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 - 元歌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 - 元歌

当人们发现他时,少年因为惊吓和恐惧完全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没有人清楚他目睹到多么可怕的不幸。变成孤儿的他被送往稷下,世人认为无所不能的地方。

那时,因博学多闻而光彩夺目的师兄,是无数学子心目中的偶像。无论魔道机关,智谋兵法,样样居冠,一切疑难在他面前似乎都能迎刃而解。他勉励那遭遇过度恐惧失去声音的少年,以机关制作傀儡,代替喉咙和舌头与世界恢复交流。

少年沉默而阴暗的世界,忽然明亮生动起来。他逐渐沉浸于制作傀儡的机关,曾经的自卑依靠精致的傀儡脱胎换骨。傀儡说话,就像自己说话;傀儡起舞,就像自己起舞。他不断尝试,最终制造出惊人的作品:无可挑剔,栩栩如生,正是世界上另一个完美无暇的自己。

pic2.jpg

时光如梭,少年成长为青年。他离开稷下学院开始四处旅行。旅途中的消息总是特别敏锐:关于崛起的魏和神秘人,惨烈失败的战神,以及风云动荡的赤壁面对的危机。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立刻做出决定。

从老友蔡邕手中夺取太古秘密的曹操,长久以来谋划着吞并江东。志在必得的奇迹,却迟迟无法寻求,直到曾求学稷下的青年前来投靠。

“我乃平凡机关师,一心寻求着至高的机关之美。”傀儡口中吐出迷人话语。

“何谓至高机关之美呢?唯有以至高权力的手令太古奇迹重现人世,方能称得上啊。”

曹操大喜过望,将他留作部属。机关师果然不负众望,解开蔡邕留下的天书碎片之谜,从地图上指明了奇迹的位置。

等到枭雄带领大军东进,已经对其信任有加。而这让身为枭雄心腹的黑衣人极为不快。

“小小机关师的我,不过懂得些许雕虫小技。大人更为信任看重的,自然还是您呀。”傀儡巧舌如簧。“请允许我也为您出谋划策。”

机关师游刃有余的游走于君臣之间,无论谁都承认,他的言语总是动听如蜜,他的策谋那般贴合心意。不知不觉,人人都将他引为心腹,忘记了傀儡优雅起舞,线却牵引在青年手中。

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落魄王孙跟他可笑的拼凑军团,与铁血都督周瑜结成联盟,妄图螳臂挡车。那年轻的军师诸葛亮,竟然也通晓天书的奥秘,并先人一步前往奇迹所在。尽管枭雄大军压境,可失却先机让他暴跳如雷。

该如何为主公解忧,也趁机令自己掌控更多力量呢?黑衣人深思着。若能有足够多的生命,或许能施展更强大的秘法去抗衡奇迹。但怎样去得到这些生命呢?

“以铁索勾连机关战船,使大人能自空中施展秘法不就行了吗?对方士兵面对来自空中战船的打击,只有白白送上性命的份。”傀儡看穿他的心思,如此献策。“勾连战船这件事,对机关师来说可谓易如反掌。”

黑衣人心动了。于是第二天,他向曹操提出计策。

枭雄大喜过望,命令黑衣人依计行事。赤壁决战之时,万舰升空。勾连的战船并成更稳固的大船,铺天盖日,气势不凡。

旗舰之上,妖术师拜见枭雄,陈述自己的下步计划:“施展的秘术,将笼罩整个赤壁……任谁也无法逃脱……”

“是吗?”

“毕竟,我们已经掌控了天空。接下来,便是梦寐以求的……”

“我的生命吗?”枭雄问。

黑衣人因突如其里的质询不知所措,冷汗从额头渗出。

“不,是周瑜和刘备的……”

“当身在战船的主公,生命亦处于魔道笼罩之下,您所要吸取的对象,恐怕不止周刘二人吧。”

枭雄背后的阴影中,那华丽的傀儡无比优雅而冷淡的吐出可恶的诬陷。电光火石间,黑衣人明白自己中计了。

“明明是身为机关师的你所献上的计划……你背叛了我!”

