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小朵 2018-01-18 18:46

空山草马 | 葛水平

一个村庄里住了一户人家守着自己日甚一日的荒凉,不舍得离开。听人讲起这个老人的故事有两年了,一直想去看看。凌晨三点,我们一起听他静夜时的呼吸,听猫猫狗狗的打闹声。他耳朵聋了。孤独和安静都是他的生活,看起来一点都不潦倒。一个人的四季,我们走后,无边无际的寂静来了。我把他的故事写成小说,我怀念这个老人也怀念他走后无人的黑山背。本文出自于:葛水平

收藏 2推荐 1评论 0阅读 415
陌小朵 2018-01-18 18:39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我躺在被窝里等着疼痛消失。太阳光照到了窗台上,我躺在被窝里开始担心起你来。这种焦虑,让我心急如焚,忘却了疼痛。我穿上衣服,出门寻找你。这疼痛让我头上冒汗,脚挪不动,只能坐在大门口,背靠门框上。疼痛减弱了些,我的眼光瞟向巷子尽头时,你一身的白烙在我的眼睛里。你从巷子的尽头不急不慢地走来,偶尔驻足向四周观察一番。你自己都能去转经了,我喜极而泣。我坚持站立起来,等待你靠近。我把你拴在窗户下,拿些干草喂你。唉,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袭上来,我只能蹲下身,用手顶住发疼处。“年扎大爷,你怎么啦?”“到医院去看病!”“你的脸色怪吓人的,我们送你去医院。”“……”邻居们围过来,坚持要送我到医院去。我犟不过他们,只能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要我住院,说病得不轻。我却坚持不住院,说给我打个镇痛的针就行。邻居们也坚持要我住院,说,“三顿饭,我们轮流给你送。”我很感激,但我不能住院。医生把几个邻居叫到了外面,进来时各个脸色凝滞而呆板。我从他们的脸上窥视到我的病情,已经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医生,我孤寡一人,你就把病情告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364
陌小朵 2018-01-18 18:39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在自来水管底乖巧地站着,银亮的水从你的背脊上迸碎,化成珠珠水滴,落进下水管道里。我赤脚给你打肥皂,十个指头穿行在茸茸的卷毛里,从项颈一直游弋到肚皮底,你的舒服劲我的指头感受着。水管再次拧开,银亮的水顺羊毛落下时变得很浑浊。我再次打肥皂,再次冲洗,你呀白得如同天空落下的雪,让我的眼睛生疼。唉,十几年前,桑姆还健在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帮桑姆洗头,桑姆白净的脖子也在阳光下这般地刺眼。那种甜蜜的时日,在我的记忆里已经空白了很长很长。此刻,我又仿佛寻找到了那种甜蜜。我们坐在自家的窗户下,我用梳子给你梳理羊毛。你把身子贴近我,用脑袋摩挲我的胸口。你那弯曲的羊角,抵得我瘦弱的胸口发痛,我只得赶紧制止。我回屋取来酥油,把它涂抹在你的羊角上,上面的纹路愈发地清晰。你的到来,使我有忙不完的活要干,使我有了寄托和牵挂,使桑姆的点点滴滴又鲜活在我的记忆力。我再不能像从前一样,每天下午到酒馆里喝得酩酊大醉,我要想着你,想到要给你喂草呢。我口渴难忍,提着塑料桶去买青稞酒。回到家,我坐在一张矮小的木凳上,身披一身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365
陌小朵 2018-01-18 18:39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出了甜茶馆,我走进一个幽深的小巷里,与一名甘肃男人相遇。他留着山羊胡,戴顶白色圆帽,手里牵四头绵羊。我想到他是个肉贩子。当甘肃人从我身边擦过时,有一头绵羊却驻足不前,脸朝向我咩咩地叫唤,声音里充满哀戚。我再看绵羊的这张脸,一种亲切感流遍周身,仿佛我与它熟识久已。甘肃人用劲地往前拽,这头绵羊被含泪拖走。一种莫名的冲动涌来,我下意识地喊了声,“喂——”甘肃人惊惧地回头望着我。“这些绵羊是要宰的吗?”我凑上前问。“这有问题吗?”甘肃人机警地反问道。我把念珠挂到脖子上,蹲下身抚摩这头刚刚还咩咩叫的绵羊。它全身战栗,眼睛里密布哀伤和惊惧,羊粪蛋不能自禁地排泄出来。我被绵羊的恐惧所打动,一腔怜悯蓬勃欲出。为了救赎桑姆的罪孽,我要买回即将要被宰杀的这头绵羊。“多少钱?”我问。“什么?”甘肃人被我问的有点糊涂。“这头绵羊多少钱?”我再次问。“不卖。”“我一定要买。我要把它放生。”我说。甘肃人先是惊讶地望着我,之后陷入沉思中。灿烂的阳光盛开在他的脸上,脸蛋红扑扑的。他说,“我尊重你的意愿,也不要赚钱,就给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367
陌小朵 2018-01-18 18:38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你看,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布达拉宫已经矗立在我的眼前了。山脚的孜廓路上,转经的人如织,祈祷声和桑烟徐徐飘升到空际。墙脚边竖立的一溜金色玛呢桶,被人们转动的呼呼响。走累的我,坐在龙王潭里的一个石板凳上,望着人们匆忙的身影,虔诚的表情。坐在这里,我想到了你,想到活着该是何等的幸事,使我有机会为自己为你救赎罪孽。即使死亡突然降临,我也不会惧怕,在有限的生命里,我已经锻炼好了面对死亡时的心智。死亡并不能令我悲伤、恐惧,那只是一个生命流程的结束,它不是终点,魂灵还要不断地轮回投生,直至二障清净、智慧圆满。我的思绪又活跃了起来。一只水鸥的啼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布达拉宫已经被初升的朝霞涂满,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得赶到大昭寺去拜佛、烧斯乙。大昭寺大殿里,僧人用竹笔醮着金粉,把你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细长的红纸上,再拿到释迦牟尼佛祖前的金灯上焚烧。那升腾的烟雾里,我幻到了你憔悴、扭曲的面孔。我的胸口猛地发硬,梗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斯乙已经烧好了,你在佛祖面前虔诚地祈祷吧!”僧人说。我捂着胸口,把供灯递到僧人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365
陌小朵 2018-01-18 18:38

