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二十八章    选择性失忆(3)


“喂——这位润玉公子!等一下,别走那么快……”锦觅看见润玉飞走急的叫喊着,“喂——我还没有给信你看呢!……还想让你带我去天界看看……”

锦觅想追他,但她却走不出寰帝凤翎的屏障内。

旭凤走了过去,锦觅连忙把纸凤凰收入衣袖内,“咻”声寰帝凤翎被收回,锦觅一被放出来立马向润玉奔去,旭凤一手抓住了她。锦觅用力想甩开,却甩不开,气愤地说:“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放手阿!刚才干麻关着我?现在又拉着我不让我走,你到底要干麻?”

“信?你要给什么信他看?”

“与你何干?”

“锦觅!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我是你未来的夫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锦觅?你现在叫我锦觅?你刚刚不是说我不是锦觅吗?”锦觅觉得这个旭凤一看就不像好人,不过就是与润玉一样,是她曾经认识的人罢了。

“你满口谎言!”

旭凤一把将她揽紧进怀,“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到底要折磨我到何时?”

锦觅用力的挣脱了旭凤,“啪!”一个巴掌打到旭凤的左脸上!“登徒浪子!”

旭凤抚着火辣的脸庞,无奈地咬牙抿嘴,“好!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拿证据出来阿,我们的婚书呢?定情之物呢?”

旭凤一下急了,他们哪有什么婚书,肯定又是润玉刚才搞的鬼!不过……还有定情之物,旭凤急忙把春华秋实拿出递与锦觅。

“这个就是我俩的定情之物,是你送我的!刚才在润玉面前,我并未承认你是锦觅,乃是权宜之计,我只是想保护你,我不想让你被他抢走!你能否理解?”

锦觅接过春华秋实看了看,想着,唉,我上辈子怎么惹了这么多烂桃花?怪不得我要喝下孟婆汤抹去记忆!她把春华秋实还给旭凤,“这不过就是个普通的玉佩,不能证明什么!你跟刚刚那个润玉都是一路人,都是骗子!”

“这不玉佩,这是你的一瓣真身!里面还我的一魄!”旭凤拉起锦觅的手,“走吧,回去我帮你把真身归位!回去你就会相信我!”

锦觅甩开旭凤的手,不肯走,“什么真身,什么一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们这些男人都一个样,我现在不想找什么未来夫胥,我也不想成婚,行了吧!你走吧!别再打扰我等人!”

“你说什么?不想成婚?”旭凤心里一酸,刚才洪亮的声调一下子低沉了下去,“你到底要等谁?”

锦觅道:“当然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亲人阿!”

“傻瓜,在这诺大的魔界,我就是你最亲的人!我想你要等的人一定是我!”旭凤一时也不知怎么跟她解释,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寰帝凤翎别回锦觅的头上,“别再拿下来了!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喝下孟婆汤!”

就是这样一个微细的动作,一句简单的说话,帅气无两,温柔无限,使锦觅感到一股暖流渗入心田,莫明觉得他有几分亲切,锦觅拿下寰帝凤翎好奇地端详起来,“这是何物?是鸡毛吗?”

旭凤笑道:“不是鸡毛,是凤羽!它叫寰帝凤翎,可以佑你平安的!”

“凤翎?正真的神鸟凤凰的羽毛吗?”锦觅想,难道信中所指是一只真正的凤凰?那旭凤应该就知道我的凤凰在哪吧?

旭凤:“对!”

锦觅:“那你知道这只鸟儿现在在哪吗?”

旭凤顿悟,欣然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要找它吗?”

锦觅高兴道:“对阿!你快告诉我它在哪?”

