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 - 狂铁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 -狂铁


狂铁是海都阿尔卡纳最有名的佣兵。提到“狂铁”这个头衔时,人人都会说:噢,那个挑战筑城者的傻瓜。

广阔无垠的勇士之地南面,崛起的强大城市阿尔卡纳由执政家族们建造。其中奠定城基的高塔家族,便被称为“筑城者”。他们代代掌握着令城市矗立的力量,是闻名遐迩的机关术大师。据说,这份力量起源于遥远的太古,知识与智慧的尽头。

这份力量一代又一代,维持着海都的强盛与秩序。是的,秩序。就像海都分为上下三层,海都的人也有着森严的身份。最上层是执政的贵族,中间是商人,下层则是狂铁这样的贫民。对了,海都活跃着不计其数的商人们。他们以贸易支撑着庞大的机关研究经费,并享受机关发展带来的便利。

很小的时候,狂铁便在码头卖着力气。迄今为止,他还记得有位和蔼的商人波罗先生,总会给他更丰厚的小费。

有一天,船队起航之前,他问那商人。

“先生,你要前往东方吗?”

“是啊。”

“东方有什么呢?”

商人犹豫了下,然后回答:“有解决污染的方法。”

pic1.jpg

狂铁似懂非懂的时候,商人登上船。后来,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早就忘了商人的模样,但最后的对话却始终铭刻心头。

成年后,狂铁便以护卫为职业。一年到头难得有停留的时候,随商队往来于勇士之地各处。或许因为如此,他对海都的变化变得非常敏感。他渐渐察觉到不对劲。每一次归来,海都依然巍峨,可奇妙的变化,在细微之处蔓延:废水、腐蚀和结晶化……这种变化,令他恐惧。

pic2.jpg

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呢?

人人都知道,奇迹和魔道家族的力量造就了非凡的海之都。可狂铁产生了异想天开的联想:或许,污染的产生与奇迹之力息息相连时。

每个月圆之夜,执政家族之一的“筑城者”米莱狄会在高塔的顶端摆布自己精巧的机关设施。于是某个清晨,当她离开的时候,一个低贱的佣兵,拦住了她的去路。

机械奴仆们一拥而上,举起这不敬的偷袭者,任他拼命挣扎。从始至终,高傲的女贵族冷眼旁观。

“等等。”

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刚开口,机械奴仆们立刻中断行动。它们很清楚,一秒的误差都会招致可怕结果。

精致的手杖拨开不敬者的手掌。有什么在闪闪发光。女贵族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证据!”

佣兵大声说。

“污染的证据!”

“废水从地下冒出来!铁锈腐蚀着珊瑚!而野生的猎物,则变异为结晶体。”

“污染会毁灭海之都!”

人们都目瞪口呆。这家伙找死吗?冷漠的女贵族挑了挑眉毛,显然,她十分明了佣兵话中的含义。

刹那间,她就做出决定。高高举起手杖的时候,电流滋滋的闪过,佣兵停止咒骂昏了过去。但最终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pic3.jpg

代价是失去一只手,从此以后只能用他最讨厌的机关打造的手臂来挥动武器讨生活,真是太讽刺了。当然,人们记住了“狂铁”这外号,反倒渐渐忘记他的本名。

826-388.jpg

但狂铁没有放弃。他依然护卫商队来往,对人们的嘲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可关于污染和奇迹的疑问和恐惧,从未离开过内心。

之后过了好些日子,某个平静如水的夜晚,他与商队在某座森林外宿营时,人们谈论起了八卦。

听说过吗?广大的勇士之地上游荡着一个恶魔。

他冷酷,无情又强大,刀锋挥舞之处,无生灵存在。

他很强吗?

谁知道呢?要知道人人都说他也拥有奇迹的力量。

难道强过筑城者和执政家族吗?

问问这位狂铁老兄吧!毕竟他可是跟筑城者对峙还活下来的家伙!

人们发出嘲笑。可狂铁感受到的,是令人颤栗的视线。

篝火旁围坐着身材高挑的男子,兜帽遮住他的脸,但长长的刀鞘从披风下伸出来。

他感受到了面对筑城者米莱狄的时候,同样的恐惧。嘲笑和讥讽,化作风声从耳边飘走,似乎从口中吐出的下一句,便会变成遗言。

这个鲁莽的佣兵,刹那间的手足无措后,忽然恢复了镇定。自己已经没有可失去的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恐惧的呢?

“让让,让让”他大喊着,挤到神秘男人的身旁,满不在乎的坐下。

“哥们,你说,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呢?”

