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 - 司马懿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 - 司马懿

司马紧闭着双眼,而眼皮跳动不已。辗转无眠的时刻,模糊形象开始涌入头脑:父亲的死、江郡的小女孩、还有一些他无从知晓意义的场景:在非常古老的时期,一些人类和魔种从一座塔的底部被升到顶端,挨着被神的弓箭手处以死刑……那是——?有人告诉他,那些人是魔道家族的祖先。

他的眼泪无法遏制。

正在专注抄写什么东西的同窗诸葛,被他的私语惊醒,走到他身边。

他看到仿佛是饱受折磨的青年,最终用什么打败了梦魇似的:在他人不可见的漫长缠斗后,露出苍白的微微一笑。

 

 

多年后,诸葛再看到这个笑容。在赤壁丘陵带的营帐内。

此时是冬天。四处都在刮北风。万物都在受冻。何况一支被打得溃不成军的队伍。

这一战,益城和江郡联盟对抗南下进攻的武都军队,在稷下同好、“笑口常开的杂耍艺人”和一些未知势力的配合下,诸葛开启了具有强大杀伤力的上古遗迹东风祭坛,对铁锁连成一体的武都舰船造成了毁灭性打击。武都军师司马懿在重伤中昏迷数日,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了那张稷下读书时代最熟悉的脸。——那个人就坐在床榻边,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司马坐起来,发觉自己的手腕上,黑色的血流已经止住,伤口结痂。

在整个武都或说整个三分之地,都不会有大夫能做到这点。

“你怎么进来的?”黑色的眼眸微微一动,无情地望着眼前人。

“一切都在计算中。”诸葛简要的回答,站了起来,“走吧。把那些东西还给我。否则……”

“否则我就死?”他又注视手臂上的结痂。

诸葛没有再回应。

 

山间刮着寒风,他们顺着陡峭的小道往上走。三分之地在偶尔的俯瞰和回望中逐渐变小,山、江、河、湖,更远一些是海岸。就在这宛如沙盘一样的版图上,各方施展力量扩张自己的领域,此消彼长,反复分割出新的界限。如果神一直处在比他们要高的地方,那这一切是不是早就为神所知?或者,那早已隐退幕后的神,在每个时代借助力量,永远的控制着他们的命运?

这些念头从诸葛的脑中掠过。

诸葛随即意识到,这是他惯用的精神控制术。他很快解除掉这种控制,一心一意盯紧那个人:曾经的稷下同窗。现在的敌人。永恒的对手。

然而,要正视最后两点,多么难。

 

司马,从武都来到稷下的少年。君主对他去稷下读书请求看似慷慨应允的背后,是暗令军队沿途击杀,幸而骑鲲的贤者路过,救下他一命,并把他带到了学院。

杰出的智慧让他很快与稷下第一的诸葛彼此欣赏。对于贤者教授的上古知识,他们吸收极快又极为渴求更多的部分。二人查阅无数史料,离开稷下后,他们从朝歌遗迹到西边荒漠,探寻天书碎片。然而,一些奇怪的事也在发生:另外好友的死亡、已集到的天书碎片的失踪……

很显然,他们已经分裂,有了全然不同的立场。他从他们共同的成果里夺走的部分越来越多,而诸葛全然不知那些东西去了哪。

司马回归武都,辅佐君主之后,诸葛明白了,只有加入三分之地的争夺战,他才能知道那些东西去了哪。

这是持久的对抗,随着时间流逝,司马也在向他索要东西。

那些上古奇迹。怎么打开。

看来他已经从天书碎片里得知了上古奇迹。但这是诸葛绝不可能告诉他的事。因为诸葛自己也不完全了解。何况,司马这样一个……

 

这样一个……什么人呢?

司马不再施用精神控制,而开启意识的对话,对诸葛的追问接连而来。

 

“……一个‘魔道家族’的典型人吗?”

“……永远潜藏在人间的犯罪者?”

“他们的天才就是他们的罪恶。他们的罪恶就是他们生存的根本?”

“是这样吗?诸葛?”

“诸葛,一种流源于天书碎片的预言曾风靡三分之地,具备解读天书天赋的孩子被请去宫里。武都的君主也做了这么一件事。而他请来的孩子声称,我那身居武都要职的父亲,将终结曹氏一族。

父亲就这样被君主杀掉了。”

 

一阵寒风尖锐地刺到诸葛的脸。他有些被激怒地回应道:

“我不愿相信世间偏见。我甚至可以不相信天书预示的每件事都是对的。我相信过你。可是你做了什么呢?”