“我便是你的凤凰!”旭凤展开双臂,化身为五彩凤凰,锦觅看着旭凤拖着那长长的尾羽惊呆了眼,只可惜锦觅看到的是黑白色的凤凰,所以她觉得眼前的凤凰好像缺了点什么。

下一瞬,锦觅便坐在凤凰的背上,被载起,凤凰载着锦觅飞出了魔界,穿过凡间,又插入云宵,环绕六界,翱翔天际……

锦觅:“原来你就是凤凰!怪不得你的名字里有一个凤字,我怎么一时没想到阿?”旭凤以为她记得自己,很是安慰。

“傻葡萄,原来你仍晓得自己最重要的人是我?”旭凤道:“你想去哪吗?我载你去!坐好扶稳了,掉下去我可不捞你阿!”旭凤飞得不快,因为他怕锦觅真会掉下去,或者会晕会吐。

“不捞我?”锦觅心里不信,她决定试试他,便纵身一跃,离开了凤凰的脊背……

旭凤背上一轻,吓了大跳,箭速飞下去,追上锦觅,然后化回人身,双手接住她正下坠的身躯,“顽皮!你想吓死我?”

锦觅觉得自己被受凤凰的保护和宠爱,好生欢喜,笑靥如花,“听说你是魔界的王?那你们魔界有什么地方好玩的?比如说,地府?”

“你想去地府?”旭凤扬眉笑道:“你不记得吗?上次你在地府被吓成一只可怜的老鼠,如今胆敢再去?”

锦觅白眼:“我才不怕,难道你不能保护我?我猜,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旭凤道:“我怕?好,我也正想带你去地府询问孟婆汤的解除之法,走!”旭凤便抱着锦觅飞向地府……

“怎么样?宝贝!你若看到有哪只鬼怪喜欢的,我抓回去给你做鬼宠!”

“不要不要!”

锦觅跟着旭凤走进地府,一路上看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魑魅魍魉等等奇形怪状鬼怪,吓得心脏砰砰真跳,紧紧抓住旭凤的衣袂,又将头埋进他的羽毛披挂里,旭凤轻拍锦觅的手背安慰她:“别怕!有我在!这整个魔界最可怕之物仍是本魔尊,你连我都不怕,区区小鬼,根本不足畏惧!放心,他们不敢碰你的!”

旭凤说得没错,他们所过之处,众鬼下跪,葡蔔于地,无一敢仰视。

众鬼道:“尊上万安!”

旭凤道:“阎王爷!本座今日有事请教!”

一个满脸黑须子的老头走到旭凤面前府下身子:“小王不敢当,不知尊上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旭凤:“本座想请问,如若误喝孟婆汤,有何解救之法?如何可以恢复记忆?”

阎王爷:“误喝孟婆汤?回尊上,此汤并无解药,喝下去后,必须经历轮回,凡尘走一遭后,便能恢复记忆!”

旭凤:“如若不历轮回?有何别的方法?”

阎王爷:“嗯?不历轮回?一般有效期为一百年,请问尊上,是哪个鬼魂喝了孟婆汤,又不肯坠入轮回呢?小王可不能放任孤魂野鬼随处飘荡!”

旭凤急了:“并非鬼魂,是本座的未来魔后,是她!她非魔非鬼,乃是天界水神,本座如今没时间解你解释这些,你快快想办法解救!”

阎王爷:“这……回尊上,幽冥的孟婆汤乃专为凡人死后变成的鬼魂所设,数万年来,从未听说过有仙家误喝我界的孟婆汤!未经试验,委实不知道它对仙家的作用如何阿!而且,确实并无解除的方法,不过,等它的有效期过了,记忆肯定会恢复的,请尊上放心!”

旭凤揪起阎王的衣襟,怒斥道:“荒谬!本座岂能等上一百年?我马上要与魔后成婚,一天都不能再等了!你们这帮饭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凤凰!凤凰……你冷静点!”旭凤的怒容生生把锦觅吓了一跳,她有点慌乱,但见事态不妙,还是鼓起勇气按住了旭凤的手,“你别这样,算了吧!”

旭凤松开了揪住阎王的手,喘着粗气,怒气还没有完全平息。锦觅上前伸手抚了抚旭凤的胸脯,锦言细语:“别生气了,这样对待地府的官爷,不太好吧?你是魔尊阿,怎能如此失态?我没关系的!你容我慢慢想吧,也许过两天就会想起来呢?嗯?”

