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六章    选择性失忆(1)


“把你的撒花绫拿下吧!从今以后,堂堂正正的做回锦觅,以真容示人,不要再做侍婢,堂堂正正地嫁给我,做我的魔后!”

“不要!别叫我锦觅,还是叫我小白吧!我不想公开身份!只要在能呆在你身边就好了!我不要改变侍婢的身份!嫁你一事,还需重长计议!我刚才已通过观尘镜,告诉了长芳主,我与你已相认,我告诉她你已经谅我了,我缺失的一瓣真身也已复得,如今长芳主得知我得以安康,好生欣慰,而且她本来就不反对我留在你身边,我想,暂时可以不用回花界。因为我不想露面,我怕润玉他……”

旭凤唉了口气,将锦觅搂在怀里,“好吧!我听你的!叫什么都不重要,但你别干太多活,别累坏了!我见你这几日精神差了许多!有什么心事,你都与我说,好吗?”

“嗯!”锦觅乖巧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锦觅,过去,我曾允诺你,定会将杀先水神与风神的凶手带到你面前,可是很惭愧,我一直都没有兑现这个承诺。如今,终于水落石出了,那夜你与穗禾喝酒,她已亲口承认是她杀了你爹爹。对不起!她在我身边那么久,我居然不知道她会用琉璃净火!还养虎为患了那么久!如今,我便给你,你爹爹与你临秀姨一个交代!走!”旭凤拉着锦觅的手往牢狱走去……

锦觅听了旭凤的话,感到意想不到的震惊,竟是穗禾!

到了牢狱,锦觅见到了里面缝头垢面又憔悴的穗禾,穗禾见了旭凤,激动地扑了出来:“旭凤,你终于来救我了?他们那些人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旭凤示意狱卒开门,门开了,穗禾扑向旭凤正想扣住他的手臂,旭凤一个护体功将她弹开倒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吐出:“为什么?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那夜的忘忧酒,是润玉给你的吧?”

“旭凤,你在说什么?”穗禾看到旭凤身边还站了个小白,“旭凤,你可知道她是谁?她就是锦觅!她改头换脸呆在你身边,想必不怀好意,又要害你阿!”

“害我?是她害我?还是你害我?”旭凤正眼不看她,也没有看着锦觅,视线只是漠漠地停在半空,没有一点温度,他大手一挥,小白化回锦觅真容,“其实,我早就知道喂我吃九转金丹人不是你而是锦觅。你对付焱城王的两个傻儿子,还有雀灵的手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过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给你留点面子!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去勾结润玉!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你杀害了先水神与风神!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没错,你身上的琉璃净火,是被我收走的!”

“旭凤!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的好难道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怀有对你的愧疚!如今得知,你这般恶毒,杀戮如此之重!你连我最后对你的愧疚都抹杀得一干二净了!”

“愧疚?原来你对我只有愧疚?”穗禾大笑,“她背叛你,欺骗你,甚至杀了你,最后她都死了,你却还是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得来的竟然只有你的愧疚?锦觅阿锦觅,你有什么好的?我为了旭凤,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我的生命,我永远不会伤害他!但是你呢?你竟然不信任他,还杀了他,你还有脸与他在一起?”

“够了!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和许下的承诺,如今亦然。我说过不会杀你!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我和锦觅的面前!”说完,旭凤头也不回地凛凛地离去,留下锦觅怔怔地站在那里,须臾后锦觅意识到要跟上旭凤,走出牢狱之前,撒花绫又再次穿进衣内,回复小白的面貌。

……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直在锦觅的脑海里徘徊……

……

“锦觅……你刚刚差点杀了凤兄!”

 “锦觅阿锦觅,你有什么好的?我为了旭凤,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我的生命,我永远不会伤害他!但是你呢?你竟然不信任他,还杀了他,你还有脸与他在一起?”

穗和说得对阿,她不任信凤凰,她杀死了凤凰,凤凰还是处处爱护她,为了她跳了寒冰池,如今她竟然用水流星又差点杀了他,还有脸与他在一起吗?今天凤凰冰冷的脸孔,总是在锦觅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夜没有睡好,梦里更是梦见她当年杀死旭凤时的情形,血!她双手都是血,是凤凰的血!还有那天她用水流星将旭凤强力冰冻,旭凤化为五彩凤凰,奄奄一息……

“你可曾爱过我?”“从未!”

