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八章    情诗,请思(2)

 

“啊?……啊!……”锦觅还在愣着时,玄朗已将她载起,让她横着身子坐在蛇身上,双脚蹈着龟背,大乌龟一下就跳进了暗光荡洋的忘川河上,动作之大让她得马上搂住蛇脖子。坐着玄武神兽在忘川河上弛骋,何其拉风阿!再看着天边变幻的光束,别有一种浪漫的感觉。只是,看着身下穿棱来往的幽魂,也别有一种摇摇欲坠的危机感。

“锦觅仙姐,你放松点吧,不会掉下去的!”

“嘻,嘻嘻!玄朗阿,你的身体不会被幽魂咬噬吗?”

“不会!我都说过我喝忘川水长大的麻!我从来都不怕妖魔鬼怪。”

“好大的口气阿!”

“你不信?以后,你去哪里就都带上我,保你安康!”

“哈哈,先听着吧!对了,如今我不再是水神锦觅了,我现在是一只兔妖,就叫我‘小白’吧,大家都是朋友麻,亲切一点!我现在可是有细作任务的,你懂!千万要保守秘密,不然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没问题阿,小白!那我们现在去哪里阿?”

“我只认识淮梧国,我们可以去罗耶山上采药,我以前曾在山上的木屋住过,但不知现在还能不能住。”

于是,锦觅将释灵袋变成小竹筐背在背上,带着小玄朗飞天遁地上山下海,半天不到就去了多个地方,采集了各种药材,还摘了山葡萄、枣子等野果,捅了几个蜜蜂窝得到些蜂蜜,总之但凡不需灵力和金钱交换又有现成的东西都收集了。罗耶山上的那间木屋经过多年的风雨洗礼现在早已面目全飞,锦觅施展仙术将它还原成当年她与旭凤一起住过时的原貌。

“锦……小白,我们采了这么多草药,你都分得清楚它们哪些是哪些吗?”小玄朗歪着脑袋问。

“当然,看我的!”锦觅伸出双手左一挥,右一摇的,那些草药便一株株地飘起来,有的跳进水盆里洗白白,有的躺到砧板上被飞来飞去的菜刀切成饮片,最后锦觅抛出二三十个筛子将所有药材、野果都承接住,不到半个时辰便全部分类摆放好。“好!好阿!”玄朗拍手称赞着。

锦觅一本正经地当起夫子来:“玄朗阿,现在我开始教你认识这些药材!”

“这个是肉桂,味辛,甘,性热,补火助阳,引火归元,散寒止痛……”

“这个是高良姜,味辛,性热,温胃止呕,散寒止痛……”

“这个防风,味甘、辛,性微温,祛风解表,胜湿止痛……”

“这是附子,味辛、甘,性大热,微毒,回阳救逆,补火助阳,回阳能脉……”

“细辛,味辛,性温,小毒,解表散寒,主治风寒感冒”

“还有桂枝,发汗解肌,温通经脉;艾叶,散寒止痛; 紫苏叶,发汗,用于外感散寒; ……”

“麻黄,发汗解表……”

说了半天还没说完,转身看看小玄朗早已扒着竹筐子睡觉了,唉,看来这小子不是学医的料子。不过也对,玄朗年纪小一下子教他这么多肯定消化不来,锦觅应该把内容一一写下来留着他慢慢看。

锦觅所采摘的药材大多是些热温、驱寒、发汗的药材,制法简单的,待晒干后就可以装袋存放了,像附子、地黄、生姜等需要炮制的时间长一些,尤其是地黄,生地黄性凉不适宜凤凰火性的体质,需要过九蒸九晒炮制成热地黄,前后需要十来天时间才能炮制完成。制附子也是比较复杂,锦觅与旭凤在凡间历劫之时也曾经一起炮制过附子。生姜需用炭烤成干姜。这些步骤都不便使用仙术代劳,所以他们需要留在山中近半月,还好人间的半个月只不过等于魔界的眨眼工夫。趁着天气晴朗白天,晒药材的时间,他们还可以去镇上的市集走走。

“玄朗!小玄朗!”锦觅轻拍了下小玄朗,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抬头揉了揉眼睛,“额?白大夫,你说完了吗?”

“白大夫?这个称呼不错,或许我可以打扮成大夫的样子。你麻,你还是变幻为成年人比较好,我们去镇上玩玩?”

