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 行星故事

夏洛的网(文学名著 4-6 )

4.孤独 第二天是个阴沉的雨天。雨珠儿落到谷仓上面,又一滴滴地从屋檐上滑了下来。雨珠儿落到谷仓旁边的地上,一路溅跳到长满刺儿菜和灰菜的小路里面。雨珠儿轻轻拍打着祖克曼太太厨房的窗子,顺着玻璃汩汩地往下淌。雨珠儿也落到正在草地吃草的绵羊们的背上。当绵羊们在雨中吃腻了,便慢吞吞地沿着小路回到了羊圈里。     雨打乱了威伯的所有计划。今天威伯本打算出去散个步,在他的院子里掘一个新坑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计划。他今天的所有计划大致如下:     六点半吃早饭。早饭包括脱脂奶,面包渣儿,粗麦粉,一小块油煎圈饼,上面沾着枫蜜的麦糕,土豆皮,缀着葡萄干的小块布丁,零碎的麦片。     早餐将在七点结束。     从七点到八点,威伯打算和住在他的食槽下面的耗子坦普尔曼谈天儿。虽然和坦普尔曼谈天不是这世上最有趣的事情,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八点到九点,威伯想在外面的太阳下打一个盹儿。     九点到十一点,他打算挖一个洞,或者一条小沟也行,没准儿还能从脏土里翻出什么好吃的呢。     十一点到十二点,他只想默默地站着,瞧瞧落在木板上的苍蝇,瞅瞅在苜蓿花间的蜜蜂,望望天空里的燕子。     十二点钟——该吃午餐了。午饭有粗麦粉,温水,苹果皮,肉汁,尖尖的胡萝卜,肉末儿,陈玉米粒儿,去皮的干酪。用餐将在下午一点结束。     从一点到两点,威伯打算睡觉。     两点到三点,他准备在栅栏上蹭痒。     三点到四点,他打算静默而又完美地站在地上,想想生活的乐趣到底是什么,并且等芬来看他。     四点钟吃晚饭。晚饭有脱脂奶,剩饭,鲁维的午餐盒里剩下的三明治,干梅皮,一小片这个,一小块那个,还有炸薯片,稀稀的果酱,一点儿苹果干,一块蛋糕等等这些那些东西。     昨晚睡觉时,威伯还一直想着这些计划。可是今早六点睁开眼,却看到外面正在下雨,这可真让他无法忍受。     "我把计划订得多么完美呀,可天却下起了雨,"他说。     他忧郁地在屋里站了一会儿。然后他走到门口往外看。雨滴撞到了他的脸。他的院子里又冷又湿。他的食槽里足有一英寸厚的雨水。不知道坦普尔曼躲到哪儿去了。     "你在吗,坦普尔曼?"威伯喊道。没有谁回答他。陡然间,威伯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     "今天就像昨天一样没劲,"他叹息。"我很年轻,我在谷仓里没有真正的朋友,雨会下一早晨,甚至整个下午,这样的坏天气,芬可能也不会出来。唉,她准不会来!"威伯又难过得哭起来,这两天里,他已经哭了两次了。     六点半,威伯听到了食桶晃动的声音。鲁维正在外面的雨里给自己准备早饭呢。     "来吃吧,小猪!"鲁维说。     威伯动都懒得动。鲁维把饲料倒进食槽,又刮了刮桶壁,才走开了。他注意到小猪好像有毛病了。     威伯想要的不是食物,而是关爱。他想有一个朋友——某个能和他一起玩儿的人。他把这心思对在羊圈角落里静静坐着的母鹅讲了出来。     "你愿意来和我一起玩儿吗?"他问。     "抱歉,宝贝儿,抱歉,"母鹅说。"我正在孵我的蛋呢。他们共有八个,得时刻让他们又干-干-干又暖。因此我只好呆在这儿,不能走-走-走开。我孵蛋时不能玩儿。我盼着能早点孵出小鹅来。"     "当然,我想你一定不愿孵出一群啄木鸟来,"威伯酸溜溜地说。     威伯又试着去问羊羔。     "你能来和我一起玩儿吗?"他请求。     "当然不能了,"一只羊羔说。"首先,我无法进到你的院子里,因为我还太小,跳不过这篱笆。其次,我对猪一点儿也不感兴趣。照我看,猪比啥都不是还不是。"     "什么叫比啥都不是还不是?"威伯回答。"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会比啥都不是还不是。啥都不是已经不是到了顶了,那绝对是天地的顶端,世界的尽头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比啥都不是还不是的东西呢?要是你说得对,那啥都不是就该是点啥,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儿。但是如果啥都不是就是啥都不是,那么你就找不到会比啥都不是还不是的东西。"①     "哎呀,吵死了!"羊羔说。"自己上一边儿玩去!我就是不和猪一起玩儿。"     威伯悲伤地躺下来,去听雨的声音。不久,他看见耗子正在顺着一块他自称为楼梯的,斜放在那里的木板往下爬。     "你愿意和我玩儿吗,坦普尔曼?"威伯恳求。     "玩儿?"坦普尔曼说着,捻了捻他的胡子。"玩儿?我都不懂这词儿是什么意思。"     "哦,"威伯说,"玩就是做游戏,嬉耍,跑跳,找乐子。"     "我从不愿意在这些事儿上浪费时间。"耗子冷冷的回答。"我宁愿把我的时间用在吃,咬,偷,藏上面。我是一个贪吃的老鼠,不是游戏主义者。我要去吃你食槽里的早餐了,反正现在你也不想去吃。"老鼠坦普尔曼说完,便沿着墙缝爬进他开凿的那条贯穿门和食槽的秘密通道里去了。坦普尔曼是只非常狡猾的耗子,也很有些高明的手段。这条通道不过是他的狡猾与挖洞技巧的一个证明而已。