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三章    春华秋实


“锦觅——锦觅……你这是要去哪里?”旭凤紧跟在锦觅后面,一直飞,不知飞了多远,大概快要到达魔界的尽头吧,二人同时穿过了一道结界,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

眼前的景象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刚进入时脚下是遍地的野黄菊,再飞远一点是大片大片摄魄勾魂的紫云英,幽蓝色的桔梗,还有轻舞飘逸的蒲公英……也有个子高一点的,漠漠杨槐串串香,森森丹桂束束甜,幽香阵阵飘云外,嗡嘤蜜蜂轻狂,婆娑蝴蝶飞舞……他们再往天边飞去,就可以看到果实累累的葡萄树,还有荔枝树、龙眼树、大枣树,姹紫嫣红,绚丽多彩……旭凤跟着锦觅飞转了一个很大的圈子,锦觅给自己变幻了一身纯白色的纱裙,贴身的撒花绫便随即脱落,飘到旭凤的手中,旭凤如痴如醉地看着化为原貌的锦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翩翩然在一处落下,摘下一束小白花,放到旭凤的手中。十年没有见面了,对阿!虽然这十年来她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今夜是第一次再见到她,他才发现,相思已成疾,自己已经思念了她十年了!  

“凤凰,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这香味很熟悉,但我却……”

“就是我平时泡给你喝的香魂,它真正的名字叫茉莉花,很香吧?”

“清新淡雅,令人心旷神怡!这里的一花一树难道都为你所栽?”

“是我用凡间的种子种的!唯有……”锦觅飞到一棵十分鬼异的梧桐树下,何以说它鬼异?乃因它上面开着一团团黑色的花,看得旭凤惊心动魂!锦觅拿出冰刃将自己十个手指都划破,然后将血洒向梧桐树上,施以法术,梧桐树上重新开出十束火红色的凤凰花,“唯有这一棵梧桐树上面的凤凰花,才是真正用我自己的仙术种出来的!凤凰,你看,我把凤凰树重新种活了,现在整棵树上都开满了火红色的凤凰花,比起之前你的栖梧宫里的那棵要美多了的吧?”

旭凤这才恍然大悟为何锦觅要用血来种夜幽滕,为何初次与小白见面时,她的双手布会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眨眼间已是热泪盈眶,他拉过锦觅的双手,将她搂在怀里:“是!很美!我很喜欢!但你为何要把手指划伤?”

“因为……”锦觅合起双掌磨娑了两下,手指的伤口便痊愈了,她再拈手一变,变出一朵凤凰花,是黑色的,“你看,这朵却是黑色,我只有用血来种才能有彩色!”

旭凤将锦觅的手连同黑色的凤凰花一起包在他自己的大手中,语带哽咽地道:“老天,你为种这棵凤凰树该是流了多少血阿?傻瓜!”

锦觅侧着脸细看旭凤:“凤凰,你怎么满脸是疱?”

“还好说,都是你招来的蜜蜂把我哲的!”

“呵呵!”锦觅捂嘴失笑。

“你还笑?”

“好吧,我给你治!这种情况该用冷敷,我这就给你唤雪来!”旭凤这才发现锦觅满脸菲红,娇艳玉滴的样子,她又飞到半空中飘阿飘阿,所到之处,空中飘洒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白雪落到她黑瀑布一样的头发上,洁白的纱裙随风飘逸,美得就像个醉酒的仙女,她背后的春华秋实的鲜艳背景将她的纯洁配衬得恰到好处,旭凤当了一万多年的神仙,第一次看到这样美的仙境,从前的天界有过仙境吗?从未!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忽然传来一个娇嫩的男子之声。

锦觅被惊动,一个不留神,即将要从高空中摔下来,旭凤正要英雄救美飞过去接住她之际,锦觅已经被一具宠然大物载起,旭凤定睛一看,是一个龟蛇合体,它在着地之前化作了一个青衣公子,二人并臂而立,男才女貌,好生登对,看得旭凤好生眼红。

“玄朗?你也来了?你怎么会念这种情诗?”锦觅对青衣公子的到访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青衣公子道:“我早就说过,我熟读四书五经,两句情诗算什么?我当然会念!”

旭凤急急地走过去将锦觅拉到自己的身边:“他是谁?你跟他什么关系?”

“这还用说吗?”青衣公子拉起锦觅的另一只手将她拉回自己身边,“当然是情郎!小白是我的未婚妻子!你别拉拉扯扯的!放手!”

