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九章    重明


旭凤:“锦觅,今天我便带你回花界见长芳主,你已经十年没有回去过了!是时候祭拜一下你的爹娘。”

锦觅:“我的爹娘?”

旭凤:“嗯!以前的事情,如果你自己能恢复记忆便罢了,但若你不能自己想起来,请恕我不能再与你提起旧事,因为你失忆之前,曾对我说,如果你把以前不开心的事都忘记,你希望我不要向你提及。”

锦觅:“哦,那既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便不提了吧!”

旭凤:“还有,锦觅,你知道自己眼睛看不到颜色吗?”

锦觅:“颜色?对阿,我总觉得我看到的东西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是颜色,但是我不记得颜色是什么样的了!”

旭凤:“是我不好……”

锦觅打断他:“又是你不好?我不想再听到这句话了,你怎么总是说这句话?你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

旭凤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道:“你可否让我抱一下?片刻就好!”

锦觅听见他说的这么可怜,便不忍拒绝:“嗯——”

旭凤:“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便不详细说了,总之,你的眼睛看不到颜色都是因为我。不过如今,我已知道如何恢复你的辨色之力,蛮荒有一只变异的凶兽,重明鸟,它的两只眼分别都有两个睛,若我将它的四个睛里的五色都取下来放进你的眼中,你眼睛定能重获辨色之力。”

锦觅:“凶兽?你要去打凶兽?危险吗?”

旭凤底头看着她:“若有危险,你可愿意陪我一起去?”

锦觅想了想:“嗯——既然你是为了我才去冒的险,那我自然是愿意陪你一起去的!”

旭凤激动地将她搂得更紧些:“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魔界捉拿穷奇吗?当时你亦跟如今一般,虽然灵力不强无法自保,但却毫不愄惧地跟在我身边与我并肩作战!上一次我出征妖界,没有把你带在身边,还把你支去凡间寻找粽子叶,那是因为,一来,既我不想你跟着我冒危也不想你为我担心,二来,那时我不能确定你就是锦觅,我猜想你定不能收集齐十种粽子叶,想逼你使用仙术栽种出来一点,以此证实你就是锦觅。此番去蛮荒打重明鸟,更是凶险无比,我如今并未有十足的把握,本不该让你与我一同冒险的,但若要治好你的眼睛,只能生擒重明鸟将它眼中的五色抽取出来,同时放进你的眼中,这样方能凑效!”

旭凤松开锦觅,将她扳正面对自己,微俯身深切地看着她的双眼,问:“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此番冒险进入蛮荒,我俩恐有性命之忧,你可会惧怕?你可以想清楚再决定!”

锦觅歪歪脑:“你之前说过,你已经是魔界中最可怕之物了,既然连魔界也没有你惧怕的东西,那这只重明鸟你会惧怕吗?”

旭凤道:“这天地之间,岂有我旭凤惧怕之物?要说唯一让我惧怕的,就是它可能会伤到你!不过你放心,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一定会全力保你安康!”

锦觅思考着……

虽然凤凰所说的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我已然没有任何印象,但不知为何,我喜欢呆在他的身边,他总让我感觉很安心,仿佛只要有他在,我便无所愄惧,纵然下一刻要共赴鸿蒙,我亦能从容地紧握他的手,不离不弃!

“嗯,怎么听你说得那么严重?这么危险,我更加不可以让你一个人去,我要陪着你!既然我们已有婚约,那便要患难相扶,生死与共!”

 

旭凤大喜:“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答应嫁给我了?”

“那……我不答应……也没有别选择,润玉又不来!”锦觅低眉垂目,顾盼左右,扭捏微笑,又看看旭凤,见他一听到润玉两个字脸色又青白起来,便急忙说,“傻鸟,要是我不答应就不会与你共处一室了,你如若不取我,你想怎么处置我?看你待我还尚算是好,那我便勉为其难了!”

