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4.孤独 第二天是个阴沉的雨天。雨珠儿落到谷仓上面,又一滴滴地从屋檐上滑了下来。雨珠儿落到谷仓旁边的地上,一路溅跳到长满刺儿菜和灰菜的小路里面。雨珠儿轻轻拍打着祖克曼太太厨房的窗子,顺着玻璃汩汩地往下淌。雨珠儿也落到正在草地吃草的绵羊们的背上。当绵羊们在雨中吃腻了,便慢吞吞地沿着小路回到了羊圈里。     雨打乱了威伯的所有计划。今天威伯本打算出去散个步,在他的院子里掘一个新坑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计划。他今天的所有计划大致如下:     六点半吃早饭。早饭包括脱脂奶,面包渣儿,粗麦粉,一小块油煎圈饼,上面沾着枫蜜的麦糕,土豆皮,缀着葡萄干的小块布丁,零碎的麦片。     早餐将在七点结束。     从七点到八点,威伯打算和住在他的食槽下面的耗子坦普尔曼谈天儿。虽然和坦普尔曼谈天不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八点到九点,威伯想在外面的太阳下打一个盹儿。     九点到十一点,他打算挖一个洞,或者一条小沟也行,没准儿还能从脏土里翻出什么好吃的呢。     十一点到十二点,他只想默默地站着,瞧瞧落在木板上的苍蝇,瞅瞅在苜蓿花间的蜜蜂,望望天空里的燕子。     十二点钟——该吃午餐了。午饭有粗麦粉,温水,苹果皮,肉汁,尖尖的胡萝卜,肉末儿,陈玉米粒儿,去皮的干酪。用餐将在下午一点结束。     从一点到两点,威伯打算睡觉。     两点到三点,他准备在栅栏上蹭痒。     三点到四点,他打算静默而又完美地站在地上,想想生活的乐趣到底是什么,并且等芬来看他。     四点钟吃晚饭。晚饭有脱脂奶,剩饭,鲁维的午餐盒里剩下的三明治,干梅皮,一小片这个,一小块那个,还有炸薯片,稀稀的果酱,一点儿苹果干,一块蛋糕等等这些那些东西。     昨晚睡觉时,威伯还一直想着这些计划。可是今早六点睁开眼,却看到外面正在下雨,这可真让他无法忍受。     "我把计划订得多么完美呀,可天却下起了雨,"他说。     他忧郁地在屋里站了一会儿。然后他走到门口往外看。雨滴撞到了他的脸。他的院子里又冷又湿。他的食槽里足有一英寸厚的雨水。不知道坦普尔曼躲到哪儿去了。     "你在吗,坦普尔曼?"威伯喊道。没有谁回答他。陡然间,威伯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今天就像昨天一样没劲,"他叹息。"我很年轻,我在谷仓里没有真正的朋友,雨会下一早晨,甚至整个下午,这样的坏天气,芬可能也不会出来。唉,她准不会来!"威伯又难过得哭起来,这两天里,他已经哭了两次了。     六点半,威伯听到了食桶晃动的声音。鲁维正在外面的雨里给自己准备早饭呢。     "来吃吧,小猪!"鲁维说。     威伯动都懒得动。鲁维把饲料倒进食槽,又刮了刮桶壁,才走开了。他注意到小猪好像有毛病了。     威伯想要的不是食物,而是关爱。他想有一个朋友——某个能和他一起玩儿的人。他把这心思对在羊圈角落里静静坐着的母鹅讲了出来。     "你愿意来和我一起玩儿吗?"他问。     "抱歉,宝贝儿,抱歉,"母鹅说。"我正在孵我的蛋呢。他们共有八个,得时刻让他们又干-干-干又暖。因此我只好呆在这儿,不能走-走-走开。我孵蛋时不能玩儿。我盼着能早点孵出小鹅来。"     "当然,我想你一定不愿孵出一群啄木鸟来,"威伯酸溜溜地说。     威伯又试着去问羊羔。     "你能来和我一起玩儿吗?"他请求。     "当然不能了,"一只羊羔说。"首先,我无法进到你的院子里,因为我还太小,跳不过这篱笆。其次,我对猪一点儿也不感兴趣。照我看,猪比啥都不是还不是。"     "什么叫比啥都不是还不是?"威伯回答。"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会比啥都不是还不是。啥都不是已经不是到了顶了,那绝对是天地的顶端,世界的尽头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比啥都不是还不是的东西呢?要是你说得对,那啥都不是就该是点啥,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儿。但是如果啥都不是就是啥都不是,那么你就找不到会比啥都不是还不是的东西。"①     "哎呀,吵死了!"羊羔说。"自己上一边儿玩去!我就是不和猪一起玩儿。"     威伯悲伤地躺下来,去听雨的声音。不久,他看见耗子正在顺着一块他自称为楼梯的,斜放在那里的木板往下爬。     "你愿意和我玩儿吗,坦普尔曼?"威伯恳求。     "玩儿?"坦普尔曼说着,捻了捻他的胡子。"玩儿?我都不懂这词儿是什么意思。"     "哦,"威伯说,"玩就是做游戏,嬉耍,跑跳,找乐子。"     "我从不愿意在这些事儿上浪费时间。"耗子冷冷的回答。"我宁愿把我的时间用在吃,咬,偷,藏上面。我是一个贪吃的老鼠,不是游戏主义者。我要去吃你食槽里的早餐了,反正现在你也不想去吃。"老鼠坦普尔曼说完,便沿着墙缝爬进他开凿的那条贯穿门和食槽的秘密通道

5.夏洛 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现在看到我了?"她问。     "噢,确实看见了,"威伯说。"确实看见了!你好!早上好!致敬!很高兴认识你。请问芳名?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我的名字,"蜘蛛说,"叫夏洛。"     "夏洛什么?"威伯渴切地问。     "夏洛·A·卡瓦蒂娜。你就叫我夏洛好了。"     "我觉得你真很漂亮,"威伯说。     "谢谢,我是很漂亮,"夏洛回答。"那是毫无疑问的。几乎所有的蜘蛛都长得相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2-15

我想你了,却不能对你说

我想你了,可是我不能对你说,就像天边的地平线,永远不可能够触摸。 我想你了,可是我不能对你说,就像隐隐作痛的心,永远无人能够涂上解药。 我想你了,可是我不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40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乡村呵,乡村

乡村呵,乡村 你那温柔的声音总是在我的记忆里回放着 我想念那漂游在空中的稻花香 就稻杆也是香的呀 听,牛儿嚼着它又看着我呢。 乡村呵,乡村 我是多么怀念那时的你...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8
天寒 天寒 2017-12-15

安静的早晨

安静地只听见相思鸟的歌声 安静地让留宿乡村的阳光偷偷探出脸来 安静地将露水安放在盛开的花尖上 安静地依稀晨星伴着月儿洒下光辉 啊!乡村的早晨 你是一首多么安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37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一个人不要走得太远,会忘记回家的路的

反反复复的时常就会梦见一群不知去了何处,一直在找回家的路的人,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困难让我们去解决,奇怪的是这些困境好似一直梦过,不曾改变,我也是其中一个,而最后总...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17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不能在一起,就不要相互折磨了

两个相处很好,好到可以在一起的人,隔着城市生活,在时间的的摩擦力,为什么总是会渐渐会淡化许多感情,失去曾经日日夜夜的联系呢?人总是很奇怪,明明是想在一起的,却最...

收藏 0 推荐 2 评论 0 阅读 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