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十章   “小三”与“大猪蹄子”

 

“咦——谁把西瓜和香蕉换成了桂圆、荔枝阿?刚才我明明把西瓜切好了放在这里的,还有那香蕉又去哪了?”厨房里有一个小妖婢在埋怨。

“春桃,你快过来看看!”另一个小妖婢说:“这桂花酿怎么变成了红色?平时尊上喝的不都是淡黄色的吗?难道是有人下毒了?这该如何是好?”

“大惊小怪,这是葡萄红酒!”春桃边说边倒了一点进自己的嘴里,“你喝喝,酸酸甜甜的,嘻嘻,是不是很过隐?”

“你胆子真大!尊上的酒你也敢偷喝?小心他一怒之下用九曜真火把你给灭了。”

“是琉璃净火!上次有一个小狐妖待婢不小心打翻了酒杯,尾巴就没了。”

“也不对,我听说用火烧那狐妖尾巴的不是尊上,而是穗禾公主!”

“那她也会琉璃净火吗?”

“谁知道呢!总之,我们要事事小心步步留神,千万别得罪他们这些大神,要不然小命就不保了。哎,赶紧把东西拿过去吧!……怎么不见了新来的那只兔妖小白阿?整天偷懒!一会见到她一定向穗禾公主告发她!”

“你们两个在磨叽什么?还不快把东西拿过去给尊上!”穗禾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生气地说。

“是!穗禾公主!”两小待婢怯怯齐声应到,然后捧着东西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厨房。

“等一等,”穗禾又再施下马威,“以后不要再给尊上送西瓜和香蕉,尊上属火不适宜吃寒性的水果,还有,他说喝酒就尽量给他送葡萄红酒,不要送桂花酿,桂花酿太烈了!以后尊上的起居饮食,你们都要听从新来的那位小白姑娘的安排,尽量交由她亲自司候尊上,你们明白了吗?”

“是,我们知道了穗禾公主!”

……

“奇怪,穗禾公主之前明明说尊上只爱喝桂花酿,还亲自做了这些鲜花饼。”

“尊上喜怒无常人所共知,穗禾公主费尽心思讨好他不是很正常吗?她就是希望尊上宠幸她!”

“我看她是唯恐尊上宠幸我们这些待婢,所以派亲信盯着守着,故意不让我们靠近尊上的!原来小白有后台,怪不得这么嚣张,整天偷懒不见人影!”

“唉,同婢不同命阿!咱们还是别埋怨了!”

两个小妖婢一路上还在窃窃私语,进入大殿后,竟发现穗禾公主早已气定神闲地坐在魔尊的身傍,一同欣赏着殿中的美艳女妖随着朱弦玉磬长袖漫舞,这样神出鬼没生生把两小妖婢吓了一跳。可她们殊不知道,刚才在厨房里见到的,并非真正的穗禾公主,而是锦觅所幻化成的,而她就正是她自己口中说的那个小白姑娘,哈哈。

锦觅离开厨房后,又变回兔妖,穿着一身待婢装,来到魔尊的身边,为他倒酒。春桃、秋菊二人见有小白在,连忙放下东西退下去,尽量远离魔尊和穗禾这两尊大佛才是安全之策。而旭凤则对这些整日在身边穿梭往来的妖婢们毫不在意,她们谁是谁?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全然不知,然则什么时候多来一个,或溜掉一个,不会对他造成影响,也不会有谁去追究太多。只是不知为何,近日觉得身边时不时会出现一个熟悉的脸孔,可是每每目光扫视那些妖婢们时却发觉她们都很陌生。就正如如今站在他身傍倒酒的小兔妖,旭凤觉得她的侧脸有几分眼熟,他常常习惯性的用眼角的余光去瞥那妖婢,但每每总只是把酒杯递过去,眼光只集中在那晶莹剔透的琉璃酒杯,而从未正眼地看过她一下,然后又转过头来,神情傲慢高冷地边喝着酒边欣赏舞蹈,也不会多注意自己臂弯中搂着的穗禾公主。

“尊上,这是我今天特意为你做的鲜花饼,你偿偿。”穗禾从盘子里拿起了一个鲜花饼递到旭凤的嘴边。

旭凤用拿着酒杯的手轻轻挡住了鲜花饼,然后腾出另一只手接过鲜花饼放回盘子里,此时眼光终于落在穗禾的身上:“穗禾,你以后不用费心为我做鲜花饼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吃鲜花饼。不过,你今天准备的这个酒倒是不错,醇馥幽郁。这是什么酒?”

