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家在海的那一边

蒋晓云《家在海的那一边》 三十多年前离开家乡那天,在还叫CKS “蒋介石机场”的现今TPE“台北桃园机场”和家人道别的情景,回想起来恍如昨日;连母亲和自己的穿戴都记得清清楚楚。在机场工作的远亲用了一个小小的特权,让父母陪我入关等待登机。时间到了,一直强颜欢笑的母亲终于流下泪来。可是做女儿的一心想着离巢高飞,自顾自兴高采烈,毫无愁绪,听到广播就迫不及待地起身,把矮自己半头的母亲匆匆一揽算是告别,还有心说笑权当安慰:“不是一直要我不习惯就回台湾?说不定过几个月功课当掉,就被学校踢出来了。到时候不要嫌我回来得太快就好了。”   父亲也用明显不悦的声音帮腔,语带责备地对老妻道:“送女儿出国讨个吉利!高高兴兴的事有什么好哭的?”   母亲的眼泪有没有在父女言辞夹击下收起不记得了,只记得年轻而无知的自己,带着对未来的好奇和憧憬,头也没回地把二老抛下,兴奋地走向玫瑰和荆棘交错的前程;只没想到,这一去不但千山万水,还是岁月悠悠。   我之离乡,不同于我的父母在青壮之年因为国共内战,要保住性命才抛下一切之仓皇出逃。我之滞留异乡,也不是因为天地不仁,强权阻隔,才落得半生望海兴叹。   也许只是未能高瞻远瞩,也许只是想随波逐流,无论借口是什么,我人生道路的走向都是自我选择的结果;父母的期望,自身的经济条件,乃至个人爱情、前途、事业的追求,也曾经在某一个阶段造成独为异客的原因。回头细想,无论怎么强辩瞎掰,一度“归不得”的困难,都不过是愿不愿意在家用里挤兑出一张机票,或者敢不敢跟老板敲出几天假期的闲愁罢了。   大半生在竞争激烈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讨生活,数十年努力的成绩总结不过:车子越开越矮,房子越住越大。如果过滤掉个人心理层面的需求,这也就是个“一路向上”,堪慰父母的人生了。   幼稚少艾,哀乐中年;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倏忽台湾小姑娘已经年长过在机场流泪相送的母亲,自己也笑嘻嘻地达成了送儿子奔向前程的使命。当日头也没回就抛诸脑后的种种,逐渐回到眼前,连父母家前院一棵彼日未屑一顾的香椿树都在脑海中摇曳生姿。春天到来,父亲拿剪刀剪下嫩芽,炒出一盘香椿炒蛋,家厨好料有关香味的记忆也被唤醒。这时候机票和时间都已经不是返乡的阻碍,可是曾经倚闾而盼的母亲却没能等到无情的女儿回心转意。   家母不寿,去世的时候正是我现在的年龄。哥哥说,他记忆中的母亲,永远是面容姣好,风度翩翩,当年家乡的第一美人。我心中留存的母亲,却为什么总是瘦弱哀愁,在大步向前女儿身后默默流泪的老妇呢?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1-24

写作有奖活动

通过运营发现,行星故事写作的热情并没有达到预期。 为了能够勾起大家大家写作的热情,现在启动一个写作有奖的活动。 每位用户只要每个月写作超多3千字,而且完全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911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和蕊亚是我的两个外国朋友。他们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对让人念念不忘的情人。念念不忘的原因中包括“麦卡蕊亚”放在一起读有天造地设的黏合感,叫久了再拆开单念,“麦卡”...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68

哀伤 | 契诃夫

 旋匠格里戈里·彼得罗夫,这个当年在加尔钦乡里无人不知的出色手艺人,同时又是最没出息的农民,此刻正赶着一辆雪橇把他生病的老伴送到地方自治局医院去。这段路有三十来...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3

变色龙 | 契诃夫

 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穿过市集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个警察,生着棕红色头发,端着一个粗罗,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装得满满的。四下里一片寂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96

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