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八章    情诗,请思(2)

 

“啊?……啊!……”锦觅还在愣着时,玄朗已将她载起,让她横着身子坐在蛇身上,双脚蹈着龟背,大乌龟一下就跳进了暗光荡洋的忘川河上,动作之大让她得马上搂住蛇脖子。坐着玄武神兽在忘川河上弛骋,何其拉风阿!再看着天边变幻的光束,别有一种浪漫的感觉。只是,看着身下穿棱来往的幽魂,也别有一种摇摇欲坠的危机感。

“锦觅仙姐,你放松点吧,不会掉下去的!”

“嘻,嘻嘻!玄朗阿,你的身体不会被幽魂咬噬吗?”

“不会!我都说过我喝忘川水长大的麻!我从来都不怕妖魔鬼怪。”

“好大的口气阿!”

“你不信?以后,你去哪里就都带上我,保你安康!”

“哈哈,先听着吧!对了,如今我不再是水神锦觅了,我现在是一只兔妖,就叫我‘小白’吧,大家都是朋友麻,亲切一点!我现在可是有细作任务的,你懂!千万要保守秘密,不然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没问题阿,小白!那我们现在去哪里阿?”

“我只认识淮梧国,我们可以去罗耶山上采药,我以前曾在山上的木屋住过,但不知现在还能不能住。”

于是,锦觅将释灵袋变成小竹筐背在背上,带着小玄朗飞天遁地上山下海,半天不到就去了多个地方,采集了各种药材,还摘了山葡萄、枣子等野果,捅了几个蜜蜂窝得到些蜂蜜,总之但凡不需灵力和金钱交换又有现成的东西都收集了。罗耶山上的那间木屋经过多年的风雨洗礼现在早已面目全飞,锦觅施展仙术将它还原成当年她与旭凤一起住过时的原貌。

“锦……小白,我们采了这么多草药,你都分得清楚它们哪些是哪些吗?”小玄朗歪着脑袋问。

“当然,看我的!”锦觅伸出双手左一挥,右一摇的,那些草药便一株株地飘起来,有的跳进水盆里洗白白,有的躺到砧板上被飞来飞去的菜刀切成饮片,最后锦觅抛出二三十个筛子将所有药材、野果都承接住,不到半个时辰便全部分类摆放好。“好!好阿!”玄朗拍手称赞着。

锦觅一本正经地当起夫子来:“玄朗阿,现在我开始教你认识这些药材!”

“这个是肉桂,味辛,甘,性热,补火助阳,引火归元,散寒止痛……”

“这个是高良姜,味辛,性热,温胃止呕,散寒止痛……”

“这个防风,味甘、辛,性微温,祛风解表,胜湿止痛……”

“这是附子,味辛、甘,性大热,微毒,回阳救逆,补火助阳,回阳能脉……”

“细辛,味辛,性温,小毒,解表散寒,主治风寒感冒”

“还有桂枝,发汗解肌,温通经脉;艾叶,散寒止痛; 紫苏叶,发汗,用于外感散寒; ……”

“麻黄,发汗解表……”

说了半天还没说完,转身看看小玄朗早已扒着竹筐子睡觉了,唉,看来这小子不是学医的料子。不过也对,玄朗年纪小一下子教他这么多肯定消化不来,锦觅应该把内容一一写下来留着他慢慢看。

锦觅所采摘的药材大多是些热温、驱寒、发汗的药材,制法简单的,待晒干后就可以装袋存放了,像附子、地黄、生姜等需要炮制的时间长一些,尤其是地黄,生地黄性凉不适宜凤凰火性的体质,需要过九蒸九晒炮制成热地黄,前后需要十来天时间才能炮制完成。制附子也是比较复杂,锦觅与旭凤在凡间历劫之时也曾经一起炮制过附子。生姜需用炭烤成干姜。这些步骤都不便使用仙术代劳,所以他们需要留在山中近半月,还好人间的半个月只不过等于魔界的眨眼工夫。趁着天气晴朗白天,晒药材的时间,他们还可以去镇上的市集走走。

“玄朗!小玄朗!”锦觅轻拍了下小玄朗,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抬头揉了揉眼睛,“额?白大夫,你说完了吗?”

“白大夫?这个称呼不错,或许我可以打扮成大夫的样子。你麻,你还是变幻为成年人比较好,我们去镇上玩玩?”