风仍像冰刀一样刮在脸上。那人黑色的袍子抖动在山道消失前。

“你做了什么呢?司马?你不是辅佐了杀掉你父亲的人吗?你不是协助他肆虐三分之地、让战火与灾难无休无止么?武都军队所到之处,屠城毁书……这就是无辜的你么?……如果说魔道家族的诅咒注定让你走上和我不同的路,那你对自己同族的人又做了什么呢?你自己一手解救的那个同样受诅咒的江郡女婴,你本是怀着同情将她私自培养、最后却仍然想要利用她,因为她想脱离于你,你就杀掉她的恋人……”

 

空气之中产生了一丝微小的震动。

诸葛感到这个空间内存在着第三个人。可他难以判断那是谁。直到一线浅蓝色的光晕出现在山头。又隐去。

诸葛恍然大悟。赤壁之战,烈火熊熊,他虽打开那终极太古武器,却控制力量,对司马留命,忽然汹涌而来的潮水偏偏将司马所在的船舰冲带向火光中心。隐约之间,他见到橘色的飘带闪烁水上,浅蓝色的光晕转瞬即逝。

看来那女孩的心意很坚决,她将要伺机杀掉司马,在每一条他走的路上。

 

道路越往上越曲折迷离。两边开始出现一些悬浮半空、若有若无、闪着光泽的碎片,像菱镜一般。

到了山顶,这更成为一种奇景。它们构成一个旋转的圆柱体,萦绕山头。

司马站住:“我为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看那。”

 

诸葛顺着司马所指,望向那片天书,碎片中出现了武都王宫。被请来的孩子解读天书,随即,司马父亲被秘密处死。那个孩子的脸明晰起来。

“那个孩子……就是你,诸葛。

你声名在外,贤者们为了护你,将你带到了稷下,抹去那段记忆,又为你重新命名。并教你正确的了解知识的方法。

这一切,是我从寻找的天书里发现到真相后,贤者为我解答的疑惑。”

 

“为何要成为一个文明的毁灭者?因为我想要去恨,却不愿恨你。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对我伸出友情之手的人。‘柔克为懿,温柔圣善为懿’——记得吗?”

 

“如果我能一刀杀了你,我便能释放我的痛苦。可是我做不到,我只能去恨知识,恨宣扬着知识无上的文明。所以,你明白了为什么贤者虽然希望我克制邪恶力量、却永远不会责难我么?”

 

“诸葛,看着我。”

诸葛望向碎片中的司马。

“记住我最后的样子。”从手臂开始,司马身上蔓延出无数的黑影,“我没有受伤。赤壁之战,我就是迫使你给我打开东风祭坛……黑暗力量激发了我,我的能量做了一次更新,所以……虚弱不堪。但是现在……差不多了……——你在黑暗里给我写下的那个字,我再也用不着了。”

 

浅蓝的光一闪而过,从天而将的复仇者似乎要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召唤海潮,阻挡司马的前进。

时空穿梭之术击退了阻拦的力量。诸葛知道,自己正在做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事。

可是……就是神,也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吧。

放他这条生路。

这是他的路。

这一刻,诸葛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带蓝色魔眼的灵体冲出司马体内,扑向天书。

“已毁的灵魂,绝世的威力!”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09-21

人的一生,要找一个,懂你的人

人的一生,要找一个,懂你的人。当你受了委屈,全世界都不理解你、不信任你时,他却站出来说:“没事的,我相信你!”,那么他是懂你的。当你心情不爽、工作不顺时,周围的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刺痛了你,你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你;只有他,默默地站在你身旁。如果你说出来,他会静静地听,然后安慰你给你分析利弊;如果你不想说,那么他就那样默默地陪着你,让你知道你还有他在。当你开心得大叫、幸福得直跳的时候,有的人一副“疯子”的表情鄙视着你;只有他,不在乎形象地陪你大叫大闹。懂你的人是什么样的?他,懂你的幸福、快乐,也懂你的委屈、不易。在乎你的人,并不一定懂你;但懂你的人,一定在乎你。因为在乎你的人想要分享你的快乐,分担你的哀愁,他会试着去了解你、关心你。你身边也许有一些人,他会陪着你笑、陪着你闹,陪着你喝酒、陪着你浇愁;但当你真正伤心手足无措时,他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无能为力。这样的人,不是真正的懂你。真正懂你的人,知道你什么时候是真开心,什么时候是强颜欢笑;有时候你明明笑得特别灿烂,但心底早已被眼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5
天寒 天寒 2017-09-21