“好主意!不过你变成男人我怕我不习惯,你还是保留女子打扮吧,我们假扮成夫妻这样比较合适!”玄朗这下精神焕发起来,锦觅将他变成一个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公子,她自己则只是换了套与人间接地气的衣服而已。临时前装了两包冬虫夏草和铁皮石斛带走,到镇上后找了家药店卖了得到些盘缠。

她们来到一家门外牌扁写着“月老瓦舍”的院子外面,听到里面敲锣打鼓,还有人唱曲儿:“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外面进去的人络绎不绝。

锦觅拉住了正在往里进的人:“嗨!请问这位小兄弟,这里面是在唱折子戏吗?是什么曲名?”

“对阿,正在唱牡丹亭,最近很受欢迎的曲子,已经开场了,你们快进去吧!”

“好,白大夫,我们进去吧!”玄朗与锦觅二人兴志勃勃地进去了,一听就是大半天,戏还没有唱完。听到中途时玄朗就睡着了,还好他睡着了,这成年人的爱情大片,兼有儿童不宜的桥段,实在不太适合还是孩童的小玄朗。

二人正欲付钱离开时,被一个熟识的声间叫住了:“两位客观这么快就要走了吗?这戏还没有唱完呢!”锦觅应声望去,不是别人正是月下仙人月下仙人,看来他也看不出锦觅的真容,不过锦觅还是一时口快叫了声:“月下仙人!”

“月下仙人?这个称呼妙阿,老夫甚是喜欢!其实我就是这瓦舍的掌柜,人称月老就是我!”原来月下仙人丹朱下凡历劫到此开了一家折子戏院,真是转世心头好阿,“老夫看两位朗才女貌,携手来这看戏定是一双伉俪,我这戏阿,妻美动人,最适合你们这些一双一对看了,不知你们看了有何感觉?为何不看完再走阿?”

“哦,这位掌柜,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忙,不方便留太久,不知您这的套戏唱完需要多久?我倒是觉得挺感兴趣的!”锦觅在想,到底是人有相似,还是月下仙人真的来人间了?也不知道他带没带有仙家的记忆?

那掌柜听闻锦觅说感兴趣很高兴的样子:“真的?这套牡丹从头到尾唱完需要六个白天,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哦对了,我这里的每一套戏,都有配套的书册出售的,如若这位姑娘喜欢,我送一套给你吧!我看我跟这位姑娘甚是投缘,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亲切,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一样!”

“额,那这怎么好意思?”锦觅正不好意思接受,玄朗却高兴地接过书册翻着看起来并连声谢谢,锦觅只好说,“那这样吧,我下次来,带一些上等的好药材给您。那多谢月老前辈,我们先走了!”

“别客气,你们有空要常来阿!我还有很多别的好戏和好书,情爱之事要从理论开始,准有适合你们的!”二人走远后,那月下仙人掌柜还在向他们招手。

“小白,刚才那个掌柜说的‘情爱之事’到底是什么事?”

“哦……这……你年纪还小,这种事情你就先别学了!下次,你还是不要跟我来看戏了,这戏都是成年人看的,不适合小孩子!”

“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必因荐枕而成亲,待挂冠而为密者,皆形骸之论也!”锦觅一边炮制药材一边琢磨着“牡丹亭”中的名句,近日看了几场折子戏似乎有所感悟,原来天界所说的灵修在凡间称为夫妻之礼。她与凤凰当年从凡间历劫回天界后曾灵修过一次,也就是凡人所谓的一夜夫妻,可惜,他们在凡间举行的冥婚,回到天界后不会被承认。凤凰因她而死,她又舍命复活了凤凰,那也算是生死之恋了吧?不过想这么多也没用,现在凤凰一定恨她入骨,上次他写那诗不知要表达什么感情,且拿去问问月下仙人。于是有一日,锦觅独自一人来到了“月老瓦舍”。

“月老前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请问这首诗是何意?‘我本将心向明月,耐何明白照沟渠。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花落。’”

“这位姑娘这次为何孤身一人,而不与上次那位官人一同前来?……还拿着这样一首诗。难道你与你的情朗闹别扭了?”

“对,我们的确是生了间隙。”

“那你可是做了有愧于他的事情?”

“没错,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可能不会愿谅我了!你何以知道?难道是这首诗?请问这首诗是何意?”

“这首诗的意思是:我好心好意地对待你,你却无动于衷,毫不领情。自己的真心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

“月老前辈,请问您知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才能让他愿谅我?我还有可能挽回他的心吗?”