“左右阿,不过是这天下第一忘恩负义之人,掉了几滴眼泪而已,有什么希奇的?”

“其它都依你,但是女一必须死!” 必须死!须死!死!

……

午夜锦觅梦中惊醒……

旭凤亦在熟睡忽觉心猛然一跳,惊醒,莫明的心悸不已,“锦觅——”他身上还穿着白色睡袍就直接奔向冰宫……

冰宫里光线昏暗,有抽泣声回荡在殿内,旭凤三步并作走进内室……
“血……好多血!凤凰!凤凰!……”哐当!一声清脆,似有什么丢在地上……

“锦觅——”只见塌上零乱的被子有一半拖落至地,顺眼看去,锦觅赤脚蜷缩在屏风旁边,哭泣抽畜不断,身体微微颤动,怔着眼光,她的冰刃被弃于一旁,“葡萄干?我的葡萄干?……”她惶惶失措地摸着身上的睡袍,似在找什么东西。

旭凤大惊,心揪成一团,他正想走过去抱住她……

锦觅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走近她……

“天帝陛下!”旭凤忽感脊背一阵寒凉,端下身去的动作便僵住在半空……

“你怎么进来的?”锦觅声音发抖,她瑟瑟地爬过去捡起冰刃,双手紧握着冰刃对着旭凤乱挥,并一点点的往后缩,“你别过来!……走开!……走开!……你滚——凤凰!凤凰——”锦觅突然闭起眼睛大叫凤凰。

“我在!我在!”旭凤果断地大手一挥,身上的白袍变为水墨黑色,周围鬼火全部点燃,这下使寢宫里亮堂多了,他端下身子,“锦觅,是我,你看清楚,我是你的凤凰!”

锦觅这才抬眼看旭凤,轻轻地说:“凤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抱起。

旭凤将她轻轻放回床上,“凤凰……凤凰……”锦觅纤软的身体贴上旭凤,紧紧地拥抱着他,接着是絮絮不断的哭泣。

“我在!我在!”旭凤坐到榻边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抚她的背,把自己温热的脸颊贴住她冰冷的额头,用温柔的语调安慰着她,“别怕!我一直都在!”

“润玉……刚才,是润玉!……他要来把我带走……凤凰!我不要去天界,我不去!”锦觅边说着边摇着头。

“不是润玉,不是他,是我,是我——凤凰,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穿白衣!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润玉把你带走的!我会一直守着你,一直——”

旭凤摊手燃起一团火,又变出一个红色的凤凰灯将火熖包裹,然后让它飘起来,凤凰灯一个接一个地飘送到半空去,须臾后,整个冰宫到处都悬着凤凰灯,将冰宫照得通红,温暖了殿内的每一个落。

“锦觅,你还记得这些凤凰灯吗?”锦觅点点头,“我用它们照亮冰宫,让它们陪着你,以后,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开心的事,过去的不开心的事情,把它都忘了吧!”

“可是……我忘不掉……”

“我会让你忘掉的……”接下来是旭凤温润的吻,从眼睛到脸颊,及至嘴唇、脖子、锁骨……遍布全身,星星点点,炽热但却温柔,融化着锦觅的心……

接下来的数日,旭凤与锦觅同吃同睡,寸步不离地陪在锦觅身边,不让她干活,用膳的时候逼着她与自己并肩而坐,菜也夹到她的碗里,可是旭凤越是对锦觅好,她就反而越是不自在。

 

洞庭洞——

天帝润玉突然到访……

彦佑:“哎哟!今天吹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润玉:“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彦佑:“我没听错吧?”

润玉:“费话少说!你可有去看望过锦觅?”

彦佑不敢作声。

润玉道:“别装糊涂了,如今六界佳知,水神锦觅根本没有死,一直在魔尊身边,如今都快要当魔后了!”

彦佑:“直说吧,你想要干麻?”