有时候,两个人走得太近,是场灾难

有时候,两个人走得太近,是场灾难。人和人的相处,是一门学问,要做好一点,真的不容易。离得太远了,关系就淡了;可靠得太近了,恩恩怨怨就来了。不管是家人朋友,还是同学同事,好起来时可以两人同穿一条裤子,闹翻后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人生如尺,要有度。感情如面,别越界。人和人相处,一定要把握度,关系再好,也不要走得太近,否则最后也只能渐行渐远了。希望所有朋友,都能牢牢记住,否则受伤的就是你自己!跟谁走得太近,都会是种伤害朋友之间,太近扎人。言语上不注意,金钱上没分寸,行动里不知尊重,时间久了,谁都会远离。亲人之间,天天面对面,打听下你的家里事,分享点小道消息,久而久之,烦了,厌了,远了。家人之间,孩子的小家庭你非要介入,另一半的信息天天查看,每天粘着他们没了自我,最终感情却成了隔阂。所以,要想和家人、亲朋好友之间和睦相处,就要保持一定的距离。那在生活中,具体如何去保持合适的距离呢?这里有五点建议,供所有朋友参考!保持一定距离,生活更愉快和伴侣之间,给彼此留一点空间夫妻相处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1
天寒 天寒 2017-09-21

嗯,你好像又不要我了

说个故事吧,从朋友口中听来的。他叫大斌,和女朋友双逸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大斌去了双逸家里一趟,然后被双逸的爸妈赶出了他们家门——原因比较敏感,不详细讲了。但绝对不是大斌有什么错。是双逸所在的那个地方,不许双逸嫁给所谓的“外人”。双逸的父母把双逸关在了家里,手机也没收了。大斌在那个小县城的火车站等了好几天,都没有等来双逸。他没选择就这么回去,而是又等了两天,然后在凌晨两点钟的时候,爬上了双逸家的窗户。有四层楼高。大斌就站在窗前,轻轻敲窗户,直到把双逸敲醒,然后两个人,就隔着铁栅栏,这么望着对方。大斌一边流眼泪一边说他等了很久,很想念双逸。双逸也哭了,说家里管她管得特别紧,爸爸妈妈轮班住在客厅里,她出不去。然后大斌擦干眼泪说:“你愿不愿意和我私奔?”双逸看着大斌,只是流泪不说话。大斌说,我一辈子对你好。双逸还是不说话。大斌说,你要是跟我一起走,我现在就闯你家门,把你带出来。咱俩一起跑。我要是被警察抓了,什么事都推到我头上。你要是不说话,我现在就走了。说完大斌往下瞅了一眼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22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1

你一直是我的小确幸

温少卿所在的医疗组回到本市又是在一个月以后,丛容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她急匆匆地推门进去的时候,他正坐在桌前写着什么,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她,便笑了起来。又是一个月没见,他消瘦不少,愈显清俊,看到她愣愣地站在门口,便起身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进门坐下,“走的时候说好的,等你回来有话要跟你说,还记得吗?”丛容点点头。温少卿伸出手来,“东西呢?”丛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他手里。那是他走前塞进她家门缝的,她打开看过,里面是三张卡片,什么字都没有。温少卿捏着那张粉色的卡片在手里转了转,“粉色,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都会喜欢的颜色吧?那会儿,你该上中学吧?”说完打开观片灯,把那张卡片放了上去,然后丛容便瞪大了眼睛。光透过那张卡片,卡片上竟出现三行字。11班的丛容:你好,我是9班的温少卿。我可以喜欢你吗?温少卿低着头有些不好意地笑着,“那个时候的小男生是不是都是这么写情书的?我那会儿应该是在学楷书。你说你每次分班都会在11班,我忘了跟你说,我每次分班都会在9班。”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8
天寒 天寒 2017-09-21

