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来自故事会,主要主要讲了别笑我簪花,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院子里住了位老阿姨,姓邝,年近五十,据说在图书馆工作,每天一个人上下班,独居,无儿无女。

  她是怎么住小区里出名的呢?因为她独特的穿着和打扮,确切地说,是每天脑袋上戴的那朵花。这花也不是小小的一朵,而是碗盆大小,艳丽绽放在脑壳顶上,老实说,看起来是有些滑稽的。

  但无论别人怎么议论,邝姨都不为所动。都说稚子无畏,可不,第二天黄昏时,邝姨下班归来,坐在院里喝了杯酸梅汤,沐浴着金色的夕阳,眯了会儿眼。

  几个孩子趁大人们没有注意到,悄悄聚到了邝姨旁边,你推我,我推你的,最终齐齐伸出了手——是的,邝姨头顶上那朵刺绣大花就这样被扯了下来,时光仿佛凝滞了片刻,下一秒,院里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

  大概所有人都被吓到了,从未见过邝姨失态成这副模样,她捂住头顶,惶恐泪流,但已经晚了,每个人都看到了,看到了她那朵大花遮掩下的“真面目”。

  光秃秃的一片,头顶中央寸草不生,露出一小块白森森的头皮,骇人而诡异,就像《神雕侠侣》里的裘千尺一样。

  邝姨抱着脑袋哭,毫不计形象。邝姨的故事直到这时,才在泛黄的夕阳中被众人知晓,那是先前一整个院子的人都猜想不到的过往。原来邝姨曾经有教书的丈夫,恩恩爱爱也相伴过数年,但两人一直没有孩子,最终在医院查出,竟是邝姨无法生育,像一道雷劈下,婚姻自此名存实亡,在又苟延残喘了大半年后,教书先生到底离去了,留了全部财产和房子给邝姨,临了只说了一声,对不起。

  用邝姨的话来说,她不怪她的丈夫,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已算“仁至义尽”了。

  命运究竟要将人推到何种田地呢?丈夫离去后,邝姨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以泪洗面,精神恍惚,最后居然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等到又过去大半年后,邝姨头顶中央的那一片已经掉光,根本不能见人了。

  她把頭发扫好,冲进厕所里,依旧若无其事地去上班,没有再婚,也没有领养孩子,只是开始每天戴花出门,打扮得像位知书达理的民国夫人。

  从年轻时到近五十岁,邝姨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年,直到这个再平凡不过的黄昏里,她被猝不及防地扯去了头顶的花,枯守小半生的秘密就这样被狼狈揭开,她无所遁形,披头散发地捂脸大哭。

  斜阳洒下,鬓角泛白,似乎哭尽了二十多年的眼泪。

  邝姨病了,自那天后,她便闭门不出。还是院里十多位同她年纪相仿的老阿姨聚在一起,隔天就在院里放起了音乐,个个站在窗下喊起了邝姨的名字。

  邝姨推开窗时,只看到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以及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儿,是的,老阿姨们个个头顶都戴着花,一个劲地向邝姨招手:“老邝,快下来,一起来跳舞啊,咱们代表社区参赛去!”

  邝姨怔住了,久久的,风掠四野,拂过她鬓角的白发,那双眼里,分明有水雾升起。后来的后来,小区的广场舞得了一等奖,代表上去领奖的人,正是穿戴一新、朝气蓬勃的邝姨。

  世间事总是这样,一分不了解,便能生出十二分猜想,世间人与事,在未真正了解之前,切勿轻易下结论,很多时候无意的一些言论与揣度,很可能成为一把不见血的诛心之刀。别笑我簪花,别笑我荒诞,别笑我寂寂离群,因为你不知道关上门来,有多少双在黑夜里默默哭泣的眼睛。

别笑我簪花是小编觉得意林中很不错的文章,对学习写作有所帮助!