“好主意!不过你变成男人我怕我不习惯,你还是保留女子打扮吧,我们假扮成夫妻这样比较合适!”玄朗这下精神焕发起来,锦觅将他变成一个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公子,她自己则只是换了套与人间接地气的衣服而已。临时前装了两包冬虫夏草和铁皮石斛带走,到镇上后找了家药店卖了得到些盘缠。

她们来到一家门外牌扁写着“月老瓦舍”的院子外面,听到里面敲锣打鼓,还有人唱曲儿:“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外面进去的人络绎不绝。

锦觅拉住了正在往里进的人:“嗨!请问这位小兄弟,这里面是在唱折子戏吗?是什么曲名?”

“对阿,正在唱牡丹亭,最近很受欢迎的曲子,已经开场了,你们快进去吧!”

“好,白大夫,我们进去吧!”玄朗与锦觅二人兴志勃勃地进去了,一听就是大半天,戏还没有唱完。听到中途时玄朗就睡着了,还好他睡着了,这成年人的爱情大片,兼有儿童不宜的桥段,实在不太适合还是孩童的小玄朗。

二人正欲付钱离开时,被一个熟识的声间叫住了:“两位客观这么快就要走了吗?这戏还没有唱完呢!”锦觅应声望去,不是别人正是月下仙人月下仙人,看来他也看不出锦觅的真容,不过锦觅还是一时口快叫了声:“月下仙人!”

“月下仙人?这个称呼妙阿,老夫甚是喜欢!其实我就是这瓦舍的掌柜,人称月老就是我!”原来月下仙人丹朱下凡历劫到此开了一家折子戏院,真是转世心头好阿,“老夫看两位朗才女貌,携手来这看戏定是一双伉俪,我这戏阿,妻美动人,最适合你们这些一双一对看了,不知你们看了有何感觉?为何不看完再走阿?”

“哦,这位掌柜,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忙,不方便留太久,不知您这的套戏唱完需要多久?我倒是觉得挺感兴趣的!”锦觅在想,到底是人有相似,还是月下仙人真的来人间了?也不知道他带没带有仙家的记忆?

那掌柜听闻锦觅说感兴趣很高兴的样子:“真的?这套牡丹从头到尾唱完需要六个白天,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哦对了,我这里的每一套戏,都有配套的书册出售的,如若这位姑娘喜欢,我送一套给你吧!我看我跟这位姑娘甚是投缘,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亲切,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一样!”

“额,那这怎么好意思?”锦觅正不好意思接受,玄朗却高兴地接过书册翻着看起来并连声谢谢,锦觅只好说,“那这样吧,我下次来,带一些上等的好药材给您。那多谢月老前辈,我们先走了!”

“别客气,你们有空要常来阿!我还有很多别的好戏和好书,情爱之事要从理论开始,准有适合你们的!”二人走远后,那月下仙人掌柜还在向他们招手。

“小白,刚才那个掌柜说的‘情爱之事’到底是什么事?”

“哦……这……你年纪还小,这种事情你就先别学了!下次,你还是不要跟我来看戏了,这戏都是成年人看的,不适合小孩子!”

“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必因荐枕而成亲,待挂冠而为密者,皆形骸之论也!”锦觅一边炮制药材一边琢磨着“牡丹亭”中的名句,近日看了几场折子戏似乎有所感悟,原来天界所说的灵修在凡间称为夫妻之礼。她与凤凰当年从凡间历劫回天界后曾灵修过一次,也就是凡人所谓的一夜夫妻,可惜,他们在凡间举行的冥婚,回到天界后不会被承认。凤凰因她而死,她又舍命复活了凤凰,那也算是生死之恋了吧?不过想这么多也没用,现在凤凰一定恨她入骨,上次他写那诗不知要表达什么感情,且拿去问问月下仙人。于是有一日,锦觅独自一人来到了“月老瓦舍”。

“月老前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请问这首诗是何意?‘我本将心向明月,耐何明白照沟渠。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花落。’”

“这位姑娘这次为何孤身一人,而不与上次那位官人一同前来?……还拿着这样一首诗。难道你与你的情朗闹别扭了?”

“对,我们的确是生了间隙。”

“那你可是做了有愧于他的事情?”

“没错,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可能不会愿谅我了!你何以知道?难道是这首诗?请问这首诗是何意?”