“你为何还要挽回他的心?既然已经移情别恋选择了他人,还三心二意想要挽回他的心,你这是在践蹈他的尊严!你这种人……脚蹈两船!朝秦暮楚!水性杨花!太不要脸了!”月下仙人别过头去不屑看她。

“脚蹈两船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移情别恋!也没有三心二意!我一直爱着的只有他,只是……只是我之前不知……唉,这么跟您说你也不明白……”

“那我且问你,你问的这首诗可是你的那位情郎写给你的?”

“正是!”

“这首诗正是这个意思,他就是在怪你移情别恋阿!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原来如此!听月老前辈这么一说,在下茅塞顿开,真的很感谢您!哦,对了,我这里有些药材,是上次答应拿给您的,给。”

月下仙人接过锦觅给的药材后说:“若然你确实没有移情别恋或红杏出墙的话,那老夫觉得他一定会原谅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做了何事让你自己觉得他不会原谅你,但是我直觉认为你所说的那件事情,一定没有那么重要。”

“前辈凭何以有此判断?”

“我只是觉得你的情郞之所以给你写这首诗,可见他还对你念念不忘!你大可勇敢解除你二人之间的误会,重新挽回他的心!”

“可是如今我难以与他相见,又怕他会不愿意听我解释,而且他身边还有另一位女子。”

“原来他才是那个找小三的大猪蹄子?这种男人还值得你去挽回吗?”月下仙人顿时又义愤填膺的样子。

锦觅越发觉得听不懂月下仙人说的话,不知什么“小三”、“大猪蹄子”到底是什么鬼?但又不好意思问太多,一脸懵逼,只是说:“如今还未能确定他对那个女子的心思。”

月下仙人却好像猜透了她非君不嫁的心思,便说:“你何不与那女子一较高下?……我之前给你的书册你看完了吗?可有所感悟?”

“在下愚笨,还想请教月老前辈对牡丹亭一曲有何看法?”

月下仙人点点头:“依老夫之见,若然敢于爱,敢于被伤害,那或许能成功,若然爱却怕失去,失去而不敢挽回,那并非真爱!我这里有很多情爱秘及,你可以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今儿介绍你这两本,你且买回去研究研究!”月下仙人拿了两本书册递给锦觅,且看一本写着《倒追男神一千回》,另一本则是《我的前半生》,“这本《我的前半生》可教你如何对付小三高调挽回前夫,加油!”