旭凤笑脸春风,情意绵绵地说:“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锦觅轻点头,慢慢张开双臂抬头靠向旭凤,旭凤低头吻住了她……

 

花界——

旭凤与锦觅来到花界,便看到二十四芳主,老胡和连翘都正站在水镜的入口迎接他们。旭凤把锦觅带到长芳主面前,“锦觅,这位便是长芳主,你过去和她打声招呼吧!”

锦觅欢天喜地冲过去拥抱着长芳主:“长芳主!好久不见了!”

长芳主也开心得热泪盈眶:“锦觅,你还好吗?”长芳主催动灵力,探查锦觅的真身,发现她如今六瓣霜花均完好无缺,大喜,笑看旭凤,颇有感激之意。

接着旭凤又将锦觅带到每位芳主面前告诉锦觅各位芳主的名讳,还有老胡和连翘,锦觅跟每位都拥抱过,然后拉着连翘,跟着老胡兴奋地奔向她从前的闺房,聚旧去了。

锦觅走后,旭凤跪在长芳主面前道:“长芳主,锦觅她失忆了,是我害了锦觅,我对不起她,对不起花界!”

长芳主忙上前扶起旭凤:“你别这么说,快起来吧!锦觅失忆一事,天帝陛下已向我言明,这事不怪你!且看锦觅如今倒不像是失忆,反而性情比之前开朗多了,也许这是一桩好事!想当年,自先水神风神身死寂灭之后,锦觅便从此一厥不振,直到后来她又误杀你,你的身死更让她一再倒下,昏迷半年,醒后,就一心只想复活你,没有一天开心过!当年先主诞下锦觅,将她托负给我们,是我们没能好好照顾她!”

旭凤听到长芳主说锦觅当年没有一天开心过,内心十分沉痛。

长芳主继续说:“当年,锦觅复活你之后,身受重伤,天界医官认为她必死无疑,润玉在毫无办法之下,才将她带回到了花界。然而其实,我花界众人并无救治她的办法!反而她自己说发现了冰雪能助她疗伤,她决定到魔界弥山疗养,更希望能够走到你的身边。她求我想办法将她的真身封印起来,帮助她制造假死的迹象,她说一定要脱离天界,离开润玉!即便是身死,也不想再寄于天界的篱下,不想再接受润玉的恩惠!她预料润玉会对你赶尽杀绝,不想连累花界,也不想连累你,所以她一定要‘死’,切切底底地消失,然后再争取机会与你重聚。虽然她很担心你不能再原谅她,但是她说,这是她最后的心愿。我不忍,便成全了她!”

旭凤听着心酸,潸然泪下:“长芳主可知,锦觅如今眼睛不辨五色,除了黑白,看不到其它色彩?”

长芳主惊讶道:“怎么会如此,锦觅并未提及此事!”

旭凤脸有愧色:“原来,她对您亦有所保留!我明白,她尽可能隐瞒我的罪孽,是想维护我!当年她为了复活我,用眼中的辨色之力与廉晁换取玄穹之光,所以她从那时起,眼睛不但看不到颜色,而且她栽种出的花草,全都只有黑白色,再也没有其它色彩!”

长芳主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不过,失去辨色能力总比失去性命要好,只要锦觅还活着,其它的事已然不再重要!当日锦觅是错杀了你,本就是锦觅对不起你!我们又岂能再怪罪于你?其实这十年间,锦觅一直有与我保持联系,我一路得知她身体日渐康复,且她与你的关系又日益改善,甚是安慰!今见她得以安然无恙地回来花界,我花界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你阿!你本就与她因缘殊胜,她当年说她有一瓣完好的真身在你身上,我便觉得这是她的一线生机。后来又听说她吸收你身内寒气,一来帮你治疗金丹反噬,二来助她自己修复真身!你俩这些年来可以说是相以濡沫,互相救赎的!”

旭凤道:“长芳主,其实我最近找到了治疗锦觅眼睛辨色能力之法。不过,这个方法会有危险!”

