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六章    选择性失忆(1)


“把你的撒花绫拿下吧!从今以后,堂堂正正的做回锦觅,以真容示人,不要再做侍婢,堂堂正正地嫁给我,做我的魔后!”

“不要!别叫我锦觅,还是叫我小白吧!我不想公开身份!只要在能呆在你身边就好了!我不要改变侍婢的身份!嫁你一事,还需重长计议!我刚才已通过观尘镜,告诉了长芳主,我与你已相认,我告诉她你已经谅我了,我缺失的一瓣真身也已复得,如今长芳主得知我得以安康,好生欣慰,而且她本来就不反对我留在你身边,我想,暂时可以不用回花界。因为我不想露面,我怕润玉他……”

旭凤唉了口气,将锦觅搂在怀里,“好吧!我听你的!叫什么都不重要,但你别干太多活,别累坏了!我见你这几日精神差了许多!有什么心事,你都与我说,好吗?”

“嗯!”锦觅乖巧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锦觅,过去,我曾允诺你,定会将杀先水神与风神的凶手带到你面前,可是很惭愧,我一直都没有兑现这个承诺。如今,终于水落石出了,那夜你与穗禾喝酒,她已亲口承认是她杀了你爹爹。对不起!她在我身边那么久,我居然不知道她会用琉璃净火!还养虎为患了那么久!如今,我便给你,你爹爹与你临秀姨一个交代!走!”旭凤拉着锦觅的手往牢狱走去……

锦觅听了旭凤的话,感到意想不到的震惊,竟是穗禾!

到了牢狱,锦觅见到了里面缝头垢面又憔悴的穗禾,穗禾见了旭凤,激动地扑了出来:“旭凤,你终于来救我了?他们那些人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旭凤示意狱卒开门,门开了,穗禾扑向旭凤正想扣住他的手臂,旭凤一个护体功将她弹开倒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吐出:“为什么?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知肚明!那夜的忘忧酒,是润玉给你的吧?”

“旭凤,你在说什么?”穗禾看到旭凤身边还站了个小白,“旭凤,你可知道她是谁?她就是锦觅!她改头换脸呆在你身边,想必不怀好意,又要害你阿!”

“害我?是她害我?还是你害我?”旭凤正眼不看她,也没有看着锦觅,视线只是漠漠地停在半空,没有一点温度,他大手一挥,小白化回锦觅真容,“其实,我早就知道喂我吃九转金丹人不是你而是锦觅。你对付焱城王的两个傻儿子,还有雀灵的手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过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着给你留点面子!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去勾结润玉!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你杀害了先水神与风神!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没错,你身上的琉璃净火,是被我收走的!”

“旭凤!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的好难道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正因为如此,我才一直怀有对你的愧疚!如今得知,你这般恶毒,杀戮如此之重!你连我最后对你的愧疚都抹杀得一干二净了!”

“愧疚?原来你对我只有愧疚?”穗禾大笑,“她背叛你,欺骗你,甚至杀了你,最后她都死了,你却还是一直对她念念不忘,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得来的竟然只有你的愧疚?锦觅阿锦觅,你有什么好的?我为了旭凤,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我的生命,我永远不会伤害他!但是你呢?你竟然不信任他,还杀了他,你还有脸与他在一起?”

“够了!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和许下的承诺,如今亦然。我说过不会杀你!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我和锦觅的面前!”说完,旭凤头也不回地凛凛地离去,留下锦觅怔怔地站在那里,须臾后锦觅意识到要跟上旭凤,走出牢狱之前,撒花绫又再次穿进衣内,回复小白的面貌。

……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直在锦觅的脑海里徘徊……

……

“锦觅……你刚刚差点杀了凤兄!”

 “锦觅阿锦觅,你有什么好的?我为了旭凤,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我的生命,我永远不会伤害他!但是你呢?你竟然不信任他,还杀了他,你还有脸与他在一起?”

穗和说得对阿,她不任信凤凰,她杀死了凤凰,凤凰还是处处爱护她,为了她跳了寒冰池,如今她竟然用水流星又差点杀了他,还有脸与他在一起吗?今天凤凰冰冷的脸孔,总是在锦觅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夜没有睡好,梦里更是梦见她当年杀死旭凤时的情形,血!她双手都是血,是凤凰的血!还有那天她用水流星将旭凤强力冰冻,旭凤化为五彩凤凰,奄奄一息……

“你可曾爱过我?”“从未!”

