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 - 元歌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 - 元歌

当人们发现他时,少年因为惊吓和恐惧完全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没有人清楚他目睹到多么可怕的不幸。变成孤儿的他被送往稷下,世人认为无所不能的地方。

那时,因博学多闻而光彩夺目的师兄,是无数学子心目中的偶像。无论魔道机关,智谋兵法,样样居冠,一切疑难在他面前似乎都能迎刃而解。他勉励那遭遇过度恐惧失去声音的少年,以机关制作傀儡,代替喉咙和舌头与世界恢复交流。

少年沉默而阴暗的世界,忽然明亮生动起来。他逐渐沉浸于制作傀儡的机关,曾经的自卑依靠精致的傀儡脱胎换骨。傀儡说话,就像自己说话;傀儡起舞,就像自己起舞。他不断尝试,最终制造出惊人的作品:无可挑剔,栩栩如生,正是世界上另一个完美无暇的自己。

pic2.jpg

时光如梭,少年成长为青年。他离开稷下学院开始四处旅行。旅途中的消息总是特别敏锐:关于崛起的魏和神秘人,惨烈失败的战神,以及风云动荡的赤壁面对的危机。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立刻做出决定。

从老友蔡邕手中夺取太古秘密的曹操,长久以来谋划着吞并江东。志在必得的奇迹,却迟迟无法寻求,直到曾求学稷下的青年前来投靠。

“我乃平凡机关师,一心寻求着至高的机关之美。”傀儡口中吐出迷人话语。

“何谓至高机关之美呢?唯有以至高权力的手令太古奇迹重现人世,方能称得上啊。”

曹操大喜过望,将他留作部属。机关师果然不负众望,解开蔡邕留下的天书碎片之谜,从地图上指明了奇迹的位置。

等到枭雄带领大军东进,已经对其信任有加。而这让身为枭雄心腹的黑衣人极为不快。

“小小机关师的我,不过懂得些许雕虫小技。大人更为信任看重的,自然还是您呀。”傀儡巧舌如簧。“请允许我也为您出谋划策。”

机关师游刃有余的游走于君臣之间,无论谁都承认,他的言语总是动听如蜜,他的策谋那般贴合心意。不知不觉,人人都将他引为心腹,忘记了傀儡优雅起舞,线却牵引在青年手中。

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落魄王孙跟他可笑的拼凑军团,与铁血都督周瑜结成联盟,妄图螳臂挡车。那年轻的军师诸葛亮,竟然也通晓天书的奥秘,并先人一步前往奇迹所在。尽管枭雄大军压境,可失却先机让他暴跳如雷。

该如何为主公解忧,也趁机令自己掌控更多力量呢?黑衣人深思着。若能有足够多的生命,或许能施展更强大的秘法去抗衡奇迹。但怎样去得到这些生命呢?

“以铁索勾连机关战船,使大人能自空中施展秘法不就行了吗?对方士兵面对来自空中战船的打击,只有白白送上性命的份。”傀儡看穿他的心思,如此献策。“勾连战船这件事,对机关师来说可谓易如反掌。”

黑衣人心动了。于是第二天,他向曹操提出计策。

枭雄大喜过望,命令黑衣人依计行事。赤壁决战之时,万舰升空。勾连的战船并成更稳固的大船,铺天盖日,气势不凡。

旗舰之上,妖术师拜见枭雄,陈述自己的下步计划:“施展的秘术,将笼罩整个赤壁……任谁也无法逃脱……”

“是吗?”

“毕竟,我们已经掌控了天空。接下来,便是梦寐以求的……”

“我的生命吗?”枭雄问。

黑衣人因突如其里的质询不知所措,冷汗从额头渗出。

“不,是周瑜和刘备的……”

“当身在战船的主公,生命亦处于魔道笼罩之下,您所要吸取的对象,恐怕不止周刘二人吧。”

枭雄背后的阴影中,那华丽的傀儡无比优雅而冷淡的吐出可恶的诬陷。电光火石间,黑衣人明白自己中计了。

“明明是身为机关师的你所献上的计划……你背叛了我!”