锦觅:“额……”

“你认识的是小白?你竟见过锦觅的真容?”旭凤咬咬牙道:“你们!难道你就是与锦觅一起去看戏的男子?还有那天晚上将她从我禺壃宫带到弥山……”有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想法在旭凤脑里猛烈地冲击着他……锦觅的肚兜……不然,他怎么会见过锦觅的真容!

“正是也!如何?”

“玄朗……”

旭凤怒的用力抓起那男子的手腕将他们分开:“我不管你们是之前是什么关系……”忽然觉得不对头,旭凤通过男子的手腕探查到他的元神,“你竟是个小仙童?”旭凤手用法术将他打回原貌,青衣公子变成一个可爱的小孩童。

小玄朗甩掉旭凤的手:“警告你别虐待儿童!哼,你这个满头疱子的丑八怪,原来就是你整天虐待我的锦觅姐姐,还逼得她改名换姓,改头换脸的!你还想当他的情郞?厚颜无耻!”

“哪蹦出来的小奶娃?”旭凤窘逼得很,无辜地看着锦觅,“我何时虐待她了?”

锦觅抚着玄朗肩:“小玄朗,你别再胡闹了!”

旭凤吃醋地道:“你们怎么关系这么好的样子,他到底是谁?”

“好了好了,我也不想久呆,我刚才察觉锦觅姐姐来了,便顺道来告诉……”小玄朗拉了旭凤到一边耳语,“我看锦觅姐姐的样子,十成喝了长留山的忘忧酒,如今切底醉了,忘忧酒能使人有问必答,言无不实!”对阿,今夜锦觅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合符章理,像醉了却又像没醉。

“再告诉你一个大秘密,锦觅姐姐的眼睛看不到颜色,其实是可以治的,我听说在蛮荒有一只重明鸟,每只眼都有两个睛,你把它四个睛瞳中的五色取下给放到锦觅姐姐的眼中,她便可得到世间上辨色能力最强的双眼。不过,这必须要带着她一起去,要活捉重明鸟生取下五色同时导进锦觅姐姐的眼中,方能凑效。但是你们到时要带我一起去,别说不行!不见不散!”

旭凤听后大喜:“你此话当真?”

小玄朗:“你若不信,一试便知!”

旭凤认真的点点头,“锦觅姐姐再见!”小玄朗与锦觅道别后飞出了此地,顺带将出口的结界加固方离去。

锦觅道:“小玄朗是从小生长在忘川河附近的孤儿,那次我复活你以后,不胜玄穹之光所伤,在虞渊晕倒,并化为霜花,是他捡我到弥山雪地救了我一命,不然,我自己也没想到在雪地里疗伤可愈。后来,我为报恩教他法术,如今我与他亦师亦友,如若没遇到他,我恐怕早就死了!”

旭凤黄连一笑:“那我得好好谢谢他!”原来玄穹之光的伤也是真的!

锦觅:“你方才跟他点头答应他什么了?你们第一次见面,你为何如此信任他?”

“因为他可爱阿!”旭凤竟想都没想便说玄朗可爱,方才还把他当成情敌呢!一下情敌变恩公,好看的男人可真是善变!

锦觅:“你不吃他的醋了吗?”

旭凤扬着眉:“一个小奶娃,我吃什么醋?”

锦觅:“那润玉呢?”

旭凤不语,脸上涟漪尽收敛,气氛顿时僵住,万籁俱寂,唯有漫天雪花在轻舞飞扬……

锦觅挥了挥衣袖,雪停止下落,她玉手轻轻扳正旭凤的脸,慈母般看着他,温和地说:“凤凰,你是不是恢复过月下仙人的记忆?他可有将我复活你的俱细都告诉你?月下仙人的皮影戏《六界奇情》与我们的故事极为相似。如今你已经知道小白即是锦觅,没错,自从我假死之后,便悄然来到了你的身边,夜夜陪着你入睡,你可知晓?如今你心里还憋着什么话想说想问的,你都说出来,你问,我都如实告诉你!或者你想骂我,打我,杀了我?都行!”

“叔父说的,可都是真的?”旭凤握了她滑落的手:“骂你?打你?杀你?你知道……我舍不得……”

“凤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错了!不是你杀的爹爹!我错杀了你!当时证据确凿,我没有办法不相信。是我不够信任你!当日润玉策动兵变,我并不知情!我没有与他同谋!但我确实是欺骗了你的感情,欺骗了你的性命!害你失去一切的人是我!是我!”锦觅哽咽,梨花带雨地说,她慢慢掀开旭凤的衣襟,露出结实的胸膛,“让我看看你的胸口!”轻轻抚过那个凹凸殷红的疤痕,“还痛吗?”