长芳主:“什么方法?”

旭凤:“蛮荒有一只变异的凶兽,重明鸟,它每个眼都有两个睛,若能将它的四个睛里的五色都取下来放进锦觅的眼中,她便能得到世间上辨色能力最强的双眼。”旭凤向长芳主下跪叩头,“长芳主,请求您让我带锦觅去蛮荒治眼睛!旭凤保证一定会安全地将她带回来!”

长芳主:“既你能令锦觅起死回生,将锦觅托负于你,我又岂有不放心之理由?听说你已将杀害先水神先风神的元凶抓拿惩治,你是一个信守承诺之人,我相信你定会不负众望。你可有与锦觅商量过此事?”

旭凤:“有的,她已经答应了,她相信我!”

长芳主:“如今她已完全失忆,连你也忘了,但眼见她仍对你如此信任依赖,可见她早已经放心地将自己完完全全交托于你,我尊重她的意愿,你就放心带她去吧!”

旭凤叩谢:“多谢长芳主!”

……

旭凤答应过小玄朗,带他去蛮荒打重明鸟,日前已与他约定出发的时间。旭凤本来想让辟邪君和鎏英一同留守魔界,但辟邪君说他与旭凤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说怎么都要跟着去,于是旭凤便把魔尊的日常事务暂且交托给鎏英。

锦觅见了小男孩容貌的玄朗,已经不认得他了,“凤凰,这个小男孩是谁阿?”

旭凤跟小玄朗说锦觅误喝孟婆汤,暂时性失忆,已忘记他了。小玄朗“呀?”的呆立了片刻,很快又恢复思考,转身变成成年俊男,抚着锦觅的胳膊道:“锦觅,我是你的玄朗君阿!我才是你的情郎,这个样子你记得了吗?我救过你的性命,你岂能喜新厌旧,移情别恋,忘恩负义,抛弃糟糠,只听新笑,不闻旧人哭阿?”

“你……你别胡言乱语!”锦觅顿时煞白了脸,她推开玄朗的手,走到旭凤身边怯怯地看着他,“凤……凤凰,他说的是真的吗?我……”

旭凤笑了笑,挥手将小玄朗变回原貌,“小玄朗,你别再逗她了!”然后又抚着锦觅的脸,“这才是他的真容,其实他是你的徒弟,你这次真的太不对了,连小玄朗都忍心忘记!”

小玄朗也不甘示弱的说:“对阿,锦觅姐姐,你怎么能忘本呢?”

锦觅一脸无辜,小玄朗纵身一跃,变成庞然的龟蛇合体兽,飞向半空。“锦觅姐姐,我这样你能记得我了吗?”

锦觅更是吓了一跳,半晌后她记起来了,“玄武神兽!我知道!不过,我还是不记得我曾经认识你,我只是记得在书上见过玄武神兽。”

“算了吧,以后会记起来的!”旭凤变成五彩凤凰,载起锦觅飞向高空,“你坐稳了,这次的路程有点远!你如果累了,或者有什么情况,你就说,我们停下来。”

辟邪君也变身貔貅神兽展翅腾飞跟上他们,飞了一段路后,一条白龙也跟上来。锦觅惊呼:“你们看,是应龙,有一条巨大的白龙跟着我们!”

凤凰道:“兄长?你怎么也来了?”

锦觅有点兴奋了:“哦,原来是润玉!你也来帮忙,真好!”

白龙道:“旭凤,你也太过狂妄自大了!你日前才说不会把锦觅置身于险境,你可知蛮荒那重明鸟是火性凶兽,你亦属火,如何克之?我若不来于心不安阿!更何况,锦觅的眼睛……都怪我,是我欠她的!”

玄武神兽:“这位龙哥哥此言差矣,我亦属水,可克之!”

白龙道:“这只小玄武是……”

凤凰道:“他是锦觅的关门弟子!哈哈,兄长有所不知,这十年来,锦觅可是长进了不少!那日我一个不慎,竟然被她给冰封了!”

