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没有如果

那年我在路灯下站了很久

直到你悄无声息在我身后

我拉过你的手 暖在我的胸口

转眼时间到了好多年以后

那年跟着你走过好多路口

也哭过笑过如今不再提起了

这世上总有些 遗憾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的都默默成为永久

只是没有如果

没当初 见你时 的忐忑

当我再想起你

深深拥抱我的那一刻

回忆只在岁月深处温暖我

只是没有如果

没眼泪 换时光 的蹉跎

当我还能笑着

想起你曾深深拥抱我

往后笑容祝福彼此的你我

只是没有如果

那年我在路灯下站了很久

直到你悄无声息在我身后

我拉过你的手 暖在我的胸口

转眼时间到了好多年以后

那年跟着你走过好多路口

也哭过笑过如今不再提起了

这世上总有些 遗憾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的都默默成为永久

只是没有如果

没当初 见你时 的忐忑

当我再想起你

深深拥抱我的那一刻

回忆只在岁月深处温暖我

只是没有如果

没眼泪 换时光 的蹉跎

当我还能笑着

想起你曾深深拥抱我

往后笑容祝福彼此

往后笑容祝福彼此的你我

只是没有如果

没当初 见你时 的忐忑

当我再想起你

深深拥抱我的那一刻

回忆只在岁月深处温暖我

只是没有如果

没眼泪 换时光 的蹉跎

当我还能笑着

想起你曾深深拥抱我

往后笑容祝福彼此的你我

只是没有如果

如果当初没放开彼此的手

只是没有如果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8-02-08

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的柳丛里。好一处绝妙的地方!您若往这儿一坐,您就与世隔绝了--能看见您的只有鱼儿,还有那水面上闪电般跑来跑去的水蜘蛛。这对年轻人随身带着鱼竿,抄网,装蚯蚓的小罐和其他鱼具。坐下后,他们立即开始垂钓。“我真高兴,咱俩总算能单独在一块儿了,”拉普金东张西望着开始说,“我有许多话要告诉您,安娜·谢苗诺夫娜……许多许多话……当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鱼咬您的钩了……我立即就明白:我为什么活着,我崇拜的偶像在哪儿,我应当为谁献出我清白而勤劳的一生……咬钩的可能是一条大鱼……见着您后,我才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爱得发狂!……等一会儿您再拉竿……让它咬死了……请告诉我,我亲爱的,我向您发誓,我能否指望--啊,我不是指望相互爱慕,不是的!--这个我不配,我连想都不敢这样想--我能否指望……您快拉竿呀!”安娜·谢苗诺夫娜提起握着的钓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45
天寒 天寒 2017-11-27

