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五章    冰镇鸦鸦


“发簪?寰帝凤翎?”锦觅看看梳妆匣上的侍婢发簪,然后对着它催动灵力,“噌”它马上化为一双金烂烂的羽翼将锦觅包围住,“真的是寰帝凤翎!”凤凰真的是把寰帝凤翎给了小白!这座华丽的冰宫,一定建造了很久!是为小白而建的!寰帝凤翎可能也不是今天才给她,不知不觉一直戴在她头上已经许久了!凤凰早就爱上了小白!证明他已经不爱锦觅了!他放下她了,他心里已经有别人的!

...... 

“我的寰帝凤翎只此一支,将它送给你,你还不能明了我的心意吗?”

.......

锦觅拿着寰帝凤翎热泪盈眶,百感交集。凤凰再次爱上她,她终于失而复得,如愿已偿了!可是心里却更加忐忑不安,因为她担心,终有一天,凤凰会知道小白就是锦觅,小白就是曾经杀死他的人!是他恨透了的人!到那时,锦觅还有机会吗?

 

锦觅戴上寰帝凤翎,寰帝凤翎像是失而复得,但又觉得它已经不属于她的一样,仿佛偷走了属于别人的东西,过去的一幕幕记忆在脑海中重现……

……

“……尊上认错人了?认错我是谁了?”“……我以为你是穗和!”

“方才乃权宜之计,你可别想多了,我对你没有那个兴趣!”

“不就是煎个药麻,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蓬头垢面的!把脸上的脏肟擦一擦,你现在是本座的近身侍婢,可不能给本座丢人!

“日后不管是谁,再敢动本座的人,本座便不会再对他客气!”

  “辟邪君,你退下去休息吧!小白精通医术,她自会想办法,有她在本座身边你就放心好了!”

“你这驱寒药怎么味道变了,跟以前不一样?药效也没有以前好,怎么本座喝完还是觉那么冷?”“会吗?要不奴婢再拿一床棉被过来?”“不用!这样就很好!”

“青青子袊,悠悠我心!本座多日未见到你,今夜一见,方知想念你!你可知,本座受寒,都是为了救你……” “说……说你爱我!”“本座要的就是你!只是你!穗禾她……从未进过本座心里……” “这几年你在本座身边,无微不致,就算是神仙,也会感动阿!其实爱上只是一瞬间,无需理由!”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婢,竟敢勾引尊上!……”“穗禾!……这是我的私事!我从未允诺过你什么!”“对不起!刚才是我没保护好你!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尊上就如此钟爱葡萄吗?” “本座上辈子就有个仇家,外号唤作葡萄……”

“不准去!……不论是天界或是花界,本座都不会再去,即使毒死了也不会去求药!更况且……花界已百花凋零,锦觅仙逝以后,再不会人能种出这些仙药圣草了!事实上她早就从本座的心里彻底地死了!灰飞烟灭!”

“为什么?”“你知道!是你杀死了爹爹!是你杀死了临秀阿姨!”“你可曾爱过我?”“从未!”

“下次莫要一声不响地站在我后面,你知道!我后背挨过一刀,后背特别没有安全感……”“旭凤,你真的恨锦觅吗?”“别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了!” 

“你们是两夫妻吗?” “快了快了,叔父,我此番正要带未来侄妇来给您看呢!”“叔父,您上次说得对,天涯何处无芳草,如今我是听了您的话,把过去的那个她切底忘记!丢弃!怜取眼前人!如今我与白姑娘均已舍弃旧爱重新开始了!今日侄儿特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您!  

……

“凤凰再次送我寰帝凤翎,又送我冰宫,是想向我表白,我很想接爱!可是……可是我不敢告诉他我就是锦觅!我怕再次失去他!但如果不告诉他,我就不敢接受他!我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锦觅越想脑海就越零乱,越想越难过,哽咽抽泣起来……

 

 之后这两天,锦觅惶惶不安地照常干着魔尊近身侍婢的活,而旭凤则是整日用一种期待的眼光盯着她看,眼神中还仿佛带着询问,跟她说话或吩咐她做事,也让她觉得是话中有话似的,但就是搞不懂他什么意图。


一日,旭凤终于按耐不住……

“你们都退下吧,小白,你留下来!”旭凤屏退左右,留下锦觅一人,“那夜的事,你记起来了吗?” 

