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7

          

2  寻找魂魄

“你怀疑旭凤没有死?”是天帝润玉的声音,锦觅凑巧经过殿外听闻,“为何这么说?”

“陛下,我怀疑先天帝元神寂灭前,设法留住了火神一魄。”

……

多天日前锦觅就偷听到旭凤可能没有死,只是一直不敢有所动色,又因之前看到了润玉的所思梦,原来他想对旭凤赶尽杀绝,她更是惴惴不安,渐对润玉有了城府之见!这天她偷偷来到了忘川河边。幽冥渡口撑船的那位老翁,仍是当年她与旭凤来魔界捉拿凶兽穷奇时,渡他们过河的那一位。

“老人家……”

“姑娘可是要渡河?”

“我不渡河,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

“姑娘是不是要问当年和你一起渡河的那位公子?”

“正是,请问您有没有看见过他的元灵?”

“那位公子是一位尊贵之神,生来就超脱六界,不堕幽冥,元灵怎以会在此栖息呢?说句不中听的,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五行便相生相克,水火不容,姑娘之冰刃,刺入那位公子的火灵精元之中,公子的元神断无可能存下一丝一毫阿!”

“不可能,他是战神阿,他怎么可能会死呢?不可能的,他不会就这么死了的!”

“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听老朽一句劝,情之一路,崎岖险阻,乃是一条不归之路,迷途知返方是正道,你何不放下执着,怜取眼前人?”

“说来可笑,有时眼前人,未必是心上人。直到我亲手杀死了他以后才知道,原来我心里,一直爱着的,只有他!”

“姑娘如此执念,那老夫便说了吧,凤凰仍是不死之鸟,生就七魂八魄,多出一魄留作涅槃之用,姑娘若能找到他留存的那一魄,佐以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您说得可是真的?”

“只是那金丹万年才得其一,此事恐怕不会一帆顺遂。”

“没关系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断然不会放弃。谢谢您,老人家!”

说完,老翁就撑船离岸远去。

锦觅驻足渡口的木板桥上,忘川河水中的幽魂发着蓝绿的暗光,并时不时嘶嘶作响,连接着遥远之处曼妙多姿,神秘莫测的极光。锦觅蓦然想起她与旭凤在凡间历劫归来之后,赠送“春华秋实”时的情景。

……

 “那夜的事,是我冒犯了!”旭凤与锦觅十指紧扣站在留梓池边。

锦觅羞涩微笑道:“我们是共犯,我也有责任的,你现在已经是本仙的人了,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旭凤嘴角透出一丝甜蜜:“哪占来的匪气?”

“你不知道吗,我上辈子的男人阿,是一个叫鸦鸦的土匪,我可是他的压寨夫人呢!”

“那以后便是火神的夫人的?”

“我做了个小东西送给你,给……”

“这是什么?”

“这是春华秋实,你把它放在你的心口,用灵力催动,便可以化出整个春华秋实的美景,朝春暮秋,可以延续一日呢!”

“不能吃,不能打,着实没用阿?”

“你说的也是啊,好吧,那我拿回去变成兵器好了!”

“不!”旭凤握紧了春华秋实,“为什么只有春华秋实?我还想……要你的夏炽冬雪呢!”

“画蛇添足!你是火神,那便是夏日炽阳,而我呢,便是冬日霜雪了,如此正是四季都齐全了!”

“我的傻葡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好……”旭凤把春华秋实放入心口,“我把它放到我的一魄中,保证好好护着!”

……

锦觅想着想着,忽感胸膛内微微擅抖了一下,真身似乎感应到什么,是春华秋实!正是她的一瓣真身!锦觅的真身为六瓣霜花,当日她折下其中的一瓣,变幻成花瓣形状的玉佩,取名“春华秋实”赠予旭凤。“是凤凰的一魄!刚才有人用灵力催动过春华秋实,一定是凤凰!”锦觅抬脚毫不犹豫地蹈进忘川河中,任凭那些哭喊狰狞的幽魂缠绕攀附上来,瞬间汹涌而至将她半身浸没,她吃力地挣脱着那丝丝缕缕的魂水,向她所感觉到“春华秋实”的方向迈去……

锦觅来到一处岸边,她的那一瓣真身应该就在附近。她那被幽魂咬得鲜血淋漓的四肢,染红了早已碎裂到惨不忍睹的裙摆和衫袖,状况甚是狼狈,但是万分焦急想找到旭凤的心情让她感觉得不到一丝痛楚!岸上有泉水喷出,再是一个岩洞,洞里透着光,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话,锦觅念了个隐身咒,俏俏躲到一处。

“此番多谢卞城王提供此地,能让旭凤有处安身之所。”

 “火神于我有恩,穗禾公主不必客气!”