“难道不是这计谋迎合阁下野心,才会采纳吗?啧啧,主公啊,看,我说得没错吧。”

“不,主公!我才是忠诚于您……这来自稷下的家伙,必然是为周刘……啊,对,是诸葛亮那狡猾家伙的反间之计!”

喋喋不休的争论中,枭雄锐利的眼光出现了动摇和迷惘,他无法分辨这两个看似忠诚无比的属下,谁说的是真话。或许,两人都心怀二心?

“仿冒品。”

三个字轻飘飘的进入黑衣人的耳朵。那并非傀儡的腹语,而是陌生的,第一次听见的声音。人们往往被华丽傀儡吸引目光,忘记它的主人的存在。

“拙劣的仿冒品,永远无法胜过至高的造物。”

这句话挑动了黑衣人内心深处最痛楚的心弦,关于他力量的源头,关于他狼狈逃窜的过去……他骤然暴怒着显出真身,要一举击杀那揭破自己隐痛的混蛋。

机关师重重摔了出去。可变幻出惊讶,庆幸,愤怒表情的却是枭雄。华丽的演技刚刚上演舍身救主的好戏。

“看,主公!他真正的目标,是您啊!”

pic3.jpg

最后的片语与青年的身体一道消失到船舷之下。甲板上方才还喋喋不休的傀儡,瞬间散落在地。青年导演了整出好戏里,自己则扮演舍身救主的忠臣角色。黑衣人便明白,他彻底一败涂地。涌上的侍从团团守住枭雄,刀剑长矛齐指黑衣人。

大势已去。

无数黑色蝙蝠狂乱的飞扑向捉拿叛徒的士兵。当人们回过神,黑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天之内,失去两名心腹。咬牙切齿的枭雄发出攻击的号令。

忽然,地动山摇。

机关师的陨落就像某种信号。东风祭坛的力量,使全部战船都笼罩于雷云之下,庞大的龙卷正在形成,收拢,要无情绞灭这铁索连环的巨艇。下方江岸边的周刘联军,则以燃火的机关严阵以待。

pic1.jpg

奔流涌入大海,深深的漩涡捧起自空中跌落的青年。

师兄,这样能够帮到你吗?渺小无能的我,唯有以如此方式来报答还以声音的恩情。只可惜无缘与你并肩,亲眼目睹启动奇迹的瞬间,至高的机关之美,璀璨绽放。

 

 

“无欲无求,笑口常开”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10-06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7-8 )

9.威伯的大话 一张蜘蛛网实质上要比它看上去的样子要结实。虽然它是用精细的丝线织成的,但却不太容易被弄破。可是,一个蜘蛛网每天都要被那些昆虫又撞又踢,所以里面还是会出现残破的地方。如果里面的破洞太多了,蜘蛛就得重新把网织好才行。夏洛喜欢在傍晚织网,芬也喜欢坐在旁边看她织。一天下午,芬听到了一场最有趣的谈话,并目睹了一起奇怪的事件。    "你长着可怕而又多毛的长腿,夏洛,"当夏洛正在忙着她的工作时,威伯说。    "我的腿上有毛,是有原因的,"夏洛回答。"此外,我的每条腿都由七节骨头构成——髋骨,坐骨,大腿骨,膝盖骨,胫骨,跗骨,蹠骨。"    威伯猛地坐了起来。"你骗人",他说。    "不,我一点儿也没骗你。"    "把那几个名字再说一遍,我没记住。"    "髋骨,坐骨,大腿骨,膝盖骨,胫骨,跗骨,蹠骨。"    "天哪!"威伯说着,往下看看自己的胖腿。"我不信我的腿上有七根骨头。"    "哦,"夏洛说,"你和我的生活方式不同。你不用织网,那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81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0-12

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一件你不知道的事

是的,今天,郑重地向全世界全部一件你所不知道的事,而且是你绝对不会知道的事的。原本我也不知道的,是行星故事文学网告诉我的。这件事很诡异,也很神奇,平凡得又需要不断坚持,当然你得坚持。不管什么事都要去坚持不是吗。如果你坚持不下来,或者连着我想告诉你的这故事,你都坚持不下来看完,那么这件事就与你无关了。什么样的事,是全世界不知道呢?而且还坚持得要告诉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93
听 2018-01-16