我的“她”| 契诃夫

她,按照我的双亲和上司的权威说法,比我出生得早。且不管他们说得对不对,但我只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中,没有一天不从属于她,不感到她对我的控制。她日日夜夜不离开我,我也从未表示过要离她而去的意思,因此这种结合是坚实而牢固的……然而请不要嫉妒,年轻的女性读者!这种令人感动的结合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只有种种不幸。首先,我的“她”日日夜夜厮守着我,不让我干点正经事情。她妨碍我阅读,写作,游玩,欣赏大自然风光……我才写了几行字,她就老来碰我的胳膊时,分分秒秒都在引诱我到床榻上去,不亚于古代的克莉奥佩特拉引诱古代的安东尼①。其次,她像法国妓女,害得我倾家荡产。由于她的恋恋不舍,我为她牺牲了一切:前程,荣誉,舒适……多蒙她的关照,我住便宜的租屋,穿得破烂,吃得糟糕,用淡墨水写作。她吞噬一切,一切,这个贪得无厌的东西!我憎恨她,蔑视她……早该跟她分手了,但我却至今没有跟她分手,倒不是因为莫斯科的律师们办离婚案要收费四千……我们目前没有孩子……您想知道她的名字吗?好吧……名字富于诗意,它使人联想起莉丽娅,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564
天寒 天寒 2018-02-08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漂亮迷人的万达,或者照身份证上的记载:荣誉公民娜斯塔西娅·卡纳夫金娜,刚出医院就落人前所未遇的困境:既无安身之处,又身无分文。怎么办?她头一件事就是跑到信贷所,把她唯一的宝物--一枚绿松石戒指典当了。他们付给她一个卢布,可是……一个卢布能买什么呀?这点钱买不了时髦的外套,买不了漂亮的高帽,买不了古铜色的鞋子,而没有这些东西她总觉得就像光着身子一样。她感到不只是行人,就连那些马和狗也盯着她看,嘲笑她这身不像样的衣服。她一心只想着穿戴,至于吃饭住宿问题倒一点也不让她着急。“只要遇到一个相识的男人……”她心想,“我就有钱了……谁也不会拒绝我,因为……”可是相识的男人一个也没有遇到。晚上在“文艺复兴”俱乐部倒不难碰见他们,不过现在她穿着这身难看的衣服,也不戴帽子,人家是不放她进门的。怎么办?经过长时间的折腾,她也走累了,坐腻了,想烦了。万达决定使出最后一招:干脆找上门去,跟某个相识的男人讨点钱。“找谁好呢?”她寻思,“米沙不行,他是有家室的人……红毛老头子正在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9
天寒 天寒 2018-02-08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请进!”女仆说着把她领进诊室,“医生马上就来……您坐呀。叫万达坐进软椅里。“我这么对他说:请借我几个钱!”她心想,“这样体面些,毕竟我们是熟人。只是这个女仆最好出去。当着女仆的面多么难为情……她老站在这儿干什么?”过了四五分钟,房门开了,芬克尔走了进来。这是个肤色发黑、身材高大的犹太人,腮帮子肥嘟嘟的,眼睛鼓出。那脸蛋,眼睛,肚子,粗壮的大腿--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臃肿、讨厌、冷漠。在“文艺复兴”俱乐部和德国俱乐部,他通常喝得醉醺醺的,肯在女人身上大把花钱,心甘情愿受她们的嘲弄(比如,那次万达往他头上倒了一杯啤酒,他只是微微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吓唬她一下)。眼前的他却是脸色阴沉,睡眼惺松,看上去一本正经,神情冷淡,像个官僚。他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您有何吩咐?”他问,正眼不看万达。万达看看女仆那严肃的面孔,再看看芬克尔大腹便便的身子,显然他认不出她来了,她不禁脸红了……“您有何吩咐?”牙医再问时已经生气了。“牙……牙疼……”万达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33
天寒 天寒 2017-11-27

她这么可爱,还是试着走下去吧

有个姑娘,在她快生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怀孕的。她一直不敢跟家里的人说,到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候,她家里人才知道的,因为这个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家里人说明白了,然而家里的人并没有怪罪她,还叫她生下来,好好培养,一开始,大家以为都是个男孩子,最后大家都不错了,生了一个可爱的妹妹。我们一直以为她很幸福,那家人对她还有生活都挺开心的,就算家境不如意,至少有妹妹的欢声笑语。但是我们又错了,她并不怎么如意。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因为不直觉间,她跟我说了很多。她说,在她怀孕的前三个月,那家人一直没有问侯过她,也没有关心过她。她那时候很伤心很伤心,打算不要了这个孩子。不过她说现在看到妹妹可爱的笑脸,还好当时下定了决心,她并没有后悔生下妹妹,而是后悔跟他生下了。我在想,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伤心,多么地对那个人失去了信心。他姐说这个姑娘怀了他家的人也没有问过也没有表态过,知道姑娘的心里不好受。姑娘跟那个男的说,你家人都是没有想要过这个孩子,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了。然而男的死活不让,最后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9
加油少年 加油少年 2018-02-15

过年的意义

回家过年,过年回家,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每逢年关将近,许许多多身在异乡的人们对思归会越来越浓。    没有流浪过的人,又怎能明白游子们酸涩而甜美的乡愁。对养育自己的那块土地的剪不断的情谊,对家深切的眷恋,对亲人强烈的思念。    不管是山高路远,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住一个人回家的心。一张回家的车票,是一份堆积了一年的迫切之心。    路途是变幻的光影,寒冷的北风、飞舞的雪花,巍峨的山,冰封的河流,以及拥挤的列车上宣泄的热泪与疲惫的笑容。    走在故乡的土地上,呼吸着那难以忘怀的空气,是多么的亲密温馨。亲切的乡音在耳边萦绕,熟悉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角落都有少年时的痕迹,又怎能不让人铭记在心底。    踏进家门的一刻,时间刹那被定格,记忆的河流里流淌着曾经那段最美好的时光,影像一页页在眼前翻过,猝然一股暖意袭来,泪水顿时如泉水一涌而出。    当看到父母的那一刻,我又瞬间变成了六七岁的孩童。父母脸上那慈祥的笑容,是许久了的挂念与盼望。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684
天寒 天寒 2017-11-28