“难道不是这计谋迎合阁下野心,才会采纳吗?啧啧,主公啊,看,我说得没错吧。”

“不,主公!我才是忠诚于您……这来自稷下的家伙,必然是为周刘……啊,对,是诸葛亮那狡猾家伙的反间之计!”

喋喋不休的争论中,枭雄锐利的眼光出现了动摇和迷惘,他无法分辨这两个看似忠诚无比的属下,谁说的是真话。或许,两人都心怀二心?

“仿冒品。”

三个字轻飘飘的进入黑衣人的耳朵。那并非傀儡的腹语,而是陌生的,第一次听见的声音。人们往往被华丽傀儡吸引目光,忘记它的主人的存在。

“拙劣的仿冒品,永远无法胜过至高的造物。”

这句话挑动了黑衣人内心深处最痛楚的心弦,关于他力量的源头,关于他狼狈逃窜的过去……他骤然暴怒着显出真身,要一举击杀那揭破自己隐痛的混蛋。

机关师重重摔了出去。可变幻出惊讶,庆幸,愤怒表情的却是枭雄。华丽的演技刚刚上演舍身救主的好戏。

“看,主公!他真正的目标,是您啊!”

pic3.jpg

最后的片语与青年的身体一道消失到船舷之下。甲板上方才还喋喋不休的傀儡,瞬间散落在地。青年导演了整出好戏里,自己则扮演舍身救主的忠臣角色。黑衣人便明白,他彻底一败涂地。涌上的侍从团团守住枭雄,刀剑长矛齐指黑衣人。

大势已去。

无数黑色蝙蝠狂乱的飞扑向捉拿叛徒的士兵。当人们回过神,黑衣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天之内,失去两名心腹。咬牙切齿的枭雄发出攻击的号令。

忽然,地动山摇。

机关师的陨落就像某种信号。东风祭坛的力量,使全部战船都笼罩于雷云之下,庞大的龙卷正在形成,收拢,要无情绞灭这铁索连环的巨艇。下方江岸边的周刘联军,则以燃火的机关严阵以待。

pic1.jpg

奔流涌入大海,深深的漩涡捧起自空中跌落的青年。

师兄,这样能够帮到你吗?渺小无能的我,唯有以如此方式来报答还以声音的恩情。只可惜无缘与你并肩,亲眼目睹启动奇迹的瞬间,至高的机关之美,璀璨绽放。

 

 

“无欲无求,笑口常开”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常言道,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救不了一个执意要自杀的人。这些都可以说心意已决,不容更改,同样的,如果一段感情,将要走到尽头,一个人如果他想走,执意想走的那种,你的挽留是没用的,因为你留不住那个人。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7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忧伤逐渐得经历很多,大家都会明白,一段感情的开始或许容易,但是一起走下去的有几人。所以我们要明白包容,谅解对方。如果你能将对方真正的放进心里,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快乐着他或她的快乐,忧伤着他或她的忧伤。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3
天寒 天寒 2018-01-19

要走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挽留而留步

相信对方,相信爱情,最后,依旧能相拥彼此走进结婚礼堂。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8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17