“没……没有!”锦觅低下头,不敢看旭凤。

旭凤把她拉到自己的跟前,贴近自己,用指尖托起她的下巴,轻声道:“低下头干什么?这两天你都怎么回事?你喝醉酒的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五雷轰顶!喝醉酒的时候可爱?到底那个时候自己还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或是还说了什么荒唐的话?难道她又向凤凰表白了?难道她那夜.......就像在人间的那个时候那样?跟他说她喜欢他?难不成还亲了他的嘴?甚至可能会对他说要做他的魔后.......哦,使不得!使不得!羞死人了!她现在特别不想与旭凤亲近,总觉得他所做的一切,真正的对象都不是自己,不是锦觅,是他的面前的温顺善良的小白兔,而不是谋杀亲夫的水神锦觅!她不想要这种感觉!

旭凤用双臂轻轻的圈住她的肩膀,疼爱地用自己的额头顶住她的额头:“想起来阿!快点想起来!……好吧!其实,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的!希望,它能让你想起来吧!能让你明白我的心意!”

 

旭凤把手放在心口,暗光闪烁,然后,“春华秋实”被取出!锦觅惊呆了!旭凤把“春华秋实”放在她手中。

 

“拿着,这是我们的定情之物!那夜,我们谈了很多,你把我治愈了!过去的,我都放下了!我爱你!嫁给我!做我的魔后可好?”

 

旭凤轻细的语调苏入骨髓,他情深款款地看着锦觅耐心地等待回应,帅气无两,温柔无限!锦觅也怔怔地看着旭凤,诱人心动的五观就近在眼前不足咫尺,泪水模糊了视眼,喉头哽咽得说不出一个声音!凤凰向她求婚,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做他的魔后一定很幸福!她真的想就这样答应嫁给他!

可是日后他们如何赤裸相对?她永远不可能换掉自己的真身!真希望那撒花绫可以永远长在她的身上,不能再拿下来,从今以后,她只是小白,而不再是锦觅!

 

 她看着手中的春华秋实,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凤凰竟然把他与锦觅的定情信物送给小白!他说小白治愈了他,他把过去都放下了!他的求婚对象是小白,他不知道她是锦觅!

 

凤凰,你可知这是锦觅的一片真身!即使你恨我,放下我!你也怎么可以拿它借花献佛,送给别的女人?如果我不是锦觅,我也不能接受别的女人与你的定情之物!

 

正在旭凤即将要吻下去的时候,锦觅猛地推开旭凤,“这个小白不能要!我不要!你拿回去!我不能嫁给你!”她把春华秋实塞回旭凤的手中,然后就飞奔而去!

 

旭凤吃了一个柠檬,一脸懵逼,怎么回事?因为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之理吗?生气吗?不要回去也可以答应嫁给我阿?到底是不想嫁给我还是还有所顾虑呢?即使还没有想起醉酒那夜的事,也总该明白我的心意吧?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锦觅——”旭凤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追上她,她已经跑回侍婢房里。“砰!”把旭凤关在门外!

 

“尊上!这事太突然了,我……我想静一下!”

 

把寰帝凤翎给你,把春华秋实给你,你还不能明白我心意吗?还在叫我尊上,是介意我把你当作奴婢?亦或是你来到我的身边只是想属罪,你根本没有打算要嫁给我?还是你还未原谅自己?那夜的事你怎么会记不起来呢?对于相认一事,你顾忌如此之大吗?十年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

 

“凤兄何事烦恼?”

“锦觅还没有记起那夜的事,而且,我都已经把我俩当初的定情信物交到她手上,如此表白她还是拒绝我!我真的不明白她还在想什么?可能她不是不想相认,而是心里有顾虑,所以不肯答应我的求婚!如何才能让她想起那夜的事呢?这件事,太重要了,我还真希望她能记起来!”

 

“我倒有一妙计。”

“什么妙计?”瑬英在旭凤耳边细语了几句。

“万万不可,那我成了什么人了?怎么对得起暮辞?”