锦觅:“冰封?凤凰,你说我冰封你?”

貔貅神兽:“唉,某些人被冰封却倒是很乐在其中呢!”

四大神兽皆笑,笑声响切天地……

……

蛮荒是不毛之地,寸草不生,地面上黄沙漫漫,浩瀚无垠,另有高矗险峻的山峰,重峦叠嶂,怪石嶙峋,突入凌霄,峰巅云雾萦绕,积雪盖顶。

凤凰将锦觅放置地面,打开寰帝凤翎将她困住,“你就呆在这里,待我把重明鸟抓获,便将它带到你面前!”说完便飞离地面,四大神兽一起往云峰峡谷飞去。

“凤凰!你又关着我……凤凰!”

 

“叽——”凤凰用自己的鸣叫声,设法引出重明鸟。

重明鸟不知道从哪个峰洞中飞出,扑闪着巨大的翅膀,顿时凤凰他们所处之方圆数十里,遮天蔽日,狂风大作。见状,四神兽立马化回人身,各自出招对付重明鸟,不料重明鸟不但完全不怕旭凤的琉璃净火,且它本身就是会喷火的,众人躲避不及。辟邪君使出的金光炸现和铜荆棘,却对它言等于以卵击石,它连避都不用避!然而它还是会避开润玉的冰棱和玄朗的凌波掌,辟邪君使用青铜护甲倒是能挡一下它的火攻。于是在辟邪君的掩护之下,润玉用冰棱袭击重明鸟,然后趁机祭出星辰锁链将它的脖子捆绑住。旭凤骑到了它的脖子上,拉住星辰锁链,二人将它拉带到了锦觅面前。

“锦觅——张开双眼看着我——”旭凤大喊,同时收起寰帝凤翎,并将重明鸟两眼四睛中的五色抽出,渡向锦觅的双眼……

“啊……”锦觅看着巨大的重明鸟直朝她冲过来,吓得目瞪口呆,然后突然眼前一道白光强烈射入,接着是一阵玄晕……

在重明鸟即将撞上锦觅,千均一发的时刻,旭凤与润玉二人同时拉住星辰锁链,使劲将重明鸟拉往另一边去,顺利避开锦觅,飞回半空。寰帝凤翎重新打开,再次将锦觅包围保护。

重明鸟双眼突然被抽掉五色,一阵玄晕后又感眼前景物色变,受了惊吓,“叽”声长鸣,猛地争扎,将旭凤抛离,旭凤从高空中重重地摔到地面上,吐出一口血。

锦觅玄晕过后,头相继在痛,她看见旭凤坠地受伤,旭凤下坠的那一瞬,她的真身亦如从高空下坠般感,他着地之时她的真身像被猛烈震动,但却毫无痛感,是旭凤的一魄,它在锦觅的真身之内,是以她感同身受!刹那间,锦觅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幕幕过去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

“这凡人的粽子阿,特别不好吃,它外面的这个皮是有一股味道的……”“如此说来,我更想偿偿这粽子是什么味道。”

“殿下明明不爱吃鲜花饼,为什么还要让我做?我想来想去,想到一个比鲜花饼好百陪的东西送给殿下。” “鲜花饼再难吃尚可裹腹,我要这一树花有何用啊?”

“唉?你说,你也不喜欢这些漂亮的花,你也不喜欢那些漂亮的仙子,那这世间万物,你喜欢什么?” “明明是你自作主张……” “哦,我知道了,殿下最喜欢的就是惩罚人……”

……

居然怀疑我的医术?我才不告诉你,我是圣医族的圣女呢!可惜我已经知道了! “算了,反正你也听不到,我叫锦觅,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渡此生,厉害吧?” 无名无姓,不过,凡尘走一遭。锦觅。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我取你!”

“这酒,本是为你这殉葬之人准备的,如今,我们却颠倒了,你终是没有守诺,但我不能食言,我应承你的,一样一样都会为你做到,这交杯酒,你不能喝了,为夫替你喝,可好?”