“它能让人变得很强。让所有人都害怕它。对了,还自称是阿尔卡纳魔道家族还是奇迹家族。可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拥有了力量,就把自己当成神明,去为所欲为。让大地腐蚀,让动物变异。那他们不过也就是仿冒品。”

“恶魔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只不过仗着奇迹的力量就干同样的事。”

鲁莽的佣兵挑衅的看着似乎举手间就能取走自己性命的人。他心想,自己可真是个蠢货,总是要去挑战一些比风车还要令人恐惧的庞然大物。

出乎意料,神秘男人身上的杀意消失了。

“没错。”他说。“这是不对的。因为力量并非礼物,而是诅咒。”

“如果无法解开诅咒,那么,阿尔卡纳家族的崩塌,会令整个勇士之地卷入灭顶之灾。”

被震慑的狂铁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那么,你真的是……”

“凯因。记住我的名字,凯因。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失去它。”

他讥讽的一笑,随后站起身消失在夜幕中。

pic5.jpg

狂铁更加肯定,他本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干掉自己的。可因为自己说出了真实的想法,他放弃了打算。

为什么呢?

商人口中的污染,和他口中的诅咒,是否就是同一回事?

勇士之地的恶魔,不,不是恶魔,或者他也发现了自己同样恐惧的事实,并努力想要阻止吧,阻止“诅咒”。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狂铁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会重返海之都。他会阻止污染的蔓延。

 

越是恐惧,越要战胜它。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09-27

一枚苹果的救赎

转:一枚苹果的救赎作者:余多多慕城今日落雪,无声无息,静悄悄。云压地又低又厚,喃喃伸出手,想去拨开空中那软软的棉絮,找找阳光。可惜,手短,叹了口气,无奈地抓起桌上的一只苹果。苹果,喃喃喜爱的水果之一。有句耳熟能详的名谚:“Anappleaday,keepsdoctoraway.”日食一苹果,疾病莫缠我;在苦逼的小博士眼里,这句话有个新解:每日玩苹果(Iphone手机),博士(头衔)远离我。从植物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种健康的甜美多汁的植物果实;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个有着特殊隐秘含义的符号。最著名的苹果有三个:第一个是伊甸园里被亚当夏娃偷吃的禁果,第二个是砸中牛顿的苹果,第三个是美国的苹果公司标志上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其实,这三枚苹果之间有一个隐含的连续性符号暗示——智慧。蛇引诱亚当夏娃吃掉的是智慧树上的禁果,砸中牛顿的苹果引发了他万有引力的思考,苹果公司的苹果有致敬牛顿苹果的含义。所以,一个小小苹果居然可以开启智慧之光,而且它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27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夏洛的网》是一部美国E·B·怀特描写关于友情的童话,在朱克曼家的谷仓里,小猪威尔伯和蜘蛛夏洛建立了最真挚的友谊。威尔伯的生命有危险时,看似渺小的夏洛用自己的力量救了威尔伯,但,这时,蜘蛛夏洛的生命却走到的尽头……该书籍以童话的叙事风格表现出一分对生命本身的赞美与眷恋,给了我们关于生命的深沉的思索。将会连载更新,希望喜欢的朋友,可以购买原著阅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00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一、早餐之前“爸爸拿着斧子去哪儿了?”在他们收拾桌子准备吃早饭时,芬问她的母亲。“去猪圈了,”阿拉贝尔太太回答。“昨晚生了几只小猪。”“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需要一把斧子。”只有八岁的芬继续说。“哦,”她的母亲说,“其中的一头是个小个子。它长得又小又弱,没有任何可留下来的价值了。所以你爸爸决定去消灭它。”“消灭它?”芬尖叫。“你是说杀死它?就因为他比别人的个子小?”阿拉贝尔太太把一罐乳酪放到桌上。“别嚷,芬!”她说。“你爸做的对。那头猪不论如何都会死的。”芬推开挡在面前的椅子就往门外跑。草地湿漉漉的,泥土里散发着春天的气息。等芬赶上她的爸爸时,她的运动胶鞋全都湿透了。“请别杀它!”她呜咽道。“这不公平!”阿拉贝尔先生止住了脚。“芬,”他温 柔的说,“你该学会自我控制。”“自我控制?”芬哭叫道,“这可是一件生死大事!你却对我说什么自我控制!”泪水流到芬的面颊上。她抓住了斧头柄,想把它从父亲手中抢下来。“芬,”阿拉贝尔先生说,“养小猪的事我比你知道的多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01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二、威伯芬爱威伯胜过了一切。她喜欢抚摩着他,喂他,抱他上床睡觉。每天早晨,只要她一起床,就亲自给他热牛奶,再为他系上围嘴儿,为他拿着瓶子。每天下午,当校车停到她家门前,她就会跳下车,跑到厨房为他准备另一瓶牛奶。晚饭时她还要一遍遍地喂他,直到上床就寝前为止。每天下午,芬刚离开学校的时候,阿拉贝尔太太就替芬喂威伯。威伯虽然喜欢喝奶,但只有芬为他热奶时,他才感到莫大的幸福,这时他会站起来,用充满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她。在威伯出生后的最初数天里,他被允许住在厨房火炉旁的盒子里。可后来,阿拉贝尔太太开始抱怨说,他该搬到柴棚那儿的大一点的房子里去住。因此在两周大的时候,他被挪到了户外。已经快到苹果树开花的时候了,天气正在变暖。阿拉贝尔先生在苹果树下为威伯特别圈了一座小院子,在里面给他搭了一个铺满稻草的大房子,房子底下还留出一个小门,如果他高兴,他可以随时从中进出。“他在夜里不会冷吗?”“不会的,”她的父亲说,“你只要看他都在做什么就知道了。”芬拿了一瓶牛奶,坐到小院子里的苹果树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03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三、逃跑谷仓很大,也很旧。里面全是干草和粪肥的气味。还有种跑累了的马身上的汗味儿与好脾气的母牛喷出的奇妙的香甜味道。空气中常驻的,是一种和平的气息——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坏事情发生了。这里偶尔还会有谷粒的香味,马具上的草料味,车子上的润滑油味,橡胶靴子味,或是新扎的草绳味儿。如果猫儿叼着人们扔给他的鱼头到这里来享受时,谷仓里就会多了股鱼腥味儿。不过,这里面最浓的味道却是干草味儿,因为谷仓上面的大阁楼里总是堆满了干草。这些干草被不断的扔给下面的母牛、马、绵羊们吃。冬天,当动物们在外面呆久了,回来后会觉得这个谷仓格外的温 暖;而夏天呢,当谷仓的门大大敞开着,微风吹进来,这里又变得说不出的凉爽。谷仓上层面有马厩、牛棚,下层的地窖里是羊圈、威伯住的猪圈;里面还堆着你能从谷仓里找到的各类的器具:梯子,磨石,长柄草叉,活手搬子,大号的镰刀,割草机,清雪铲,斧子柄儿,牛奶桶,水桶,空粮食袋子,生锈的捕鼠夹等等。这是燕子们喜欢来筑巢的谷仓。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芬的舅舅,霍默·L·祖克曼先生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03
天寒 天寒 2017-09-30