“对了,老君虽有金丹,但卞城王也该知道,座上的那位心有七窍,盯得紧,如今我连天界都难入,更遑论去向老君讨要?”

“那就只能靠穗禾的灵力来保火神形魄不散,真是难为了你这一片痴心!对了,公主,最近你频繁出入此地,可有留意周围异样?”

“穗禾惯来小心,但不知为何,今日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公主大可放心,此地旁边是虞渊,万鬼哭嚎,阴森恐怖,我魔界之人都避之不及。更何况如今还设了结界,一般人是不会靠近此地的。”

想必定是穗禾刚才给旭凤输灵力之时,无意中催动了一下“春华秋实”。锦觅待他们二人离去后,打开洞口结界走了进去,此时此刻心跳几乎要停止!正想迈向前方的步伐变得异常沉重,眼前的正是旭凤,他仅存一缕形魄,安静地躺在岩石台上,虚弱飘渺,唯有那清俊的脸宠宛如从前一样白晰。“真的是你!”锦觅喉头硬咽,泪水一下子湿润了双颊,明明心中有一万个强烈的奢望想要去靠近他,触碰他……,可就是抬不起手脚,只能怔在那儿。半晌,锦觅毅然转身头也不回地步出岩洞,重新施布好洞口的结界后,急忙用法力飞回了花界。

其一,她不能让润玉知道她已经找到旭凤的魂魄;其二,尽快请求太上老君赐赠九转还魂金丹。

“小淘淘,你怎么会事阿?”“锦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得这么严重?”老胡和连翘几千年来第一次看到锦觅如此狼狈可怜的样子,都被吓坏了。

“快帮我请长芳主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单独说!”锦觅的声音很虚弱。

长芳主看到锦觅时呆了眼:“锦觅!你发生了什么事?”

“长芳主,还请您先帮我疗伤,我不能被润玉看到我的伤痕!”

“这是为何?”长芳主马上施法开始替锦觅疗伤。

“我刚刚去了一趟忘川!我的伤是忘川河幽魂和幽冥火所致。”

“你何故去忘川?你跳进忘川河中了?”

锦觅语中带点兴奋:“我找到了旭凤的一缕魂魄,原来穗禾把他藏起来了!长芳主,我不能让润玉看到我的伤痕,不能让他知道我去过哪里,更不能让他找到旭凤,他一定会赶尽杀绝!”

“治疗你的伤倒是不难,论袪疤美容,六界之中,当数我花界第一。”不一会儿,锦觅的伤痕就痊愈了,长芳主再一挥手袖,锦觅立马换了一袭新衣裳。长芳主坐到床边让锦觅继续说下去。

 “日前,我得知旭凤并非杀我爹爹与临秀姨的凶手!我与月下仙人已翻查案件的卷宗,发现证据都是假的,明显是有人故意栽赃嫁锅于旭凤!”锦觅抬头看着长芳主,“长芳主,我怀疑是润玉,梦魇兽是他牵过来给我的!有可能,是润玉故意让我看到那个梦境,然后误会旭凤!”

“竟是这样?那真凶查出来了没?”长芳主很是意外。

“真凶尚无法考证,不过现在我确定是我冤枉了旭凤,是我错了,错得很离普!我错杀了他!”说着鼻子一酸,眼泪落下,“我现在终于弄明白自己的内心,我是爱旭凤的,我爱他!我要救他!大幸的是,现在旭凤尚存一缕魂魄,只要有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他定能浴火重生。”

“既然是你错杀了他,你当然应该弥补过失!但是旭凤与润玉之间选择谁,你可要再三思量。花界定然会帮你保守秘密。”

“谢谢长芳主!现在我已无碍了。我得赶紧回天界找太上老君!别的先不想,眼下复活旭凤要紧!”锦觅说完迅速回到天界。

 

兜率宫的仙童将锦觅领到炼丹房,太上老君正在炼丹炉傍张罗着,“水神仙上此番远道登门,不知有何赐教啊?”