……

“……这世间万物尊上难得钟情其一,奴婢不希望尊上在吃喜欢的食物之时,却想起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把给它的名字给改了。” “这个茶叫香魂,利害吧?” “好!香魂!甚好,这名字改的太妙了!” “奴婢敢问尊上,您吃着这提子蛋糕,喝着香魂茶,心中欢喜吗?”

“我今夜很开心!凤凰,你是怎样闯进来我的梦境的?” “你说什么?你真的醉了?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你说润玉从未对你做过的逾越之事,是指何事?他可曾对你做过我刚才对你做的事?”  “从未!” “那你可曾对他做过你刚才对我做的事?” “从未!” “那你们可曾做过以下这种事……” “从未!”

“锦觅,你还记得这些凤凰灯吗?我用它们照亮冰宫,让它们陪着你,以后,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开心的事,过去的不开心的事情,把它都忘了吧!” “可是……我忘不掉……” “我会让你忘掉的……”

……

须臾间,锦觅过去的所有记忆都回来了,包括在花界,天界,人界,魔界,甚至她喝了忘忧酒那夜发生过的一切,全都记起来了!同时,眼前的景物恢复色彩。

重明鸟以老鹰搏兔的俯冲朝旭凤扑下去,旭凤来不及躲避,被一只巨大的爪压住身躯,一时动弹不得,润玉和辟邪君用尽一切能力去攻击重明鸟,小玄朗更使出锦觅刚刚教他的“水流星”去冰冻重明鸟的爪子。

“凤凰!”锦觅紧张大叫,她收起寰谛凤翎,冲向旭凤。

重明鸟的爪子被冰冻不能动弹,旭凤终于得以摆脱逃逸,不过很快重明鸟利用自身体内的热力将爪子表面的冰块融化,继续袭击旭凤,旭凤逃跑,飞到半空,拉出凤翎箭,可是凤翎箭伤不到重明鸟半分……

“小玄朗,把冰刃给我!”小玄朗听闻转头看向锦觅,锦觅伸手用灵力把冰刃吸到自己手上,“锦觅姐姐,你记起来了?”

锦觅催动灵力使出“水流星”,将重明鸟的身体萦绕包围,但是重明鸟实在太巨大了,锦觅灵力也不够强大,只能将它的下半身包裹。

“强力冰冻!”重明鸟向锦觅喷火,辟邪君青铜护甲替她挡住。

重明鸟下半身被冰冻,动弹不得,不过片刻后,冰块又融化了。锦觅再三次催动灵力,一次又一次地将重明鸟冰冻,过度耗损灵力,吐出一口鲜血,快要坚持不住了。

“觅儿灵力不足!”润玉飞了过去,正要给锦觅渡灵力,锦觅已感到有股灵力滚滚向自己体内输送,原来旭凤已经在锦觅身后利用水灵珠正给她渡灵力,“我来就好!我的未来魔后,岂能假手于人?锦觅,你坚持住!”锦觅获得了足够的灵力,继续冰冻重明鸟,把它整个封住。旭凤一只手继续给锦觅渡灵力,一只手拿出陨魔柱,高举起来同时用灵力催动,顿时天云色变,数道彩光射向重明鸟。旭凤大喊:“润玉,用赤宵剑,它的内丹精元……在背部!”

润玉看向重明鸟的背部,它体内暗光闪烁,润玉看到了它的内丹,便纵身一跃,跳到重明鸟的背上,提起赤宵剑奋力一刺,重明鸟惊鸣一声,全身逐渐溃烂,最后烟消云散。

“锦觅——”旭凤抱住了脱力栽倒的锦觅。

“凤凰!我记起来了!我什么事都记起来了!凤凰花!”锦觅渐渐恢复过来,坐起,拈手一变出一束火红色的凤凰花,“我能看到彩色的!我恢复辨色能力了!”