 “若然敢于爱,敢于被伤害,那或许能成功,若然爱却怕失去,失去而不敢挽回,那就并非真爱!”锦觅细琢磨月下仙人此话觉得甚为有理,接过书册,负了钱,“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月老前辈所言耐人寻味,很感谢您!我先回去了,后会有期。”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一章  将军与妓临到年时,京城上下喜气洋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天气虽然冷,但却是晴的,花开了满枝,一派晴好的模样。新帝登基,免税三年,百姓乐得合不拢嘴,喜上眉梢。纷纷称颂新帝有德行。天色渐晚,未央阁开阁接客。即说到接客,就真正接来了几位贵客。新帝登基,群臣朝拜,镇守边关多年的将军也回来了。将军借与公主成婚回潮,顺便观察朝中情况。这不,刚回来就被九王爷拉来潇洒,他自幼在京城长大,后来刚与公主定下婚约,就被派去镇守边关,一守,就是十年。十年来没回京,竟不知潇洒是什么滋味,只记得九王爷笑的稍稍淫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便去了。如今新帝刚刚登基,朝中局势还未稳定,将军手握重兵,自然是众人拉拢的对象,所以他刚刚回京,九王就迫不急待带他来未央阁。十年未曾回京,京城最大的妓院已成未央阁。今日未央阁四大美人聚在一起,恭迎九王与将军。关于这位将军,民间有许多传闻,传说他战无不胜,一出现在战场便令敌军胆寒,传说他谋略与武艺齐于一身,是大梁第一将才,所以先帝封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8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二章,等闲变却徐染一来楼里四年,即为四大美人之一,那么和她们这些人的关系也不会差。徐染一走的时候她们这些人有去送她,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四大美人仍聚在一起,顾湛卿挽了挽长发,开口“小一,保重”,然后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雨,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是的,她对在意的人,从来表现的都不在意。比如她对将军一见倾心,却还是当作不在意,比如说她把徐染一当妹妹疼爱了四年,如今她要嫁了,要离开了,她也当做不在意。淑女就是要端正,不能有太多情绪,那样就俗了。徐染一来未央阁四年,来的时候十五,落魄的像个叫花子,得亏是个美人胚子,于是阮霓便带着她,本来是想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大的才女,没想到她就是不学,字是识的,其他都是放屁。她不学也没办法。不学就算了,还偏爱那些艳俗的东西,所幸是当妓,这样也无妨。她是老鸨,她不介意。苏挽落待徐染一也算不得好,她是雅妓,有些许看不起这样只卖弄风情的女子,可毕竟看着长了四年,也是有些感情,赠了一对她喜欢的红玉镯子,就算了了。徐染一就这样嫁了将军,一辆马车,一些这些年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0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三章,佳人难再得徐染一在丞相府到过得舒坦,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管不顾,专心的给自己置办嫁妆。现在京城谁人不知,四大美人徐染一,将军白颜新妾,宰相徐忆夕胞妹,要在三月和公主一同嫁入将军府,为侧妃,并且加封一品诰命夫人。她现在竟风头如此之盛。徐忆夕为她设了一个大宴,说是失散多年的亲妹终于寻了回来,庆祝庆祝。只有徐染一知道,他是想让天下人知晓,自己有多好。未曾流落到未央阁之前,她也是大家闺秀,什么不会?什么不精?七八年前一场变故,她家本来是江南一个富户,不是大富,但可称富,他们的爹是秀才出身,才华横溢,却淡泊名利,娘是普通的江南女子,婉约如丝毛雨,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却遭横祸。在清明回家祭祖的路上被山匪抢劫,爹和娘为了保全他们俩双双死在山匪刀下,徐染一和徐忆夕永远也忘不了爹娘死后的那个眼神,刻骨铭心!后来他们两便失散了。在重聚就是那天在将军府。好不容易相逢,从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却已为人妾,没错,就是妾,他如今贵为丞相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当妾,所以他当天就把徐染一带回了丞相府,并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1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四章,相爱穿梭将军爱了,他不爱公主了,他爱上了妓女出身的徐染一。要怎么形容那首曲子,他知道那是谈给他的,仿佛在说,鸿雁在天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高亢的曲子里流露的是缓缓的感伤,是一把就能把人抓住,再也逃不脱的感伤。那个女人在告诉自己,她爱自己。他甚至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爱自己,长相?地位?名声,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他觉得她不是那种女人。再也没有人像她一样,在一夜颠鸾倒凤之后,保持清亮的眼神,然后牵着他的袖角,“将军,奴想嫁你”是要很爱很爱才会想嫁吧。也是要爱,才会想娶吧。那要怎样才算是爱这个女人呢,要她的时候特别用力算吗?(我很不要脸的笑了出来)白颜又开始头疼,怎么爱上她的呢?她和公主到底谁值得爱?公主等了他十年,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哪个大梁女子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就算她是大梁唯一的公主,也有无数人在背后议论,她担着风言风语等他,难道不值得爱吗?是值得的,只是他不爱罢了,对于公主,白颜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那年,他一个挺身上马,她在马下,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稚嫩的脸,就像一个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五章说实话白颜真的有点恶心,她被多少个男人要过,连皇上都与她同过床!同时又对安长乐心怀愧疚,大婚那晚,他要她的时候她轻轻颤抖,他知道她疼,看着喜帕上的落红多半有些喜悦,下意识拿她跟徐染一比较,说真的,在德行方面徐染一不如她一半。但是他在徐染一房里又换了个人,不停的要,没和她说过话,进来就是吻,摸,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她热烈回应,是不是都感觉到自己的爱情,轻贱,不值一提,他有一次跟她说“生来为娼,终生为妓”她痴痴的笑,眼神迷离,像沉溺在一场梦里,不肯醒来。徐染一第一次接客,那时候她还不是四大美女,没有多大名气,接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看的男子,收了一笔不菲的钱。那天阮霓给她用了药,她只知道自己当时的样子非常放浪,从此以后就不把自己当回事,也不相信以后会遇见爱的人,她作践自己,除了顾湛卿没有人心疼她。她自己也不心疼自己。靠在一股颓废的美徐染一成了四大美人最末。从前她也是视贞洁如命的女子,可现在还不是沦落为妓,日子得过且过,不求荣华富贵,但求现世安稳。她只是想要一片能遮风得瓦片而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六章白颜去了战场,情况却没有好转,他只能守住玉门关。他尽力只能守住玉门关,对方将领是一个以前从未听过的将军,年纪不大,特别有才,行兵有章有度,丝毫不逊色于他,这场仗,他不知道能不能胜。心一慌,就更节节败退,他暂时只能守住玉门关。朝中上下人心惶惶,连白大将军都只能守住玉门关,哪天玉门关破了怎么办?粮草和饷银还有,但玉门关此时忽然连着下起了大雨,一下就是五天,像瓢泼一样的大雨,把敌军冲的士气低落,也把我军冲的士气低落,整个玉门关都笼罩在泥泞里。白颜却忽然想要出奇制胜,夜里带了一队人偷袭敌军,那位有才的敌军将军也和他想到一块儿了,两军在大道上相遇,杀得落花流水,到处都是血。那一仗旗鼓相当,并且从那以后敌军似乎安生了些,白颜就一直守着玉门关,没想到的是,安生没多久,敌军派人来谈判,谈判的内容是,把长乐公主嫁给他们的将军,他们就保证在这位将军有生之年不再来犯,保持和睦。可谁人不知,大梁唯一的公主,安长乐,已是大梁第一将军白颜的妻。白颜差点没把桌子掀翻,“去问问你们将军是不是脑子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卿若桃花