“小神素闻老君炼就的仙丹,仍是天界一宝,小则可以使人化腐生肌,大则可以使人凝气聚魂,另外小神听闻,老君炼得了三颗九转金丹,它们可以使人回侧魂延神命。”

“此丹之效并没有水神仙上说得那么神奇,只不过世人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须知神有七魂七魄,合为四十九周天,除非尚有一魂一魄,或者是肉身尚在,服了我这金丹,才会有一定的功效阿。水神仙上想要这金丹,莫非是要将先水神唤回?恕老夫直言,先水神元灵肉体尽失,即便是用了我的金丹,也是回天乏术啊!”

“先父仙逝已久,我已不奢求他能够回天,今日小神登门求取,其实另有他用,希望老君可以赠予金丹,他日若需锦觅之时,锦觅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

“水神仙上,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我这九转金丹,历经了两万多年的淬炼,可是至今尚缺一副药引,恐怕永远都无法得到!”

“老君不知道您说的那一味药引是何物?我去寻来便是。”

“仍是上神廉晁的玄穹之光,廉晁早已身死寂灭,世间再无玄穹之光。”

 

锦觅失望离开,回到花界,站在荷花池边上伤心落泪,“本以为我还能救旭凤,没想到老天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此时,老胡和月下仙人飞了过来,老胡正要逗锦觅,发现她在擦泪,“你哭了?”

锦觅说没有,老胡却大声地说:“你哭了,还说没有,红红,你看,她哭了!”

月下仙人一把拉过老胡,“唉,你一惊一咋的干什么?真真是白长了这么大年纪!”他斜眼瞄了一下锦觅,“左右阿,不过是这天下第一忘恩负义之人,掉了几滴眼泪而已,有什么希奇的?”

“月下仙人,其实凤凰他还活着!”月下仙人听到锦觅这么说眼睛亮了一下。“你可知道上神廉晁?他如今不在世上了吗?若有了他的玄穹之光,或许救回凤凰还有一丝希望。”

老胡说:“廉晁,那不是红红和先天帝的兄长吗?”

月下仙人紧张地抓住了锦觅的手:“你此话当真?”

锦觅说:“我亲耳听到的。”

月下仙人唉息一声:“真真是可悲可叹,可怜我这大哥生生世世,都要被荼姚母子所累!如今却让我丹朱该做如何选择?”

老胡说:“红红,你此话何意呀?”

思量了一刻,月下仙人对锦觅说:“其实,我大哥还话着!”

锦觅:“那您知道现在廉晁身在何处吗?”

月个仙人说:“翼渺洲的蛇山之巅。”

此时扑哧君突然现身,“觅儿,来原你来了花界?怪不得我在天界找了你一圈都没找着你!你是不是已经决定离开天帝,投入我的怀抱?”

月下仙人拉住扑哧君:“彦佑,如今觅儿心系凤娃,你就不要捣乱了!”

扑哧君皮笑内不笑地说:“那凤凰不是已经灰飞烟灭了吗?”

月下仙人道:“凤娃现在还尚有一丝生机!但是能不能复活,便要看我们此次去蛇山的结果。”

扑哧君交起了双臂说:“我觉得我错过了好多故事阿!”

锦觅说:“我日后再跟你一一细说吧,现在我跟狐狸仙要去蛇山了!”

扑哧君惊呀道:“就是那个仙魔都不敢入的凶险之地吗?”月下仙人点点头,“你一个人去?受伤了怎么办,不行,我跟你们一块去!”

老胡嘟着嘴:“我也要去!”