这条通道能令他不用在谷仓的明处露面,就能在谷仓和自己在猪食槽下的藏身处来回。他在祖克曼先生的农场里挖了很多条地道,这样就可以不被发现的任意来去了。通常他都在白天睡觉,夜深才出来活动。     威伯看着他爬进了通道。瞬间来历,他就看见耗子的尖鼻头从木头食槽下面探出来。坦普尔曼小心地顺着食槽边爬了进去。威伯几乎再也不能忍受了:谁愿意在一个忧伤的下雨天,看到自己的早餐被别人吃掉呢?他知道外面的雨水正浇着在那里大嚼的坦普尔曼,可这也不会使他感到有所安慰。无助,失意,饥饿……他趴在牛粪堆里啜泣起来。     傍晚,鲁维去见祖克曼先生。"我想你的猪有毛病了。他没吃食。"     "给他喝两勺硫磺,里面和点儿糖水。"祖克曼先生说。     当鲁维抓住威伯,强行把药水灌到他喉咙里时,威伯还不能相信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这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忍受这可怕的孤独了。     黑暗朦胧了一切。不久,除了影子和绵羊咀嚼的声音,还有头顶的牛牵动链子发出的哗啦声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所以你一定能想象得出,当一个从未听见过的纤细的声音从黑夜中传出来时,威伯是多么的惊奇。这声音相当的微弱,但听来却那么使人愉快。"你想要一个朋友吗,威伯?"那个声音说。"我将成为你的朋友。我已经观察你好多天了,我喜欢你。"     "可我看不见你呀,"威伯说着,踮起脚来寻找。"你在哪儿,你是谁?"     "我就在这儿,"那个声音说。"你先睡吧。明早你就会看到我了。"     注释①:威伯对小羊的这通解释,翻译时把我累得直冒烟——这绝不是因为我当时抽的纸烟太冲的关系。而是原因以我的水平,怎么看都迷糊的缘故。它们的原文如下:     "whatdoyoumean,lessthannothiong?"repliedwilbur。"Idontthinkthereisanysuchthingaslessthannothing。nothingisabsolutelythelimitofnothingness。Itsthelowestyoucango。Itstheendoftheline.。Howcansomgthingbelessthannothing?Ifthereweresomethingthatwaslessthannothing,thennothingwouldnotbenothing,itwouldbesongthing——eventhoughitsjustaverylittlebitofsomething。butifnothingisnothing,thennothinghasnothingthatislessthanitis。"     也许别人觉得这很容易,但我不。于是就求助新语丝的高手,因此得到了乐平,Brant,暮紫,虎子等的精彩的译文,还有亦歌等朋友的指点,非常感谢!下面就是其中的三种译文。(当然,最后一种是爆笑版的,但也很有趣,不是吗?)     "我认为猪还不如一文不值你什么意思?比一文不值还不如?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还不如一文不值的。一文不值已经到头啦,那是最无价值的东西。怎么还会有东西比一文不值还要不值的呢。如果有东西比一文不值还要无价值,那原来的一文不值就不是一文不值,而是值得一文了。即使     只是值得一文。但是一文不值就要真真正正的一文不值,你找不到比他还不值的东西了"——Brant     "什么叫比啥都不是还不是。"威伯答道:"既然啥都不是了,怎么会有比它还不是的?啥都不是绝对绝对就是不是到了顶了,那是天地的底端、世界的尽头。怎么还会有比啥都不是还不是的呢?要是你说得对,那啥都不是就该是点啥,哪怕只是那么一丁点。要是啥都不是就是啥都不是,那么你说的就不对。"——乐平     "你以为你是谁啊?百兽之王啊?动物园管理员啊?在我看来,你什么都不是,比什么都不是还要不是!还是好好地做你猪这份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小羊,你又在吓我!什么叫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啊?既然什么都不是了,怎么还有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本来什么都不是就是一点点东西都没有,但是现在有了个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的,什么都不是就比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多了一点点了。怎么可以有了什么都不是,又有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如果有了比什么都不是还不是,什么都不是怎么会是什么都不是?大家讲讲道理嘛。现在你想清楚,我数一二三,你告诉我什么是比什么都不是还要不是。"     "我KAO!大家看见了,这个家伙整天哼哼唧唧,像是一只猪……不不不,一大群猪在那里哼哼,救命啊……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和他玩了吧。"

