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有一个女子,披着红色的头巾,她今天出嫁了。然而,等拜堂的时候,佣人过来告知她,新郎不见了,她心急如焚欣开头巾,跑了出去,发现没有任何参加婚礼的人。 新郎是她的未婚夫,多年以来,原来都是为了她的钱财。 在门口那里,还有一个男子,扶着门喘着气。这个男子,是这个女子的知己。在女子眼里是知己,但是男子一直呵护她,以她的快乐而守护着。只是自己出生微寒,本觉自己配不上,只要在她身边看着她笑,便以知足。 近日,得知女子突然结婚,便匆忙跑来,鼓起勇气,欲想表达多年情意。不料发生这事,或许他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 "哎,阿弥陀佛",一声叹气从门前传来。男子和女子望去,一个面带慈祥得道高僧拿着佛杖走开。 “两位施主”,高僧向两人行礼。然后,从随身带着的袋子,拿出来了一个镜子。 "女施主,你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高僧来到了女子的面前。 女子不解得看着镜子,里面有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而瞬间,页面切换到了一个沙滩上。 沙滩上躺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红色的衣服,女子估计也是在新婚的日子里,不知道怎么就躺这里。过了一会,一个男子走了过来,现在她身边绕了几圈,随便脱下女子的手镯,便离开了。海面的风吹着她的衣裳,海鸥孤零零得叫着。 再过了一会,有一个男子匆忙走了过来。望着女子的眼睛,看着天空,一直看着她又看着天,反反复复,好像那个女子就在这里又在天上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沉沦,月亮升起来,这个男子泪水被海风吹着,海鸥已经不见了。 这个男子,抱起女子,缓缓走去海边的林子里,用手挖了半个人深度的坑,便把女子埋了。红衣的女子,便只剩下一呸黄土。 黄土的旁边,筑起一个木屋,男子守护了一生,和当时男子为她说的诺言一样,“愿陪你一生,守护一世。”。 时过境迁,海风还在吹,晚上依旧没有海鸥,林子有两呸黄土,一个木屋。 女子放下镜子,迷茫的眼睛看着高僧,“这所谓何意?” 高僧看着女子,又望着男子,说:“镜子里面的那个女子就是你,第一个来的那个男子是你前世的未婚夫,第二个男子就是你前世守护你的人。你不应该只为表面的未婚夫,而再次辜负守护你两世的人。芸芸众生,人往往被表面迷惑,而忽略真正在守护的人,只有心,才是真正的守候。” 女子看着男子,男子望着女子,两人抬起脚步走向了对方。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比埃洛 | 莫泊桑

  写给杭里-路戎     乐斐佛太太是个乡下太太,一个寡妇,那种半城半乡式的太太之一,这种太太们的衣裳和帽子都点缀好些花边和波浪纹的镶滚,她们说起话来每每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34

一个诺曼第人 | 莫泊桑

 写给波尔-阿勒克西     我们刚好出了卢昂市区,轻快的车子就在茹蔑日大路上急速地向前进,它穿过好些草滩;随后,为了要爬甘忒勒坡,那匹马才踏着慢步走。  ...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