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来自故事会,主要主要讲了爷爷,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周日的中午,我准备回学校。

  夏日的午后,外面如蒸笼一般。爷爷不怕热,坐在屋檐下面。

  我说,爷爷,我要回学校了,你有什么事儿要我做的吗?做完我再走。

  爷爷摇了摇头,只是坐在屋檐下看着我,眼里有一种难以离舍的神情。

  我说,那……爷爷,我走了。

  刚走出篱笆,爷爷喊了起来,口腔里都是一些杂乱无章的音节,但听得出来,他很焦虑。

  我回到他身边。

  爷爷,你有什么事儿吗?你是不是饿了?要不要我弄点吃的给你?

  爷爷摇了摇头。

  你是累了?那我给你捶捶背?爷爷又摇了摇头,摆了摆手。

  你是觉得地脏了吗?爷爷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

  爷爷没有说话,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握着我的手,轻声叹了一口气。

  我拿起扫帚把地里里外外扫了一遍,然后对爷爷说,爷爷,我去上学了,下个月再回来看你。

  爷爷再次抬眼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背上行李,走出了竹篱笆,爷爷没有再唤我,我在远处朝爷爷挥了挥手,远远的,也不知道爷爷隔着竹篱笆有没有看到我,我看到的爷爷是坐在屋檐下面阴凉处,孤独而瘦小的身影蜷缩在椅子上……

  爷爷是突然失语和瘫痪了。

  姑父是一个体育老师,一表人才,五里八乡,谁见了都要竖起大拇指。姑姑和姑父又特别孝顺,无论多忙,总要抽出时间来看看爷爷,接爷爷去住一段时间。每每说到这个女婿,爷爷总是乐不可支,夸赞有余。

  姑父这样的人却得了病,英年早逝。

  那天下午,带信来的人冲过田埂,在爷爷面前刚说出一句话,爷爷便呆呆坐在了椅子上,一脸茫然。等他终于醒过来,起身想去姑姑家时,发觉步子已经挪不开了。他一阵紧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越是紧张,越是腿上没有了力气,他想喊出来,却发觉舌头不听使唤了,半天挤出来的话却是毫无逻辑的音律。

  爸,你怎么了?父亲在一旁看出端倪,小心翼翼地问他。

  爷爷“啊,啊,啊……”了几声,终究是放弃了尝试,只是看着父亲的脸,纵横沟壑的脸上半晌才抽搐了一下,没有流泪,最终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了。

  不再行走,不再说话,爷爷维持了这样的生活十一年。

  上小学时,放学回家,第一件事便是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两块冰糖,然后含在嘴里。他看着我笑,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我含着冰糖,也笑。一老一小不用语言沟通,就这样在炊烟袅袅中,等待晚饭熟……

  回到学校几天后的一堂物理课,老家来了信,爷爷去世了。我跟老师说了原委,一时又无法回去,只能留在学校里,等第二天的班车回村。

  老师让我去操场上转几圈,散散心事。我茫然地走在操场上,想着爺爷已经驾鹤西去,不免泪流满面,将

  眼前的一切哭成了一个幻象,看不清,理还乱,视野变成了一块调色板,大大小小的色块融合在了一起,最终混沌不堪。抬头是烈日的天空,一丝云都没有,密不透风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我和爷爷。

  远处有喇叭在响,是高三学生高考前的动员大会,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从喇叭里传出的声音。我想人生就是这样吧,一直往前走着,不会停下来,你想留下的或者不想留下的,都将成为过去,你只能好好走下去,才能让那些眷念你的人安心踏实。

  回到老家,爷爷已经入殓。

  爷爷的身体一直没有变冷,这已是医院出具“死亡通知书”之后的第三天,所有人都觉得疑惑。我只是在他身边站着,看着爷爷睡在狭小的棺木中,闭着双目,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总觉得爷爷的脸上有一丝难解的愁绪。

  我轻声呼唤,爷爷,我回来了。—刹那,爷爷的眉目似乎舒展开了,几分钟后,爷爷的身体凉了。

  爸爸说,爷爷是舍不得你,在等着你归来。那一刻,我的嘴里涌出了一丝甜味儿,我知道那是爷爷往我的嘴里塞了一块冰糖。

爷爷是小编觉得意林中很不错的文章,对学习写作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