旭凤按住了锦觅在他胸口摩娑的小手,怔地看着她,戾气全消。

锦觅:“凤凰,我们走吧!先回家?”

“嗯!”旭凤听到锦觅说“我们回家”,心头一暖,挽着她的手离开了。

锦觅憨笑道:“阎王爷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了,再见!”

其实如若阎王爷跟旭凤说清楚有效期一百年指的是凡间的时间一百年,即魔界的一百天而已,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吧,哈!但他不知道,锦觅并没有喝孟婆汤,只是被缘机仙子暂时封住记忆,至于什么时候给他开启,得看润玉。

 

旭凤觉得自己总算运气不错,锦觅喝了孟婆汤,还记凤凰,又肯跟他回禺壃宫,实属不易阿!回到禺壃宫后,锦觅把纸凤凰递与旭凤,旭凤轻易地将信打开,却看到里面一个字都没有,就是一张白纸。

旭凤十分沮丧地看着锦觅:“锦觅!这里面一个字都没有!”

锦觅道:“不会阿,我刚刚看到有的!”

旭凤焦急地问:“你看到它上面写着什么了?”

锦觅道:“它说,如果我什么都忘了,不用害怕,凤凰很快就会找到我,还说,只有凤凰才能打开这封信!”

“傻瓜!你怎么这么傻!”旭凤痛心地摆着头道,“我原以为你对还留我有印象,原来你只是靠着这封信才知道凤凰,你真的把我忘得一干二净!罢了……”

他将锦觅带回冰宫。

旭凤:“这里就是你的寢宫,你可还记得?”

锦觅:“哗,好漂亮!为何这里什么都是亮晶晶的?这么多灯笼?”她摸了摸晶莹剔透的屏风,彻骨的寒冷便她马上缩了手,“怎么这么冷?这是冰?”

旭凤:“没错,这里是一个地下冰宫殿,大部分东西都是用冰做的!是我专门为你打造的!那些灯笼是凤凰灯,也是你很喜欢的!”

锦觅:“你专门为我打造?为何要用冰?不怕冷吗?”

旭凤:“不怕!你喜欢冷!你的真身是一片霜花,受不了热……”

锦觅:“唉!打住!第一,我不想住在地洞里;第二,这里太冷了,你还是找一间正常一点的房间给我好了!”

“好吧!那你跟我来!”旭凤把她带到她之前的侍婢房里,“就是这里,你之前住过的,不过,住得比较少,你看你可喜欢?”

锦觅:“为何比之前的那间小这么多?就这么点地方?还这么简陋?天渊之别阿!”

旭凤道:“当然,这里只是一间侍婢房,不过,你是我的近身侍婢,比一般的侍婢特殊,有自己的房间。”

锦觅惊讶道:“近身侍婢?你为何要我做你的侍婢?我听润玉说,我可是天界的水神,还是花界少主呢!”

旭凤道:“是我不好!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我之前不知道是你是锦觅,你把自己的真身封印了,我看不到你的真容。而且是你自己主动来我这做侍婢的,不是我叫你做的。”

锦觅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宁愿做凤凰的侍婢,也不留在天界做天后,那个天帝润玉叫自己觅儿,亲切多了,估计他对自己应该更好些,可惜他却不带自己走!不禁有点郁闷,难道自己当初真的选错了,后悔来着?

“原来你当初对我如此不好!怪不得我要离家出走,还喝下孟婆汤!”

旭凤渐愧地低下头不语。

锦觅:“那你如今还要这般对我不仁吗?我不要再住侍婢房!”

旭凤笑道:“我本就不想让你住在这里,你且跟我来。”

旭凤将她带到自己的寢宫内:“这个寢宫里你可记得?喜欢吗?”

锦觅:“没有印象,不过,还算可以,这地方,比刚才的冰宫殿好多了!”

