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6-30

 

第二十九章    重明


旭凤:“锦觅,今天我便带你回花界见长芳主,你已经十年没有回去过了!是时候祭拜一下你的爹娘。”

锦觅:“我的爹娘?”

旭凤:“嗯!以前的事情,如果你自己能恢复记忆便罢了,但若你不能自己想起来,请恕我不能再与你提起旧事,因为你失忆之前,曾对我说,如果你把以前不开心的事都忘记,你希望我不要向你提及。”

锦觅:“哦,那既然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便不提了吧!”

旭凤:“还有,锦觅,你知道自己眼睛看不到颜色吗?”

锦觅:“颜色?对阿,我总觉得我看到的东西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是颜色,但是我不记得颜色是什么样的了!”

旭凤:“是我不好……”

锦觅打断他:“又是你不好?我不想再听到这句话了,你怎么总是说这句话?你到底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

旭凤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声道:“你可否让我抱一下?片刻就好!”

锦觅听见他说的这么可怜,便不忍拒绝:“嗯——”

旭凤:“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便不详细说了,总之,你的眼睛看不到颜色都是因为我。不过如今,我已知道如何恢复你的辨色之力,蛮荒有一只变异的凶兽,重明鸟,它的两只眼分别都有两个睛,若我将它的四个睛里的五色都取下来放进你的眼中,你眼睛定能重获辨色之力。”

锦觅:“凶兽?你要去打凶兽?危险吗?”

旭凤底头看着她:“若有危险,你可愿意陪我一起去?”

锦觅想了想:“嗯——既然你是为了我才去冒的险,那我自然是愿意陪你一起去的!”

旭凤激动地将她搂得更紧些:“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魔界捉拿穷奇吗?当时你亦跟如今一般,虽然灵力不强无法自保,但却毫不愄惧地跟在我身边与我并肩作战!上一次我出征妖界,没有把你带在身边,还把你支去凡间寻找粽子叶,那是因为,一来,既我不想你跟着我冒危也不想你为我担心,二来,那时我不能确定你就是锦觅,我猜想你定不能收集齐十种粽子叶,想逼你使用仙术栽种出来一点,以此证实你就是锦觅。此番去蛮荒打重明鸟,更是凶险无比,我如今并未有十足的把握,本不该让你与我一同冒险的,但若要治好你的眼睛,只能生擒重明鸟将它眼中的五色抽取出来,同时放进你的眼中,这样方能凑效!”

旭凤松开锦觅,将她扳正面对自己,微俯身深切地看着她的双眼,问:“我必须跟你说清楚,此番冒险进入蛮荒,我俩恐有性命之忧,你可会惧怕?你可以想清楚再决定!”

锦觅歪歪脑:“你之前说过,你已经是魔界中最可怕之物了,既然连魔界也没有你惧怕的东西,那这只重明鸟你会惧怕吗?”

旭凤道:“这天地之间,岂有我旭凤惧怕之物?要说唯一让我惧怕的,就是它可能会伤到你!不过你放心,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一定会全力保你安康!”

锦觅思考着……

虽然凤凰所说的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我已然没有任何印象,但不知为何,我喜欢呆在他的身边,他总让我感觉很安心,仿佛只要有他在,我便无所愄惧,纵然下一刻要共赴鸿蒙,我亦能从容地紧握他的手,不离不弃!

“嗯,怎么听你说得那么严重?这么危险,我更加不可以让你一个人去,我要陪着你!既然我们已有婚约,那便要患难相扶,生死与共!”

 

旭凤大喜:“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答应嫁给我了?”

“那……我不答应……也没有别选择,润玉又不来!”锦觅低眉垂目,顾盼左右,扭捏微笑,又看看旭凤,见他一听到润玉两个字脸色又青白起来,便急忙说,“傻鸟,要是我不答应就不会与你共处一室了,你如若不取我,你想怎么处置我?看你待我还尚算是好,那我便勉为其难了!”

旭凤笑脸春风,情意绵绵地说:“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锦觅轻点头,慢慢张开双臂抬头靠向旭凤,旭凤低头吻住了她……

 

花界——

旭凤与锦觅来到花界,便看到二十四芳主,老胡和连翘都正站在水镜的入口迎接他们。旭凤把锦觅带到长芳主面前,“锦觅,这位便是长芳主,你过去和她打声招呼吧!”

锦觅欢天喜地冲过去拥抱着长芳主:“长芳主!好久不见了!”