旭凤大喜,欣然与锦觅拥抱在一起。

“太好了,锦觅姐姐。”众人欢呼道贺。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11-28

毕业离你有多远

你是坐在阳光明媚的教室里,还是走在北漂的路上或者背着行囊穿梭在不同的城市或是为了生活跌跌撞撞。我相信不管怎样的你都拥有过一段最美的校园时光,当你挥手与你曾经一起吃饭回家上课的同伴告别时,那便有了一个伤感的话题——我们毕业了......是那个人,不说他也懂;不是那个人,说了也没用。是那个人,不解释也没关系;不是那个人,解释也多余。是那个人,不留他也不走;不是那个人,留也留不住。而如今,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呢?......你有没有试过,当你再次打开宿舍的门,发现所有的床铺都是空的,床板上只堆着自己的行李,他们都走了,你以为这只是一次暑假,他们去去就回,可其实不是了,他们走了,去奔前程,那些陪伴着你四年,你曾经烦他他还在背后偷偷骂过的他,却在走了之后留给你一地悲伤。门外不再是来来往往大叫大吼的他们,而是空荡荡的楼道,楼道的那头,也有那样的一个感怀的人,他把音响开到最大,于是你在“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流在心底,面带着微微笑用力地挥挥手,祝你一路顺风……”的歌声中沉沦,你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182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余生不知路,终究要远行

记忆被时光淹没,最终还是给了岁月;故事被季节遗忘,终究还是给了流年曾经没有犹豫、没有踌躇、带着认真、带着骄傲,寻找自己的未来。回首深浅的脚印,心已感觉到苍老,但是那些岁月的痕迹还在不依不饶,那些诗和远方还在魂牵梦绕。很多时候,最初的声音都被喧嚣的尘世所掩盖,年幼的那一亩梦田在繁华里早已杂草丛生。也曾对着岁月发出自己的吼声,也曾疲惫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眼泪,可岁月告诉我,我们都在繁华里改变了初衷,在岁月里留下了斑痕,在成长中有过彷徨。岁月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撕碎一个个青春的梦想,年少的豪情壮志卑微在俗世的尘埃里。看着岁月的平平仄仄,望着时光里抹不掉的故事,我也只能遍体鳞伤后依然前行,继续演绎着一场有一场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叶的不舍,抵不过树的无情。烟恋上了手指,手指却把香烟给了嘴唇,是手指的背叛还是烟的无情。过往的身影留在了回忆之中,所有的故事也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今生错误的相见,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终究曲终人散,怨只怨,情深缘浅。当夜空盛满遗憾,回忆带着伤感,我该拿什么与时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83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醉一场,能否忘掉所有的伤;哭一场,能否见

时光瘦了思念,拉扯了记忆,许多事也在物是人非后成为一种想念,思念也成了一种习惯。故地熟悉的场景依旧诉说着新的开始和结束,曾经奋斗过的、挣扎过的片段证明着我曾经也属于那里,只是当初天真的玩笑终究没有能实现。岁月已成往昔,带走了年少的时光,带走了熟悉的人,也带走了那一段青春的过往,挽留的话虽已在胸口发热,可在转身之后也没有说出口。许多的人、许多的事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放弃留下了不肯遗弃的回忆,不想在意,可总是念及。以为自己淡了过往,以为你指尖划过的伤让我试图学会遗忘,可念及那一段年华,眼角还是会留下一滴滴透明的凄凉。记忆的心灯还在漆黑的午夜执着地闪着凄凉的光,可我终究不知你的身影在何方?一程山水,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过往,我的世界你来过,留下太多的不舍与心伤。红尘渡口,终究只是相遇一场,等你,用尽了我一生的哀伤。在这个华丽的城市,守候着美丽的承诺,人流年似水匆匆而过,若有来生,我也许还会选择同样的坚强。一杯茶,喝到无味;一盒烟,抽到心伤,残花落尽,来年还会绽放,只是即便绽放还能像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198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如果你不懂我,那错的永远是我