5.夏洛 夜好像变长了。威伯的肚子是空的,脑子里却装得满满的。当你的肚子是空的,可脑子里却满是心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入睡的。     这一夜,威伯醒了很多次。醒时他就拼命朝黑暗中望着,听着,想弄明白是几点钟了。谷仓从没有完全安静的时候,甚至在半夜里也还是老有响动。     第一次醒来时,他听到坦普尔曼在谷仓里打洞的声音。坦普尔曼的牙使劲儿地嗑着木头,弄出很大的动静。"那只疯耗子!"威伯想。"为什么他整夜的在那里磨牙,破坏人们的财产?为什么他不去睡觉,像任何一只正常的动物那样?"     第二次醒来时,威伯听到母鹅在她的窝里来回挪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点了?"威伯低声问母鹅。     "可能-能-能十一点半了吧,"母鹅说。"你为什么不睡,威伯?"     "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威伯说。     "唔,"母鹅说。"我没这样的麻烦。我脑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我的屁股下面倒有很多东西。你试过坐在八个蛋上睡觉吗?"     "没有,"威伯回答。"我猜那一定很不舒服,一个鹅蛋得孵多久?"     "他们说大约-约要三十天,"母鹅回答。"可我有时会偷懒。在温暖的午后,我常衔来一些稻草把蛋盖上,一个人去散步。"     威伯打了个哈欠,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又仿佛听到了那个声音,"我将成为你的朋友。去睡吧——明早你会看见我。"     大约在天亮前的半小时,威伯醒了,开始倾听。谷仓里还是很黑。绵羊睡得很沉。甚至那只母鹅也很安静。头上的主楼那里也没什么动静:牛正在休息,马在打盹儿。坦普尔曼也不见了,可能到别处工作去了吧。只有谷仓顶上才有些轻微的响动,那是风信鸡在风里晃来晃去。威伯很喜欢这时的谷仓——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只等曙光的来临。     "白天就要来了,"他想。     一缕微光从小窗子里透了进来。星星们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威伯现在能看清几步远的母鹅了。她的头藏到了翅膀的下面。接着,他也能看清绵羊和羊羔了。天亮了。     "哦,美丽的白天,它终于来了!今天我会找到朋友了。"     威伯四处搜寻着。他把家里查了个遍。他检查了窗台,又望了望天花板。但却什么新变化都没发现。最后他只好决定喊话了。尽管他不愿用自己的声音来打破这可爱的黎明时分的寂静,但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找出那位无处可见的,神秘的新朋友。因此威伯清了清嗓子。     "请注意!"他用特别洪亮的嗓门说。"请在昨晚就寝时友好的和我谈话的那位先生或女士给我打一个手势,或者发个信号!"     威伯停下来,听了听。别的动物都抬起头瞪向他。威伯脸红了。但他还是决心找出这个陌生的朋友。     "请注意!"他说。"我再重复一遍。请昨夜睡前和我亲切谈话的朋友出来说话。请告诉我你在哪里,如果你是我的朋友的话!"     绵羊们互相交流着厌恶的表情。     "别说胡话了,威伯!"最老的绵羊说。"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新朋友,你就是在妨害他的休息;而且在他早晨准备起床前把他吵醒,也是打破友谊的最快方法。你能确定你的朋友喜欢早起吗?"     "各位,请原谅,"威伯的声音低了下来。"我并不想打扰别人。"     他脸朝门委屈地躺了下来。他没想到会打扰别人,但如果他的朋友就在不远,早就该听到了。可能老羊说得对——这个朋友还没睡醒呢。     不久鲁维来送早饭了。威伯冲出去急忙把食物吃光,还把食槽舔了个遍。绵羊们向小路走去,后面跟着摇摇摆摆的公鹅。就在威伯准备躺下来睡个早觉时,他又听到了昨夜的那种声音。     "致敬!"那个声音说。     威伯跳了起来。"致什么?"他问。     "致敬!"那声音重复道。     "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你又在哪儿?"威伯尖叫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你在哪儿吧。还有,致敬是什么意思?"     "致敬是句问候用语,"那个声音道。"当我说致敬,就等于对你说你好或是早上好。实际上,这是种愚蠢的表达方式,真奇怪我刚才怎么会用这么一个词儿。你想知道我在哪儿吗?那很容易。往门框上角看!我在这儿。看,我在挥手哩!"     威伯终于找到了如此友善的和自己交谈的动物。门框的上方拉着一张大蜘蛛网,一只大灰蜘蛛正倒挂在网的高处。