“这首诗的意思是:我好心好意地对待你,你却无动于衷,毫不领情。自己的真心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

“月老前辈,请问您知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才能让他愿谅我?我还有可能挽回他的心吗?”

“你为何还要挽回他的心?既然已经移情别恋选择了他人,还三心二意想要挽回他的心,你这是在践蹈他的尊严!你这种人……脚蹈两船!朝秦暮楚!水性杨花!太不要脸了!”月下仙人别过头去不屑看她。

“脚蹈两船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移情别恋!也没有三心二意!我一直爱着的只有他,只是……只是我之前不知……唉,这么跟您说你也不明白……”

“那我且问你,你问的这首诗可是你的那位情郎写给你的?”

“正是!”

“这首诗正是这个意思,他就是在怪你移情别恋阿!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原来如此!听月老前辈这么一说,在下茅塞顿开,真的很感谢您!哦,对了,我这里有些药材,是上次答应拿给您的,给。”

月下仙人接过锦觅给的药材后说:“若然你确实没有移情别恋或红杏出墙的话,那老夫觉得他一定会原谅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做了何事让你自己觉得他不会原谅你,但是我直觉认为你所说的那件事情,一定没有那么重要。”

“前辈凭何以有此判断?”

“我只是觉得你的情郞之所以给你写这首诗,可见他还对你念念不忘!你大可勇敢解除你二人之间的误会,重新挽回他的心!”

“可是如今我难以与他相见,又怕他会不愿意听我解释,而且他身边还有另一位女子。”

“原来他才是那个找小三的大猪蹄子?这种男人还值得你去挽回吗?”月下仙人顿时又义愤填膺的样子。

锦觅越发觉得听不懂月下仙人说的话,不知什么“小三”、“大猪蹄子”到底是什么鬼?但又不好意思问太多,一脸懵逼,只是说:“如今还未能确定他对那个女子的心思。”

月下仙人却好像猜透了她非君不嫁的心思,便说:“你何不与那女子一较高下?……我之前给你的书册你看完了吗?可有所感悟?”

“在下愚笨,还想请教月老前辈对牡丹亭一曲有何看法?”

月下仙人点点头:“依老夫之见,若然敢于爱,敢于被伤害,那或许能成功,若然爱却怕失去,失去而不敢挽回,那并非真爱!我这里有很多情爱秘及,你可以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今儿介绍你这两本,你且买回去研究研究!”月下仙人拿了两本书册递给锦觅,且看一本写着《倒追男神一千回》,另一本则是《我的前半生》,“这本《我的前半生》可教你如何对付小三高调挽回前夫,加油!”

 “若然敢于爱,敢于被伤害,那或许能成功,若然爱却怕失去,失去而不敢挽回,那就并非真爱!”锦觅细琢磨月下仙人此话觉得甚为有理,接过书册,负了钱,“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月老前辈所言耐人寻味,很感谢您!我先回去了,后会有期。”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09-25

书摘:家在海的那一边

蒋晓云《家在海的那一边》三十多年前离开家乡那天,在还叫CKS“蒋介石机场”的现今TPE“台北桃园机场”和家人道别的情景,回想起来恍如昨日;连母亲和自己的穿戴都记得清清楚楚。在机场工作的远亲用了一个小小的特权,让父母陪我入关等待登机。时间到了,一直强颜欢笑的母亲终于流下泪来。可是做女儿的一心想着离巢高飞,自顾自兴高采烈,毫无愁绪,听到广播就迫不及待地起身,把矮自己半头的母亲匆匆一揽算是告别,还有心说笑权当安慰:“不是一直要我不习惯就回台湾?说不定过几个月功课当掉,就被学校踢出来了。到时候不要嫌我回来得太快就好了。”父亲也用明显不悦的声音帮腔,语带责备地对老妻道:“送女儿出国讨个吉利!高高兴兴的事有什么好哭的?”母亲的眼泪有没有在父女言辞夹击下收起不记得了,只记得年轻而无知的自己,带着对未来的好奇和憧憬,头也没回地把二老抛下,兴奋地走向玫瑰和荆棘交错的前程;只没想到,这一去不但千山万水,还是岁月悠悠。我之离乡,不同于我的父母在青壮之年因为国共内战,要保住性命才抛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70
天寒 天寒 2017-09-27