“回尊上,这是红酒。”锦觅在一傍低着头回答道,她不敢说是葡萄酒。

“尊上喜欢就好!”穗禾没有多想红酒的来源,只是站起身拿走锦觅手中的酒壶,又举起旭凤拿着酒杯的手为他倒满一杯,然后坐到旭凤的大腿上,把酒杯推到旭凤的嘴边。

旭凤正欲推开的她的手时,突然看见了她手腕上有一块殷红色的伤疤,于是紧张地握住她的手仔细端详起来,发现是被火系法所伤的,“你手上伤疤是怎么回事?”

锦觅抬了抬低着的头。

穗禾屈委地看着旭凤说:“我当初被雀灵出卖,又因为我将灵力全部注入到你的形魄之中,所以被隐雀所伤,逐出鸟族,不慎留了这些疤痕。”

旭凤耐疚地闭了下眼睛,然后认真的看着穗禾说:“区区一个鸟族,我帮你夺回来便是!”

“当真?”穗禾轻轻地问道。

旭凤默默微笑,并把她轻拥入怀中,穗禾满足地把头伏在他胸膛。锦觅在一傍看着,如今终于理解“小三”和“大猪蹄子”这个两个词语的含意,“小三”指的正是穗禾,“大猪蹄子”乃旭凤是也。

正在他俩你侬我侬之时,旭凤的手突然松开了,穗禾抬头看到他表情僵硬,似在忍受疼楚,便问:“尊上,你怎么了吗?”她拉过他的手看,谁知一触碰便感到冰冷异常,“你的手怎么这么冷?”旭凤挣脱出手来,推开了她:“我没事,你不必理会。”旭凤用灵力强行将反噬现象压制住,不料却很快就没事了,其实他不知道锦觅在一傍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施法将他的寒气吸走。“这难道是?……”穗禾意识到可能是金丹反噬,但见此时大庭广众,不便多说。

旭凤顿时兴致尽失,无心再观赏舞蹈,便屏退舞姬和待婢,“穗和,夜已深了,你回去休息吧!”

穗和见此时只剩下她与旭凤二人,便说:“旭凤,刚才你的手……一定是九转金丹有问题!什么时候开始的?”

旭凤淡淡地说:“无防,调整片刻就好!你莫要担心。”

穗禾依依不舍地扶着有点醉意的旭凤:“尊上,你醉了,我扶你回寢宫吧?”

旭凤推开了她的手说:“不用了,我自己便可,你回去吧!”

 “那好吧!”穗禾无耐,默默离开。

旭凤独自回到寢宫时,锦觅已经从厨房里泡好了解酒茶端过来,她抬起解酒茶弓下身子对旭凤说:“尊上,请您喝了这碗解酒茶吧!”

旭凤从未喝过什么解酒茶,所以宅异道:“解酒茶?本座并未命人泡解酒茶。”

锦觅说:“回尊上,是……是穗禾公主吩咐的。”

旭凤释然:“原来如此,不用了,你退下吧!”

锦觅把解酒茶放在书案上才退下去。她换回自己的衣服,又隐身走了回来。旭凤没有去动那碗解酒茶,而是坐到床上盘起脚调节内息。“啊!”突然他双手又冻结成冰霜,痛苦让他慢慢地躺了下去。

“凤凰!反噬似乎比之前严重。”锦觅走过去把手放他的手上,施法吸走他的寒气。最近每天晚上都是这样,锦觅每次在冰霜消失之前就把手拿开,她必定确保在旭凤有感觉之前把手拿开,因此旭凤他毫不知情。旭凤只觉得反噬忍一忍就会好了,忍一忍,最终会有一股暖流将他包围,每次都好像感觉梦中的那个俏影在握着他的手,给他温暖。

锦觅不在的时候,他就只能拼命喝桂花酿来驱寒,喝多了,醉了,就会出现幻觉,“锦觅,你来了?”然后那个飘渺的俏影渐渐地走近他,变得清晰,她会俯下身与他平视,握着他的手温柔地叫他“凤凰”。但是幻景会随着反噬的消退而消失,告诉他锦觅早已烟消云散,将他拉回空落落的现实。

锦觅现在每天晚上都会隐身来到旭凤的寢宫,看看他是否安好,要是反噬发作就替他吸走寒气,直到他安然入睡之后,锦觅方离开禺壃宫,回到弥山休息。白天以待婢的身份,为他送来驱寒的汤药,都是以穗和公主吩咐的来做借口。她记得以前旭凤都说药苦,不想喝,所以有些药可以的话她就用蜂蜜调制成水蜜丸,让他温水送服。毫无疑问从人间带回来的药的确对反噬起了一定的抑制作用,可是效果不够明显,于是锦觅开始偿试加重某种药的份量,或者单独大量使用同一种药,比如附子。

一段时间之后,旭凤渐渐察觉,他身边最经常出现的妖婢是一只兔妖,侧脸有几分眼熟,她每天都会端药给他喝,每天中午有一味汤是又辣又酸又甜,后来旭凤问她这是什么汤,她说是驱寒汤,配料是生姜、大枣和枸杞。这个“驱寒汤”竟又让他想起了初遇锦觅之时,她喂他喝的“吉祥六宝”……

“你给我喝了什么?”

