外小神听闻,老君炼得了三颗九转金丹,它们可以使人回侧魂延神命。”

“此丹之效并没有水神仙上说得那么神奇,只不过世人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须知神有七魂七魄,合为四十九周天,除非尚有一魂一魄,或者是肉身尚在,服了我这金丹,才会有一定的功效阿。水神仙上想要这金丹,莫非是要将先水神唤回?恕老夫直言,先水神元灵肉体尽失,即便是用了我的金丹,也是回天乏术啊!”

“先父仙逝已久,我已不奢求他能够回天,今日小神登门求取,其实另有他用,希望老君可以赠予金丹,他日若需锦觅之时,锦觅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水神仙上,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我这九转金丹,历经了两万多年的淬炼,可是至今尚缺一副药引,恐怕永远都无法得到!”

“老君不知道您说的那一味药引是何物?我去寻来便是。”

“仍是上神廉晁的玄穹之光,廉晁早已身死寂灭,世间再无玄穹之光。”

 

锦觅失望离开,回到花界,站在荷花池边上伤心落泪,“本以为我还能救旭凤,没想到老天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此时,老胡和月下仙人飞了过来,老胡正要逗锦觅,发现她在擦泪,“你哭了?”

锦觅说没有,老胡却大声地说:“你哭了,还说没有,红红,你看,她哭了!”

月下仙人一把拉过老胡,“唉,你一惊一咋的干什么?真真是白长了这么大年纪!”他斜眼瞄了一下锦觅,“左右阿,不过是这天下第一忘恩负义之人,掉了几滴眼泪而已,有什么希奇的?”

“月下仙人,其实凤凰他还活着!”月下仙人听到锦觅这么说眼睛亮了一下。“你可知道上神廉晁?他如今不在世上了吗?若有了他的玄穹之光,或许救回凤凰还有一丝希望。”

老胡说:“廉晁,那不是红红和先天帝的兄长吗?”

月下仙人紧张地抓住了锦觅的手:“你此话当真?”

锦觅说:“我亲耳听到的。”

月下仙人唉息一声:“真真是可悲可叹,可怜我这大哥生生世世,都要被荼姚母子所累!如今却让我丹朱该做如何选择?”

老胡说:“红红,你此话何意呀?”

思量了一刻,月下仙人对锦觅说:“其实,我大哥还话着!”

锦觅:“那您知道现在廉晁身在何处吗?”

月个仙人说:“翼渺洲的蛇山之巅。”

此时扑哧君突然现身,“觅儿,来原你来了花界?怪不得我在天界找了你一圈都没找着你!你是不是已经决定离开天帝,投入我的怀抱?”

月下仙人拉住扑哧君:“彦佑,如今觅儿心系凤娃,你就不要捣乱了!”

扑哧君皮笑内不笑地说:“那凤凰不是已经灰飞烟灭了吗?”

月下仙人道:“凤娃现在还尚有一丝生机!但是能不能复活,便要看我们此次去蛇山的结果。”

扑哧君交起了双臂说:“我觉得我错过了好多故事阿!”

锦觅说:“我日后再跟你一一细说吧,现在我跟狐狸仙要去蛇山了!”

扑哧君惊呀道:“就是那个仙魔都不敢入的凶险之地吗?”月下仙人点点头,“你一个人去?受伤了怎么办,不行,我跟你们一块去!”

老胡嘟着嘴:“我也要去!”

月下仙人便说:“你那点灵力就别凑热闹了!”老胡不满地嘟嚷……无果。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分享一下超级美的桌面图片

一下的图片来自于fir.im,已在ifnav.com使用以下是网站运用的截图是我用过最好用的个人导航收集网站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父亲写的散文诗 - 许飞

文字是语言的延伸,那些无法言表的情感都可归属为一段词,几行诗。而歌曲则赋予了文字以生命,让这些诗词变的鲜活而饱满,更轻易的打动人心。歌手许飞的新曲《父亲写的散文诗》,便是这样一首可唱可颂的作品。作为父亲节的献礼之作,许飞用独特的“流逝感”曲风,深情诠释了这首时光流淌后凝结出的父爱之诗。越是安静得听着,越是感动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93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王者荣耀 - 上官婉儿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上官婉儿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听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1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王者荣耀 - 李信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n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11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4

王者荣耀 - 沈梦溪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巍峨的长城,古老的奇迹。谁建造了它?谁守望着它?谁在它身畔长眠?谁又因它的庇佑,最终获得幸福呢?沈梦溪所珍藏着不知真伪的半本家谱中,有着祖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是贫穷的混血魔种所引以为豪的东西。“为寻求幸福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53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6

王者荣耀 - 裴擒虎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巍峨的长城,古老的奇迹。谁建造了它?谁守望着它?谁在它身畔长眠?谁又因它的庇佑,最终获得幸福呢?当虎驰骋于自长城返回长安的古道时,脑海中便回荡着这疑问。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早已分不清。关隘为火海所包围,守卫军的呐喊与战马的嘶鸣交织。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8

王者荣耀 - 破魔之箭伽罗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伽罗当神明的脚步走过云中漠地,便留下漫长的玉石之路,从长城一直通往王者峡谷。千百年来,这条路上响彻过商旅的驼铃,驰骋过铁甲的骑队,迎来过热切的求知者。而这些求知者在傲立的山崖下开凿了一千个石窟,把神明传授的学识和艰辛抄写的典籍珍而重之的安放,镌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4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8

王者荣耀 - 盾山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盾山很久很久以前,神明建造了长城。它已经记不起那神明的模样,但知道是他的巧手赋予了自己和兄弟们生命,并在长久运转的中枢上刻下清楚明晰的指令。从此之后的千百年,它就仅仅以这个指令为使命而存在。又经过漫长的岁月,长到连长城都被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2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8

王者荣耀 - 司马懿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司马懿司马紧闭着双眼,而眼皮跳动不已。辗转无眠的时刻,模糊形象开始涌入头脑:父亲的死、江郡的小女孩、还有一些他无从知晓意义的场景:在非常古老的时期,一些人类和魔种从一座塔的底部被升到顶端,挨着被神的弓箭手处以死刑……那是——?有人告诉他,那些人是魔道家族的祖先。他的眼泪无法遏制。正在专注抄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61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9-01-03

王者荣耀 - 孙策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孙策三分之地,曾因地处偏远而躲开了太古时代末期纷争的战火,可是依旧有人试图操控我们的命运,一批贪婪的人受了掌握三段突进并且开大命中会回血的男人的权力引诱,在这些幕后之手的帮助下获得威力,割据江东。豪族们夜夜笙歌,醉生梦死。我的家族他们不一样:富有但是不奢靡,有不小的势力却尽力为平民主持公正,因此具有声望。母亲曾拉着我的手走过大街小巷,两边是为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