长芳主也开心得热泪盈眶:“锦觅,你还好吗?”长芳主催动灵力,探查锦觅的真身,发现她如今六瓣霜花均完好无缺,大喜,笑看旭凤,颇有感激之意。

接着旭凤又将锦觅带到每位芳主面前告诉锦觅各位芳主的名讳,还有老胡和连翘,锦觅跟每位都拥抱过,然后拉着连翘,跟着老胡兴奋地奔向她从前的闺房,聚旧去了。

锦觅走后,旭凤跪在长芳主面前道:“长芳主,锦觅她失忆了,是我害了锦觅,我对不起她,对不起花界!”

长芳主忙上前扶起旭凤:“你别这么说,快起来吧!锦觅失忆一事,天帝陛下已向我言明,这事不怪你!且看锦觅如今倒不像是失忆,反而性情比之前开朗多了,也许这是一桩好事!想当年,自先水神风神身死寂灭之后,锦觅便从此一厥不振,直到后来她又误杀你,你的身死更让她一再倒下,昏迷半年,醒后,就一心只想复活你,没有一天开心过!当年先主诞下锦觅,将她托负给我们,是我们没能好好照顾她!”

旭凤听到长芳主说锦觅当年没有一天开心过,内心十分沉痛。

长芳主继续说:“当年,锦觅复活你之后,身受重伤,天界医官认为她必死无疑,润玉在毫无办法之下,才将她带回到了花界。然而其实,我花界众人并无救治她的办法!反而她自己说发现了冰雪能助她疗伤,她决定到魔界弥山疗养,更希望能够走到你的身边。她求我想办法将她的真身封印起来,帮助她制造假死的迹象,她说一定要脱离天界,离开润玉!即便是身死,也不想再寄于天界的篱下,不想再接受润玉的恩惠!她预料润玉会对你赶尽杀绝,不想连累花界,也不想连累你,所以她一定要‘死’,切切底底地消失,然后再争取机会与你重聚。虽然她很担心你不能再原谅她,但是她说,这是她最后的心愿。我不忍,便成全了她!”

旭凤听着心酸,潸然泪下:“长芳主可知,锦觅如今眼睛不辨五色,除了黑白,看不到其它色彩?”

长芳主惊讶道:“怎么会如此,锦觅并未提及此事!”

旭凤脸有愧色:“原来,她对您亦有所保留!我明白,她尽可能隐瞒我的罪孽,是想维护我!当年她为了复活我,用眼中的辨色之力与廉晁换取玄穹之光,所以她从那时起,眼睛不但看不到颜色,而且她栽种出的花草,全都只有黑白色,再也没有其它色彩!”

长芳主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不过,失去辨色能力总比失去性命要好,只要锦觅还活着,其它的事已然不再重要!当日锦觅是错杀了你,本就是锦觅对不起你!我们又岂能再怪罪于你?其实这十年间,锦觅一直有与我保持联系,我一路得知她身体日渐康复,且她与你的关系又日益改善,甚是安慰!今见她得以安然无恙地回来花界,我花界最要感谢的人,应该是你阿!你本就与她因缘殊胜,她当年说她有一瓣完好的真身在你身上,我便觉得这是她的一线生机。后来又听说她吸收你身内寒气,一来帮你治疗金丹反噬,二来助她自己修复真身!你俩这些年来可以说是相以濡沫,互相救赎的!”

旭凤道:“长芳主,其实我最近找到了治疗锦觅眼睛辨色能力之法。不过,这个方法会有危险!”

长芳主:“什么方法?”

旭凤:“蛮荒有一只变异的凶兽,重明鸟,它每个眼都有两个睛,若能将它的四个睛里的五色都取下来放进锦觅的眼中,她便能得到世间上辨色能力最强的双眼。”旭凤向长芳主下跪叩头,“长芳主,请求您让我带锦觅去蛮荒治眼睛!旭凤保证一定会安全地将她带回来!”

长芳主:“既你能令锦觅起死回生,将锦觅托负于你,我又岂有不放心之理由?听说你已将杀害先水神先风神的元凶抓拿惩治,你是一个信守承诺之人,我相信你定会不负众望。你可有与锦觅商量过此事?”

旭凤:“有的,她已经答应了,她相信我!”

长芳主:“如今她已完全失忆,连你也忘了,但眼见她仍对你如此信任依赖,可见她早已经放心地将自己完完全全交托于你,我尊重她的意愿,你就放心带她去吧!”

旭凤叩谢:“多谢长芳主!”

……

旭凤答应过小玄朗,带他去蛮荒打重明鸟,日前已与他约定出发的时间。旭凤本来想让辟邪君和鎏英一同留守魔界,但辟邪君说他与旭凤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说怎么都要跟着去,于是旭凤便把魔尊的日常事务暂且交托给鎏英。

锦觅见了小男孩容貌的玄朗,已经不认得他了,“凤凰,这个小男孩是谁阿?”

