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的柳丛里。好一处绝妙的地方!您若往这儿一坐,您就与世隔绝了--能看见您的只有鱼儿,还有那水面上闪电般跑来跑去的水蜘蛛。这对年轻人随身带着鱼竿,抄网,装蚯蚓的小罐和其他鱼具。坐下后,他们立即开始垂钓。   “我真高兴,咱俩总算能单独在一块儿了,”拉普金东张西望着开始说,“我有许多话要告诉您,安娜·谢苗诺夫娜……许多许多话……当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鱼咬您的钩了……我立即就明白:我为什么活着,我崇拜的偶像在哪儿,我应当为谁献出我清白而勤劳的一生……咬钩的可能是一条大鱼……见着您后,我才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爱得发狂!……等一会儿您再拉竿……让它咬死了……请告诉我,我亲爱的,我向您发誓,我能否指望--啊,我不是指望相互爱慕,不是的!--这个我不配,我连想都不敢这样想--我能否指望……您快拉竿呀!”   安娜·谢苗诺夫娜提起握着的钓竿,用力一拉,尖叫一声,一条银绿色小鱼在空中闪亮。   “天哪,一条妙鱼!嗬,嗬……快!要脱钩了!”   鲈鱼挣脱钓钩,在草地上蹦跳着,本能地朝它称心如意的老家逃去,随即……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   拉普金急忙去抓鱼,没有抓着鱼,不知怎么无意中抓住了安娜·谢苗诺夫娜的手,无意中又把这手送到唇边……对方急忙抽手,但为时已晚:两人的嘴无意中贴在一起,接吻了。这事有点出乎意料。接吻之后接着还是接吻,之后山盟海誓,倾诉衷肠……好幸福的时刻!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人世间的生活中没有绝对的幸福。幸福本身包含着毒素,或者说受到外来事物的毒害。这一次也是如此。当两个年轻人热烈拥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笑声,他们朝河面上一看,两人都吓呆了:水里齐腰站着一个赤身露体的男孩。他叫科利亚,一个中学生,安娜·谢苗诺夫娜的弟弟。他站在河里,瞧着两个年轻人,阴阳怪气地微笑着,   “哎呀呀!……你们亲嘴呢?”他说,“好啊!我告诉妈妈去。”   “我希望,您,作为正派人……”拉普金涨红着脸开始嘟哝,“偷看别人的行为是卑鄙的,告密更是下流,可憎,可恶……我以为,像您这样正派而高尚的人……” “给一卢布,我就不说!”高尚的人回答,“要不然,我告诉妈妈去。”   拉普金从衣袋里掏出一卢布,把它递给科利亚。对方把卢布捏在湿淋淋的手心里,一声唿哨,游走了。接下去一对恋人再也无心接吻了。   第二天,拉普金从城里给科利亚带来了各色颜料和一个皮球。姐姐呢,先是把她所有的丸药盒都送给了他,后来又不得不送他几颗刻着小狗脸的纽扣。这个坏孩子,显然很喜欢这一套,而且为了收到更多的礼物,他开始监视他们。拉普金和安娜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一分钟也不让他们单独待在一起。   “坏蛋!”拉普金咬牙切齿地说,“年纪这么小,就已经坏透了!他长大了会成什么样的人?!”   整个六月份,科利亚不让这对可怜的恋人过上一天好日子。他扬言要去告密,不断跟梢,讨各种各样的礼物。他总觉得礼送轻了,最后便时时提起怀表来。唉,有什么办法呢?只好答应送他一块。   有一回,大家吃午饭,当仆人送上维夫饼干时,科利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挤着一只眼,问拉普金:   “说吗?啊?”   拉普全面红耳赤,把餐巾当成维夫饼干嚼起来。安娜从桌后一跃而起,跑到另一个房间里。   在这种处境下这对年轻人一直捱到八月底,捱到拉普金终于向安娜求婚的那一天。啊,这是多么幸福的日子!拉普金同安娜的双亲谈过话,征得了同意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花园去找科利亚。找到他后,拉普金快活得差点放声大哭。他一把揪住坏孩子的耳朵。安娜,谢苗诺夫娜也跑来了,也来找科利亚,揪住了他的另一只耳朵。现在轮到科利亚哭着央求他们:   “亲爱的,好人哪,亲人哪,我再也不干啦!哎哟,哎哟,饶了我吧!”   这时候,一对恋人脸上那副洋洋得意的表情真值得一看哩。   后来这对年轻人承认,在他们整个相恋期间,他们从来没有体验到在他们揪住那坏孩子的耳朵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幸福,那种令人心醉的极度快乐。   一八八三年七月二十三日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无意穿堂风~ 无意穿堂风~ 2017-11-26

嘟嘟

我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为你我愿做垂眉摆渡翁,却独独偏爱侬。 却发现,,, 我拿良知喂了狗,为了你,我把身边的异性全都拒绝。全都断了联系。不再和他们有瓜...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冰尘

风声声 愁病相仍 梨花痕 剔尽寒灯 雁难寻 楼外辉映 香消尽 秋千空荡 人远行 犹自风前 清唱阳关曲终停 那一场冰封你却在红尘 红笺墨青 字字空惹泣 两眉余恨独...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9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朝日东指,步西逐日

黄河覆水势与天齐,豪书几笔壮志凌霄,夜半寻星可登高? 流水昔日南柯,酒醒今夕黄粱,我欲登月摘星,奈何白日苦难熬。 朝日东指,步西逐日,白鬓华发不归乡。 东去人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下残雪,上半月

一夜黄梁,旧事如烟,皆为春风化雨。 仰头苍穹,何留孤苦醉心间,惜下有残雪上留半月。 奈何自古人多情,然独倚落泪欲酒无皿。扶窗望,笑人间真情。 却难守泣者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6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月光下的幻影

月色黯淡 人寂鸦鸣 悲人泣 落叶朽木 枯骨魅影 孤人凉 刀光血影 迷人不归 哀人怜 月下幻影 灵荡 苦落天涯 一曲尽终 ...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