她只有一粒树胶糖丸那么大。她长着八条腿,正用其中的一条腿友好地对威伯致意呢。"现在看到我了?"她问。     "噢,确实看见了,"威伯说。"确实看见了!你好!早上好!致敬!很高兴认识你。请问芳名?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我的名字,"蜘蛛说,"叫夏洛。"     "夏洛什么?"威伯渴切地问。     "夏洛·A·卡瓦蒂娜。你就叫我夏洛好了。"     "我觉得你真很漂亮,"威伯说。     "谢谢,我是很漂亮,"夏洛回答。"那是毫无疑问的。几乎所有的蜘蛛都长得相当好看。我不像别的蜘蛛那么艳丽,不过我也算可以了。我希望能看清你,威伯,就像你能看清我一样。"     "你为什么看不清我?"小猪问。"我就在这儿呀。"     "是的,不过我近视,"夏洛回答。"我的近视十分严重。这对我既有好处,也有坏处。你看我来抓住这只苍蝇。"     一只刚才在威伯的食槽边上爬的苍蝇飞了起来,却愚蠢地碰上了夏洛的网,被那些粘粘的丝线缠住了。苍蝇愤怒的拍打着翅膀,想要挣脱。     "首先,"夏洛说,"我要悄悄靠近他。"她慢慢地头朝下往苍蝇那里爬去。在她往下荡的时候,一根细丝线从她的尾部抽了出来。     "接着,我要把他包起来。"她抓住苍蝇,往他身上缠了几道黑丝线,丝线越绕越密,直到裹得苍蝇一动也不能动。威伯惊恐地看着这一切。他几乎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场面,尽管他也憎恨苍蝇,可还是为这只苍蝇感到难过。     "看,"夏洛说。"现在我要把他弄晕,他就会觉得舒服点儿了。"她咬了苍蝇一口。"他现在毫无知觉了,"她说。"他将是我的一顿美味的早餐。"     "你是说你吃苍蝇?"威伯喘了起来。     "当然。苍蝇,小虫子,蚱蜢,漂亮的甲虫,飞蛾,蝴蝶,可口的蟑螂,蚊子,小咬儿,长脚蚊子,麻蚊子,蟋蟀——任何粗心地撞到我网上的小昆虫我都吃。我总得吃饭吧,是不是?"     "为什么?哦,是的,当然。"威伯说。"他们的味道美吗?"     "美妙极了。当然,我不是真的吃掉他们。我喝他们——喝他们的血。我喜欢喝血,"夏洛说。她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清脆,越来越快活了。     "别再说下去了!"威伯呻吟。"请不要讲这件事儿了!"     "为什么不?真的,我说的是真的。虽然我也不愿意吃苍蝇和小虫子,但那是我的生存方式。一个蜘蛛必须要设法谋生,而我恰巧可以作一名捕猎者。我生来就会织网,用它来捕食苍蝇和别的昆虫。在我之前,我的妈妈是一个捕猎者;在她之前,她的妈妈也是。我们全家都是捕猎者。千百万年以前,我们蜘蛛就靠捕食苍蝇和虫子为生了。"     "那是多么可悲的遗传。"威伯幽幽地说。他真为新朋友的残忍难过。     "是的,"夏洛表示同意。"但我也没办法改变这特性。我不知道世上最早的第一只蜘蛛是怎么想出织网这个奇妙的主意的,可是她却想出来了,她可真聪明。从那时起,我们所有的蜘蛛都会这么做了。总的来说,这个发明不坏。"     "这是残酷的发明。"威伯简捷地回答。他并不打算为此而争论。     "噢,你不能这么说,"夏洛说。"你有别人给你送饭吃。可没人喂我呀。我不得不独力谋生。我只有靠我的智力活着。为了避免挨饿,我只好变得又敏捷又聪明。我不得不想方设法,去抓住我能抓到的东西,享用他们的血。就是这么回事儿,我的朋友,我吃的就是我抓到的苍蝇和别的小昆虫。此外,"夏洛说着,挥起一条腿儿,"你明白如果我不抓小虫子吃,小虫子们就会增多,繁殖,直到多得足以破坏地球,毁灭一切吗?"     "真的吗?"威伯说。"我可不想发生这种事。可能你的网真是个好东西吧。"     一直听着这场对话的母鹅嘎嘎自语。"对于生活,威伯不懂的还多着呢。"她想。"他真是一头天真的小猪。他甚至都不知道圣诞节会发生什么事儿呢;他根本就不知道祖克曼先生和鲁维正在密谋杀掉他呢。"母鹅稍稍抬抬身子,把她的蛋往身下推得更近些,以便他们能更好的接收到她温暖的身体和柔软的羽毛下面的热量。     夏洛在苍蝇的上方静停了一会儿,准备去吃它了。威伯忙闭上双眼,躺了下来。昨晚没睡好,再加上首次遇到新朋友的激动,使他感到分外的疲倦。微风把苜蓿的香味给他送了过来——他的栅栏外的世界里充满了甜香的气息。"很好,"他想,"我有了一个新朋友,真不错。但这是多危险的友谊呀!夏洛凶猛,残酷,狡诈,嗜血——这些我都不喜欢。虽然她是那么可爱,当然,也很聪明,可我怎么能让自己去试着喜欢她呢?"     威伯像那些初交新朋友的人一样,被猜疑和恐惧困绕着。以后,他将发现自己误解了夏洛。其实,在她那可怕冷漠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以后发生的事情将证明,她对朋友是忠实,真的,每一刻都是如此。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无意穿堂风~ 无意穿堂风~ 2017-11-26