旭凤跟小玄朗说锦觅误喝孟婆汤,暂时性失忆,已忘记他了。小玄朗“呀?”的呆立了片刻,很快又恢复思考,转身变成成年俊男,抚着锦觅的胳膊道:“锦觅,我是你的玄朗君阿!我才是你的情郎,这个样子你记得了吗?我救过你的性命,你岂能喜新厌旧,移情别恋,忘恩负义,抛弃糟糠,只听新笑,不闻旧人哭阿?”

“你……你别胡言乱语!”锦觅顿时煞白了脸,她推开玄朗的手,走到旭凤身边怯怯地看着他,“凤……凤凰,他说的是真的吗?我……”

旭凤笑了笑,挥手将小玄朗变回原貌,“小玄朗,你别再逗她了!”然后又抚着锦觅的脸,“这才是他的真容,其实他是你的徒弟,你这次真的太不对了,连小玄朗都忍心忘记!”

小玄朗也不甘示弱的说:“对阿,锦觅姐姐,你怎么能忘本呢?”

锦觅一脸无辜,小玄朗纵身一跃,变成庞然的龟蛇合体兽,飞向半空。“锦觅姐姐,我这样你能记得我了吗?”

锦觅更是吓了一跳,半晌后她记起来了,“玄武神兽!我知道!不过,我还是不记得我曾经认识你,我只是记得在书上见过玄武神兽。”

“算了吧,以后会记起来的!”旭凤变成五彩凤凰,载起锦觅飞向高空,“你坐稳了,这次的路程有点远!你如果累了,或者有什么情况,你就说,我们停下来。”

辟邪君也变身貔貅神兽展翅腾飞跟上他们,飞了一段路后,一条白龙也跟上来。锦觅惊呼:“你们看,是应龙,有一条巨大的白龙跟着我们!”

凤凰道:“兄长?你怎么也来了?”

锦觅有点兴奋了:“哦,原来是润玉!你也来帮忙,真好!”

白龙道:“旭凤,你也太过狂妄自大了!你日前才说不会把锦觅置身于险境,你可知蛮荒那重明鸟是火性凶兽,你亦属火,如何克之?我若不来于心不安阿!更何况,锦觅的眼睛……都怪我,是我欠她的!”

玄武神兽:“这位龙哥哥此言差矣,我亦属水,可克之!”

白龙道:“这只小玄武是……”

凤凰道:“他是锦觅的关门弟子!哈哈,兄长有所不知,这十年来,锦觅可是长进了不少!那日我一个不慎,竟然被她给冰封了!”

锦觅:“冰封?凤凰,你说我冰封你?”

貔貅神兽:“唉,某些人被冰封却倒是很乐在其中呢!”

四大神兽皆笑,笑声响切天地……

……

蛮荒是不毛之地,寸草不生,地面上黄沙漫漫,浩瀚无垠,另有高矗险峻的山峰,重峦叠嶂,怪石嶙峋,突入凌霄,峰巅云雾萦绕,积雪盖顶。

凤凰将锦觅放置地面,打开寰帝凤翎将她困住,“你就呆在这里,待我把重明鸟抓获,便将它带到你面前!”说完便飞离地面,四大神兽一起往云峰峡谷飞去。

“凤凰!你又关着我……凤凰!”

 

“叽——”凤凰用自己的鸣叫声,设法引出重明鸟。

重明鸟不知道从哪个峰洞中飞出,扑闪着巨大的翅膀,顿时凤凰他们所处之方圆数十里,遮天蔽日,狂风大作。见状,四神兽立马化回人身,各自出招对付重明鸟,不料重明鸟不但完全不怕旭凤的琉璃净火,且它本身就是会喷火的,众人躲避不及。辟邪君使出的金光炸现和铜荆棘,却对它言等于以卵击石,它连避都不用避!然而它还是会避开润玉的冰棱和玄朗的凌波掌,辟邪君使用青铜护甲倒是能挡一下它的火攻。于是在辟邪君的掩护之下,润玉用冰棱袭击重明鸟,然后趁机祭出星辰锁链将它的脖子捆绑住。旭凤骑到了它的脖子上,拉住星辰锁链,二人将它拉带到了锦觅面前。