谈幸福

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你要学会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心灵在放松中得到生活的满足。幸福不会遗漏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它会找到你。其实,幸福很简单只要你不那么匆匆只要你不那么烦躁只要你不那么忧郁幸福真的离我们很近不一定因为拥有很多很多才是幸福,如果你可以回过头来去看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你就会发现你就是幸福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597
听 2017-11-15

情书论

我看过加那利寒流与日本暖流的相遇看过撒哈拉沙漠的暴雨看过反气旋上的锋面没看过你他们告诉我,女孩的心是水做的。也难怪我的爱,是横波啊。你离开的那一天如自西向东越过180°只剩昨日,没有明天越过喜马拉雅的山巅愿世界化为沧海愿你我归于初见太阳绕着地球转动春天的后面是冬天大西洋比太平洋还大而你在想我你是太阳,我是水星它们都羡慕我能与你咫尺远近但只有我知道我从不曾真正接近你的心我是蓝色星球你是黄赤交角春夏秋冬,冷暖由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3 阅读 879
听 2017-11-15

还好有你

你在夕阳下面回头望脸庞美得像花朵一样我想永远面朝你方向我唯一的阳光我想陪你去所有地方感受世间所有的苍凉也许有天你将我遗忘我还有回忆可想生命的河如此无常还好有你温暖我身旁我们要走的路太漫长而你又是如此的匆忙我只能一路跌跌撞撞心里却是滚烫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84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本文来自于:花城你形销骨立,眼眶深陷,衣裳褴褛,苍老的让我咋舌。湖蓝色的发穗在你额际盘绕,枯枝似的右手伸过来,粗糙的指肚滑过我褶皱的脸颊,一阵刺热从我脸际滚过。我微张着嘴,心里极度地难过。“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我忧伤地问。你黑洞般的眼眶里,涌出几滴血泪,颤颤地回答,“我在地狱里,受着无尽的折磨。”你把藏装的袖子脱掉,撩起衬衣的一角。啊,佛祖呀,是谁把你的两个奶子剜掉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蛆虫在蠕动,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腐臭味钻进我鼻孔。我的心抽紧,悲伤地落下泪水。“你在人世间,帮我多祈祷,救赎我造下的罪孽,尽早让我投胎转世吧。”你说。我握住你冰冷的手,哽咽着放在我的胸口,想让起伏跳动的心焐热这双手。“我得走了,鸡马上要叫。”你的脸上布满惊恐地说。“这是城里,现在不养鸡了,你听不到鸡叫声。”我刚说,你的手从我的手心里消融,整个人像一缕烟雾消散。“桑姆——”我大声地喊你。这声叫喊,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全身已是汗涔涔。睁眼,浓重的黑色裹着我,什么都看不清,心脏击鼓般敲打。我坐起来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35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看,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布达拉宫已经矗立在我的眼前了。山脚的孜廓路上,转经的人如织,祈祷声和桑烟徐徐飘升到空际。墙脚边竖立的一溜金色玛呢桶,被人们转动的呼呼响。走累的我,坐在龙王潭里的一个石板凳上,望着人们匆忙的身影,虔诚的表情。坐在这里,我想到了你,想到活着该是何等的幸事,使我有机会为自己为你救赎罪孽。即使死亡突然降临,我也不会惧怕,在有限的生命里,我已经锻炼好了面对死亡时的心智。死亡并不能令我悲伤、恐惧,那只是一个生命流程的结束,它不是终点,魂灵还要不断地轮回投生,直至二障清净、智慧圆满。我的思绪又活跃了起来。一只水鸥的啼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布达拉宫已经被初升的朝霞涂满,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得赶到大昭寺去拜佛、烧斯乙。大昭寺大殿里,僧人用竹笔醮着金粉,把你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细长的红纸上,再拿到释迦牟尼佛祖前的金灯上焚烧。