一枚苹果的救赎

转:一枚苹果的救赎作者:余多多慕城今日落雪,无声无息,静悄悄。云压地又低又厚,喃喃伸出手,想去拨开空中那软软的棉絮,找找阳光。可惜,手短,叹了口气,无奈地抓起桌上的一只苹果。苹果,喃喃喜爱的水果之一。有句耳熟能详的名谚:“Anappleaday,keepsdoctoraway.”日食一苹果,疾病莫缠我;在苦逼的小博士眼里,这句话有个新解:每日玩苹果(Iphone手机),博士(头衔)远离我。从植物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种健康的甜美多汁的植物果实;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个有着特殊隐秘含义的符号。最著名的苹果有三个:第一个是伊甸园里被亚当夏娃偷吃的禁果,第二个是砸中牛顿的苹果,第三个是美国的苹果公司标志上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其实,这三枚苹果之间有一个隐含的连续性符号暗示——智慧。蛇引诱亚当夏娃吃掉的是智慧树上的禁果,砸中牛顿的苹果引发了他万有引力的思考,苹果公司的苹果有致敬牛顿苹果的含义。所以,一个小小苹果居然可以开启智慧之光,而且它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8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夏洛的网》是一部美国E·B·怀特描写关于友情的童话,在朱克曼家的谷仓里,小猪威尔伯和蜘蛛夏洛建立了最真挚的友谊。威尔伯的生命有危险时,看似渺小的夏洛用自己的力量救了威尔伯,但,这时,蜘蛛夏洛的生命却走到的尽头……该书籍以童话的叙事风格表现出一分对生命本身的赞美与眷恋,给了我们关于生命的深沉的思索。将会连载更新,希望喜欢的朋友,可以购买原著阅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76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一、早餐之前“爸爸拿着斧子去哪儿了?”在他们收拾桌子准备吃早饭时,芬问她的母亲。“去猪圈了,”阿拉贝尔太太回答。“昨晚生了几只小猪。”“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需要一把斧子。”只有八岁的芬继续说。“哦,”她的母亲说,“其中的一头是个小个子。它长得又小又弱,没有任何可留下来的价值了。所以你爸爸决定去消灭它。”“消灭它?”芬尖叫。“你是说杀死它?就因为他比别人的个子小?”阿拉贝尔太太把一罐乳酪放到桌上。“别嚷,芬!”她说。“你爸做的对。那头猪不论如何都会死的。”芬推开挡在面前的椅子就往门外跑。草地湿漉漉的,泥土里散发着春天的气息。等芬赶上她的爸爸时,她的运动胶鞋全都湿透了。“请别杀它!”她呜咽道。“这不公平!”阿拉贝尔先生止住了脚。“芬,”他温 柔的说,“你该学会自我控制。”“自我控制?”芬哭叫道,“这可是一件生死大事!你却对我说什么自我控制!”泪水流到芬的面颊上。她抓住了斧头柄,想把它从父亲手中抢下来。“芬,”阿拉贝尔先生说,“养小猪的事我比你知道的多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95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二、威伯芬爱威伯胜过了一切。她喜欢抚摩着他,喂他,抱他上床睡觉。每天早晨,只要她一起床,就亲自给他热牛奶,再为他系上围嘴儿,为他拿着瓶子。每天下午,当校车停到她家门前,她就会跳下车,跑到厨房为他准备另一瓶牛奶。晚饭时她还要一遍遍地喂他,直到上床就寝前为止。每天下午,芬刚离开学校的时候,阿拉贝尔太太就替芬喂威伯。威伯虽然喜欢喝奶,但只有芬为他热奶时,他才感到莫大的幸福,这时他会站起来,用充满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她。在威伯出生后的最初数天里,他被允许住在厨房火炉旁的盒子里。可后来,阿拉贝尔太太开始抱怨说,他该搬到柴棚那儿的大一点的房子里去住。因此在两周大的时候,他被挪到了户外。已经快到苹果树开花的时候了,天气正在变暖。阿拉贝尔先生在苹果树下为威伯特别圈了一座小院子,在里面给他搭了一个铺满稻草的大房子,房子底下还留出一个小门,如果他高兴,他可以随时从中进出。“他在夜里不会冷吗?”“不会的,”她的父亲说,“你只要看他都在做什么就知道了。”芬拿了一瓶牛奶,坐到小院子里的苹果树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97
天寒 天寒 2017-09-28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1-3 )