写作有奖活动

通过运营发现,行星故事写作的热情并没有达到预期。为了能够勾起大家大家写作的热情,现在启动一个写作有奖的活动。每位用户只要每个月写作超多3千字,而且完全为原创,我们将会从中选中十位优秀用户给以鼓励,鼓励为每位得到100-200元不等的奖励。也就是每个人,相当于至少30元一千字的稿费,也不个不错的收入,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参与。如果每个月能连更6千字以上的,等到的奖励将会翻倍。当然,如果有优秀的作者,喜爱写作的,可以向我们申请,签约作者,签约可以详谈。有意见的,可以下面留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758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和蕊亚是我的两个外国朋友。他们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对让人念念不忘的情人。念念不忘的原因中包括“麦卡蕊亚”放在一起读有天造地设的黏合感,叫久了再拆开单念,“麦卡”“蕊亚”,会觉得哪里不得劲,像洗头时缺了护发素,草莓蛋糕上的草莓掉了。最初还是2008年那会儿,我去阿德莱德看望我的先生,当时还是男朋友的J。他住在离唐人街不远的安格斯街244号,一栋湖绿房顶、蛋黄石墙、有三个壁炉的维多利亚式老房子。从他的屋子拉开木窗就可以跳到前院里的条绒杏黄沙发上看夕阳。麦卡当时在读人类学博士,刚带着读语言学的女朋友蕊亚从日本考察生活一年归来,搬进我们隔壁屋。我还没去阿德莱德之前就听J说过,在他的朋友圈里,麦卡蕊亚是一对偶像式的情侣。麦卡是个深褐色头发的混血美男子,个子不高,风度极好,身上除了英国,爱尔兰和犹太血统之外,还有一丝奇巧的画龙点睛:他的祖奶奶是位叛逆的上海闺秀,十九世纪末跟一个澳洲水手相爱,漂洋过海嫁到澳洲大陆,成为当时城里罕见的东方主妇。如果她会写作,自传的可读性未必输给《倾城之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19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从祖奶奶那里得到了烁光沉郁的黑眼睛和低颌凝视的神态,配上陡峭的轮廓,苍白皮肤,坚毅的下巴,让他的英俊符合旧时好莱坞电影的男主角形象,待一把火烧掉农场之后,孤独的背影走入滚滚落日。再由蒙太奇镜头交代他压抑的童年或在战争中失去初恋的往事,让女观众怅然若失。当然,这几年吸血鬼大热,他更喜欢被拿来与《真爱如血》的男主角相提并论。蕊亚比麦卡小两岁,从外表看不出来。她是纯血的瑞典人,宽肩长腿,个头一米七五往上,身材从我们的标准看偏于壮的一面。她不喜欢自己的本名维多利亚,自作主张缩短成清简的蕊亚,确实更适合她。蕊亚梳着乌黑的齐刘海鲍勃头,脸是北欧一派的方正典雅,有令“拜白教”女孩不惜杀人越货以得之的真正雪肌和我见过最蓝最浅的瞳孔。如果不化烟熏妆,几乎看不清她眼球与眼白的边界,一味蓝出去,像海上冰山的缩影。乍见蕊亚时,那面容有点儿说不上来的骇然,也许因为她的美在大众市面上流通不广。“女神”这词现在被轻浮的人们用坏了,我想来想去,认识的人里只有蕊亚真正离那皇冠不远。闭上眼,我能很容易想象出蕊亚手持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4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在麦卡蕊亚之前我不认识一个哥特。国内这种亚文化发展缓慢,苦难的历史记忆还离得太近,花团锦簇的新生里容不下反快乐的思想。周末的鼓楼东大街零星有涂黑嘴唇的小哥特青年去听死亡金属演出,但他们作为怪胎,尚且势单力薄。第二天还要卸妆洗白成正常人,挤地铁时默念励志金句。我曾一度期待发现麦卡蕊亚在生活里会暴露出什么真正异于常人的恐怖癖好,比如月圆之夜去墓地参加秘密集会,在地下室里养吸血蝙蝠,假装喝葡萄酒其实喝的是处女的脖子血之类。这当然是刻板印象导致的狂野想象力,结果一无所获。