“凤兄你多虑了!我心里只有暮辞!我一向不在乎别的人议论,所以,你也没有对不起谁!更何况,到时我们可以找一个避静的地方,只有我们几个人,不必张扬此事。”

旭凤点了点头:“到时候你要假扮穗禾!”

 

瑬英说:“我就不信,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还不能记起那夜的事来!即使记不起来,她也一定会宣示主权,答应的求婚的,你就准备好做新郎吧!” 旭凤微笑。

……

 

翌日,锦觅精神恍惚的干着活,忽然感到真身在颤动,体内暗光闪烁,不用猜,是旭凤催动了春华秋实,难道他又要再次向小白表白?锦觅跟着真身的感应来到禺壃宫后面一处避静之地,如今这里突然遍地开花,繁花似锦,是花界的花都摞过来了!锦觅走过去,看到旭凤搂住穗禾!

 

“这景你可喜欢?”

“喜欢!旭凤,你有心了!”

“这段时间我忙于公务冷落你了!那夜我与那侍婢……是我喝醉了,逢场作戏,你别当认真,别再生我气了!这样好了,我们把婚礼办了吧!”旭凤变幻了一朵凤凰花给穗和。

 

“这是什么花?”

 

“凤凰花!”

 

逢场作戏?凤凰,你把我当逢场作戏?你竟然还将我的春华秋实拿来跟穗禾表白,一石二鸟阿!可是你不知道这是我的一瓣真身,与我的另外五瓣真身是有感应的!你!你这个大猪蹄子!之前明明跟我说穗禾从未进过你心,原来都是慌言!你昨日天才向我求婚,今天又跟穗禾求婚?凤凰,你到底爱谁?你到底要谁?好!事到如今,我也不便再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凤凰!我绝对不能轻言放弃你!

 

锦觅抑压着心中的雄雄烈火,直向他们:“尊上!”

 

旭凤与“穗禾”同时一怔,旭凤正要松开搂住她的手,“穗禾”给旭凤打了个眼色。还在叫尊上呢,还没记起来!旭凤没敢动,看向锦觅,一本正经地说:“咳……你来干什么?”

 

锦觅道:“你要取穗禾?你真的爱她?你刚才跟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旭凤故作镇定:“对!这事与你何干?反正你也不愿意嫁给我!”

 

穗禾娇嗔道:“旭凤,她怎么来了?你怎么让她来打扰我们?”

 

旭凤:“对阿!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怎么找到我们的?”旭凤希望她提起春华秋实,能记起那夜的事。

 

“怎么找到你们?好,我现在告诉你!"锦觅将衣内的撒花绫变走,现出自己的真容,眼眶湿润,声音哽咽:“凤凰!我是锦觅!你可知春华秋实是我的一瓣真身!你可知其实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的不是什么小白而是锦觅!你可知其实我一直都是爱你的,我爱你爱到体内陨丹破裂!自从我杀死了你以后,吐出陨丹!我有多心痛难过你知道吗?”锦觅越说越激动到最终歇斯底力,一连串涛涛不绝地说着,声沙力歇地哭,须臾后满脸泪痕,旭凤和假扮穗禾的鎏英都愣住了,哭得旭凤心都碎了,“你可知是复活你的人是我!不是穗禾!这十年来我希望你能回心转意!可是你!你之前明明说你不爱穗禾,为什么今天要向她求婚?你昨晚才刚刚跟我求过婚,原来你一直都是骗我的!我原以为你是真心对小白,原来你对小白也是这般异心!”

 

“锦觅!你别那么激动!我......”旭凤有点想结束这个游戏了,正想走过抱她,被“穗和”阻止。

“穗禾”意识到她仍然未记起当夜的事,在旭凤耳边细语,“做戏做全套,她还没有记起来!”

 

 旭凤无奈看了“穗禾”一眼,又心酸地看着锦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你知道了我不是什么小白,我就是锦觅,我知道你已经不爱锦觅了对吗?你恨我!你爱上了穗禾,你爱上了小白,但是你就是不爱锦觅!防有鹊巢,邛有旨苕。谁侜予美?心焉忉忉。穗禾,我告诉你我与凤凰早已就有了夫妻之实!而且我们在凡间的时候已经成过婚了!我不会把他让给你的!”

 

“穗禾”:“废话少说,既然我们俩都爱旭凤,不如,咱们就比试比试,谁赢了,旭凤就归谁?如何?”