西藏放生羊 | 次仁罗布

本文来自于:花城你形销骨立,眼眶深陷,衣裳褴褛,苍老的让我咋舌。湖蓝色的发穗在你额际盘绕,枯枝似的右手伸过来,粗糙的指肚滑过我褶皱的脸颊,一阵刺热从我脸际滚过。我微张着嘴,心里极度地难过。“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我忧伤地问。你黑洞般的眼眶里,涌出几滴血泪,颤颤地回答,“我在地狱里,受着无尽的折磨。”你把藏装的袖子脱掉,撩起衬衣的一角。啊,佛祖呀,是谁把你的两个奶子剜掉了,血肉模糊的伤口上蛆虫在蠕动,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腐臭味钻进我鼻孔。我的心抽紧,悲伤地落下泪水。“你在人世间,帮我多祈祷,救赎我造下的罪孽,尽早让我投胎转世吧。”你说。我握住你冰冷的手,哽咽着放在我的胸口,想让起伏跳动的心焐热这双手。“我得走了,鸡马上要叫。”你的脸上布满惊恐地说。“这是城里,现在不养鸡了,你听不到鸡叫声。”我刚说,你的手从我的手心里消融,整个人像一缕烟雾消散。“桑姆——”我大声地喊你。这声叫喊,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全身已是汗涔涔。睁眼,浓重的黑色裹着我,什么都看不清,心脏击鼓般敲打。我坐起来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365
陌小朵 2017-12-27 23:05