“左右阿,不过是这天下第一忘恩负义之人,掉了几滴眼泪而已,有什么希奇的?”

“其它都依你,但是女一必须死!” 必须死!须死!死!

……

午夜锦觅梦中惊醒……

旭凤亦在熟睡忽觉心猛然一跳,惊醒,莫明的心悸不已,“锦觅——”他身上还穿着白色睡袍就直接奔向冰宫……

冰宫里光线昏暗,有抽泣声回荡在殿内,旭凤三步并作走进内室……
“血……好多血!凤凰!凤凰!……”哐当!一声清脆,似有什么丢在地上……

“锦觅——”只见塌上零乱的被子有一半拖落至地,顺眼看去,锦觅赤脚蜷缩在屏风旁边,哭泣抽畜不断,身体微微颤动,怔着眼光,她的冰刃被弃于一旁,“葡萄干?我的葡萄干?……”她惶惶失措地摸着身上的睡袍,似在找什么东西。

旭凤大惊,心揪成一团,他正想走过去抱住她……

锦觅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走近她……

“天帝陛下!”旭凤忽感脊背一阵寒凉,端下身去的动作便僵住在半空……

“你怎么进来的?”锦觅声音发抖,她瑟瑟地爬过去捡起冰刃,双手紧握着冰刃对着旭凤乱挥,并一点点的往后缩,“你别过来!……走开!……走开!……你滚——凤凰!凤凰——”锦觅突然闭起眼睛大叫凤凰。

“我在!我在!”旭凤果断地大手一挥,身上的白袍变为水墨黑色,周围鬼火全部点燃,这下使寢宫里亮堂多了,他端下身子,“锦觅,是我,你看清楚,我是你的凤凰!”

锦觅这才抬眼看旭凤,轻轻地说:“凤凰?”一双温暖的大手将她抱起。

旭凤将她轻轻放回床上,“凤凰……凤凰……”锦觅纤软的身体贴上旭凤,紧紧地拥抱着他,接着是絮絮不断的哭泣。

“我在!我在!”旭凤坐到榻边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抚她的背,把自己温热的脸颊贴住她冰冷的额头,用温柔的语调安慰着她,“别怕!我一直都在!”

“润玉……刚才,是润玉!……他要来把我带走……凤凰!我不要去天界,我不去!”锦觅边说着边摇着头。

“不是润玉,不是他,是我,是我——凤凰,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穿白衣!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润玉把你带走的!我会一直守着你,一直——”

旭凤摊手燃起一团火,又变出一个红色的凤凰灯将火熖包裹,然后让它飘起来,凤凰灯一个接一个地飘送到半空去,须臾后,整个冰宫到处都悬着凤凰灯,将冰宫照得通红,温暖了殿内的每一个落。

“锦觅,你还记得这些凤凰灯吗?”锦觅点点头,“我用它们照亮冰宫,让它们陪着你,以后,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开心的事,过去的不开心的事情,把它都忘了吧!”

“可是……我忘不掉……”

“我会让你忘掉的……”接下来是旭凤温润的吻,从眼睛到脸颊,及至嘴唇、脖子、锁骨……遍布全身,星星点点,炽热但却温柔,融化着锦觅的心……

接下来的数日,旭凤与锦觅同吃同睡,寸步不离地陪在锦觅身边,不让她干活,用膳的时候逼着她与自己并肩而坐,菜也夹到她的碗里,可是旭凤越是对锦觅好,她就反而越是不自在。

 

洞庭洞——

天帝润玉突然到访……

彦佑:“哎哟!今天吹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润玉:“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彦佑:“我没听错吧?”

润玉:“费话少说!你可有去看望过锦觅?”

彦佑不敢作声。

润玉道:“别装糊涂了,如今六界佳知,水神锦觅根本没有死,一直在魔尊身边,如今都快要当魔后了!”

彦佑:“直说吧,你想要干麻?”

润玉:“你紧张个啥?我只不过是让你帮忙去打听一下,到底他们的喜帖为何迟迟没有到达天界?顺便……”润玉在彦佑耳边细语了几句。

彦佑:“万万不可!魔尊的未来魔后,我彦佑怎么敢打她的主意?难道我不怕被挫骨扬灰吗?”须臾后,他又贼眼笑看润玉,“不过,如若有天帝撑腰,而酬劳又丰足的话,不防考虑考虑!”

润玉不屑一顾:“说吧,多少?”