润玉:“你紧张个啥?我只不过是让你帮忙去打听一下,到底他们的喜帖为何迟迟没有到达天界?顺便……”润玉在彦佑耳边细语了几句。

彦佑:“万万不可!魔尊的未来魔后,我彦佑怎么敢打她的主意?难道我不怕被挫骨扬灰吗?”须臾后,他又贼眼笑看润玉,“不过,如若有天帝撑腰,而酬劳又丰足的话,不防考虑考虑!”

润玉不屑一顾:“说吧,多少?”

彦佑把大姆指和小指竖了起来:“这么多不会为难天帝陛下吧?”

润玉:“狮子开大口!拿去!”六大颗宝蓝色的千年的灵力珠飞到彦佑眼前。

彦佑笑着拱了拱手:“如此便谢过天帝陛下了!您放心,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彦佑一定会办得妥妥贴贴的!”

润玉:“哼”润玉转身消失。

……

魔界——

锦觅多天没有离开过禺壃宫了,自从身份暴露,旭凤就不让她离开自己太远,不过她自己更加不敢出去,如今就像做贼似的躲在魔界,时间长了真真的难耐。今天她终于鼓起勇起独自出去大街上走走,为何旭凤不跟着她呢?她身上有撒花绫,头上戴着寰帝凤翎,真身里的一瓣中有旭凤的一魄,不管她去到哪里他都能感知到,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了心灵感应,那夜锦觅作恶梦已经验证过了,不过旭凤还是吩咐魑魅魍魉替他盯紧了锦觅。旭凤并没有刻意加强魔界中的任何一道结界,因为这样只会此地无银。

锦觅坐在大石上,她手拿冰刃正想将它一掌毁掉,可是又住了手,这是爹爹的遗物,她又怎么舍得!她长叹一声:“难得一个人静一静,却又嫌没有可以谈心的润密阿!如若扑哧君在就好了!”

“美人,你终于想我了吗?”彦佑从地里遁出。

锦觅吓了一跳,心想,他不会是认出自己了吧?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锦觅!”

锦觅怔住!

“不用再躲了,如今六界佳知,你小白即是水神锦觅阿!未来魔后!亦只有你和旭凤二人才会这么傻认为这样能瞒天过海,自己骗自己,有意思吗?”

“这……扑哧君,好久不见!可是,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呢?我面貌不是不一样了吗?”

“唉,总之我自有我的办法!实不相瞒,这次我敢来看你,也是得到天帝润玉的批准,他已经放弃你了,你再别自视过高!放下心头大石吧!”

锦觅顿时兴奋得跳了起来:“你此话当真?”

彦佑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说:“真的!润玉快要与邝露成婚了!这次是润玉特意派我来,打听你们何时发喜贴!魔尊待你不错吧,到底什么时候发喜贴?”

“凤凰真的对我很好!可是……可是就是因为他对我太好了,我心更加不安!我总是想起过去我做的那些对不起他的事情!凤凰说得对,我应该忘记过去的那些事,但是谈何容易阿!真真希望可以有一种能够选择的失忆,把过去不开心的事情,通通忘掉!”

“这有何难的?”彦佑道,“这世间上可真有这种能够让人选择性失忆的办法阿!”

“啊?”锦觅瞪亮了眼,“什么办法?”

彦佑:“据我所知,奈何桥的孟婆,研究出了一种新型孟婆汤,能够让人选择性失忆,你要不要试试?很多人都试过,不过,就是比较贵!”

锦觅:“真的有效吗?”

彦佑:“当然,我可没试过!唉,不过,孟婆这种做法,是走私!如若被天界或魔界管事的知道了,她可不得好过阿!所以,这是一个机密!知道的人可不多!”

锦觅:“那要多贵?”

彦佑伸出了大姆指和小指。

锦觅:“六百年灵力?”

“六千年阿美人!”锦觅凸了眼,彦佑继续说:“唉,不过,你的未来夫胥如此能耐,区区六千年灵力,连拔毛都不算阿!你去问他要,顺便验证一下,他有多爱你!”

“六千年灵力能证明他有多爱我阿?”锦觅嗤之以鼻,“我估计凤凰想都不用想就给我了!心痛的是我自己!大拉拉六千年灵力就这么的送人了!要是他直接渡给我就差不多!”