旭凤大喜:“如此甚好!既你喜欢便搬来我的寢宫住吧。对了,我现在就帮你把真身归位吧,你过来榻上坐,你现在已经可以堂堂正正的做回锦觅,不需要再戴着撒花绫了!”旭凤捏了捏锦觅的衣襟,她衣内贴身穿着的肚兜便到了旭凤的手上,锦觅摸摸自己的胸襟,感觉十分不妙!

“啪!”一个巴掌打在旭凤的右边脸上,“你厚颜无耻!”

旭凤又摸着火火辣的脸庞,用受伤的眼神看着锦觅,“你真舍得打我?”

“你出去!”锦觅抢回肚兜,把旭凤推出门外,“砰!”把门一关,“你太过份了!我不想看到你!”

旭凤拍着门:“锦觅!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你未婚夫胥,你不用介意这些!”

锦觅:“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你逾越了!”

旭凤叹气:“锦觅!这里是我的寢宫阿!你不让我进吗?”

锦觅:“现在是我的了!我不习惯与别人共处一室,你到别处睡去!”

旭凤苦恼:“你要我到哪去睡?”

锦觅:“这是你的事,你宫里这么大,房间这么多,随便你睡哪!”

旭凤堵气了:“好,那我就睡在你的冰宫里,把自己冷死算了!”旭凤在门外等了好久还是没有听到锦觅说一句话,也没有等到她开门,灰心失望到极,“你还真舍得我冷死?”

……

夜半,锦觅辗转难眠,自己写了这么一封信给自己,想必,凤凰是她自己最信任的人吧!他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冰宫?他不会真的去睡冰宫吧?他自己弄的冰宫,怎么可能冷着他?可是……

锦觅最终还是决定去冰宫看看,她把寢宫大门一开,眼下一个黑色身躯扑倒进门,“当——”酒瓶碰地,原来是旭凤刚才坐在门口,看样子是喝醉了,他爬起来,张着迷离的双眼看锦觅:“锦觅,你终于给我开门了?”

锦觅有点不悦:“你不是去冰宫睡了吗?干麻坐在这里喝酒?”

旭凤傻笑:“你……当我是……傻子?我一个人……去睡冰宫是……找死阿!更何况……我要在这里……守着你。”他往前半走半爬了两步,扑倒在锦觅身边抱住了她的腿,“我……怕你……怕你又溜走……”

锦觅没好气的端下身去,一阵熟悉的酒香扑鼻而来,“桂花酒?谁让你喝的桂花酒?”锦觅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知道他喝的是桂花酒,只觉得心中莫明地生起气来。

旭凤继续攀附着锦觅的身体,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抱住了她,口中喃喃道:“锦觅,你还记得你给我酿的桂花酒吗?你还记得我们在留梓池畔一起喝桂花醉吗?可是你已经很久没有再酿桂花酒了,你为什么不酿?”

“放开!我真要生气了!你再这样我便回天界!”锦觅口中是这么说,但不知为何却不忍有做出任何推开他的动作。

“不要!不要!”旭凤紧紧地抱着她不放,“不要!锦觅……不要走,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去天界,不要再离开我……”锦觅正想用力甩开这烂醉的酒鬼,却越听越发觉他的声音有点沙哑,还带着点抽噎,原来他在哭,她有点惊讶,又莫明的有点心痛,“锦觅,你为何每次都可以这么狠心?你前两天才刚刚答应要与我成婚做我的魔后,今天你就忘记了!你答应过我的,要永生永世留在我身边,你为什么每次转眼你就忘记了?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你打我骂我冰冻我都可以,你甚至可以杀了我,但是你怎么能够忘记你爱我!你怎么能够……”

锦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越听越觉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他,看着他梨花带雨的脸庞,便只能用手抹去他的泪水。