月下仙人便说:“你那点灵力就别凑热闹了!”老胡不满地嘟嚷……无果。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听 2018-01-16

谈幸福

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你要学会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心灵在放松中得到生活的满足。幸福不会遗漏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它会找到你。其实,幸福很简单只要你不那么匆匆只要你不那么烦躁只要你不那么忧郁幸福真的离我们很近不一定因为拥有很多很多才是幸福,如果你可以回过头来去看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你就会发现你就是幸福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354
听 2017-11-15

情书论

我看过加那利寒流与日本暖流的相遇看过撒哈拉沙漠的暴雨看过反气旋上的锋面没看过你他们告诉我,女孩的心是水做的。也难怪我的爱,是横波啊。你离开的那一天如自西向东越过180°只剩昨日,没有明天越过喜马拉雅的山巅愿世界化为沧海愿你我归于初见太阳绕着地球转动春天的后面是冬天大西洋比太平洋还大而你在想我你是太阳,我是水星它们都羡慕我能与你咫尺远近但只有我知道我从不曾真正接近你的心我是蓝色星球你是黄赤交角春夏秋冬,冷暖由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3 阅读 612
听 2017-11-15

还好有你

你在夕阳下面回头望脸庞美得像花朵一样我想永远面朝你方向我唯一的阳光我想陪你去所有地方感受世间所有的苍凉也许有天你将我遗忘我还有回忆可想生命的河如此无常还好有你温暖我身旁我们要走的路太漫长而你又是如此的匆忙我只能一路跌跌撞撞心里却是滚烫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27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本文来自于:花城你形销骨立,眼眶深陷,衣裳褴褛,苍老的让我咋舌。湖蓝色的发穗在你额际盘绕,枯枝似的右手伸过来,粗糙的指肚滑过我褶皱的脸颊,一阵刺热从我脸际滚过。我微张着嘴,心里极度地难过。“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我忧伤地问。你黑洞般的眼眶里,涌出几滴血泪,颤颤地回答,“我在地狱里,受着无尽的折磨。”你把藏装的袖子脱掉,撩起衬衣的一角。啊,佛祖呀,是谁把你的两个奶子剜掉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蛆虫在蠕动,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腐臭味钻进我鼻孔。我的心抽紧,悲伤地落下泪水。“你在人世间,帮我多祈祷,救赎我造下的罪孽,尽早让我投胎转世吧。”你说。我握住你冰冷的手,哽咽着放在我的胸口,想让起伏跳动的心焐热这双手。“我得走了,鸡马上要叫。”你的脸上布满惊恐地说。“这是城里,现在不养鸡了,你听不到鸡叫声。”我刚说,你的手从我的手心里消融,整个人像一缕烟雾消散。“桑姆——”我大声地喊你。这声叫喊,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全身已是汗涔涔。睁眼,浓重的黑色裹着我,什么都看不清,心脏击鼓般敲打。我坐起来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12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看,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布达拉宫已经矗立在我的眼前了。山脚的孜廓路上,转经的人如织,祈祷声和桑烟徐徐飘升到空际。墙脚边竖立的一溜金色玛呢桶,被人们转动的呼呼响。走累的我,坐在龙王潭里的一个石板凳上,望着人们匆忙的身影,虔诚的表情。坐在这里,我想到了你,想到活着该是何等的幸事,使我有机会为自己为你救赎罪孽。即使死亡突然降临,我也不会惧怕,在有限的生命里,我已经锻炼好了面对死亡时的心智。死亡并不能令我悲伤、恐惧,那只是一个生命流程的结束,它不是终点,魂灵还要不断地轮回投生,直至二障清净、智慧圆满。我的思绪又活跃了起来。一只水鸥的啼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布达拉宫已经被初升的朝霞涂满,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得赶到大昭寺去拜佛、烧斯乙。大昭寺大殿里,僧人用竹笔醮着金粉,把你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细长的红纸上,再拿到释迦牟尼佛祖前的金灯上焚烧。那升腾的烟雾里,我幻到了你憔悴、扭曲的面孔。我的胸口猛地发硬,梗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斯乙已经烧好了,你在佛祖面前虔诚地祈祷吧!”僧人说。