三、逃跑谷仓很大,也很旧。里面全是干草和粪肥的气味。还有种跑累了的马身上的汗味儿与好脾气的母牛喷出的奇妙的香甜味道。空气中常驻的,是一种和平的气息——好像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坏事情发生了。这里偶尔还会有谷粒的香味,马具上的草料味,车子上的润滑油味,橡胶靴子味,或是新扎的草绳味儿。如果猫儿叼着人们扔给他的鱼头到这里来享受时,谷仓里就会多了股鱼腥味儿。不过,这里面最浓的味道却是干草味儿,因为谷仓上面的大阁楼里总是堆满了干草。这些干草被不断的扔给下面的母牛、马、绵羊们吃。冬天,当动物们在外面呆久了,回来后会觉得这个谷仓格外的温 暖;而夏天呢,当谷仓的门大大敞开着,微风吹进来,这里又变得说不出的凉爽。谷仓上层面有马厩、牛棚,下层的地窖里是羊圈、威伯住的猪圈;里面还堆着你能从谷仓里找到的各类的器具:梯子,磨石,长柄草叉,活手搬子,大号的镰刀,割草机,清雪铲,斧子柄儿,牛奶桶,水桶,空粮食袋子,生锈的捕鼠夹等等。这是燕子们喜欢来筑巢的谷仓。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芬的舅舅,霍默·L·祖克曼先生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94
天寒 天寒 2017-09-30

前世今生

有一个女子,披着红色的头巾,她今天出嫁了。然而,等拜堂的时候,佣人过来告知她,新郎不见了,她心急如焚欣开头巾,跑了出去,发现没有任何参加婚礼的人。新郎是她的未婚夫,多年以来,原来都是为了她的钱财。在门口那里,还有一个男子,扶着门喘着气。这个男子,是这个女子的知己。在女子眼里是知己,但是男子一直呵护她,以她的快乐而守护着。只是自己出生微寒,本觉自己配不上,只要在她身边看着她笑,便以知足。近日,得知女子突然结婚,便匆忙跑来,鼓起勇气,欲想表达多年情意。不料发生这事,或许他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哎,阿弥陀佛",一声叹气从门前传来。男子和女子望去,一个面带慈祥得道高僧拿着佛杖走开。“两位施主”,高僧向两人行礼。然后,从随身带着的袋子,拿出来了一个镜子。"女施主,你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高僧来到了女子的面前。女子不解得看着镜子,里面有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而瞬间,页面切换到了一个沙滩上。沙滩上躺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女子估计也是在新婚的日子里,不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0
天寒 天寒 2017-09-30

任时光飞逝

你是如此的疲惫哭诉着已经厌倦了活着一只手放在破旧的钢琴上弹起思念的歌曲徒然平添叹息任由时光的流逝置身其间男人和女人就这样随波逐流一起堕落下去也算是幸福吧两个冰冷的身躯紧紧相依身体的伤口可以治愈却无法愈合心灵的创伤凝视着紧套在小指上的戒指回忆过去而哭泣吧任由时光的流逝置身其间男人和女人就这样随波逐流假如两人可以相爱的话窗外的风景也可以改变吧跌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5
天寒 天寒 2017-10-03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4.孤独第二天是个阴沉的雨天。雨珠儿落到谷仓上面,又一滴滴地从屋檐上滑了下来。雨珠儿落到谷仓旁边的地上,一路溅跳到长满刺儿菜和灰菜的小路里面。雨珠儿轻轻拍打着祖克曼太太厨房的窗子,顺着玻璃汩汩地往下淌。雨珠儿也落到正在草地吃草的绵羊们的背上。当绵羊们在雨中吃腻了,便慢吞吞地沿着小路回到了羊圈里。    雨打乱了威伯的所有计划。今天威伯本打算出去散个步,在他的院子里掘一个新坑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计划。他今天的所有计划大致如下:    六点半吃早饭。早饭包括脱脂奶,面包渣儿,粗麦粉,一小块油煎圈饼,上面沾着枫蜜的麦糕,土豆皮,缀着葡萄干的小块布丁,零碎的麦片。    早餐将在七点结束。    从七点到八点,威伯打算和住在他的食槽下面的耗子坦普尔曼谈天儿。虽然和坦普尔曼谈天不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八点到九点,威伯想在外面的太阳下打一个盹儿。    九点到十一点,他打算挖一个洞,或者一条小沟也行,没准儿还能从脏土里翻出什么好吃的呢。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7
天寒 天寒 2017-10-03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5.夏洛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