好可惜

时间的逝去,带走了冬日的寒,看窗外盛开的芬芳,空气弥漫着幽香,心渐渐沉溺在春的清静里。微风轻轻卷起一地红尘,掀起漫天花雨,彰落了一滴温念。看云暮那端风姿艳灿,留下蝶影飘舞,优雅的舞落尘世的风华。这么美的景色,无法渲染忧伤的情绪。那瑶琴流水嫣然,阐释着心底深处的风景;那沉沦如斯的雨滴,沉韵着深情柔写的诗意。走进时光的走廊,在回眸的刹那间,多愿能守一抹淡然,闻一处熏香,牵一缕柔情,不让自己沉溺在悲伤的边缘。记得,当时我们牵手走在风景处,赏着高山绿水,看小溪潺流,我们依偎在一起,谈论着属于我们的幸福。那时,没有人打扰我们,这个景区似乎就为我们而存在,让我们躲在这诗情画意的深处,诉说着脉脉诗情。我怀念那温暖的日子,怀念当初每日的温情,每当回想当初的点点滴滴,才明白,爱一个人并非永远的相守,也并非是你不弃我便不离。或许有些爱情,经过时间的沉淀走进婚姻的殿堂,而有些爱情,经不起时间的沉淀,走向分离的边缘。当回首刹那时,你那深情的眸湿润了我的眼;你那温柔的笑刺痛了我的心。此时此刻,我才明白,我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1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3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我妹出生那晚,我正旷课在网吧跟朋友通宵打游戏。一群狐朋狗友知道我空降个妹妹,大半夜的,齐声嚎叫:“啊哈哈哈哈哈,你特么完蛋了,小孩什么的最烦了——整天说你坏话!拔你网线!偷你零花钱!吐你口水!弹你小鸡鸡!哈哈哈……”我当时不懂事,还真被吓得娇躯一震。后来转学,跟这群狐朋狗友散了。妹妹一天天长大。她聪明、漂亮、可爱、乖巧、善解人意……完全不是那群基佬嘴里的那种生物啊!现在我特想找到那群基佬,然后愉悦幸福自豪地告诉他们,我妹不是我的麻烦。她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作者:里灰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39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3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01夏天,夜晚,我牵着她的小手,在公园散步。我穿着短裤短袖,被蚊子咬得嗷嗷直叫,几乎满地打滚。她仰脸问我:“哥哥,为什么蚊子咬你不咬我啊?”我笑哭:“你穿着长袖长褂蚊子怎么咬啊……”她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接着走了一会,她突然停下来弯腰卷裤腿,卷完左边卷右边,完了又卷袖子:“我把肉露出来,这样蚊子就不会光咬你了。”她还分配上了任务:“大蚊子去咬你,小蚊子来咬我……”我心底和眼眶同时袭上一股暖流。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34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3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02记得是她两岁的时候,她跟我妈在亲戚家吃饭。我打电话过去问候。“小美女,你在吃什么呀。”“豆芽~”她牙牙学语道。“豆芽呀,我也喜欢吃豆芽哇,那你能不能给我吃一口呀~”她愣了,估计一脸懵逼,心想:你在电话里怎么吃!我见她不说话,就换了个话题聊起了别的:“美女,出门在外,你尿不湿没漏吧哈哈……”到了晚上,她回来了,我正看电视,她进门后默不作声地走到我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油汪汪的豆芽,踮着脚举到我脸前说:“哥哥,这是我给你带的豆芽……”笨蛋,下次可别这么干了,妈妈会揍你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32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3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03某天刚吃完晚饭。我跟她说:“现在我不喜欢你了。”她难过地望着我,轻声问道:“为什么?”“因为你不懂礼貌,以前你从不骂别人是笨蛋的,可你今天这样骂了那个卖菜的阿姨。”她听完愣了一下,低头,撇着嘴要哭。我弯腰看她,她突然张嘴嚎啕大哭,瞬间满脸眼泪:“你以前不是说一直喜欢我的吗!”然后嚎啕不止。我立刻就觉得我错了,几乎跪在地上道歉。我妈跑过来佯装揍我给她报仇。她却冲上来抱着我,哭喊:“别打了,别打了……”之后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谁也不理。我难过后悔了一个晚上。半夜,我躺在床上,准备要睡了,她突然打开我房门,探头问我:“哥哥,我以后会懂礼貌的,你还会喜欢我吗。”我瞬间就化了,眼泪涌上眼眶,连连点头:“嗯嗯,当然,喜欢,一直喜欢。”她咧着嘴,开心地笑了。窗外的夜很深,她的笑灿烂得像烟火。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42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09-23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04她六岁生日那天。她问我:“哥哥,你说杨盈盈(她隔壁班同学)怎么还没给我礼物,上次过生日我都给她了。”“肯定会给的,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对你好,只是可能要晚点,你别着急嘛。”到了中午,她又问我:“哎呀,都中午了,她怎么还没来给我送礼物。”“别着急嘛,这还有半天呢,晚上肯定会来给你送的。”下午她又问了一遍,我还是让她等到晚上。到了晚上,她收到了很多礼物,唯独没有杨盈盈同学的,她不再问我了,闷闷不乐的,看样子是真的伤心了,毕竟那是她最好的朋友。之后被我妈哄着,失落地睡了。第二天早上,她大叫着冲进我房间,趴在我床头,捧着我的脸大叫:“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你快看,这是杨盈盈送我礼物!芭比娃娃!“我笑着问她:“不怪她这礼物给晚了吧?昨天你睡了才送来的。”“不怪!不怪!”她兴奋地摇头,“就是我现在不喜欢芭比娃娃了。”“啊?不喜欢了?那我有发票,可以去商场帮你换个喜欢的玩具。”“不用!不用!这是杨盈盈送我的,不能换!”后来那个芭比娃娃成了他最心爱的宝贝,每天睡觉搂着,小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