彦佑大笑,锦觅想了想又说:“不过,如果,我是说万一!万一那碗孟婆汤没有拿捏准,我喝完以后把什么都忘了,把所有重要的人包括凤凰都通通忘记,那该如何是好呢?”

彦佑:“你怎么这么笨呢!你自己忘了,别人可没有忘阿!我记得你阿,你忘记我我会告诉你我是谁麻!你的凤凰会告诉你的麻!担心个啥?再不,你就先写一封信给自己,喝完以后,看信不就知道了!”

锦觅:“有道理哦!好,就这么决定!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要向我提起我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了!”

“我可没你么笨,放心好了!”彦佑笑,“对了,在润玉还没有正式发喜帖之前,你可莫要向你的凤凰泄露天机,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哦!”

“好!”

……

翌日的早膳,锦觅吃得特别香,她凑到旭凤身边谄笑着吐了个“凤凰!凤凰!”的嘴形,旭凤会意一笑,挥手示意周围的侍婢全都退下,双手抚着锦觅腰间一拉,锦觅便跌进旭凤的怀里,旭凤甜笑着道:“怎么了?魔后今天心情这么好?”

锦觅双臂圈着旭凤的脖子:“凤凰,我且问你阿,如若我要是真把以前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那你不会再与我提起的吧?”

旭凤:“嗯,当然!我怎么可能想提起?你想通了?”

锦觅:“是想通了些,我想与其闷闷不乐,倒不如开开心心地嫁给你好了!”

旭凤大喜:“真的?”

锦觅挑了挑眉转动眼珠:“不过,我这还有点难处!”

旭凤有点不耐烦:“还有何难处?你都一一道来!”

锦觅:“阿……就是聘礼的问题?”

旭凤蹙了蹙眉:“聘礼?唉,我以为是什么大事,你要什么?我马上你替你准备,过几天带你上花界,聘礼都一并给长芳主就是了!”

锦觅摆着手:“不用不用!长芳主她灵力高强哪里用得着灵力?你把它给我就行!

“灵力?”旭凤扑哧一笑,“我的傻葡萄,兜了这么大个圈原来是想问我要灵力?你直说不就行了吗?”旭凤拿出水灵珠,“你要多少,我现在就渡给你!”

锦觅又摆着手:“不是不是!我不要你渡你身上宝贵的灵力给我,你给灵力珠给我就行了!”

旭凤疑惑:“你要买东西?那你想要多少灵力珠?”

锦觅点点头,举了举手指:“六千年!”

旭凤紧紧的搂着她,贴着她的脸说:“没问题阿宝贝!不过,你要这么多灵力珠到底要买什么东西?我真的想不到用灵力能得到的东西,你在宫中会是没会有的?若是没有,也不用自己去买阿,吩嘱下人准备就行了!”

锦觅:“额,我……我是想留给……留给我们将来的……小凤凰和小霜花用的!”

旭凤一听,笑得更甜了,虽然她这个做法说是未雨绸缪有点牢强,但旭凤还是想夸夸她:“我的傻葡萄如今越发的机灵了!”

缠绵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旭凤才肯放开她,并把六大颗火红色的灵力珠给了她。

……

奈何桥——

彦佑:“五五分账,行了吧?你想想,你什么都不用干,与她说上两句话,就得三千年灵力,这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孟婆:“彦佑君你倒说得轻松!欺骗魔尊的女人?我这条老鬼命可经不起那琉璃净火的折腾的,上次地府的事以后,有谁不知道那女人可是魔尊心尖上的人?连鬼都不敢靠近她身!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彦佑:“那有谁不知道魔尊是刀子嘴豆腐心?他什么时候为难过你们魔界里的一鬼一魂?更何况,这事是天帝的命令,天塌下来,有天帝撑着!”

孟婆眼睛眨巴眨巴地:“这……这……又怎么扯了个天帝进来?哎哟,这千万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麻烦事!我这老太婆的心脏阿,可经不起你们这帮年轻人的折腾!”

彦佑:“哼!识趣点!把事情干好,自然保你安泰!”