前世今生

有一个女子,披着红色的头巾,她今天出嫁了。然而,等拜堂的时候,佣人过来告知她,新郎不见了,她心急如焚欣开头巾,跑了出去,发现没有任何参加婚礼的人。新郎是她的未婚夫,多年以来,原来都是为了她的钱财。在门口那里,还有一个男子,扶着门喘着气。这个男子,是这个女子的知己。在女子眼里是知己,但是男子一直呵护她,以她的快乐而守护着。只是自己出生微寒,本觉自己配不上,只要在她身边看着她笑,便以知足。近日,得知女子突然结婚,便匆忙跑来,鼓起勇气,欲想表达多年情意。不料发生这事,或许他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哎,阿弥陀佛",一声叹气从门前传来。男子和女子望去,一个面带慈祥得道高僧拿着佛杖走开。“两位施主”,高僧向两人行礼。然后,从随身带着的袋子,拿出来了一个镜子。"女施主,你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高僧来到了女子的面前。女子不解得看着镜子,里面有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而瞬间,页面切换到了一个沙滩上。沙滩上躺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女子估计也是在新婚的日子里,不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80
天寒 天寒 2017-09-30

任时光飞逝

你是如此的疲惫哭诉着已经厌倦了活着一只手放在破旧的钢琴上弹起思念的歌曲徒然平添叹息任由时光的流逝置身其间男人和女人就这样随波逐流一起堕落下去也算是幸福吧两个冰冷的身躯紧紧相依身体的伤口可以治愈却无法愈合心灵的创伤凝视着紧套在小指上的戒指回忆过去而哭泣吧任由时光的流逝置身其间男人和女人就这样随波逐流假如两人可以相爱的话窗外的风景也可以改变吧跌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0
天寒 天寒 2017-10-03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4.孤独第二天是个阴沉的雨天。雨珠儿落到谷仓上面,又一滴滴地从屋檐上滑了下来。雨珠儿落到谷仓旁边的地上,一路溅跳到长满刺儿菜和灰菜的小路里面。雨珠儿轻轻拍打着祖克曼太太厨房的窗子,顺着玻璃汩汩地往下淌。雨珠儿也落到正在草地吃草的绵羊们的背上。当绵羊们在雨中吃腻了,便慢吞吞地沿着小路回到了羊圈里。    雨打乱了威伯的所有计划。今天威伯本打算出去散个步,在他的院子里掘一个新坑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计划。他今天的所有计划大致如下:    六点半吃早饭。早饭包括脱脂奶,面包渣儿,粗麦粉,一小块油煎圈饼,上面沾着枫蜜的麦糕,土豆皮,缀着葡萄干的小块布丁,零碎的麦片。    早餐将在七点结束。    从七点到八点,威伯打算和住在他的食槽下面的耗子坦普尔曼谈天儿。虽然和坦普尔曼谈天不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八点到九点,威伯想在外面的太阳下打一个盹儿。    九点到十一点,他打算挖一个洞,或者一条小沟也行,没准儿还能从脏土里翻出什么好吃的呢。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8
天寒 天寒 2017-10-03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5.夏洛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6
天寒 天寒 2017-10-04

穷也不能忘记泡妞

 子畏为文,或丽或淡,或精或泛,无常态。不肯为锻炼功,奇思常多,而不尽用。其诗初喜秾丽。既又放白氏,务达情性。而语终璀璨,佳音多与古合。——祝允明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