彦佑把大姆指和小指竖了起来:“这么多不会为难天帝陛下吧?”

润玉:“狮子开大口!拿去!”六大颗宝蓝色的千年的灵力珠飞到彦佑眼前。

彦佑笑着拱了拱手:“如此便谢过天帝陛下了!您放心,受人钱财,替人消灾,彦佑一定会办得妥妥贴贴的!”

润玉:“哼”润玉转身消失。

……

魔界——

锦觅多天没有离开过禺壃宫了,自从身份暴露,旭凤就不让她离开自己太远,不过她自己更加不敢出去,如今就像做贼似的躲在魔界,时间长了真真的难耐。今天她终于鼓起勇起独自出去大街上走走,为何旭凤不跟着她呢?她身上有撒花绫,头上戴着寰帝凤翎,真身里的一瓣中有旭凤的一魄,不管她去到哪里他都能感知到,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了心灵感应,那夜锦觅作恶梦已经验证过了,不过旭凤还是吩咐魑魅魍魉替他盯紧了锦觅。旭凤并没有刻意加强魔界中的任何一道结界,因为这样只会此地无银。

锦觅坐在大石上,她手拿冰刃正想将它一掌毁掉,可是又住了手,这是爹爹的遗物,她又怎么舍得!她长叹一声:“难得一个人静一静,却又嫌没有可以谈心的润密阿!如若扑哧君在就好了!”

“美人,你终于想我了吗?”彦佑从地里遁出。

锦觅吓了一跳,心想,他不会是认出自己了吧?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锦觅!”

锦觅怔住!

“不用再躲了,如今六界佳知,你小白即是水神锦觅阿!未来魔后!亦只有你和旭凤二人才会这么傻认为这样能瞒天过海,自己骗自己,有意思吗?”

“这……扑哧君,好久不见!可是,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呢?我面貌不是不一样了吗?”

“唉,总之我自有我的办法!实不相瞒,这次我敢来看你,也是得到天帝润玉的批准,他已经放弃你了,你再别自视过高!放下心头大石吧!”

锦觅顿时兴奋得跳了起来:“你此话当真?”

彦佑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着说:“真的!润玉快要与邝露成婚了!这次是润玉特意派我来,打听你们何时发喜贴!魔尊待你不错吧,到底什么时候发喜贴?”

“凤凰真的对我很好!可是……可是就是因为他对我太好了,我心更加不安!我总是想起过去我做的那些对不起他的事情!凤凰说得对,我应该忘记过去的那些事,但是谈何容易阿!真真希望可以有一种能够选择的失忆,把过去不开心的事情,通通忘掉!”

“这有何难的?”彦佑道,“这世间上可真有这种能够让人选择性失忆的办法阿!”

“啊?”锦觅瞪亮了眼,“什么办法?”

彦佑:“据我所知,奈何桥的孟婆,研究出了一种新型孟婆汤,能够让人选择性失忆,你要不要试试?很多人都试过,不过,就是比较贵!”

锦觅:“真的有效吗?”

彦佑:“当然,我可没试过!唉,不过,孟婆这种做法,是走私!如若被天界或魔界管事的知道了,她可不得好过阿!所以,这是一个机密!知道的人可不多!”

锦觅:“那要多贵?”

彦佑伸出了大姆指和小指。

锦觅:“六百年灵力?”

“六千年阿美人!”锦觅凸了眼,彦佑继续说:“唉,不过,你的未来夫胥如此能耐,区区六千年灵力,连拔毛都不算阿!你去问他要,顺便验证一下,他有多爱你!”

“六千年灵力能证明他有多爱我阿?”锦觅嗤之以鼻,“我估计凤凰想都不用想就给我了!心痛的是我自己!大拉拉六千年灵力就这么的送人了!要是他直接渡给我就差不多!”

彦佑大笑,锦觅想了想又说:“不过,如果,我是说万一!万一那碗孟婆汤没有拿捏准,我喝完以后把什么都忘了,把所有重要的人包括凤凰都通通忘记,那该如何是好呢?”

彦佑:“你怎么这么笨呢!你自己忘了,别人可没有忘阿!我记得你阿,你忘记我我会告诉你我是谁麻!你的凤凰会告诉你的麻!担心个啥?再不,你就先写一封信给自己,喝完以后,看信不就知道了!”

锦觅:“有道理哦!好,就这么决定!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要向我提起我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了!”