……

虞渊——

锦觅:“小玄朗,今天我要把我的水流星传受给你,你仔细看好了!”

小玄朗:“嗯!”

大半天之后,小玄朗基本学会了如何使用水流星。

锦觅:“小玄朗,你以后自己好好练习!我给你的水系法术的书,你都保存好,好好看着练,切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以后,你一定会有机会上天界做上神的!这把冰刃是我爹爹先水神留给我的遗物,如今,我将它升级为这个有强大威力的武器,你拿着傍身,好好保护自己!”

小玄朗:“那你呢?”

锦觅笑着说:“我马上就要嫁给魔尊了,就是你的凤凰哥哥,现在有凤凰保护我,我不再需要这把冰刃了,你就替我好好保管它吧!”

小玄朗:“那只鸟儿可对你好?以后还会不会再欺负你阿?”

“嗯?这样好了,你帮我看着他,如果以后他欺负我,你就把他冰冻!”锦觅和小玄朗都笑了,“不过,可不要把他弄死哦?我可舍不得!”

小玄朗:“哈哈哈!”

……

天界——

天帝润玉:“缘机仙子,你将锦觅的所有记忆暂时封锁!保留法术与智慧!”

缘机仙子:“遵旨!”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16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我们还不在一起的时候,你或许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去上学,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下雨天的时候,一个人打伞,一个人走在湿哒哒的路上。晚上一个人睡觉,不管夏天还是冬天。我遇到你的时候,你不再一个人走路,不再一个人吃饭,不再一个人看着天空发呆,下雨的时候,不再一个人打伞,不再一个人走在湿哒哒的路上。生活的,心里的,周围的,从此住下了一个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夏天,还是冬天,你不再一个人睡,被子里的,被子外的,都增添了我的温暖。即使你先睡下了,我的手也放在你的脸上,让你知道,清醒的,入梦的,从此我都陪伴在你左右。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640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16

与你看着星空到老

亲爱的人儿啊,你现在何方,你可知道我现在想你今夜,星星很美,月亮也很美萤火虫在林子里穿来穿去多可爱亲爱的你,你还是来了今夜,流星下适合许愿我们就在湖边到天亮吧看着东边的阳光抚摸着你的长发就像靠在我肩上一样温柔待到清晨来临的时候,我就带你去看花海,摘一朵紫金花送到你手心你捧着最爱的紫色的话笑得像个小孩每天都这样安静地度过与你看着星空到老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36
念硕栖夙 念硕栖夙 2017-11-16

凉影

花叶叶,草萋萋;荫榆之下,遮遮遮钗素素,颊苍苍;纤细之下,羞羞羞红鹊鹊,帕掩掩;帘影之下,喜喜喜伞轻轻,雨泣泣;棺椁之下,莫莫莫

收藏 0 推荐 5 评论 1 阅读 575
念硕栖夙 念硕栖夙 2017-11-17

《神女吟》

牡丹花上凰,珀外有少年;名曰单字源。富贵牡丹花,琥中有少女;其名唤子娅。神女倾国色,一众神人倒。有情名唤,钟情泪。几度重来梦,不知何人殇。生生凉世世,翩翩绕岁岁。今夕复明夕,等到花儿憔。牡丹有情,天女泪。花至彼岸,死神回眸。牡丹有颜,倾城之貌。一指红颜笑,错串琉璃琥珀色。几曾听闻孟婆汤,一碗可断相思骨。吾爱少年,名曰阿源。何如牡丹意,莫让少年守白头。神女有题,公子可解?