“锦觅……我知道你喝孟婆汤是想要忘掉过去不开心的记忆!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你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我说的那些讨厌你,不想见你,甚至恨你的话。我错了!锦觅!其实我说的那些都是在做戏!我是故意气你而已!我当初不知道你对我的心思,我只能那样气你,我喜欢看你生气,看你为我吃醋甚至失望落魄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感觉得到,你是在乎我的!我错了我错了,锦觅,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傻瓜!你可知其实我心里面……我心里面是多么想见到你,我多想见到的是你的真容!我想抱着着你!亲吻你!我越是说讨厌你恨你……我就越爱你!越想你!……锦觅!我好爱你!锦觅!我好爱好爱你阿!你不要忘记我,不要忘记你爱我!我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你阿……”

旭凤那带着磁性的哭诉声,低沉但却很柔和,就响在锦觅的耳边,很近很近,近得几乎可以与她的心跳产生共振,如靡靡之音,竟是动听不已,听得锦觅都几乎要跟着他一起哭出来。

“哎哟!行了行了!别再胡言乱语了,听到我脑袋都打结了!谁让你喝这么多的?快起来!”锦觅将旭凤扶起朝卧榻走去,生气地说:“今夜我就暂且饶你一会,看你醉成这个样子!我明天再收拾你!”

锦觅好不容易将旭凤弄到榻上,睡好了,她自己却坐到一旁,手肘就在榻的边缘,托着腮,端详着熟睡中的旭凤。

“唉……你这只鸟儿!一天之内,让我见识到你的喜怒哀乐……

她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声音:“我倒是听说过,人禀七情,应物而动,物色三动,心亦摇焉……”这句话是听哪个男的说过呢?

“见到润玉你就疾恶如仇,到了地府你就凶神恶煞的,可是对着我,你却这般……生怕我会被润玉抢走你真的这么紧张吗?我打你,你不生气也不还手。我生气了,说要离开你,你这般脆弱,哭得这么可怜的样子……”锦觅扑哧笑了,“自己都说自己才是魔界里最可怕之物,却如此怕我?难道我才是这个魔界里最可怕之物吗?哼!”锦觅似生气非生气,她用手指尖轻轻在旭凤的脸上划了划,又从他的眉宇划到鼻尖,“嗯,虽然,你的眼睛没有润玉的眼睛大,捷毛还那么短,但是鼻子还满挺!虽然你没有他那样仙气逼人,但是他却没有你笑得好看!嘻嘻,还哭得很好听呢……”

不知何时,锦觅扒在榻缘睡觉了,而她刚才碰旭凤的手却被旭凤牢牢地牵住了……

第二天,锦觅要求旭凤为她准备了所有她喜欢吃的东西作为早膳,大鱼大肉,还有点心,水果,荤素搭配,加起来总共八十一道菜式。旭凤当了魔尊这么久,还从未试过如此的浦张,不过他却二话没说,反而是满心欢喜地吩嘱下人去准备。锦觅答应了旭凤,不会回天界,但前提是旭凤从今以后不准再酗酒,特别是像桂花酒这等烈酒,再喝醉锦觅就不理他了,他竟指天誓日地答应了!从那天起,锦觅要什么旭凤就给什么,锦觅说什么是什么,晚上锦觅睡榻上,旭凤拿被子垫在地上睡,旭凤大气都不敢出,温顺得犹如小白兔一般乖巧,真让禺壃宫上下怀疑,难道魔尊被锦觅继任了?真真是侍婢一夜变魔王!

接下来旭凤打算先带锦觅去一躺花界,报个平安,顺道征求长芳主同意,带锦觅去蛮荒打重明鸟治眼睛。如今锦觅失忆,旭凤本就不好向长芳主交待,她把先前把已归位好的真身又拆了下来,现在不管旭凤如何劝说她还是不肯让旭凤帮她把真身归位!