 

“你!”旭凤拉了拉“穗禾”的衣袖,“穗禾”又给了一个眼色,“放心!”鎏英英姿飒爽地笑了一个,细声与旭凤耳语,“那夜见她法术似乎高强了许多!我只想要跟她切差切差!我会让着她的!”

 

“如此甚好,今时今日,我不再如以前那股娇弱了!穗禾,你那夜约我到幽幽阁喝酒的事,我还没跟你算,九转金丹中到做了什么手脚?你和润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你说!还有上次你打了我一巴掌,新仇旧恨,今日便要和你算个清楚!”锦觅祭出翊圣玄冰刃,唤出水流星……

 

“好胆识,我欣赏你!锦觅,你变强了!来,与我好好打一场!”鎏英突然变回原貌,她亦祭出她的魔骨鞭。

 

水流星那夜旭凤已经见识过了,根本没有杀伤力,他急的挡在锦觅面前,去挡鎏英的魔骨鞭,“鎏英不要!”旭凤既不能让锦觅伤到鎏英,更不能让鎏英伤到锦觅,他用后背把水流星全部挡住,用手接住了魔骨鞭。

 

“鎏英?凤凰!”锦觅发现穗禾原来是鎏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凤凰又挡在前面,“收!”

 

“水流星”那细细密密的光束迅速将旭凤全身上上下下环绕了无数圈。

 

“收!”锦觅发现有所不妥,她似乎控制不了“水流星”,“不好了!凤凰!你快抗!凤凰!抗阿!我控制不了……收……!” 

 

“啊……锦觅……”旭凤渐感到全身彻骨寒冷,他虚弱喃呢“我好冷!”然后失去知觉倒下,全身被冰封住,慢慢化为五彩凤凰!

 

“凤兄!你怎么样!”鎏英没想到锦觅如今法术如此了得,她收起魔骨鞭,走上前看旭凤。

 

 “凤凰——” 锦觅惊恐失色,胆裂魂飞,她扑到旭凤跟前,只见凤凰全身冰冻壃硬,奄奄一息,一时回不过神来,脑海里掠过当年她将旭凤一刀弊命时的情景,那满目的血,还有旭凤垂死时攀住她染红的手问她:“你可曾爱过我……?”心如刀割……

 

 鎏英马上给旭凤渡灵力,可是灵力也于是无补,“锦觅,别再发呆!快想办法救凤兄,我知道你可以!”

 

锦觅这才恢复意识,便立马催动灵力吸收凤凰身上的寒气,待他退去表体上的冰霜后,又喂与他喝了些香蜜,良久后,他才慢慢地化回人身。  

 

鎏英道:“锦觅,刚才的穗禾是我假扮的,我与凤兄刚才只是演一场戏给你看的,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凤兄与穗禾更加没有那种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我们是想激你让你想起你与穗和喝酒那夜的事!如今,你想起来了吗?”

 

“你说什么?假扮?你们骗我的?到底是什么会回事?我……我不知道会如此,我也没想到自己的法术威力会如此强大!我刚才控制不住水流星,收不回来!”锦觅扒在旭凤冰冷的身体上,继续催动灵力拼命为他吸收寒气,万分的难过和自责涌上心头,一时张皇失措,六神无主,脸若死灰,“凤凰!凤凰!你醒醒!我不是有心的!对不起……凤凰!对不起!对不起……凤凰!凤凰……”逐渐声泪俱下,抽泣不断。

 

旭凤醒了,慢慢地张开凤目,恢复知觉,他感觉到扒在自己身上的锦觅给他传来滚滚的温泉,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一把紧紧地搂住了她,又心痛又兴奋,“锦觅!锦觅!对不起!刚才我和‘穗禾’说的话不是真心的!我与鎏英二人逗你玩而已!”随后又噙出一个笑,娇嗔道:“你怎么变得如此厉害的?”

      鎏英附和:“对阿,锦觅!你果然士别三日,让我刮目相看,你的法术果然长进了不少,你刚刚差点杀了凤兄!”

      “鎏英。”旭凤看了她一眼。

        你刚刚差点杀了凤兄!

        杀了凤兄!