如果你不懂我,那错的永远是我;如果我不计较,那只是我想放弃而不是原谅山盟海誓终成谎言,风花雪月也已相忘江湖。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总以为真心对待就会有一个期待的结果,可这一生真的没有几个能懂你笑容背后的心酸。也许生命中的一些画面,需要岁月去剪辑,我们总是守着那些曾经的美丽,我们总是希望为心寻找一个相似的归宿。那隔着时光的故事依旧左右着今日的冷暖。光阴溜走,不愿提及,不愿忘记的故事都已存在红尘的一角,只是偶尔听到熟悉的歌曲还能惊扰那些一直都没有忘记的记忆。曾经向往的世界,已不再是想象中的云淡风轻,曾经的无忧快乐被岁月的洗礼之后只剩悲哀伤感。遗憾只是回忆的借口,静默的夜,打开记忆的闸门,那些青涩与懵懂成了永生的遗憾,那些牵手漫步的画面定格成泛黄的照片,眼泪划过脸颊,才知道错过便是永远。岁月深处是成长,我们学的世故,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渴望的幸福,可心却无法找到归宿。不愿趋之若笃,不愿随波逐流,可有几人能真的避开世俗的颠覆。那些誓言我依旧执着,依旧不舍,可难眠的夜里,有谁能抚慰内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沉默也许才是最好的纪念,不语不忘才是最好

假如荆轲真正刺中秦王,秦朝会不会一世就亡;假如黛玉真正嫁给宝玉,他们会不会没有心伤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83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生活中很多事,真的没有回头的空间

人生经历过太多无可奈何之后,才能懂得谁都无法躲避每一个平淡的日子。生活的繁琐,现实的不易,我们不得不让自己的胸怀学会包容,不得不学会用欣赏的眼光看待身边的人和事,生活中很多事,真的没有回头的空间。人生在世,笑与哭只要发自内心,都一样能够感动岁月。这一路我们不惧风雨而来,也许生活还没有出现向往已久的辉煌,也许我们的人生还没有太多的选择,可我们总要给自己一些时间,不能让自己在这复杂的社会中迷失了方向。生命中,你来我往,有些人,一别就是一辈子;有些路,开始了就逝去了回头的机会。即便惨淡的生活无人心疼,我们还是要带着最初的思念,去期待下一段的缘分。即便无人喝彩,我们还是要自己勇往直前走出阴霾,走向光明。时光如水,我们渐渐懂得人生只有经历过悲欢离合之后,才会珍惜身边每一次的相遇。生活只有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我们才能心无旁骛地去争取美好的未来。有些事情,不是一个人就能改变结果的,我们要学会给自己一些宽容,学会接受不能改变的结果。我们大多数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每天都在嘈杂喧嚣的环境中忙碌,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7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我陪你一程,谁还我一生

城市的霓虹淹没了晚霞的余光,喧闹的世界喂养着都市的繁华景象。青春的翅膀在红墙绿瓦中早已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心在酒杯中自由的飞翔,泪与夜色的暧昧该如何收场?饮不尽的落寞,挡不住的流年,落寞里藏着苦涩,流年里荡漾着诱惑。思念犹如挂在窗前的梦,总能将黑夜点亮。昔日的温暖给了今日太多的遐想,当年的情怀安详地睡在过往,而我依旧愿意执着于逝去的繁华里,坚守在寂寞的世界里。窗外的灯光照亮了被岁月已经折叠的旧日,那里有我不愿遗忘的人们,那里有我不甘逝去的青春。我知道,过去的是过去的,我无法抓住那些如梦的岁月,我更不可能把它们找回,我能做的也只是用卑微的文字将它们留在时光里,永远不忘。时光碾过年轮,我们都曾在追逐的的途中遍体鳞伤,我们也曾在一个个十字路口找不到繁华的模样。青春的肆意让我们失去了时间,失去了情感,任性地选择自以为是的方向,谁都不曾想,那些憧憬早已被现实驱赶的烟消云散,可那一笔一画的曾经我仍不愿遗忘往事成风,泪亦无声,一路繁花、一路沉淀、一路相逢、一路告别,风花雪月终成过往,镜花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91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两个人的路我一个人走,两个人的情我一个人