后来旭凤差点自裁了,她才勉为其难,总算将她的真身归了位。可是至于那撒花绫,旭凤让她拿下来,她说怎么也不肯,认为这撒花绫一定是对她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定要贴身穿着。唉,旭凤挺苦闷的,不过他俩三生三世了,却从未试过像如今这般的轻松愉快过,没有误解,没有怨恨,也没有杀戮,旭凤很满足。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2-15

醉一场,能否忘掉所有的伤;哭一场,能否见

时光瘦了思念,拉扯了记忆,许多事也在物是人非后成为一种想念,思念也成了一种习惯。故地熟悉的场景依旧诉说着新的开始和结束,曾经奋斗过的、挣扎过的片段证明着我曾经也属于那里,只是当初天真的玩笑终究没有能实现。岁月已成往昔,带走了年少的时光,带走了熟悉的人,也带走了那一段青春的过往,挽留的话虽已在胸口发热,可在转身之后也没有说出口。许多的人、许多的事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放弃留下了不肯遗弃的回忆,不想在意,可总是念及。以为自己淡了过往,以为你指尖划过的伤让我试图学会遗忘,可念及那一段年华,眼角还是会留下一滴滴透明的凄凉。记忆的心灯还在漆黑的午夜执着地闪着凄凉的光,可我终究不知你的身影在何方?一程山水,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我的世界你来过,留下太多的不舍与心伤。红尘渡口,终究只是相遇一场,等你,用尽了我一生的哀伤。在这个华丽的城市,守候着美丽的承诺,人流年似水匆匆而过,若有来生,我也许还会选择同样的坚强。一杯茶,喝到无味;一盒烟,抽到心伤,残花落尽,来年还会绽放,只是即便绽放还能像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9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18

坚持过比死亡更痛苦的忍耐,才等到了希望的重生

坚持过比死亡更痛苦的忍耐,才等到了希望的重生。人,到了一定年龄,都是带着点心事,带着点难言的痛,每天笑嘻嘻地生活下去的。我们要征服的是星辰大海,而不是眼前的沼泽地朝着梦想的方向自信的走下去,把生活过成你想象的样子。每一个不甘的离去,都是为了最后的归来。都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却各奔东西?还好还可以想你不然拿什么对抗生活的琐碎和无趣。不要把人生花费在讨厌人的事情上,这一生要疼爱别人还不够,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想那些自己不愉快的人和事。一个人若不够狠,爱散了仍不离不弃,对自己有多残忍;一颗心若不够硬,心乱了还优柔寡断,对心灵有多黑暗。善良的人,心最真,但活得最累,任何伤害都会包容,既往不咎。善良的人,情最重,但在乎太多,任何背叛都会让心大病一场。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1

最美的时光那就是在空中写下你名字的那一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4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2

序言以前,见到情侣,不知为何他们会彼此喜欢对方;见到婚姻,不知他们为何不顾材米油盐踏入婚姻的殿堂;见到吵架,又不知为何他们终会和好?后来就想想,或许这就是爱情吧,但是转峰一想,爱情是什么?这个困扰了我很多日子的问题,直到遇上你,才知道什么叫爱情!《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这是你为我写的书,无数次的诗句,扰动着我的心弦,即使我还是一句以“不完整,不完美”的评论回复于你,但你,依旧待我如此!“曾几度以为,岁月容易流逝,渐渐就会变老,会有几人陪伴,走过一生的岁月,然而,蓦然之间,莫知他人往哪去了,只要你一直在身旁,这段人生岁月,就是完美的”,简单的语言,简单的陈诉,就足以触动我的心弦。人生很长,转眼间便是一世;珍惜彼此,才能越走越长!就像你说的,无论地球怎么转,你总会转到我这里。即使偶尔发发小脾气,偶尔的无理取闹,你还是你,总是包容着我的无理取闹,包容我的小脾气,大概幸福,就是如此吧,也或许,这便是爱!