       杀了凤……

       杀了凤凰……

一语插正锦觅心肺,生生将她撕裂!她又差点杀了凤凰吗?是吗?她就是那般横蛮?每次不先搞清楚状况,就动手!以前就说她心智不全!如今呢?变成泼妇了?

 

“对不起!凤凰!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我没料自己法力这么强!刚才水流星失控了,收不回来!是我没有控制好!” 锦觅黯然泪下,她慢慢推开了旭凤的拥抱,她觉得自己正在自食其果地将自己与凤凰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没错,她刚刚揭开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她现在不再是小白,而是锦觅,凤凰刚刚才知道,她是杀死他的那个锦觅!锦觅!觅!

 

旭凤好转起来,他坐了起身,鎏英见他们没事,摇着头笑着离去。

 

“锦觅!我很冷,你快帮我吸寒气渡温暖给我!”旭凤撒娇地又将锦觅揽进怀里,紧紧地将她揉拧得就快要碎裂,又轻抚她脸,见她只顾低头抽泣,急地替她抹去泪痕:“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哭!我没事了,傻瓜!早知道会让你如此难过,我就不跟鎏英骗你了!别再难过了,我会心疼的!你刚才说的我都知道!我早就知道你是锦觅了!只是,我想你自己回想起那夜的事,那夜的事,你还没有回想起来吗?” 

 

“你都知道?你早就知道我是锦觅?那夜?我自动暴露身份了吗?”锦觅终于明白过来。

 

旭凤摇头叹气:“唉,搞了那么多事,你还是没记起来!那夜,你带我去了你的那个春华秋实的地方,然后你主动以真容面我,我俩那夜谈了很多,我们之前误会已都冰释了!”

 

锦觅:“误会?”

 

旭凤拿出春华秋实放在她手中:“你的事,之前叔父已经跟我说的!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已经把过去放下了,你还不明白吗?寰帝凤翎和春华秋实都给你了,你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早就没有怪你了,我还怎么舍得怪你?我怪只怪我自己!我对你只剩下心疼!你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还是那么傻?” 

 

锦觅:“真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旭凤:“因为你喝了忘忧酒,当夜的事情全忘干净了,我也试着想让你想起来,没想到你这么激动?”

 

“凤凰……对不起!”锦觅凄然。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难过!今日你为了我吃醋!我很开心!你可真逗,怎么连自己的醋也要吃阿?什么我爱小白不爱锦觅?你要把自己生生劈开两个对吗?你真的那么爱我吗?” 旭凤抚着她的脸看着她问。

 

“嗯。”

“那便是被你冰冻死也值了!” 旭凤搂得她更紧了。

 

锦觅摸了摸旭凤苍白的脸,还有比脸更白的唇,泪水又再次糊模了视眼,“……傻鸟!你刚才怎么不抗我?我刚才说了我控制不了叫你抗。你若用业火与我的水流星抗衡,便不会被冰冻成这样!”

 

 “我怎么舍得抗你?你那夜就是用这个水流星给我治愈伤疤的!” 旭凤脸贴着她的脸,她的头发,在她的耳边轻吟,“我......甘之如饴,安之若素,宁缺毋滥,至死不渝!”

 

 突如其来的深情表白,而且是对锦觅!是对锦觅?使锦觅震恸而感动,有点飘飘然,如梦如幻,太不真实了。

 

“其实我早就怀疑你就是锦觅了,你还记得你种彼岸花的那晚吗?我明明就知道你是锦觅,我知道有多想你吗?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了!我以为我终于抱住了你了!谁知道你用假面貌骗我,让我逼不得已说自己认错你为穗和了! 但你以为我会一直都那么好骗的吗?朽木不可雕也,你在人间种灵芝救凡人已经露馅了,后来你种夜幽藤为我解妖毒,我元神出窍看着你种,那时我便确定你就是锦觅!不过,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解开你真身的封印,你喝醉酒的那夜以后,我才知道,原来要这样解开,早知道你种夜幽藤那夜我就该……”

 

“你……”锦觅羞红了脸,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故作生气道,“原来你装模作样了那么久?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却故作不知!还说了那么多戳我心的话!你……”

 

“我不只会装模作样,我还会装聋作哑,因为我是鸦鸦!”