那升腾的烟雾里,我幻到了你憔悴、扭曲的面孔。我的胸口猛地发硬,梗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斯乙已经烧好了,你在佛祖面前虔诚地祈祷吧!”僧人说。我捂着胸口,把供灯递到僧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98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出了甜茶馆,我走进一个幽深的小巷里,与一名甘肃男人相遇。他留着山羊胡,戴顶白色圆帽,手里牵四头绵羊。我想到他是个肉贩子。当甘肃人从我身边擦过时,有一头绵羊却驻足不前,脸朝向我咩咩地叫唤,声音里充满哀戚。我再看绵羊的这张脸,一种亲切感流遍周身,仿佛我与它熟识久已。甘肃人用劲地往前拽,这头绵羊被含泪拖走。一种莫名的冲动涌来,我下意识地喊了声,“喂——”甘肃人惊惧地回头望着我。“这些绵羊是要宰的吗?”我凑上前问。“这有问题吗?”甘肃人机警地反问道。我把念珠挂到脖子上,蹲下身抚摩这头刚刚还咩咩叫的绵羊。它全身战栗,眼睛里密布哀伤和惊惧,羊粪蛋不能自禁地排泄出来。我被绵羊的恐惧所打动,一腔怜悯蓬勃欲出。为了救赎桑姆的罪孽,我要买回即将要被宰杀的这头绵羊。“多少钱?”我问。“什么?”甘肃人被我问的有点糊涂。“这头绵羊多少钱?”我再次问。“不卖。”“我一定要买。我要把它放生。”我说。甘肃人先是惊讶地望着我,之后陷入沉思中。灿烂的阳光盛开在他的脸上,脸蛋红扑扑的。他说,“我尊重你的意愿,也不要赚钱,就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92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在自来水管底乖巧地站着,银亮的水从你的背脊上迸碎,化成珠珠水滴,落进下水管道里。我赤脚给你打肥皂,十个指头穿行在茸茸的卷毛里,从项颈一直游弋到肚皮底,你的舒服劲我的指头感受着。水管再次拧开,银亮的水顺羊毛落下时变得很浑浊。我再次打肥皂,再次冲洗,你呀白得如同天空落下的雪,让我的眼睛生疼。唉,十几年前,桑姆还健在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帮桑姆洗头,桑姆白净的脖子也在阳光下这般地刺眼。那种甜蜜的时日,在我的记忆里已经空白了很长很长。此刻,我又仿佛寻找到了那种甜蜜。我们坐在自家的窗户下,我用梳子给你梳理羊毛。你把身子贴近我,用脑袋摩挲我的胸口。你那弯曲的羊角,抵得我瘦弱的胸口发痛,我只得赶紧制止。我回屋取来酥油,把它涂抹在你的羊角上,上面的纹路愈发地清晰。你的到来,使我有忙不完的活要干,使我有了寄托和牵挂,使桑姆的点点滴滴又鲜活在我的记忆力。我再不能像从前一样,每天下午到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我要想着你,想到要给你喂草呢。我口渴难忍,提着塑料桶去买青稞酒。回到家,我坐在一张矮小的木凳上,身披一身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21
陌小朵 陌小朵 2017-11-16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我躺在被窝里等着疼痛消失。太阳光照到了窗台上,我躺在被窝里开始担心起你来。这种焦虑,让我心急如焚,忘却了疼痛。我穿上衣服,出门寻找你。这疼痛让我头上冒汗,脚挪不动,只能坐在大门口,背靠门框上。疼痛减弱了些,我的眼光瞟向巷子尽头时,你一身的白烙在我的眼睛里。你从巷子的尽头不急不慢地走来,偶尔驻足向四周观察一番。你自己都能去转经了,我喜极而泣。我坚持站立起来,等待你靠近。我把你拴在窗户下,拿些干草喂你。唉,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袭上来,我只能蹲下身,用手顶住发疼处。“年扎大爷,你怎么啦?”“到医院去看病!”“你的脸色怪吓人的,我们送你去医院。”“……”邻居们围过来,坚持要送我到医院去。我犟不过他们,只能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要我住院,说病得不轻。我却坚持不住院,说给我打个镇痛的针就行。邻居们也坚持要我住院,说,“三顿饭,我们轮流给你送。”我很感激,但我不能住院。医生把几个邻居叫到了外面,进来时各个脸色凝滞而呆板。我从他们的脸上窥视到我的病情,已经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医生,我孤寡一人,你就把病情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