我捂着胸口,把供灯递到僧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0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出了甜茶馆,我走进一个幽深的小巷里,与一名甘肃男人相遇。他留着山羊胡,戴顶白色圆帽,手里牵四头绵羊。我想到他是个肉贩子。当甘肃人从我身边擦过时,有一头绵羊却驻足不前,脸朝向我咩咩地叫唤,声音里充满哀戚。我再看绵羊的这张脸,一种亲切感流遍周身,仿佛我与它熟识久已。甘肃人用劲地往前拽,这头绵羊被含泪拖走。一种莫名的冲动涌来,我下意识地喊了声,“喂——”甘肃人惊惧地回头望着我。“这些绵羊是要宰的吗?”我凑上前问。“这有问题吗?”甘肃人机警地反问道。我把念珠挂到脖子上,蹲下身抚摩这头刚刚还咩咩叫的绵羊。它全身战栗,眼睛里密布哀伤和惊惧,羊粪蛋不能自禁地排泄出来。我被绵羊的恐惧所打动,一腔怜悯蓬勃欲出。为了救赎桑姆的罪孽,我要买回即将要被宰杀的这头绵羊。“多少钱?”我问。“什么?”甘肃人被我问的有点糊涂。“这头绵羊多少钱?”我再次问。“不卖。”“我一定要买。我要把它放生。”我说。甘肃人先是惊讶地望着我,之后陷入沉思中。灿烂的阳光盛开在他的脸上,脸蛋红扑扑的。他说,“我尊重你的意愿,也不要赚钱,就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3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在自来水管底乖巧地站着,银亮的水从你的背脊上迸碎,化成珠珠水滴,落进下水管道里。我赤脚给你打肥皂,十个指头穿行在茸茸的卷毛里,从项颈一直游弋到肚皮底,你的舒服劲我的指头感受着。水管再次拧开,银亮的水顺羊毛落下时变得很浑浊。我再次打肥皂,再次冲洗,你呀白得如同天空落下的雪,让我的眼睛生疼。唉,十几年前,桑姆还健在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帮桑姆洗头,桑姆白净的脖子也在阳光下这般地刺眼。那种甜蜜的时日,在我的记忆里已经空白了很长很长。此刻,我又仿佛寻找到了那种甜蜜。我们坐在自家的窗户下,我用梳子给你梳理羊毛。你把身子贴近我,用脑袋摩挲我的胸口。你那弯曲的羊角,抵得我瘦弱的胸口发痛,我只得赶紧制止。我回屋取来酥油,把它涂抹在你的羊角上,上面的纹路愈发地清晰。你的到来,使我有忙不完的活要干,使我有了寄托和牵挂,使桑姆的点点滴滴又鲜活在我的记忆力。我再不能像从前一样,每天下午到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我要想着你,想到要给你喂草呢。我口渴难忍,提着塑料桶去买青稞酒。回到家,我坐在一张矮小的木凳上,身披一身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3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我躺在被窝里等着疼痛消失。太阳光照到了窗台上,我躺在被窝里开始担心起你来。这种焦虑,让我心急如焚,忘却了疼痛。我穿上衣服,出门寻找你。这疼痛让我头上冒汗,脚挪不动,只能坐在大门口,背靠门框上。疼痛减弱了些,我的眼光瞟向巷子尽头时,你一身的白烙在我的眼睛里。你从巷子的尽头不急不慢地走来,偶尔驻足向四周观察一番。你自己都能去转经了,我喜极而泣。我坚持站立起来,等待你靠近。我把你拴在窗户下,拿些干草喂你。唉,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袭上来,我只能蹲下身,用手顶住发疼处。“年扎大爷,你怎么啦?”“到医院去看病!”“你的脸色怪吓人的,我们送你去医院。”“……”邻居们围过来,坚持要送我到医院去。我犟不过他们,只能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要我住院,说病得不轻。我却坚持不住院,说给我打个镇痛的针就行。邻居们也坚持要我住院,说,“三顿饭,我们轮流给你送。”我很感激,但我不能住院。医生把几个邻居叫到了外面,进来时各个脸色凝滞而呆板。我从他们的脸上窥视到我的病情,已经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医生,我孤寡一人,你就把病情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24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空山草马 | 葛水平

一个村庄里住了一户人家守着自己日甚一日的荒凉,不舍得离开。听人讲起这个老人的故事有两年了,一直想去看看。凌晨三点,我们一起听他静夜时的呼吸,听猫猫狗狗的打闹声。他耳朵聋了。孤独和安静都是他的生活,看起来一点都不潦倒。一个人的四季,我们走后,无边无际的寂静来了。我把他的故事写成小说,我怀念这个老人也怀念他走后无人的黑山背。本文出自于:葛水平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0 阅读 457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人都会经历很多事情,爱情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阶段。一个完美的爱情,需要两个人的一起坚持,一起拥抱才能天长地久。然而,天长地久有多长有多久,这个就得看两个人了。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