“我可没你么笨,放心好了!”彦佑笑,“对了,在润玉还没有正式发喜帖之前,你可莫要向你的凤凰泄露天机,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哦!”

“好!”

……

翌日的早膳,锦觅吃得特别香,她凑到旭凤身边谄笑着吐了个“凤凰!凤凰!”的嘴形,旭凤会意一笑,挥手示意周围的侍婢全都退下,双手抚着锦觅腰间一拉,锦觅便跌进旭凤的怀里,旭凤甜笑着道:“怎么了?魔后今天心情这么好?”

锦觅双臂圈着旭凤的脖子:“凤凰,我且问你阿,如若我要是真把以前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那你不会再与我提起的吧?”

旭凤:“嗯,当然!我怎么可能想提起?你想通了?”

锦觅:“是想通了些,我想与其闷闷不乐,倒不如开开心心地嫁给你好了!”

旭凤大喜:“真的?”

锦觅挑了挑眉转动眼珠:“不过,我这还有点难处!”

旭凤有点不耐烦:“还有何难处?你都一一道来!”

锦觅:“阿……就是聘礼的问题?”

旭凤蹙了蹙眉:“聘礼?唉,我以为是什么大事,你要什么?我马上你替你准备,过几天带你上花界,聘礼都一并给长芳主就是了!”

锦觅摆着手:“不用不用!长芳主她灵力高强哪里用得着灵力?你把它给我就行!

“灵力?”旭凤扑哧一笑,“我的傻葡萄,兜了这么大个圈原来是想问我要灵力?你直说不就行了吗?”旭凤拿出水灵珠,“你要多少,我现在就渡给你!”

锦觅又摆着手:“不是不是!我不要你渡你身上宝贵的灵力给我,你给灵力珠给我就行了!”

旭凤疑惑:“你要买东西?那你想要多少灵力珠?”

锦觅点点头,举了举手指:“六千年!”

旭凤紧紧的搂着她,贴着她的脸说:“没问题阿宝贝!不过,你要这么多灵力珠到底要买什么东西?我真的想不到用灵力能得到的东西,你在宫中会是没会有的?若是没有,也不用自己去买阿,吩嘱下人准备就行了!”

锦觅:“额,我……我是想留给……留给我们将来的……小凤凰和小霜花用的!”

旭凤一听,笑得更甜了,虽然她这个做法说是未雨绸缪有点牢强,但旭凤还是想夸夸她:“我的傻葡萄如今越发的机灵了!”

缠绵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旭凤才肯放开她,并把六大颗火红色的灵力珠给了她。

……

奈何桥——

彦佑:“五五分账,行了吧?你想想,你什么都不用干,与她说上两句话,就得三千年灵力,这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孟婆:“彦佑君你倒说得轻松!欺骗魔尊的女人?我这条老鬼命可经不起那琉璃净火的折腾的,上次地府的事以后,有谁不知道那女人可是魔尊心尖上的人?连鬼都不敢靠近她身!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彦佑:“那有谁不知道魔尊是刀子嘴豆腐心?他什么时候为难过你们魔界里的一鬼一魂?更何况,这事是天帝的命令,天塌下来,有天帝撑着!”

孟婆眼睛眨巴眨巴地:“这……这……又怎么扯了个天帝进来?哎哟,这千万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麻烦事!我这老太婆的心脏阿,可经不起你们这帮年轻人的折腾!”

彦佑:“哼!识趣点!把事情干好,自然保你安泰!”

……

虞渊——

锦觅:“小玄朗,今天我要把我的水流星传受给你,你仔细看好了!”

小玄朗:“嗯!”

大半天之后,小玄朗基本学会了如何使用水流星。

锦觅:“小玄朗,你以后自己好好练习!我给你的水系法术的书,你都保存好,好好看着练,切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以后,你一定会有机会上天界做上神的!这把冰刃是我爹爹先水神留给我的遗物,如今,我将它升级为这个有强大威力的武器,你拿着傍身,好好保护自己!”

小玄朗:“那你呢?”

锦觅笑着说:“我马上就要嫁给魔尊了,就是你的凤凰哥哥,现在有凤凰保护我,我不再需要这把冰刃了,你就替我好好保管它吧!”

小玄朗:“那只鸟儿可对你好?以后还会不会再欺负你阿?”

“嗯?这样好了,你帮我看着他,如果以后他欺负我,你就把他冰冻!”锦觅和小玄朗都笑了,“不过,可不要把他弄死哦?我可舍不得!”