一股酸涩感由旭凤的胸腔泛起到咽喉,直达鼻尖,仿佛内心伫积了无尽的屈怨即将爆发,他咽了咽喉,轻抿嘴唇,低垂的睫毛飘落一片凋零的花瓣,委屈得像个孩子。锦觅踮起脚尖,抬头在旭凤的唇上吻了一下。

“我知道,我都懂……我来给你治,我都帮你治好它们!”今夜的锦觅声音特别柔和而温暖,她祭出翊圣玄冰刃,冰刃变成水流星,夺目的光束攀附着旭凤的身体,从小腿起一圈又一圈细密地萦绕而上直至脸庞,将旭凤整个人都包围住,“冰冻!”一阵冰凉渗透旭凤全身的肌肤,须臾后,旭凤胸膛上的疤痕,全身上下的疤痕,及至脸上被蜜蜂哲红的疱子全部消失!肤如凝脂,色若桃李。

旭凤轻翘嘴角:“你这是在毁灭证据!表面上的伤疤是抹去了,可就内在的呢?”

“好,好!我知道这里面也有伤疤,都给你治好!”锦觅把手掌捂在旭凤的心口上,催动灵力,为他消除体内的伤疤。

庸才!当日冰刃穿透我的胸膛,当然体内也会有伤疤,但是你就不知道我指的并非真实的伤疤!

旭凤胸膛内暗光闪烁,灵力灌透他体内,将他内脏和骨骼中的伤疤都消除,同时也催动了他魂魄中的“春华秋实”,“春华秋实”与锦觅体内的真身相感应,锦觅体内也暗光闪烁起来!旭凤看到了她的五瓣霜花。

锦觅:“我送给你的春华秋实还在你的体内?完好无损!”

“可这是为何?你的真身为何缺少一瓣?”旭凤如梦初醒,“是春华秋实?原来冥冥中,你用你自己的一瓣真身,护我一魄周全!”

“是阿!春华秋实正是我的一瓣真身,‘真身’谐音‘真心’,我那个时对你是真心的!我们下凡历劫,刚遇到你的时候,心口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砍过一刀,可能就是那个时候,陨丹被砍裂了!我送你春华秋实以后,润玉就修复了我的陨丹!我说我从未爱过你,不是骗你,是我自己以为。”

“陨丹?竟是真的!是我连累你受苦你!”旭凤眼泪簌簌落下,“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春华秋实是你的真身,少了这一瓣真身你就少了好几成灵力,我又怎么能再据为已有呢?”

旭凤手抚心口正要取出春华秋实,锦觅立马按住他的手阻止了:“不用!不要还给我!送出去的东西,岂有收回之理?况且……”她含羞一笑,“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之物!如今我的真身已经完全复完了,要不要那一瓣真身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你留着它吧!”旭凤感动不已。

锦觅,你可知道,不是我想把春华秋实据为己有,而是我自从身死之后,仅存一丝形魄,春华秋实与我的这一魄已经结为一体,再也分不开了!

“凤凰,过来坐这,今夜,我俩秉烛夜谈可好?”锦觅拉着旭凤坐到一遍幽蓝色桔梗花丛中,旭凤好乖好乖的靠着她,静静地听说她叨念……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是花是蓝色的对吗?是桔梗花。”

“对,是蓝色!你都能凭记忆记得花的颜色与名字吗?”

“那是当然!我还能念出关于它们的诗”锦觅得意,“悠悠蓝色桔梗香,漫无边际独彷徨。俗人不懂心之伤,泪眼矇眬满绝望。自你离开我身旁,冷风凄凉情歌唱。桔梗正盛卷花浪,满载我的爱之腔。”

“凤凰,我好想你!我每天都好想好想你!”

“傻瓜,这近十年里,你几乎每天都在我身边,你还有什么好想的?”

“不是的!在你身边的是小白,而不是锦觅!自从来到你身边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近在咫只,却遥不可及……正如桔梗花的花语,无望的爱。又如那紫云英的花语……”

“什么无望的爱?”旭凤瞪了瞪眼睛,“紫云英的花语又是什么?”

“嗯……不想再说这些!”

“傻瓜!你种的这些花,就是为了用它们如此地向我表白吗?”