 

锦觅扑哧地笑了。

 

“春华秋实!你拿着!我已然知道你的‘真心’!它已物尽其用,如今真身该物归原主了!”旭凤把“春华秋实”塞进锦觅手中,紧紧裹住她的手,“今日本来要向你求婚的,昨天没有求成!那如今,你能答应我了吗?”

 

锦觅点点头,笑中带泪,将头埋进旭凤怀里。

 

旭凤欣然一笑:“改日我带你回花界见见长芳主,是时候要回去报个平安了,同时正式提亲!我陪你回冰宫把真身归位吧!”

 

二人瞬时消失……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听闻爱情,十人九悲

听闻爱情,十人九悲。何不两清,做回甲乙丙。听闻回忆,十忆九伤。何不忘掉曾经,珍惜现在。听闻青春,十言九妄。何不放下,随风东南西北。听闻红尘,十有九故,何不淡泊,坐看云起云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冬天真是一个适合恋爱的季节!

01.早晨,阳光透过窗帘温和地照亮屋子。起床后,餐桌上摆着你煮好的粥,软糯糯的米散发着暖烘烘的香味儿。穿上厚厚的羽绒服,裹好围巾,戴上口罩,出门后,胃里就像有了一个暖暖的小太阳,温热的感觉传递到全身。02.喜欢和你穿着鼓鼓囊囊的羽绒服拥抱,我张开双臂环抱住你的腰,把头埋在你的颈窝,总是会生出一种踏踏实实的安心感。还喜欢趁你不注意,把冰凉的手从你脖子里伸进去,看你突然激灵了一下,稍微有些霸道地抓过我的手,暖在你的手心,一起放进你羽绒服大大的口袋里。03.最适合捧着一杯珍珠奶茶,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7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分享一下超级美的桌面图片

一下的图片来自于fir.im,已在ifnav.com使用以下是网站运用的截图是我用过最好用的个人导航收集网站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父亲写的散文诗 - 许飞

文字是语言的延伸,那些无法言表的情感都可归属为一段词,几行诗。而歌曲则赋予了文字以生命,让这些诗词变的鲜活而饱满,更轻易的打动人心。歌手许飞的新曲《父亲写的散文诗》,便是这样一首可唱可颂的作品。作为父亲节的献礼之作,许飞用独特的“流逝感”曲风,深情诠释了这首时光流淌后凝结出的父爱之诗。越是安静得听着,越是感动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收割完女儿躺在我怀里睡得那么甜今晚的露天电影没时间去看妻子提醒我修修缝纫机的踏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204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王者荣耀 - 上官婉儿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上官婉儿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听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50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0

王者荣耀 - 李信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n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4

王者荣耀 - 沈梦溪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巍峨的长城,古老的奇迹。谁建造了它?谁守望着它?谁在它身畔长眠?谁又因它的庇佑,最终获得幸福呢?沈梦溪所珍藏着不知真伪的半本家谱中,有着祖先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这是贫穷的混血魔种所引以为豪的东西。“为寻求幸福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6

王者荣耀 - 裴擒虎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李信巍峨的长城,古老的奇迹。谁建造了它?谁守望着它?谁在它身畔长眠?谁又因它的庇佑,最终获得幸福呢?当虎驰骋于自长城返回长安的古道时,脑海中便回荡着这疑问。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早已分不清。关隘为火海所包围,守卫军的呐喊与战马的嘶鸣交织。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3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8

王者荣耀 - 破魔之箭伽罗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伽罗当神明的脚步走过云中漠地,便留下漫长的玉石之路,从长城一直通往王者峡谷。千百年来,这条路上响彻过商旅的驼铃,驰骋过铁甲的骑队,迎来过热切的求知者。而这些求知者在傲立的山崖下开凿了一千个石窟,把神明传授的学识和艰辛抄写的典籍珍而重之的安放,镌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5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12-28

王者荣耀 - 盾山

来源:王者荣耀英雄故事站-盾山很久很久以前,神明建造了长城。它已经记不起那神明的模样,但知道是他的巧手赋予了自己和兄弟们生命,并在长久运转的中枢上刻下清楚明晰的指令。从此之后的千百年,它就仅仅以这个指令为使命而存在。又经过漫长的岁月,长到连长城都被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