“锦觅——张开双眼看着我——”旭凤大喊,同时收起寰帝凤翎,并将重明鸟两眼四睛中的五色抽出,渡向锦觅的双眼……

“啊……”锦觅看着巨大的重明鸟直朝她冲过来,吓得目瞪口呆,然后突然眼前一道白光强烈射入,接着是一阵玄晕……

在重明鸟即将撞上锦觅,千均一发的时刻,旭凤与润玉二人同时拉住星辰锁链,使劲将重明鸟拉往另一边去,顺利避开锦觅,飞回半空。寰帝凤翎重新打开,再次将锦觅包围保护。

重明鸟双眼突然被抽掉五色,一阵玄晕后又感眼前景物色变,受了惊吓,“叽”声长鸣,猛地争扎,将旭凤抛离,旭凤从高空中重重地摔到地面上,吐出一口血。

锦觅玄晕过后,头相继在痛,她看见旭凤坠地受伤,旭凤下坠的那一瞬,她的真身亦如从高空下坠般感,他着地之时她的真身像被猛烈震动,但却毫无痛感,是旭凤的一魄,它在锦觅的真身之内,是以她感同身受!刹那间,锦觅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幕幕过去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

“这凡人的粽子阿,特别不好吃,它外面的这个皮是有一股味道的……”“如此说来,我更想偿偿这粽子是什么味道。”

“殿下明明不爱吃鲜花饼,为什么还要让我做?我想来想去,想到一个比鲜花饼好百陪的东西送给殿下。” “鲜花饼再难吃尚可裹腹,我要这一树花有何用啊?”

“唉?你说,你也不喜欢这些漂亮的花,你也不喜欢那些漂亮的仙子,那这世间万物,你喜欢什么?” “明明是你自作主张……” “哦,我知道了,殿下最喜欢的就是惩罚人……”

……

居然怀疑我的医术?我才不告诉你,我是圣医族的圣女呢!可惜我已经知道了! “算了,反正你也听不到,我叫锦觅,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渡此生,厉害吧?” 无名无姓,不过,凡尘走一遭。锦觅。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我取你!”

“这酒,本是为你这殉葬之人准备的,如今,我们却颠倒了,你终是没有守诺,但我不能食言,我应承你的,一样一样都会为你做到,这交杯酒,你不能喝了,为夫替你喝,可好?”

……

“……这世间万物尊上难得钟情其一,奴婢不希望尊上在吃喜欢的食物之时,却想起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把给它的名字给改了。” “这个茶叫香魂,利害吧?” “好!香魂!甚好,这名字改的太妙了!” “奴婢敢问尊上,您吃着这提子蛋糕,喝着香魂茶,心中欢喜吗?”

“我今夜很开心!凤凰,你是怎样闯进来我的梦境的?” “你说什么?你真的醉了?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你说润玉从未对你做过的逾越之事,是指何事?他可曾对你做过我刚才对你做的事?”  “从未!” “那你可曾对他做过你刚才对我做的事?” “从未!” “那你们可曾做过以下这种事……” “从未!”

“锦觅,你还记得这些凤凰灯吗?我用它们照亮冰宫,让它们陪着你,以后,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开心的事,过去的不开心的事情,把它都忘了吧!” “可是……我忘不掉……” “我会让你忘掉的……”

……

须臾间,锦觅过去的所有记忆都回来了,包括在花界,天界,人界,魔界,甚至她喝了忘忧酒那夜发生过的一切,全都记起来了!同时,眼前的景物恢复色彩。

重明鸟以老鹰搏兔的俯冲朝旭凤扑下去,旭凤来不及躲避,被一只巨大的爪压住身躯,一时动弹不得,润玉和辟邪君用尽一切能力去攻击重明鸟,小玄朗更使出锦觅刚刚教他的“水流星”去冰冻重明鸟的爪子。

“凤凰!”锦觅紧张大叫,她收起寰谛凤翎,冲向旭凤。

重明鸟的爪子被冰冻不能动弹,旭凤终于得以摆脱逃逸,不过很快重明鸟利用自身体内的热力将爪子表面的冰块融化,继续袭击旭凤,旭凤逃跑,飞到半空,拉出凤翎箭,可是凤翎箭伤不到重明鸟半分……

“小玄朗,把冰刃给我!”小玄朗听闻转头看向锦觅,锦觅伸手用灵力把冰刃吸到自己手上,“锦觅姐姐,你记起来了?”