“吉祥六宝阿!”

“什么吉祥六宝?”

“就是葱、姜、蒜、芹菜、香菜,还有花椒。这个是我祖传的感冒药,专治落水鸟!”

……

旭凤想着想着,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锦觅奇怪他怎么突然笑了?在魔界这么久以来看到他的时候都是高冷、傲慢、忧郁、深遂……之如此类,总之与和颜悦色不占边,也第一次这样笑,久违了的颠倒日月情意缠绵的笑涡,让人如沐春风。

“你叫什么名字?”旭凤突如其来的一问,竟让锦觅预感可能天云色变。

“回尊上,奴婢叫小白。”锦觅拱手欠身低头回答道。

“小白?你每天给我送的药都是穗禾安排的吗?”

“是的尊上。”

“你且抬起头来让本座看看?”

“奴婢不敢,尊上面相龙威燕颔,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巍俄如玉山之将崩,奴婢不敢直视!”锦觅匍匐于地不敢动。

旭凤觉得她这话和语气很熟悉,顿时心中起了莫明的愤怒,一把上前拉起她的双手将她抽了起来,怒吼道:“你看着本座!说,你到底是谁?意欲何为?”

锦觅被吓傻了,逼于无耐抬头看了他一眼,凛冽的凤目剐痛了她,吓得她马上又低下头去。旭凤终于看清楚了她的容貌,却并非心中之人,触及她手腕时已探查出她的真身名副其实就只是一只兔妖,旭凤似点失望也有点释然,只是她的害怕可怜神情让他心软,收敛了刚才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同时看到她的手掌上有很多伤痕,一条一条布满五只手指和掌心,红得显眼的似乎是新伤,有些旧伤已经几乎复完消退。旭凤吓了一跳,放开了她的手。锦觅手腕被他抓得有生痛,但她没有揉按痛处而是怯怯地将手收入衣袖内。

“你手上的伤痕是洗药材弄的?”旭凤记得锦觅在人间的时候为了洗那些满身荆刺的药材也是弄得一手伤痕。“穗和根本不懂药!药是你擅作主张给本座配的?”

“不是的,我手上的伤并非被药材所伤,尊上服用的药中没有使用那样的药材!”锦觅慌乱地解释完后,才觉自打嘴巴。

“原来你懂药!”旭凤声音就像一把利刀生生将锦觅的真面目撕开,使她有裸露于人前的羞愧感。

锦觅战战兢兢地篇了段大话:“是的,请尊上恕罪,……其实奴婢年幼之间曾被人间的一家医馆收养,所以略懂人间医术,后来养父养母去世,奴婢如今举目无亲,幸得尊上收留,尊上宽厚仁义,奴婢只想好好报答尊上,那日奴婢见尊上脸色难看,似有寒疾,便私下弄来一些驱寒的药给尊上服用,只是人微言轻,怕尊上不肯服用奴婢的药,才以穗和公主吩咐的作借口。奴婢绝无加害尊上之意!”

“满口慌言!”旭凤勃然大怒,“你竟然轻而易举地掌控了本座的起居饮食,潜服在本座身边,本座却一直毫无防范,是本座太大意了!你难道不怕死吗?”说着举起手掌对锦觅使出九曜真火。

锦觅眼泪婆娑地看着旭凤,娇喘微微,声音有点发抖,说出“凤凰”两个字虚弱到完全听不清楚,随后吐血倒地。

旭凤马上收起法掌,如梦初醒,他竟然因为一点小事差点大开杀戒,轻轻一掌九曜真火就将她重伤了,只不过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小兔妖,狡兔三窟也只不过是倾慕他想接近他罢了,充其量就是下点毒药,可是她不懂那些毒药只能毒人,毒不了他这个非仙非魔的躯体阿!几句慌言为何会如此牵动他心扉?他被他自己的冲动失态吓倒了。自从坐上魔尊之位后,投怀送抱主动献身的女妖数之不尽,其中不乏攻于心计的,但那又如何,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旭凤都只是视若无睹,从没有今天这样在意过,更别说动真火。

“来人!”旭凤唤来两个女妖婢,“将她抬到床上去。”

两个妖婢急急进来,将锦觅扶到旭凤的床上。旭凤又召唤辟邪君过来。

“辟邪君,你去传魔医替此侍婢瞧瞧,治好之后,再给点灵力遣她回家吧!”