嘟嘟

我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为你我愿做垂眉摆渡翁,却独独偏爱侬。 却发现,,, 我拿良知喂了狗,为了你,我把身边的异性全都拒绝。全都断了联系。不再和他们有瓜...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19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冰尘

风声声 愁病相仍 梨花痕 剔尽寒灯 雁难寻 楼外辉映 香消尽 秋千空荡 人远行 犹自风前 清唱阳关曲终停 那一场冰封你却在红尘 红笺墨青 字字空惹泣 两眉余恨独...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3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朝日东指,步西逐日

黄河覆水势与天齐,豪书几笔壮志凌霄,夜半寻星可登高? 流水昔日南柯,酒醒今夕黄粱,我欲登月摘星,奈何白日苦难熬。 朝日东指,步西逐日,白鬓华发不归乡。 东去人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0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下残雪,上半月

一夜黄梁,旧事如烟,皆为春风化雨。 仰头苍穹,何留孤苦醉心间,惜下有残雪上留半月。 奈何自古人多情,然独倚落泪欲酒无皿。扶窗望,笑人间真情。 却难守泣者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1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月光下的幻影

月色黯淡 人寂鸦鸣 悲人泣 落叶朽木 枯骨魅影 孤人凉 刀光血影 迷人不归 哀人怜 月下幻影 灵荡 苦落天涯 一曲尽终 ...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