锦觅催动灵力使出“水流星”,将重明鸟的身体萦绕包围,但是重明鸟实在太巨大了,锦觅灵力也不够强大,只能将它的下半身包裹。

“强力冰冻!”重明鸟向锦觅喷火,辟邪君青铜护甲替她挡住。

重明鸟下半身被冰冻,动弹不得,不过片刻后,冰块又融化了。锦觅再三次催动灵力,一次又一次地将重明鸟冰冻,过度耗损灵力,吐出一口鲜血,快要坚持不住了。

“觅儿灵力不足!”润玉飞了过去,正要给锦觅渡灵力,锦觅已感到有股灵力滚滚向自己体内输送,原来旭凤已经在锦觅身后利用水灵珠正给她渡灵力,“我来就好!我的未来魔后,岂能假手于人?锦觅,你坚持住!”锦觅获得了足够的灵力,继续冰冻重明鸟,把它整个封住。旭凤一只手继续给锦觅渡灵力,一只手拿出陨魔柱,高举起来同时用灵力催动,顿时天云色变,数道彩光射向重明鸟。旭凤大喊:“润玉,用赤宵剑,它的内丹精元……在背部!”

润玉看向重明鸟的背部,它体内暗光闪烁,润玉看到了它的内丹,便纵身一跃,跳到重明鸟的背上,提起赤宵剑奋力一刺,重明鸟惊鸣一声,全身逐渐溃烂,最后烟消云散。

“锦觅——”旭凤抱住了脱力栽倒的锦觅。

“凤凰!我记起来了!我什么事都记起来了!凤凰花!”锦觅渐渐恢复过来,坐起,拈手一变出一束火红色的凤凰花,“我能看到彩色的!我恢复辨色能力了!”

旭凤大喜,欣然与锦觅拥抱在一起。

“太好了,锦觅姐姐。”众人欢呼道贺。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08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九章亲吻据辟邪君所言,小白被黑白无常抓走之前,去了罗耶山,某日,旭凤独自去了一趟木屋,多年前旭凤与锦觅在凡间历劫之时就在此处共渡足足月余。山中岁月容易过,世上凡繁华已千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木屋早该残垣断壁,但如今屋外景致如昨日现,屋内陈设,台凳床塌,书案,文房四宝等物,摆位皆与当年无异。尤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04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二十二章酒后吐真言晚饭后,小白正在厨房里监工,忽然进来一小斯与她道:“小白姑娘,穗禾公主有请你到幽幽阁,共商尊上金丹反噬一事。”小白淡定跟了那小斯出禺壃宫门,穗禾正在木桥对面的“幽幽阁”坐着。小白进亭欠身:“奴婢见过穗禾公主!”穗禾笑着招手:“小白姑娘不必多礼,过来请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9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二十三章春华秋实“锦觅——锦觅……你这是要去哪里?”旭凤紧跟在锦觅后面,一直飞,不知飞了多远,大概快要到达魔界的尽头吧,二人同时穿过了一道结界,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眼前的景象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刚进入时脚下是遍地的野黄菊,再飞远一点是大片大片摄魄勾魂的紫云英,幽蓝色的桔梗,还有轻舞飘逸的蒲公英……也有个子高一点的,漠漠杨槐串串香,森森丹桂束束甜,幽香阵阵飘云外,嗡嘤蜜蜂轻狂,婆娑蝴蝶飞舞……他们再往天边飞去,就可以看到果实累累的葡萄树,还有荔枝树、龙眼树、大枣树,姹紫嫣红,绚丽多彩……旭凤跟着锦觅飞转了一个很大的圈子,锦觅给自己变幻了一身纯白色的纱裙,贴身的撒花绫便随即脱落,飘到旭凤的手中,旭凤如痴如醉地看着化为原貌的锦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翩翩然在一处落下,摘下一束小白花,放到旭凤的手中。十年没有见面了,对阿!虽然这十年来她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今夜是第一次再见到她,他才

收藏 1 推荐 1 评论 0 阅读 11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24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83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二十六章选择性失忆(1)“把你的撒花绫拿下吧!从今以后,堂堂正正的做回锦觅,以真容示人,不要再做侍婢,堂堂正正地嫁给我,做我的魔后!”“不要!别叫我锦觅,还是叫我小白吧!我不想公开身份!只要在能呆在你身边就好了!我不要改变侍婢的身份!嫁你一事,还需重长计议!我刚才已通过观尘镜,告诉了长芳主,我与你已相认,我告诉她你已经谅我了,我缺失的一瓣真身也已复得,如今长芳主得知我得以安康,好生欣慰,而且她本来就不反对我留在你身边,我想,暂时可以不用回花界。因为我不想露面,我怕润玉他……”旭凤唉了口气,将锦觅搂在怀里,“好吧!我听你的!叫什么都不重要,但你别干太多活,别累坏了!我见你这几日精神差了许多!有什么心事,你都与我说,好吗?”“嗯!”锦觅乖巧的点了点头。“现在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见谁?”“锦觅,过去,我曾允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9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二十七章选择性失忆(2)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