“遵命!——”

旭凤说完头也不回直走出禺壃宫。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听 2017-10-05

如果

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粒星,亮成永恒,没有流泪的眼睛。一半在黑暗休憩,一半在天空闪烁,无言努力无语凝望。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如果有来生,希望每次相遇,都能化为永恒。如果有来生,要化成一阵风,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没有善感的情怀,没有多情的眼睛。一半在雨里洒脱,一半在春光里旅行;寂寞了,孤自去远行,把淡淡的思念统带走,从不思念、从不爱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817
天寒 天寒 2017-10-06

古洛阳

古洛阳,本无神仙,人民质朴。然自太古以来,人们看周遭世间,电闪雷鸣,狂风暴雨,诸多奇异之事,绝非人所能为。以为九天之上亦有神灵,黄土之下亦有地府。于是神仙之说流传世间,人生老病死,乃千古不变的定律。为摆脱世间轮回,世人不少人置身于长生不死的苦苦专研之中。故诞生了许多的奇人异士,他们能借助它物强化己身,震撼天地。或许古往今来,有人能活上千岁而不死,得道成仙。若能长存于世,谁人不想,于是乎便有更多的人投身于修身炼道之路。今世洛阳,修仙求道之人到处可见。他们穿梭在洛阳城的人来人往里,行走在深山野林之中,居住在寂静山谷的洞穴里。纪元215年,洛阳城里,人山人海,嘈杂之声盘旋于空中,可见如今的洛阳,依旧繁华。在高大的城门前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相传,这片森林的深处盘居着一个化做人形的妖族,常常将深入其中人类吃掉。一些修仙炼器者和一些佣兵团拿着武器才敢进去,往往都是在魔兽森林边缘行走。三月的洛阳,阳光明媚,风吹着魔兽森林绿油油的树叶,好似一片绿色的海洋,暖和和的,真是舒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11
天寒 天寒 2017-10-06

沙漠奇遇

起伏的地平线上残留着一抹血红,夕阳西沉,绽射出几束长长的余晖,和大地告别。《沙漠奇遇》作者:[俄]伊·罗索霍瓦茨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98
天寒 天寒 2017-10-06

沙漠奇遇

起伏的地平线上残留着一抹血红,夕阳西沉,绽射出几束长长的余晖,和大地告别。考古学家米哈伊尔·葛利戈里耶维奇站在巨大无比的两座雕像脚边,他环顾四周的沙丘,隐隐地感到:这儿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究竟是什么呢?他却无法确定。惶恐不安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头。米哈伊尔那稍稍绷紧的瘦削身材比起被风吹得粗糙的褐色面庞来,要显得年轻些。脸上有一双疲倦的过于安详的眼睛。但这双眼睛一盯住两座雕像,立即变得神采奕奕、炯炯发光。米哈伊尔端详着巍巍耸峙的雕像,竭力回忆当时的情景5年前,正在准备学位论文答辩的米哈伊尔有机会参加沙漠考察队,实地考察将对他的论文有很大帮助。在前往沙漠古城遗址的途中,米哈伊尔和另外两名考察队员因掉队而在沙漠中迷了路。就在这时候,他们偶然在沙丘之间发现了这两座雕像。那男人雕像的身材比女人雕像略微高些。米哈伊尔清楚地记得,那两座雕像的脸是用粗线条雕刻出来的,几乎分辨不出鼻子,也看不清耳朵,宽阔的嘴巴只是一个窟窿。一对轮廓分明的眼睛在整个脸上显得异常突出,极不协调,菱形的瞳人、虹膜上的青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41
天寒 天寒 2017-10-06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7-8 )

7.坏消息 威伯一天比一天更喜欢夏洛了。她对昆虫发动的战争似乎是英明的,有益处的。农场周围几乎没人为苍蝇说一句好话,因为苍蝇把他们的所有时间都用来骚扰别人了。母牛恨他们。马憎恶他们。绵羊讨厌他们。祖克曼先生和太太也总是抱怨他们,所以特意装上了纱窗。    威伯也欣赏夏洛的行事方法。他很高兴她能在吃她的受害者之前先把他们弄睡。    "你那么做可真体贴,夏洛,"他说。    "是的,"她用甜甜的嗓音回答,"我总是先麻醉他们,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疼了。这是我的一项小小的免费服务。"    很多天过去了,威伯长了又长。他一天要吃三头猪的饭量了。他把时间都花在躺着,小睡,做美梦上了。他的身体非常健康,体重也增长了许多。一天下午,当芬正在她的凳子上坐着时,那只老羊走到谷仓来拜访威伯。    "你好!"她说。"我看你好像正在变胖。"    "是的,我想是,"威伯回答。"在我这个年纪胖起来是好事儿。"    "虽然如此,可我却不嫉妒你,"老羊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02
天寒 天寒 2017-10-06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7-8 )