收藏 1 推荐 1 评论 0 阅读 372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3

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我又看到天空的星星啦~曾以为,学校的夜空,最美的是星星,是飞逝一闪的流星,然而,却发现,你指尖指向的星空,那个好似停止的飞机才是最牵动我心的星星。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3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4

《清晨》清晨,阳光悄悄地懒懒地卧在窗前,那对相思鸟早跃在那枝桃树上了,一切都那么静谧着美丽的晨风窗外的鸟儿在跳这清晨的舞。里面的轻音乐轻轻地、缓缓地流淌着柔柔的音符。摇椅上的人,静静合着眼睛,空中的手正平缓而欢乐地弹奏梦中婚礼。跳动的音符陶醉了懒懒的微阳,陶醉了那对相依的相思鸟,又陶醉了多少路过清晨的背影。将心灵安睡在那串醉人的音符里,随着晨风悄悄而安静地流浪,流浪在充满花香的乡村小道上。任雾水打湿我的衣角,温润我轻柔的灵魂。那片黄色的梧桐叶尖上一滴露水淘气地垂垂欲坠。原来穿过层层晨雾的丝丝阳光安窝在它的心房发着光让它高兴往下飞翔。落下的时候刚好躺在了流浪过的音符里,唤醒了沉醉的我,将这颗露水洗润了我的眼睛。晨风带着裹着心灵的音符往着那片名为稻香的田地,走过清晨的小路,看着朵朵漂浮着露水的野花,布谷鸟在睡觉,小树在睡觉,猫头鹰也刚刚睡下,唯有微风在轻轻的吹,吹过布谷鸟长长的尾巴边,吹过小树的嫩芽,吹过猫头鹰的觜尖,音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13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5

为我开一扇门为我开一扇门,而不是一扇窗,我要像家人一样,而不是小偷的样儿。2015/05/01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6

就这样安静地多好没有华丽的言语,没有轰轰烈烈的告白,更没有撕心裂肺的彼此思念,就这样安静地,我们就在一起了,其实这是多么自然而美好的事情。或许你不曾知道我,或许我也不曾知道你,彼此之间都不知对方喜欢着什么,讨厌着什么。可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着,我们所有的事情都将安静地、慢慢而轻轻地就会透入所有自己不安想法的外层,相互交融,彼此依靠,这也一种多么美好而幸福长久的爱情。学校的夜色很美,真的适合出去走一走,不要说话,就是走一走。偶尔看看教室红或白的灯光被散落在宽宽的校园里,看看长满野草的足球场,摇曳着被扰乱的灯光。偶尔也说说话,笑着说说这个,说说那个,不要甜言蜜语,不要海誓山盟,脚步一步跟着一步慢慢走一走就好。累了的话,就背对着图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4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7

对你的记忆是一首经典老歌对你的记忆是一首悲伤的经典老歌,沧桑,缓慢而沉郁到沙哑的声音,遥远不可触摸,似记忆那样心酸的旋律。你的记忆是突然刺痛心弦的歌词,优美,停顿却一词一词尘封剥开,久远,心疼,是你的记忆,模糊而不可触摸的是你的模样,与你的过往是歌词里没有永远的故事。老歌的尽头没有结局,你深处的位置没有我,像忘记歌词那样封存你,不料,梦里却若隐若现。还要多久多长多伤,才能真正遗忘,压住胸口中间的心房,愈合久远,撕裂的过往,2015/05/21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8

梦卧在星光的腰背上随着它轻轻地来到万物皆静的宇宙原始森林中,历尽沧桑的老树还睡在微凉的半空中,五颜六色的树蛙还在树间做着与哪个情侣的梦,圆鼓鼓的猫头鹰也闭着眼与静谧的树林安然入睡,听见的只有溪流在轻轻地弹奏静悄悄的旋律,听见的只有花绽放的声音,听见的只有洒落的点点星光.啊!宇宙森林的清晨静谧,静谧得让所有的生命皆在微风的摇篮里安睡,静谧得让所有的星光轻抚她们可爱的脸颊.溪水在奏乐,风在盘旋,生灵在梦中漂游于盘旋起的奏乐声中,时间穿梭在花草之间,一切在轻柔的空气里进行着.于相思鸟的鸣歌声中,轻轻挥手告别梦中的伴侣与她相约将会在深邃的宇宙星宿的后花园之中携手行走,一起双手捧着满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