“当然不是!我在你心里就如此的肤浅吗?桔梗、紫云英、蒲公英、桂花、槐花,荔枝花……这些花都是可以用来酿造上好的蜂蜜的好花,我的那些香蜜已经酿了快十年了!而且你刚才不是看到除了种花,我还种了很多果子,不然你怎么会有葡萄酒喝?”

旭凤听着心里暖暖的,又是满满的感动!

“我今夜很开心!凤凰,你是怎样闯进来我的梦境的?”

“你说什么?”旭凤跳起,“你真的醉了?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我没有喝醉!我是千杯不醉,你知道的!”

“你——”

锦觅又拉旭凤坐下去,圈着他的手臂靠着他:“凤凰,我知道这是一个梦,我真希望这个梦可以永远都不要醒……”

旭凤终于按耐不住,他扑倒锦觅,狠狠的亲了一吻:“锦觅,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

锦觅推开旭凤:“你这是要做什么?你就不能学润玉那样,谦谦君子吗?”

“润玉?”旭凤被当头一槌,“你竟夸赞他是谦谦君子?”

“对阿!他从未对我做过逾越之事!”

“所以你答应嫁给他了?我是听叔父说的!”

“老胡说得对,脸蛋好看的男人多半脑子不好使!”锦觅贼笑,“你当日上天界祭拜先天帝天后,若我不骗他说我要与他成婚,加以威胁,他怎么会轻易地放你离开?如若不答应嫁给他,他怎么会轻易相信,我已经放弃你了?如若不是那样,让他放松警惕,我怎么能轻易地诈死,逃离天界,逃出润玉的魔掌,而来到你的身边?”

“愚蠢!”旭凤嘴上的狠狠的讥讽,内心是万般的溺宠,他今夜才真真地感受到,被爱竟是会如此之心痛,却又会是这般的甜蜜,宛有欲仙欲死之感。

“你还有脸说我蠢!蠢都是你蠢!死遁这一招还不是你教我的?”

“我教你的?”一言惊醒,旭凤忆起在凡间时熠王的确跟圣女提起过要计划让她死遁,让她脱离圣女的身份,内心又再一次被那只叫“感动”的小怪物给酸倒了,“傻瓜,你可知你的死遁等于再一次杀死我!你竟然骗了我那么久!你准备如何补偿我?”

“嗯……大不了,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懒在你的身边,为奴为婢行了吧?”

“应承了就不能反悔!”旭凤把她搂住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还有,我且问你,你说润玉从未对你做过的逾越之事,是指何事?他可曾对你做过我刚才对你做的事?”

“从未!”

“那你可曾对他做过你刚才对我做的事?”

“从未!”

“那你们可曾做过以下这种事……”旭凤翻身整个人伏住锦觅,轻轻脱去了她的纱裙……

“从未!”

今夜,我才算真正地涅槃重生!锦觅,只要你说一个字,我的灵魂便会痊愈!

“凤凰,我爱你——”