8.家庭谈话 星期六早上,阿拉贝尔先生和太太还有芬正坐在厨房吃早餐。埃弗里已经吃过了饭,便上楼找他的弹弓去了。    "你们知道霍默舅舅的小鹅孵出来了吗?"芬问。    "孵出了多少个?"阿拉贝尔先生问。    "七个。"芬回答。"本来有八个蛋,但有一个没孵出来。母鹅告诉坦普尔曼她不想要这个蛋了,所以他把蛋带走了。"    "母鹅说什么了?"阿拉贝尔太太惊奇而又担心地盯着女儿问。    "她告诉坦普尔曼,她不想再要那个蛋了,"芬重复道。    "谁是坦普尔曼?"阿拉贝尔太太问。    "他就是那只老鼠,"芬回答。"我们都不太喜欢他。"    "谁是我们"?阿拉贝尔先生问。    "噢,就是住在谷仓地窖里的所有人。威伯,绵羊,羊羔,母鹅,公鹅,小鹅,夏洛和我。"    "夏洛?"阿拉贝尔太太说。"谁是夏洛?"    "她是威伯最好的朋友,她非常的聪明。"    "她长得什么样儿?"阿拉贝尔太太问。    "嗯,"芬仔细想了想,说,"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6
天寒 天寒 2017-10-06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7-8 )

9.威伯的大话 一张蜘蛛网实质上要比它看上去的样子要结实。虽然它是用精细的丝线织成的,但却不太容易被弄破。可是,一个蜘蛛网每天都要被那些昆虫又撞又踢,所以里面还是会出现残破的地方。如果里面的破洞太多了,蜘蛛就得重新把网织好才行。夏洛喜欢在傍晚织网,芬也喜欢坐在旁边看她织。一天下午,芬听到了一场最有趣的谈话,并目睹了一起奇怪的事件。    "你长着可怕而又多毛的长腿,夏洛,"当夏洛正在忙着她的工作时,威伯说。    "我的腿上有毛,是有原因的,"夏洛回答。"此外,我的每条腿都由七节骨头构成——髋骨,坐骨,大腿骨,膝盖骨,胫骨,跗骨,蹠骨。"    威伯猛地坐了起来。"你骗人",他说。    "不,我一点儿也没骗你。"    "把那几个名字再说一遍,我没记住。"    "髋骨,坐骨,大腿骨,膝盖骨,胫骨,跗骨,蹠骨。"    "天哪!"威伯说着,往下看看自己的胖腿。"我不信我的腿上有七根骨头。"    "哦,"夏洛说,"你和我的生活方式不同。你不用织网,那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90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0-12

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一件你不知道的事

是的,今天,郑重地向全世界全部一件你所不知道的事,而且是你绝对不会知道的事的。原本我也不知道的,是行星故事文学网告诉我的。这件事很诡异,也很神奇,平凡得又需要不断坚持,当然你得坚持。不管什么事都要去坚持不是吗。如果你坚持不下来,或者连着我想告诉你的这故事,你都坚持不下来看完,那么这件事就与你无关了。什么样的事,是全世界不知道呢?而且还坚持得要告诉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59
听 2018-01-16

谈幸福

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你要学会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心灵在放松中得到生活的满足。幸福不会遗漏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它会找到你。其实,幸福很简单只要你不那么匆匆只要你不那么烦躁只要你不那么忧郁幸福真的离我们很近不一定因为拥有很多很多才是幸福,如果你可以回过头来去看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你就会发现你就是幸福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733
听 2017-11-15

情书论

我看过加那利寒流与日本暖流的相遇看过撒哈拉沙漠的暴雨看过反气旋上的锋面没看过你他们告诉我,女孩的心是水做的。也难怪我的爱,是横波啊。你离开的那一天如自西向东越过180°只剩昨日,没有明天越过喜马拉雅的山巅愿世界化为沧海愿你我归于初见太阳绕着地球转动春天的后面是冬天大西洋比太平洋还大而你在想我你是太阳,我是水星它们都羡慕我能与你咫尺远近但只有我知道我从不曾真正接近你的心我是蓝色星球你是黄赤交角春夏秋冬,冷暖由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3 阅读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