两个人的森林

如果相遇的两个人心里同时发生了爱情那是一种美丽,一个人的爱情也同样是美丽的。不管是两个相遇的人同时感受的爱情还一个人单方面的都是美丽的,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不论是厮守还是相思或甜蜜或苦痛,爱里的情绪或许和对方有共鸣但是终究只有自己知道。爱情于不同人而言应该是不同颜色与感觉的吧。有的人的爱情平淡却温暖,有的人的爱情热烈却起伏,有的人的爱情磕拌却长久,有的人的爱情一时美好却瞬间毁灭。不想去刻意改变自身而让某个人爱上自己,无论内在亦是外在。喜欢,就喜欢独一无二的自我。不能谁把谁逃在模子里。昨天努力做到你希望的样子,而今天或许就做不成你心中的天使。我们都是普通人,一个俗人。爱情起始时可能小心翼翼,怕弄伤了自己,或许会掂量彼此的付出,自然的,人的本性,都要保护自己。可当爱情于自己而言已经坚定不移,甚至不自觉地改变了自己,出现如果,你的爱总是有条件。窗口有风吹过,胸口开始发凉。你会用你自以为曾经的经验对我,自称是怕我如何。或许你并不知那一次次“小”打击,在某一点就可以将一个人抛离原点,

收藏 0推荐 0评论 0阅读 489
陌小朵 2017-12-26 21:51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12一周后又微信聊天,我受了点打击,心情如屎,表情如大便。她捂着嘴问我怎么了,我苦着脸不说。她就给我讲各种好玩的事。讲了半天,见我还是愁眉苦脸满脸大粪。她突然咧开嘴:“那你看我的牙~”我扑哧笑了出来。她红着脸嘿嘿直笑,很难为情可又是那样开心。我蓦地很心疼。

收藏 1推荐 0评论 0阅读 3304
陌小朵 2017-12-26 21:51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11某天视频聊天,她捂着嘴,不好意思地跟我说她掉牙了,可丑了。“那赶紧给我看看哈哈哈哈哈。”我说。“那你保证不笑我。”“好,我保证!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抿着嘴犹豫了下,又捂着嘴说:“那你怎么保证?”“我对钱发誓,如果我嘲笑你,我就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哈哈哈哈哈。”她突然大怒:“哼!你就知道找女朋友!我去跟我妈说你在学校里不是好好学习的!”说完放下手机,把我晾在一边,憋着大红脸告状去了……回来的时候又让我重新发誓,我反反复复发了六遍誓,最后她还是决定不给我看……她从小脸皮薄,自尊心强,大概还是怕我笑话她吧。

收藏 1推荐 0评论 0阅读 3304
陌小朵 2017-12-26 21:51

你是这世界,写给我的情书

10有一回走了狗屎运,翻栏杆的时候,小腿肚子被铁片刮了一下,血流不止,蛮吓人的,肉都翻了过来的。医生给我清洗伤口,她突然进来看见了我的伤口。嘴一撇,嚎啕大哭:“你是怎么做哥哥的,你是怎么做哥哥的,咳咳…你是怎么做哥哥的……”眼泪灌进她嘴里呛得她青筋暴起咳嗽连连,医生吓了一跳,赶紧让我我妈把她拖了出去……从医院回来,我问她:“我受伤关做哥哥什么事啊……”她低着头不回答我,一副很生气的样子。excuseme?受伤的是我好吗,难道你不应该去生铁栏杆的气吗?这时邻居家家一个小弟弟来串门,看我腿上缠着绷带,小伙子肯定没见过什么世面,太好奇了,就伸手摸了一下。她在旁边哇得哭了,满脸眼泪乱滚,冲到那个小弟弟旁边一阵咆哮:“我这么碰你你不疼吗,要是你你不疼吗要是…要是你你不疼吗……”小弟弟鼻涕都被吓出来了,屁滚尿流地跑了。我安慰她说:“你别哭啊,我不疼不疼真不疼……”她趴在我怀里接着嚎啕:“你是怎么做哥哥的,怎么做哥哥的,怎么做哥哥的……”哦,原来在她那,好好做哥哥,就是保护好我自

收藏 1推荐 0评论 0阅读 3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