“锦觅,我爱你——”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11-28

一个诺曼第人 | 莫泊桑

 写给波尔-阿勒克西    我们刚好出了卢昂市区,轻快的车子就在茹蔑日大路上急速地向前进,它穿过好些草滩;随后,为了要爬甘忒勒坡,那匹马才踏着慢步走。    那地方,应当是世界上绝美的视界之一,我们的背后有卢昂,市区里满是礼拜堂,雕琢得如同象牙玩具样的戈忒钟塔;前面,圣绥韦,以工业著名的近郊区,向天空竖起成千累百的冒着黑烟的烟囱,正和古老市区里的成千累百的神圣钟塔遥遥相望。    这儿,圣保罗堂的尖塔,人工建筑物的最高峰;那一边,“霹雳厂”的大水塔,它和尖塔,它的对手几乎同样高得异常,比埃及最高的金字塔还高一公尺。    塞纳河在我们前面回曲地流着,河里布散许多洲岛,右岸是一座被森林掩盖着的白石悬岩,左岸是好些草滩,它们被另一座森林远远地,很远很远地拦住。    好些大船分开泊在两岸的各处。三条大的轮船衔尾似地向着勒阿弗尔驶去;一只三桅船,两只大的双桅船和一只小的双桅船连成一串,由一只吐着黑烟的小拖轮拖着由下游开向卢昂。    我的同伴原是本地生长的,对于这幅动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762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文:鸡汤文微博上曾经有个热门话题:“有一种友谊叫任泉和李冰冰”,说的是任泉先生和李冰冰小姐20多年纯洁的革命友谊。当然,还有“世上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赵薇成了黄太太,却不是黄晓明的太太”。在荧屏传奇《老友记》中,chandler和Monica是典型的从朋友发展到爱人的例子;而Ross和Rachael则是典型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在朋友和恋人之间转换,在彼此有了家庭后还是做朋友。So,男人和女人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谢邀。只要长得丑,四海之内皆朋友。——有,只要一个打死不说出口,一个装傻不知道,友谊长存!——信则有,不信则无。回答来自“知乎”在从科学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什么是“异性友谊”。心理学对异性友谊的定义是指异性之间由于密切的社会交往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关系和情感联系。异性友谊从青春期开始,将贯穿一个人的一生,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个体的健康发展。但是很明显,由于双方性别不同,当事人所称的“纯洁的异性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3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既然异性友谊不同于同性友谊,异性友谊和浪漫关系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异性友谊的“非排他性”。通常来讲,爱人之间希望对方是专一的,希望自己是对方感情生活的唯一,这就是浪漫关系的“排他性”;但在异性友谊中,我们通常不要求对方只有自己一个异性朋友。其次,在浪漫关系中需要明确的承诺,而在异性友谊中很少会有山盟海誓。那么问题来了:异性友谊会发展成为浪漫关系吗?这取决于异性友谊的关系状态。Dainion等心理学家将异性友谊的关系状态分为四类:第一类:双方都有进一步发展的愿望,个体相信双方都希望将友谊发展为恋爱关系;第二类:维持友谊状态,个体认为双方都只希望将关系停留在友谊阶段,不想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第三类:期待恋爱,即个体希望这段关系能够走向恋爱,但是察觉到对方并不这么想这样发展;第四类:排斥恋爱,个体发现对方想要发展恋爱关系,但自己并不这么希望如此。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7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异性友谊的当事人会根据自己认为的关系状态,来调整他们在异性友谊中的行为。如果一方想要把友谊发展为恋爱关系,通常会采用更高级别的维持手段。他们可能会更多地表达喜爱和赞美,甚至会采用调情的方法;但是如果一方想要维持朋友关系的现状,他们会回避与另一方有类似调情的行为,避免将关系发展为恋人。异性友谊的维系岂不是很困难?恭喜你,回答正确。异性友谊的确是一种不太稳定的人际关系,没有非常明确的社会规则。由于异性友谊中普遍存在性吸引,维系柏拉图式的异性友谊会更加艰难。正如上文所说,想要单纯做朋友,需要合理的界限,回避调情等亲密行为。但是面对生理上的吸引以及外界评论的压力,很多异性友谊依然维系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54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异性友谊的特殊性就在于异性朋友可能会发展成恋人关系,两人从朋友跨到恋人会在潜移默化中出现一些行为变化,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在异性友谊中出现了下列蛛丝马迹的小心思,你们纯洁的友谊可能变质了。“强烈的性吸引”。当一方想要与另一方有进一步的亲密接触时,比如拥抱比如亲吻,我们会认为这是想让双方的关系有进一步发展的表现;“性嫉妒”。当自己的异性朋友与他人接近时,如果你感到被异性忽视而伤感,甚至对异性朋友进行冷嘲热讽、语言攻击,你们的感情很可能要升温了;“排他式相处”。当两个人希望在相处时不被他人打扰,有段时间没有接触就会想念对方时,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向爱情这一边倾斜;“对两个人关系的迷茫及暧昧感”。当一方或者双方有意向向恋人方向转变,但是怕破坏目前的友情而不敢明确的表露,或是双方平时的言行举止比较暖昧,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你们的关系可能已经偏向爱情了。小编觉得呢,也许我们并不关心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纯洁的友谊,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9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作者简介:鸡汤文,本文由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出品,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京师心理大学堂(bnupsychology)。京师心理大学堂,北师大心理学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学科普平台”的项目定位,努力将北师大心理学百年积淀奉献于社会,凝聚师生力量传播科学知识,让心理学走进千家万户。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83
天寒 天寒 2017-11-28

css3 超出以省略号显示

相信每一个做前端都会遇到这么一个问题:分几行显示,多余的用省略号显示出来,但是这个怎么样实现呢?其实很简单,看下面的两段代码,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3
天寒 天寒 2017-11-28

css3 超出以省略号显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3
天寒 天寒 2017-11-28

css3 超出以省略号显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64
天寒 天寒 2017-11-28

css3 超出以省略号显示

前端的好友们,看到上面的代码,是不是突然觉得超级简单呢?欢迎留言提问有关前端技术的问题哦!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