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苹果的救赎

转: 一枚苹果的救赎 作者:余多多 慕城今日落雪,无声无息,静悄悄。 云压地又低又厚,喃喃伸出手,想去拨开空中那软软的棉絮,找找阳光。 可惜,手短,叹了口气,无奈地抓起桌上的一只苹果。 苹果,喃喃喜爱的水果之一。 有句耳熟能详的名谚:“An apple a day, keeps doctor away.”日食一苹果,疾病莫缠我;在苦逼的小博士眼里,这句话有个新解:每日玩苹果(Iphone手机),博士(头衔)远离我。 从植物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种健康的甜美多汁的植物果实;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苹果是一个有着特殊隐秘含义的符号。 最著名的苹果有三个:第一个是伊甸园里被亚当夏娃偷吃的禁果,第二个是砸中牛顿的苹果,第三个是美国的苹果公司标志上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其实,这三枚苹果之间有一个隐含的连续性符号暗示——智慧。蛇引诱亚当夏娃吃掉的是智慧树上的禁果,砸中牛顿的苹果引发了他万有引力的思考,苹果公司的苹果有致敬牛顿苹果的含义。 所以,一个小小苹果居然可以开启智慧之光,而且它的根还深深地扎在上帝的地盘,人类偷吃的后果很惨痛,驱逐出伊甸园,从此再难回天堂。 愚蠢的人类”这句话并不仅是喵星人的惯用语,上帝“老儿”或许也时常在内心暗自咕哝这句话。 亚当——上帝造的第一个男人。 夏娃——上帝用亚当肋骨造出的第一个女人。 上帝——你俩除了禁果不能吃,别的事随意啊! 苹果——蛇对夏娃说:“吃掉它吧,你会变聪明的,你就知道什么是善恶美丑!” 撒旦——内心独白:“快吃快吃!” 夏娃看看亚当,亚当看看夏娃,邪恶地相视一笑,好吧,我想试试!于是乎,吃了果果,知道了害羞,有了欲念,上帝管不住了,人类从此迁移出了伊甸园。 按照圣经的记载来看,人类都是移民,从咬下苹果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放逐的生涯。 偷吃禁果,失去纯真,背上罪恶的重担,人类悲剧式的序幕拉起。 米开朗基罗的名画《原罪与逐出伊甸园》描绘了人类的悲歌,左边蛇引诱亚当夏娃吃果果,右边天使拿着利剑将人类逐出伊甸园。让人看不惯的是,蛇这次被女性化了,如喃喃在上一篇《猎巫记》中提到的一样,教会认为女人更容易被撒旦吸引,于是蛇有了女人的面容。这就是男权社会下的产物,再一次诋毁女性。 造物——罪——罚,三者在人类被逐出伊甸园的故事中联系在了一起。上帝创造了人类——人类犯下了原罪——离开安乐的家园走上赎罪之路。 这看起来符合逻辑的推进过程似乎无漏洞可循,然而若将故事反推,那么疑问就很快浮出水面。上帝创造了一切,他既然是善的、正义的、全知全能的,为何允许亚当夏娃真的偷食禁果呢? 这个问题是困扰中世纪神学家的一个谜题,其实想要解开并不难,就是承认世界上不仅有善,还有恶。偷食禁果是因为恶的引诱,蛇这里是受了撒旦的指示,人类没有抵抗住恶的诱惑,原罪产生。 但是,问题并未完全解决,中世纪的这些老学究们永远不敢也不情愿推翻唯一神圣的前提,因此有无穷无法解释的问题在排队等待。于是持续发问,上帝为什么允许恶的存在? 通常情况下,基督教的教义中恶就是魔鬼撒旦,撒旦的身份可以提一下。撒旦原籍也是在天堂,官位挺高,曾为上帝坐前六翼天使,后来因骄傲自大妄图上帝之位,便成为堕落天使,化为恶之源。 为什么上帝允许撒旦堕落,为何不解决了他?为了解决罪恶问题,神学家们提出了一些解释方法,其中莱布尼茨的《神义论》就罪恶问题进行了逻辑表述与解释,喃喃在此不详述。 提一个很异端的问题,这一切的安排,会不会是一场阴谋呢? 撒旦堕落,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他反叛,为何反叛,因为他有自己的打算,并不与神同心,这便是自由意志。亚当夏娃,没有听从上帝的劝诫,依据自由意志,吃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园。原来是自由意志,这个东西在作怪啊! 那么,问题来了,自由意志——是个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呢? 大人是怎么教育小孩子的呢,通常是这样,孩子不听话,打一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就是先让你受皮肉之苦,再给你点恩惠,让你知道打你是为了你好啊!想一想,要想让孩子听话,是不是从一定意义上就剥夺了他的自由意志,现在好多妈宝,张口闭口我妈妈说怎么怎么,顺从这个词对大人来说很重要,但是对孩子还说就不是什么好事。同理,上帝与人类也是这样的关系,人类犯了错,罚你出去受苦,赎完了罪还是可以重返天堂。 讲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为什么撒旦不能消失了吧,为了完成这一宏伟大业,怎么能缺少最关键的一环——一个关键的引诱者。 从欧洲宗教画中来看,震撼、战栗、悲悯、感动——这应当是创作的关键词,能够通过这种形式来打动人类,也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德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宗教主题画作很具代表性,比如画作《原罪与救赎》(Sündenfall und Erlösung)。 画作的中心坐着人类,两旁的人为他讲述摩西十诫、耶稣受难、人类原罪、耶稣复活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1-24

写作有奖活动

通过运营发现,行星故事写作的热情并没有达到预期。 为了能够勾起大家大家写作的热情,现在启动一个写作有奖的活动。 每位用户只要每个月写作超多3千字,而且完全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911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和蕊亚是我的两个外国朋友。他们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对让人念念不忘的情人。念念不忘的原因中包括“麦卡蕊亚”放在一起读有天造地设的黏合感,叫久了再拆开单念,“麦卡”...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68

哀伤 | 契诃夫

 旋匠格里戈里·彼得罗夫,这个当年在加尔钦乡里无人不知的出色手艺人,同时又是最没出息的农民,此刻正赶着一辆雪橇把他生病的老伴送到地方自治局医院去。这段路有三十来...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3

变色龙 | 契诃夫

 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穿过市集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个警察,生着棕红色头发,端着一个粗罗,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装得满满的。四下里一片寂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96

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