岁月流转,流年偷换,时间终于把你,越送越远,只给我留下了一段我们的曾经。深夜,我想用过往的幸福去填充那一页页白纸的忧伤,可终究还是没有写下整个心情。我试着找一个安静的场所去放置那些美丽的过往,可喧嚣的生活里却怎么也找不到埋葬它的地方。不忍舍弃的回忆,我只能一个人在心中珍藏。也许你早已把那些记忆遗忘在生活的角落,可我还在这里执着着过往,那一季的星光依然是我无悔的痴望。每当想起那个名字,心里仍会有针尖般的疼痛,我想用深情的文字去唤醒你最初的记忆,我不怕生活把我摧的遍体鳞伤,只怕看不到你停留的站点,而我只能去向远方。流年沧桑,尘埃掩盖了你遗落的发卡,凝视窗外你已不在我的身旁,可那一地的忧伤已成为了我泣泪的诗行。岁月划过,我的指尖依然残留着你给的余香,只是我只能在灯下想象,愿你踏着春的明媚向我走来,我们一起谱写未来的篇章。流转的时光,褪色的过往,当初华丽的转身,只是不想让你在离开的日子有忧伤,只是不想那些甜蜜碎片在你的心里留下悲伤。一世情缘,淡不去的过往,我懂你离别的眼神,而你却没有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89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你累或不累,都无路可退

踏入成人世界的我们,无一例外的被贴上了“懂事”的标签,没有了任性的权利,没有了轻松的无虑。很多时候,难过了,也要说没事,疲惫了,也要坚持。因为,我们没有选择,如果不拼命的向前奔跑,就会被时光的洪流冲走。曾经,我们走累了,可以想休息就休息,说放弃就放弃,父母会给我们收拾残局,可如今我们都扮演了大人的角色,彻底的告别了难过有人哄,累了有人扶的年纪。肩上已经背负起了更多的爱与责任,不管眼前的生活让我们如何抬不起脚步,都只有义无反顾的去闯。小时候,父母是我们的依赖,现在我们是他们的依靠。为了把工作做好一点,把家庭照顾好一点,肩上的担纵有千斤,也要全力向前,脚下的路就算布满荆棘,也不敢放弃。这就是成人的生活,不管你累或不累,都无路可退。从我们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人生的方向就注定了只能往前,不能后退。最初的我们会天真的想着,工作上一旦遇到不如意,或感情上只要有所不顺心,就立马给自己退路走。然而,当真的陷入这样的境地,我们会发现,人生看起来是有许多选择,可现实生活中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9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每个人都在挣扎,请你千万别倒下

前几天我在刷微博的时候,看到那个在华山栈道解开安全绳跳崖的男子遗体被找到了。他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没有任何有效证件,这个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弃生命的男人,甚至连姓名都不愿让我们知晓。生命未免太脆弱,一瞬间的选择,就意味着属于那个人的未来几十年都再也不会发生,他选择把时间终结在最崩溃、最悲苦、最失意、最无奈、也最无路可逃的那一个瞬间,并且再也不会有发生转机的余地。明明可以过得去的沟壑险滩,他不要过了,明明多走几步就可以看得见的平坦之路,他不想走了。人生该有多难呢?是衣不裹体、食不果腹带来了挥之不去的羞耻,还是飞来横祸、遭遇劫难带来了无法排解的崩溃?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的残酷多了,"贫穷"、"疾苦"、"灾难"这些可怕的字眼,总有人在经历着、挣扎着。最近朋友圈很多人都在转发707分考入北大的河北女孩写的《感谢贫穷》的文章,里面有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写到:"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