小玄朗:“哈哈哈!”

……

天界——

天帝润玉:“缘机仙子,你将锦觅的所有记忆暂时封锁!保留法术与智慧!”

缘机仙子:“遵旨!”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前沿攻略 前沿攻略 2019-04-18

Installing Node.js and npm on CentOS 7

NodeSourceisacompanydedicatedtoprovidingenterprise-gradeNodesupportandtheymaintainaconsistently-updatedNode.jsrepositoryforLinuxdistributions.ToinstallNode.jsandnpmfromtheNodeSourcerepositoriesonyourCentOS7system,followthesesteps: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8
前沿攻略 前沿攻略 2019-06-11

vue 创建插件

toast.js//toast.jsvarToast={};Toast.install=function(Vue,options){Vue.prototype.$toast=(tips)=>{lett=null;if(document.querySelector('.toast')){clearTimeout(t);document.body.removeChild(document.querySelector('.toast'));}lettoastTpl=Vue.extend({render(h){returnh('div',{class:['toast'],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23
前沿攻略 前沿攻略 2019-04-29

常用 Git 命令清单

我每天使用Git,但是很多命令记不住。一般来说,日常使用只要记住下图6个命令,就可以了。但是熟练使用,恐怕要记住60~100个命令。下面是我整理的常用Git命令清单。几个专用名词的译名如下。Workspace:工作区Index/Stage:暂存区Repository:仓库区(或本地仓库)Remote:远程仓库一、新建代码库#在当前目录新建一个Git代码库$gitinit#新建一个目录,将其初始化为Git代码库$giti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0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9-09-20

Evue 商城系统神器

模仿有赞商城系统后台,使用vue-element-ui+vue+evue点击一下链接进行预览以下模块没有您需要的。请加QQ:1125093590咨询点击这里前往体验哦微页面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67
前沿攻略 前沿攻略 2019-05-24

散列对应

<!DOCTYPEhtml><htmllang="en"><head><metacharset="UTF-8"><title>Title</title></head><body><script>letms=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05
前沿攻略 前沿攻略 2019-06-11

css3新特性黏着性

position:-webkit-sticky;position:sticky;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2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一章蜜蜜娘亲,我想你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59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二章坑爹的穿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44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7-05

2019-6-30

第三章扔扔扔……她终于又出现在我眼前,粗衣麻布依旧,一边张罗饭菜,一边招呼家里的另一位妇人坐下。“吃吧!奶娘!小凤凰让我来照顾便可。”“嗯,好!”奶娘看我的眼神似乎不太友善,带着虚与委蛇的微笑。哦,对了,我小时候是有奶娘的,记得娘亲说过,我是个来向她要债的,三岁前换了七八个奶娘,最后她决定一个人独自照顾我,便再没有请过奶娘了。我猜想,娘亲许是某大户人家的养在深闺的娇娇女,遇人不淑,所嫁非人,才会沦为弃妇。定是因为多了我这个拖油瓶,没了脸面,才会避世隐居的。娘亲坐到我身傍,晃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看我,酒窝一显一现的,绝对是跟我说话的专属表情。“好吃吗?”当然!......好!只要是跟你一起吃,这世间上没有不好吃的东西!我不由自主地抓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69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三章九转还魂蛇山有股力量限制着灵力的使用,幸好有月下仙人和扑哧君护送,锦觅才顺利上了蛇山,三人经过几番与群蛇的恶战,九死一生地来到了山顶,锦觅被蛇咬伤了脚,她强忍着蛇毒发作的痛苦,坚持不要他俩撑扶,行走来到了廉晁的宅子,见到廉晁上仙。月下仙人向廉晁讲述了天界发生的一切。“事情便是这样。太微灭道,荼姚幽囚,我是为了太微之子旭凤,来这一躺的。”锦觅说:“仙上,如果您肯拿出玄穹之光救旭凤,锦觅愿倾其所有!”廉晁叹息:“荼姚,没想到数千年之后,我与你仍然是这般纠葛。”廉晁开始讲述着一万多年前他与荼姚、太微之间的故事,原来他心系荼姚,而荼姚却一心只想嫁给太微做天后,太微为坐天帝之位心狠手辣加害于他,他为有避世远居。说完他看着锦觅,“你说我的穹之光,可救旭凤一命?”锦觅点点头:“仙上,如今我知道这些过住,更知要仙上平白献出这玄穹之光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