她陷入了他那里,再怎么深,也得出来了

群里有个高三的妹子说她喜欢一个男的很久了,他们是同班的,女的叫小蜜,男的叫小凡。但是小蜜是单相思的,也就是一直暗恋着小凡,这件事她除了她的舍友的知道,谁都不告诉,所以小凡就从来都不知道有个女孩子暗恋着她。暗恋的滋味,每个人都知道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还好的是,她们两个是同班的同学,很奇葩的是,她们还是同桌,而且是同桌了两年,从分文理科的时候就坐在一起了。或许是因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谁能说得清楚小凡就没有希望过小蜜呢。就从小凡每天早上都给小蜜买早餐,每天中午两个人一起下课,晚上自习完成后一起走回宿舍,如果不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牵过手,也没有表过态在一起,班里所有的人就以为他们是情侣,不过确实像情侣一样两点一线得努力着。其实能够跟小凡这样过着每一天,小蜜的心里是很是开心的。至少他接触自己的时间,和陪着自己的时间是最多的。但是,这种局面最好是两个人都不要打破。有些事情揭开了,如果并不如意,或许会有着难以迈过的隔阂。高三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紧迫而又飞速。小蜜,还是小凡都还没有来得及告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1
飞鱼 飞鱼 2018-03-07

农历年

如果知道结局重头回来,那么该犯的错我大概不会再犯,要走的弯路也不会再走,要表白的人也不会再表白。因为知道结局,所以不去尝试,可能在犯错之后才能切身的体会,走了弯路后遇到的人,表白后发生的故事,也就不复存在。过去的一切让我变成今天的我,不管好还是不好,我都一并接受。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0
天寒 天寒 2018-03-08

比埃洛 | 莫泊桑

 写给杭里-路戎    乐斐佛太太是个乡下太太,一个寡妇,那种半城半乡式的太太之一,这种太太们的衣裳和帽子都点缀好些花边和波浪纹的镶滚,她们说起话来每每把字音的尾音随意乱拼,在公共场所爱摆架子,把那种自命不凡的村俗心灵藏在种种打扮得不调和的滑稽外表当中,正像她们的手都是皮色发红而且粗糙的,却偏偏套着生丝制成的手套。她用的一个女用人名叫洛斯,是个头脑很简单的纯朴的农家妇人。主仆两人住在一所不大的房子里,房子的绿色百叶窗正对着诺曼第省区里的一条大路,那正是下塞纳州的中心。她们的房子前面有一个窄窄的园子,她们利用它种了些蔬菜。谁知某一天夜里,有人偷了她们十几个洋葱头。    洛斯一下发现了被盗的事情,就跑了去通知太太,太太只系着一条羊毛短裙就跑下楼来。那简直是一种令人伤心又令人恐怖的事。有人偷了东西,偷了乐斐佛太太的东西,地方上有了贼,并且这个贼可以再来。    于是那两个惊惶失措的妇人观察那些脚迹了,纷纷地议论和揣想:“瞧吧,他们是从那儿经过的。在踏过那堵墙以后就跳到了菜畦里。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2
天寒 天寒 2017-11-28

一个诺曼第人 | 莫泊桑

 写给波尔-阿勒克西    我们刚好出了卢昂市区,轻快的车子就在茹蔑日大路上急速地向前进,它穿过好些草滩;随后,为了要爬甘忒勒坡,那匹马才踏着慢步走。    那地方,应当是世界上绝美的视界之一,我们的背后有卢昂,市区里满是礼拜堂,雕琢得如同象牙玩具样的戈忒钟塔;前面,圣绥韦,以工业著名的近郊区,向天空竖起成千累百的冒着黑烟的烟囱,正和古老市区里的成千累百的神圣钟塔遥遥相望。    这儿,圣保罗堂的尖塔,人工建筑物的最高峰;那一边,“霹雳厂”的大水塔,它和尖塔,它的对手几乎同样高得异常,比埃及最高的金字塔还高一公尺。    塞纳河在我们前面回曲地流着,河里布散许多洲岛,右岸是一座被森林掩盖着的白石悬岩,左岸是好些草滩,它们被另一座森林远远地,很远很远地拦住。    好些大船分开泊在两岸的各处。三条大的轮船衔尾似地向着勒阿弗尔驶去;一只三桅船,两只大的双桅船和一只小的双桅船连成一串,由一只吐着黑烟的小拖轮拖着由下游开向卢昂。    我的同伴原是本地生长的,对于这幅动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