收藏 0 推荐 6 评论 0 阅读 560
念硕栖夙 念硕栖夙 2017-11-27

无题

当微风咋起时枫叶渐起时近黎明,我从阳光里来,便从阳光里去。有微笑向暖,年华未央。傲娇不是病,只是一种态度我和我骄傲的倔强,不允许我向你低头我有洁癖,讨厌一切二手货我选择分手,是因为爱你太累我没有倾城的容颜,但却有一颗所谓的好人心。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忍不住的心痛。爱情就像烟花的绽放,再美丽也是一瞬间的华彩。都说恋人分手后连陌生人都不如原来是真的。有一种恩爱不需要秀,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场show!自以为是他的独角戏,到最后才发现,是我的自以为是。看不透风卷云疏。看不完细水长流。看不够恋人倾城。看不过世间繁华。看终世态炎凉。看不明万物调零。看不尽花开又落。看不懂时光永恒。等到沧海成桑田,望地老别天荒。陪我看日出的人,被那个一起看日落的他,取代。记忆的船,它停靠在海岸边,一浪又一浪的海水,将它淹没。沉浸在水底的记忆,飘摇在水里的回忆,我们,所不能忘记的,是那刻骨铭心的,伤痛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即兴在表演。像话剧里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44
加油少年 加油少年 2017-11-18

多想和你在一起

天冷了我想抱抱你。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想和你一起做。我想裹着暖暖的被子,和你一起玩手机。我想和你一起在寒风中压马路,把手放在你的口袋。 我想和你牵着手逛公园,冷就往你怀里靠。我想和你泡在温暖的泉水里肆意谈笑,外面很冷,心里很甜。我想和你涮着火锅唱着歌,喝着啤酒吃着肉,重点是对面有你。 我想和你找一间咖啡馆坐一下午,靠着你的肩膀,闻着浓浓的咖啡香……我想和你一起逛街,路上买包热乎乎刚出炉的糖炒栗子,不吃,就抱着暖手。我想和你去天主教堂旁观别人的婚礼,看一堆新人肃穆庄严的相互宣誓,在心里偷偷地把他们幻想成自己。 我想和你一起去冰激凌店,点一个超级大的冰激凌。你一口我一口,享受着暖气吃个够。我想和你找一家书店,阳光透过玻璃倾洒一室,我们一人一本书,偶尔抬头偷瞄对方。我想和你一起过圣诞节,把准备好的小礼物藏在你的帽子里。看你笑的一脸惊喜,心里暗暗得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695
无意穿堂风~ 无意穿堂风~ 2017-11-26

嘟嘟

我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为你我愿做垂眉摆渡翁,却独独偏爱侬。却发现,,,我拿良知喂了狗,为了你,我把身边的异性全都拒绝。全都断了联系。不再和他们有瓜葛。自认为找到了以后的另一伴。拒绝了他们的倾心与爱慕。以为以后有你的陪伴,关心和呵护。没成想我在我还在构思着关于我们的未来,你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我身边消失。我的心,乱了,没有方向,,,,,,如果你要消失,就永远不要出现。当我已经把你彻底忘掉的时候,你却发了个,短信给我。你说最近事情有点多,我们不太合适。多么搞笑~太拿自己当根葱的人,往往更善于装蒜。爱你的人无论多忙都会忍不住联系你。不喜欢你的人无论怎样都是不合适。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7

冰尘

风声声愁病相仍梨花痕剔尽寒灯雁难寻楼外辉映香消尽秋千空荡人远行犹自风前清唱阳关曲终停那一场冰封你却在红尘红笺墨青字字空惹泣两眉余恨独倚西窗寂静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淡月影又一场冰封我却在红尘纸张无名逝去在青春双眸醉迷可问那是何人相思谁听万顷烟波黄昏影——绝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80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7

朝日东指,步西逐日

黄河覆水势与天齐,豪书几笔壮志凌霄,夜半寻星可登高?流水昔日南柯,酒醒今夕黄粱,我欲登月摘星,奈何白日苦难熬。朝日东指,步西逐日,白鬓华发不归乡。东去人言西不归,莫笑,逐日终有期,东去哪夕阳。思贤/著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0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7

下残雪,上半月

一夜黄梁,旧事如烟,皆为春风化雨。仰头苍穹,何留孤苦醉心间,惜下有残雪上留半月。奈何自古人多情,然独倚落泪欲酒无皿。扶窗望,笑人间真情。却难守泣者不弃旧梦,可笑否?歌者独舞曲,诗人一厢情,晓者方知梦醒,闻者才觉无情。问伊还在?只留残月伴狼鸣。痴情之人可忘情,日升月落可有期?唔,罢了,罢了,即有地崩山裂之时,妄断守者之心望者之情。 思贤/著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