外表颓废的他们生活方式简直比一般主流同龄人还要健康。我每天起床时他们已经双双跑步归来,光脚踩在厨房黑白棋盘的地板上煮咖啡,做蛋白质奶昔。他们都不抽烟,也不怎么抽大麻,宿醉之后会做面膜,喝绿茶,走到哪里都带着书。麦卡边写博士论文边在大学做讲师,家里阔,每星期找半打不同的女人睡觉不成问题,但他只要和蕊亚睡觉。蕊亚性格不随和,但风趣,精致,写东西文笔清雅,私下里也和普通女孩一样对小奶猫打喷嚏的视频乐不可支。从表面上看,麦卡对蕊亚更巴结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2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平常日子里,我们爱在房子后院开派对。院子很小,地中央又停着一辆报废的灰鼠色老轿车,房东不让挪。车轱辘下徒然长满野草,没地方种菜或烧烤,我们招呼一群红男绿女来,绕着汽车排排坐,高个子出入要低头,躲过头顶飘来飘去的衣袖。夜空中常弥漫着洗衣液、奶酪、腌橄榄,墙角野草和猫屎盆的混合味道,对我这外乡人发生强烈作用,像闻到了狄更斯小说里的西洋市井气。除了有一次我们喝光了伏特加,麦卡拿出从唐人街买来的二锅头应急,立刻把我送回国内街边唆毛豆和春节酒宴的场景里。在人群里找到麦卡蕊亚很容易。他们总在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连体树懒一样偎着不动,黑衣黑发把四周颜色都灭了,唯有蕊亚的淡蓝眼睛偶尔翻转,像沉到海底又浮上来。蕊亚喜欢坐麦卡的大腿,缩起宽肩,一双大脚刻意提离地面左摇右摆,神情有小女孩的放肆,也有时刻观察麦卡承受力的敏感。等麦卡累了,反坐到蕊亚膝上,立刻显得非常小,像受到宠溺的毛绒动物,蕊亚用双手勒住他的腰,有端庄的地母气息。那场景常给人一种视觉的刺激感,倒不是因为有性意味,而是雌雄同体的清新气象。女高男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5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有一阵麦卡蕊亚连续几天没去健身,宅在家梳洗不勤。我早上起来看见蕊亚过夜也不卸妆,睫毛膏把眼周晕出两条黑绒绒的湖。我问是不是谁病了,麦卡回答他和蕊亚是在参加一项新药品试验。药用管子顺食道灌下去,引起许多奇异的不适,思考也变缓,但有些无法言喻的快感,跟他们试过的其他药都不同。我觉得这活动诡秘多端,一时接不上话,只好叫他们多喝水。试验期过后两人得到丰厚的报酬,结伴去听九寸钉的演唱会。后来我才知道国外许多大学生都参与这类实验赚零花钱,“试药族”,跟哥不哥特没关系。还有一次我们去麦卡的办公室看望加班的他,桌上有张镶框照片,主人公是身裹床单熟睡的蕊亚,黑发散在枕上,露出一段凝冻白腻的脖子,像在湖边午休的水鸟。那是我在所有办公桌上见过的最私密的照片。麦卡趁蕊亚不在边上的功夫抬头问我:“你觉得这照片怎么样?”我老实说:“蕊亚真是美。”他点头,一点都不客气:“我真为她神魂颠倒。”那么痴往的语气,要嘘他笑他让他害臊,根本不可能。麦卡过生日前,蕊亚给朋友开秘密小会,说她想送麦卡的生日礼物是一款市面上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1
天寒 天寒 2017-11-18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我们笑得左右不自在,蕊亚什么都没说,把麦卡的头按到她大腿上,摘他头发里的碎草,嘴唇冷冷地扁下去。麦卡在她腿上躺了一会儿,起身拿葡萄去喂河边的黑雀,半天没回来。那是我第一回目击麦卡的脆弱,又见到蕊亚对此的反应,心里有种奇异的不妙滋味,想别过头去,把那忧愁的场景退给他们,只参与平常所见的歌舞升平,人寿年丰。那天麦卡穿着蕊亚的黑色匡威鞋,蕊亚穿他的T恤,两人看起来像一对郁郁寡欢的孪生子。节选自《花城》杂志作者|鲍尔金娜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