卿欢在桃树下饮酒,春光灼灼,桃花开的一派天真灿烂,但比不上卿欢笑一笑来的动人。她坐在树下,因为饮酒的缘故脸上有些红晕,衬得她更加美艳无双,看痴了在旁边陪她饮酒的梁初情。梁初情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富庶公子,爱好不多,其中一样就是爱听戏。正巧的是,卿欢是城里最出名的戏子。也不知卿欢是何时进城的,也不知她是怎样成为城里最出名的戏子的,总之遇见梁初情遇见卿欢的时候卿欢就已经是万人追捧的名角卿欢了。城里的有钱人纷纷来捧卿欢的场,其中不乏些军阀,这些人的来意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想把卿欢据为己有,却没人做到把卿欢据为己有。直到梁初情慕名来看卿欢的戏。梁初情名字取的文雅,但实打实是个粗人,意思也就是说,他也听不懂什么戏,就是单纯的来看看美人。窑子里的女人他嫌脂粉气重,又俗,所以从来没有逛过窑子。他来的那一天和往常无一般一样,卿欢的戏仍是压轴出场,仍然赢得满堂喝彩,大堂里只听见如雷贯耳的掌声和爱慕卿欢的人大声的说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你说你不相信天长地久,那么我想我也不能证明,爱上你的那一刻,时间就已经静止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00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一章,初见第一次见夏明是在初春,天空放晴,樱花开放的时候。在丽江,游人不多也不少,街头空气有点稀薄,他坐在街角那个破败的小店前,有颗很大的樱花树,樱花静静开放,微风吹过,有花瓣飘落,落在他的画板上。他在画画,看样子是在画面前的那条街,和自己。微看着不远处画自己的那个年轻男生,褐色的头发,蓝衬衫,袖子卷起一点,露出白皙又匀称的手臂,长腿无辜的放在青石板上,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画。开始是初微注意到了他,他的神情很安静,气质很特别,长相么,有点像漫画少年。莫名的,初微停在了不远处,看着他。他面前早已支起了画架,神情若有所思,阳光的颜色有点惨淡,樱花的颜色显得有点俗艳,眼前的街好像没有尽头,游人稀稀拉拉。初微站在他不远处看了一会他,他就开始动笔了,初微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画自己,所以一直站在那里不动。风微微吹动初微的发丝,初微手上的铃铛也微微作响,叮呤,叮呤呤,像有人在耳边笑。初微在街头无疑的显眼的存在,不仅是因为那张美丽的像樱花的脸,也因为她的衣着。她穿着振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2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二章 相知第二天初微早早起来了,出了门才发现下了雨,昨天还开的绚烂的樱花,今天破碎凋零的不像话。初微匆匆忙忙回家拿伞,水花溅到她的小腿上,有些冰凉,她今天穿了一天相对比较短的裙子,到膝盖的深蓝色百褶裙,白色衬衫,帆布鞋,懵懂的样子。到了昨天那条街,夏明却还未来,初微百般无聊的坐在昨天夏明坐的台阶上,雨还在滴滴答答,满地凋零的樱花,有些华丽的凄美。夏明来的时候初微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算久,但初微从未等一个人等那么久。昨天邀约的时候心情无比紧张,后来会旅馆也特别紧张羞涩,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人啊。现在到了眼前,却淡然了。初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淡然,她忽然想到一句话,怕空欢喜,怕来着不是你。正伤感着下一刻,夏明就出现在初微的身边,他笑着拍拍初微的肩膀:“嘿,你来啦,等了很久吗?”初微一回头,就见到一个把今天下的雨和凋落的樱花带来的伤感全部都驱散的笑,不由得想要撒娇,声音又软又糯:“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久。”夏明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